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护生画集》的生命解读

□吕传彬   2016-12-15 11:20:35

□吕传彬

《垂死的犬》丰子恺是我国现代漫画的创始人,其漫画创作题材丰富,主要有护生题材、故事小说、民生民俗、生活憧憬等。浙江省博物馆藏有《护生画集》,是丰子恺从1927年至1973年整整创作了46年的伟大作品。现就丰子恺先生《护生画集》几幅作品作一诠释,看看人与自然的主题在画家的笔下如何呈现。

垂死的犬  

《垂死的犬》是一则令人心酸的忠犬护主的故事。这幅护生画中,前景是一只狗,趴伏于一个囊袋之上,一副守护囊袋不欲被不相干人取走的姿态。从画面上看,狗,在这幅图中占据着主角的地位;而人,那个从远处逐渐接近的人,影像小,且看上去神态有点慌张,他只是一个配角。

这只忠犬,即将命亡,原因是被那个不知体恤和爱护他的主人打成重伤。这个狗主人为何要重伤自己的狗呢?原来他是一个做买卖的商人,一次出门去外地收取账款,在归来途中,他走累了,在路边休息。等他再度起身要赶路回家时,他的狗竟然不断狂吠,他出言制止,狗还是吠个不停,他生气地不想理睬它,准备继续赶路,狗竟然咬住他的脚,不让他走。商人相当愤怒,重重责打了这只狗,可怜的狗儿哀哀叫着惊慌地逃逸。

商人继续向归路前进,走没多远,忽然想起他装钱的囊袋,遗留在刚才休息的地方忘了取,才幡然醒悟狗儿不停吠叫和咬他的脚,是为了提醒他莫忘钱囊。他急忙返回休憩之处,刚才被它打成重伤逃走的狗儿,已经回来并紧紧守着钱囊。他目视着主人回来取钱囊后,长号一声而死去。

这只忠犬,想必平时就经常被痛打,所以这次在路边被主人毒打时,一点都没有反抗,任凭主人在他身上出气。可怜的狗只是尽忠职守,它不知主人为何如此生气,它惊慌害怕地哀叫,最后夹着尾巴逃离;但见到主人仍未取走钱囊,它又拖着重伤的身体走回来,尽心地守护着钱囊,撑着最后一口气,等见到主人回来才长号一声而断气。

狗儿忠心耿耿、无过而受死,真令那个暴躁而又不分青红皂白的主人羞愧得无地自容!

《鹬蚌相亲》鹬蚌相亲  

“鹬蚌相争”是战国时代的故事。当时赵国和燕国因为利害关系起了冲突,赵国准备出兵伐燕。苏秦向来主张“合纵抗秦”,他担忧赵燕的冲突,会让秦国坐收渔翁之利,于是为赵燕两国当说客,希望消弭战争。

苏秦到了赵国,对惠王说:“今者臣来,过易水,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拑其喙。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禽之。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攻,以敝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故愿王之熟计之也。

意思是说,他今天来见惠王时,经过易水,看见河蚌张开两片外壳在河岸边晒太阳,此时鹬鸟飞来想啄河蚌的肉进食,河蚌即刻将壳合上,紧紧钳住了鹬鸟的嘴。鹬鸟对河蚌说:“今天不下雨,明天也不下雨,这里就有一只死蚌了。”蚌也对鹬鸟说:“今天你的嘴被我咬住挣脱不了,到明天还挣脱不了,就会有一只死鹬了。”

它们谁也不放谁地相持不下,此时来了一个渔夫,把蚌与鹬一起活捉了。现在赵国若伐燕,两国战乱百姓将生灵涂炭,正如鹬鸟与河蚌相争,我恐怕强大的秦国正虎视眈眈想扮演那个渔夫,希望惠王深思熟虑。惠王听进苏秦的建议,派他出使燕国谈和。

这就是历史上知名的“鹬蚌相争”的典故。此成语被引申为双方不和,争议不休,而让第三者占了便宜。弘一法师和丰子恺师徒以此题材入画入诗,是想劝世人放下你争我夺、自私自利的心,以慈悲为怀;就像他们希望蚌鹬放下争端,你不杀我,我不杀你,能够相亲相爱;也希望世上没有渔翁,没有了杀生者和杀生的行为,就不会有渔翁得利的情形发生。

