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印随记

□张树海   2016-12-15 11:20:39

□张树海

Zhang Shuhai张树海祖籍天津市宁河县,1933年出生于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区,1949年2月在唐山参加工作,同年5月南下,来长沙后,先后在湖南省公安厅、湖南省司法厅、湖南省人民检察院等单位工作。现为湖南省政法系统书画诗词研究会会长、湖湘名人书画馆馆长、省书法家协会顾问、省直书画家协会顾问、德风艺术推广中心顾问。已出版有《张树海书法集》、手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万里佛寺盖印记。

佛教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佛教文化对中国有相当深的影响。从创建的寺庙看,自晋以后,唐朝居多,为鼎盛时期。那时全国有寺庙2680所,僧众8.27万人。我对佛教并不了解,只是在旅行中参观过一些名山古刹,对佛教经典的内涵更是一无所知。据说从东汉派使去西域取回《四十二章经》到唐朝派玄奘去印度翻译佛经75部1335卷,佛典的内容十分丰富。我喜爱书法,从研习字帖中得知,历史上皈依佛门的大书法家有之,如唐代怀素和尚的狂草、宋代梦英和尚的篆书以及明代些庵和尚、清代石溪和尚的书法称“潇湘四僧”。他们的书法闻名于世。2001年4月,我去海南岛三亚南山佛教文化苑,那里的空气极佳,我小住了3日。一位怀仁和尚花了10年时间,从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字中,选出260个字,组编成《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并复制在南山寺附近100米长的墙上。3天中我看了4次,深感他的笔法、章法令人耳目一新。我暗下决心,今年内也写一幅。

5月,我陪湖北省检察院原检察长钟澍钦去南岳参观,祝圣寺方丈送我一本《心经》,进一步萌发了我抓紧时间习写《心经》的意念。此后结合阅读书法字典及书法作品,研究同一字的多种写法,思考字的大小、章法。

9月中旬的一个早晨,酷暑已过,微风送爽,洗漱之后,见天气晴朗,光线亦佳,欣然命笔书写了《心经》的第一张,写后反复看了几遍,自己尚感满意,心情更佳,一口气连续写了下去,260个字,写满了9张四尺宣,共用约2小时。校对一遍,未发现错漏,这时才高兴地去用早餐,时间已是上午10时。

过了几天,我的书友石书红先生告诉我,他的爱人小杨正在学装裱,如果有什么作品要装裱可以拿去。我说写了一幅长卷,共9张四尺宣,不知能裱否。经他爱人与询问裱画师,说可以裱。这样就由石先生拿去送进了装裱车间。

一周后,石先生把裱好的长卷送给我,大约有5斤重,9米长。我打开一看,装裱十分精致,自然感谢有加。第二天,我又打开看装裱后的作品,仔细斟酌,感到装裱后的作品比原来舒展、整齐,字也显得格外精神。这时我又萌发了一个意念,《心经》属佛教经典般若部中的上品,相当普及,我若在作品上加盖寺庙印鉴会给作品增加一道风景线。但到全国各大寺庙盖印是一件难事。首先要弄清有多少大寺庙。据我记忆,汉传佛教有四大丛林,一是山西五台山,一是浙江普陀山,一是安徽九华山,一是四川峨眉山。经查询,1983年国务院60号文件批准重新开放的寺庙有164座。中国地图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中国地图集》分省介绍中,点到的著名旅游寺庙有60余处,还不包括一些很有名气的寺庙。如唐代张继诗《枫桥夜泊》中“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寒山寺、《白蛇传》中白素贞水淹的金山寺、陕西供奉佛指的法门寺。各大寺庙遍及全国,集中分布于京、沪、湘、鄂、皖、川、晋、陕、豫及东南沿海各省。要盖上这些著名寺庙的印,包括托人代劳,恐怕最快也要三年。再则我又考虑,如有人问你,写这幅《心经》,又去寺庙盖印,目的是什么?实际很简单,是一种书艺的追求。但我也想,我是共产党员,唯物论者,原领导干部,书写经文,又去寺庙盖印,别人又怎样看,会不会引起非议?此时应首先弄清我对宗教的认识。我认为宗教是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涉及国家的稳定、民族的团结,它绵亘两千余年,说明它有群众基础。宗教从字义上理解,因崇拜的偶像不同而归宗,教义即经文。这也是它与迷信的明显区别。我党历来主张,人民有信教的自由,也有不信教的自由,并通过宪法成为法律。宗教是现实客观存在,通过盖印接触僧人和善男信女,了解人文景观。研究和思考一些问题,宣传党的宗教政策,也不是无意义的事。于是我坚定信心,下定决心,力争3年内把全国各大寺庙的印鉴盖齐,搞出一幅前无古人的作品。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盖印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