表里如一真君子千年传承绞胎瓷

本刊记者 屈梦夏   2016-12-15 11:20:39

本刊记者 屈梦夏

Chai Zhanzhu柴战柱1964年4月生,河南焦作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当阳峪绞胎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传统工艺大师,中国文化产业年度百强人物,中国工艺美术行业2014年度典型人物,高级工艺美术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河南省杰出陶瓷艺术家,焦作市金谷轩绞胎瓷艺术有限公司艺术总监,从事当阳峪绞胎瓷开发与研究工作。

正所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一如绞胎瓷“光润透明、淡美素雅”的君子之色,话语柔和、温文尔雅的柴战柱,一聊起绞胎瓷便滔滔不绝,然而他的魅力不仅于此,更为人所称道的是其自强不息的君子气度和对复兴绞胎瓷这项民族技艺的担当。

历经风雨谋生存

提起焦作,大家首先想到的是旅游和太极。然焦作的得名,却要从陶瓷开始说起。焦作北依太行,南临黄河,是中国第一任制陶官宁封子的故乡,因北宋的焦家陶瓷作坊而得名。早在一千年前,焦作人就把各种瓷器运销全国各地,新中国成立后,焦作陶瓷业在近30年的时间内迅速崛起,成功打入美国、欧洲市场,并成就了焦作陶瓷业发展的神话。与此同时,焦作市第一、第二、第三陶瓷厂,修武县陶瓷厂,当阳峪陶瓷厂等多家陶瓷企业应运而生。柴战柱便是在那个瓷业发达的年代与陶瓷结缘的。

1964年,柴战柱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中,幼年生活的艰辛令他早早地懂事。18岁那年,积劳成疾的父亲因病去世,面对失去经济支柱的家,柴战柱不顾母亲反对做出决定:放弃高考,外出打工!自此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柴战柱成了焦作市碳素厂的一名烧窑炉工。酷热的炉火昼夜熏烤着这个年轻小伙的身躯,更锻造了他掌握烧窑所有工艺流程和技巧的能力。

为了养家糊口,日后到效益更好的陶瓷厂当技术人员,柴战柱前往江西景德镇雕塑瓷厂、陶瓷研究所进行学习,6年中,他一边打工,一边学习陶瓷创作的配方、用料、温度、造型及艺术设计等技艺。

“在景德镇打工学习期间,有人知道我是来自焦作的,便和我聊起绞胎瓷,当聊到绞胎瓷的辉煌历史和当下这一瓷种的消亡时,在场所有人都为之惋惜。”柴战柱说,“也就是那时起,让绞胎瓷重获新生的想法在我脑海里开始慢慢膨胀。”《词韵茶香》

《神灯壶》

一念激起千层浪

何谓绞胎瓷?

绞胎瓷亦称“绣花瓷”,是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色泥相间摆放和糅合,经拉坯成型、上釉烧制的陶瓷制品。其纹理与瓷质浑然一体、自然和谐,被誉为我国陶瓷文化史上的一朵奇葩。绞胎瓷产生于唐代,蓬勃发展于宋代焦作当阳峪诸窑,元以后衰亡。唐代绞胎与唐三彩一样,基本都是陶质的。当发展到北宋时,当阳峪窑继承和发展了唐代巩县窑的绞胎传统,并将绞胎制瓷工艺发展到了顶峰,完成了由陶到瓷的历史转变。当时的绞胎瓷更是博得了“白如雪、红如朱、绿如翠、薄如纸、明如镜、声如磬、花似锦、凝如脂、润如玉”的评价。

“古代绞胎瓷主要是用白、黑两色泥料相间糅合在一起,这种两色相间、纹理多变的装饰方式在当时很受欢迎。随着陶瓷装饰艺术的演变,这种复杂的装饰工艺逐渐被简单且色彩多样的装饰方式所替代。目前,古代的绞胎瓷名品在国内外仅存60余件,成为稀世珍宝。”柴战柱告诉记者。

然而当绞胎瓷技艺在国内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时,却在日本率先被复活了。日本古陶瓷专家小山富士夫发现了当阳峪绞胎瓷技艺的价值,并介绍给日本陶艺界,伴随着日本陶艺的发展和绞胎技艺的成熟,绞胎瓷成了日本的国宝,并成就了一批以松井康成和伊藤赤水为代表的著名陶艺大师。绞胎技艺最终成了日本陶艺界引以为荣的一种技法,并且还有了一个日本名字叫“练上手”。

“我一从景德镇回来便开始研究如何复兴绞胎瓷,首先是因为历史上如此声名鹊起的当阳峪绞胎瓷如今却‘长在深闺人未识’,其次是民族技艺却被日本率先复兴且申请为他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心有不甘。”柴战柱回忆道。

一开始,柴战柱恢复失传技艺之路荆棘密布。由于对绞胎瓷的认知并不够,只得自己一点一滴地实践与积累。那段时间,为了更深地了解其历史文化,他经常听老人们讲绞胎瓷的故事和研读专业书籍;为了便于研究,他前往当阳峪瓷窑旧址漫山遍野地找寻瓷片以及到每家每户收购瓷片;为了掌握更多的技术,他多次专程去省内外陶瓷厂参观学习。《芬芳》