《解放》解放

《解放》是一幅令人不可思议,且能反复赏玩的画作。

图中一只看去眼神像人,露出成熟睿智的眼光,且神态自若的白猫,用前爪轻松地掰开捕鼠笼,将里面一只黑色老鼠放出来。白色的猫和黑色的老鼠是丰子恺在图中刻意巧妙的安排。

黑白是一种对照,白猫和黑鼠,在一般人眼中就像警察和小偷一样。但白色在此图中代表的是宽容和爱,而黑色则象征紧张害怕和受迫害;若阅画者够仔细地品读此画,会发现黑色的老鼠,眼睛是发亮的,你可以解释为在黑暗中很多动物的眼睛会发亮,但是在此图中,应解为老鼠被释放获救的感恩和兴奋。

此猫,为家猫,而家中有鼠患,主人在老鼠经常出没之处放置捕鼠笼,为的是捕捉老鼠。但是从家猫会偷偷将被捕的老鼠放生的行径来看,想必主人家亦是有仁心之人,从前也捕过鼠,但都将其放生到屋外去,并没有将鼠处以极刑,只是希望老鼠不要再到室内来即可。家猫平日见主人如此有爱心地对待鼠辈,耳濡目染之下,自然而然就学会以仁爱对待它的天敌。

“至诚所感,金石为开”,是梁实秋先生《养生语录》中的句子。其原文为:

凡办事必有阻力。其事小者,其阻力亦小;其事愈大,其阻力亦愈大。阻力者乃由天然,非由人事也。故我辈唯当察阻力之来而排之,不可畏阻力之来而避之。

譬之江河,千里入海,曲折奔赴,遇有沙石则挟之而下,遇有山陵则绕越而行,要之必以至海为究竟。办事遇阻力者,当作如是观,至诚所感,金石为开,何阻力之有焉!苟畏而避之,则终无一事可办而已。何也?天下固无无阻力之事也。

家猫的主人,应是深明此语录意义的仁人君子,平日待人待物均以至诚。至诚能排解许多压力与阻力,天下就没有阻力这回事了。

主人家是如此有耐性,如此为人着想,这就是一种同理心和慈悲心的表现。主人待人接物如此,教养子孙如此,甚至连家中饲养的猫也如此地怜爱老鼠,可见其仁爱家风,可钦可佩!

采药

《采药》一图,是《护生画集》中神仙和隐者意味浓厚的漫画,画中题诗是丰子恺以学童为笔名所写。

阅读这幅画作和题诗,不油而然地心头浮现唐朝贾岛的绝句:“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这首诗也是神仙和隐者意味浓厚的诗,只是丰诗中以老蟒代替了贾诗中的童子。此二诗同样在歌颂隐者的神秘和高超的修行境界,以及受世人仰慕和尊敬的行谊。

画中身着长衫的妇人,带着约莫七八岁的儿子,准备上山去敬谒一位长老。这位长老想必是德高望重的耆老,或修行境界高超的隐者,他除了能以仁爱和道德教化人心,还感化了山上的野生动物,妇人才会千里迢迢不畏艰辛地慕名上山求教。

妇人的儿子手上挽着一个篮子,篮内装的是妇人要致赠长老的礼物;礼物用竹篮装着,必不是什么珍稀贵重之物,而是一些青蔬水果之类的东西,因为珍稀之物不是这位长者所喜爱的。

妇人在上山途中,经过长老所居住的灵山脚下,见到山壁上一条巨蟒尾巴缠住树枝,口衔长生草药,将身体拉长并垂下,尽量贴近妇人,将草药致赠给她。

妇人见到巨蟒,非但没有惊声尖叫,反而欢喜地接受赠药。从这画面来看,妇人是经常上山请益的,而山上的各种动物,也都熟悉妇人的到来,并视她为好友。

居住此山的各种野生动物,因为长期受到长老仁心和道德的熏陶,也变得温驯慈爱,不再张牙舞爪令人惊恐。这条巨蟒甚且会去采摘草药,赠送给上山敬谒长老的人。

此图所传达的意境告诉世人,人和野生动物是能够和谐相处的,人没有害物的心,生物都能感知。人和自然及动物的灵性是可以相通的,也能相亲的。

(作者简介:吕传彬,男,35岁,中学教师,现居重庆。2012年开始文字创作,迄今为止,已在《短篇小说》《躬耕》《羊城晚报》《新民晚报》《龙门阵》《故事大王》《文学少年》《少年月刊》《优秀童话故事》等报刊发表各类文字30万字)

《采药》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丰子恺《护生画集》的生命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