《硕果累累》

《峪中藏宝》

拨开谜团方见真

1990年,柴战柱在家里设立了一个小作坊,开始了无穷尽的试验研究。

“在研究绞胎瓷技艺的过程中,我主要是从花纹、泥料、釉料、温度等方面层层攻破,这些方面的难题用了近十年时间才得以解决。”从柴战柱的话中虽已读不出当年的艰辛,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他面对困境那炙热而坚定的心。

“大家都知道,绞胎瓷是用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颜色的瓷泥糅合拉坯成型或贴片入模成型等,这种‘胎骨装饰’不需要额外的装饰就可以形成各类纹理,针对各种传统纹理的形成,我用三年时间做了无数的实验,失败、失败、又失败,然而失败的次数越多,成功的概率就越大。”如今,柴战柱不仅熟练地掌握了绞胎瓷传统的纹理如编织纹、羽毛纹、菊花纹、类木纹、团花纹、云纹等技法,更在其基础上又开发出了星星纹、三角纹、扇形纹、点状纹等16种新纹理。

纹理的难题虽已解决,但瓷器变形、开裂,瓷面有气泡、缺乏光洁度等问题,依然如难以逾越的大山一样横在他的面前。

柴战柱告诉记者:“泥料配方和釉料配方是需要很好地结合的,不同泥料的膨胀系数和收缩率不同,一旦掌握不好,极易造成开裂。我利用减法原则,逐一递减用料类型,直至达到理想状态。同时随着矿物质颜料的普遍使用,如今的泥料也摆脱了以往黑、白泥料的单调,趋向于颜色的丰富化。对于釉料配方,我曾经前往河北、景德镇等地区,定窑、耀州窑、哥窑等窑址收购各种釉料,经过一年多的实验,有了如今的‘透明釉’。”

“在我初期烧制过程中,瓷器表层有气泡、釉面粗糙、不够精美、手感不好等问题主要与温度有关。”无数次实验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柴战柱发现绞胎瓷的烧制窑温曲线是一个高温、低温、再高温的过程。

在整个探索过程中,无数次实验的失败、家里的窘迫、亲戚朋友的劝阻都抵不过柴战柱心中坚定的信念,技术上的种种难题被他一一攻破后,他于2000年年底组建了金谷轩绞胎瓷艺术有限公司,专注于研究开发绞胎瓷的传统手工技艺。

创新技法求发展

“当绞胎瓷传统技法被逐一攻破后,我把重心转移到绞胎瓷的宣传上来。”柴战柱告诉记者,“如今人们对绞胎瓷的认知度仍不够,积极寻求宣传渠道是当务之急。” 

在资金困顿的情况下,每逢上海博览会等大型展会,柴战柱都会用纸箱装上几个瓷瓶,乘坐十几个小时的大巴车或者拉货车奔走于为绞胎瓷宣传的路上,不求能卖出去多少瓷器,只想让更多的人认识绞胎瓷这个伟大的瓷种。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绞胎瓷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焦作绞胎瓷工艺技法也逐渐被认可,金谷轩绞胎瓷的成果和荣誉更是接踵而来。

“2002年5月6日,在北宋已享有盛誉的绞胎瓷失传近千年后重新问世。”这条消息在中央电视台一套早间新闻播出。2006年,柴战柱的作品《硕果》等入选全国九年义务教育《美术》教材。2009年,当阳峪绞胎瓷制作技艺被命名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柴战柱被命名为该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10年,当阳峪绞胎瓷被列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焦作市金谷轩绞胎瓷艺术公司成为获准使用该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专用标志企业……

“现在的绞胎瓷技艺仍需要创新,我的想法是大胆引进其他艺术门类的元素,在造型、釉色、器形上进行创新。”目前,柴战柱和他的团队已研发并生产出内容涉及焦作山水、历史人物、经典故事、山水花鸟、风土人情等方面,现代陶艺等方面上百个花色品种,包括绞胎仿古瓷、绞胎与浮雕结合、绞胎与镂雕结合、绞胎与彩绘结合、绞胎与绞釉结合、绞胎与紫砂结合、绞胎雕塑、胶胎瓷版画等八大类。中国古陶瓷协会会长、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汪庆正在考察了柴战柱所在公司瓷器展馆后更是欣然题词:“汲古创新,天下称奇。”

谈到绞胎瓷的收藏价值,柴战柱告诉记者:“好的绞胎瓷要具备三个特征,首先要纯手工制作;其次是品相要好,也就是说器形要完整,纹理要有美感;再次最好是名家名作。”

“我希望未来能做大做强,把古老的民族文化做成新兴文化产业,进而带动焦作乃至河南的发展,使之成为焦作的一张亮丽名片。值得欣慰的是,如今国家文物局作了关于当阳峪窑址窑炉抢救性保护工程的批复,相信五到十年,将改变‘千年古窑至今没有相应荣誉’的尴尬局面。”柴战柱说。

从普通的烧窑炉工到复兴当阳峪绞胎瓷技艺的领头人,柴战柱走得步履维艰。但他的经历正是应了毛泽东那句名言:人是要有点精神的。 这个“精神”是一种情怀,一种坚持,一种超越,一种不甘屈从的血性和气节。

《望春》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表里如一真君子千年传承绞胎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