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品当有内在东西

本刊记者 薛续友   2016-12-15 11:20:33

本刊记者 薛续友

《粉笔生涯》90cm×180cm 1984年以中国农民为主题的肖像和群像创作,成为曹新林艺术世界里的重要符号。2014年5月,为期11天的“情凝厚土——曹新林油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本次展出的162件曹新林油画作品给首都观众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不久前,76岁的曹新林应邀来到雅昌河南艺术中心,作为一个长者和学者做客《中原艺术讲堂》,结合自身的创作经历,与数十名青年网友和美术爱好者进行面对面的倾心交流。

必须重视艺术语言

曹新林首先结合自己多年的创新体会,阐述了当初开始认真作画的时候遇到的一个比较致命的问题——艺术语言。

他认为,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若没有个性化的绘画艺术语言表达是非常要命的事。曹新林发自内心地说:“我今年76岁了。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时常在心里纠结。在这里,我们首先回到绘画本身来看‘85新潮’。以张扬现代主义艺术的‘85新潮’应该称得上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一次革命。当年,因为改革开放后,西方文化被大量引入,现代主义思想刚刚起步,后现代的思维瞬间涌入我国。很快,便出现了青年朋友吸收西方文化的一个大潮流,出现了绘画艺术界的一次很新的运动。”

曹新林现场一边展示作品,一边分析当时新的文化艺术现象。他说:“这是河南走出去的耿建翌的作品《第二状态》。这是方力钧的《光头》。以这样一些新青年为代表的一批绘画作品的出现,实际上直接冲击了我们新中国成立以来,以现实主义为基本手法的这样一统天下的局面。无疑给当时的美术创作,带来了一个百花齐放的良好局面。这一局面一直到今天,在现代主义与现实主义、青年与老年、精神与物质、体制内与体制外等之间的矛盾与纷争之中,我们的艺术创作也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

这些问题的根源来自哪里?曹新林认为:“主要源于我们对于现代艺术的认识。现代艺术是什么呢?现代艺术,实际上是现代主义。现代主义就是形式主义。一句话,现代绘画艺术的流派有很多类型,但整体的本质就是一个形式主义,并以形式主义创新为主要宗旨。绘画为什么?就是找一个新的形式。时间跨度上,从19世纪下半期到20世纪。”

他分析指出,20世纪最后一段时间,后现代出来和现代主义出现了并行。曹新林说:“这一艺术形态上的形式主义,实实在在为视觉艺术开拓了很大的领域和空间。以前,我们都是一个‘模拟说’,仅仅模拟客观对象的形象,然后画出一些故事来。但到了现代主义以后,就发生了很大改变。从凡·高、高更、塞尚的‘后印象主义’开始,就有了很大不同。特别是以塞尚为代表的画家,作为现代艺术之父,从他的结构主义开始,就不断有新的事物出现。抽象主义,冷抽象、热抽象、野兽派、表现主义,一直到后来的达达主义,不一而足,日新月异。甚至某个流派,几个月工夫,仅仅搞几件画作就没了。”

Cao Xinlin曹新林男,1940年6月生,湖南长沙人。1964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曾任河南省书画院院长、河南省美协副主席、河南油画学会会长,现为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河南省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主要代表作品有《粉笔生涯》《抬头望柳》《老前辈》《世纪老人》。出版代表著作有《曹新林绘画作品选》《曹新林油画选》《厚土浓情——曹新林作品集》《曹新林写实油画》《敞开的壁炉——曹新林美术文集》《留守山冈——2005~2009曹新林油画五年集》《曹新林》等。

重视内在的东西

讲座中,曹新林还特别谈到了艺术作品内在价值的重要性。他说:“近两年,我看了几次大学本科生毕业美术作品展以及研究生毕业作品展。看到很多非常用功的作品,但整体感觉像个发明展,像个点子展。就像一个点子,大家都在找与众不同的东西。仅仅看中了点子本身的好坏,却忽视了其他的东西,看不到作者感情驱动的因素。”

曹新林说,其实,画画的人你画好和画不好不重要,但你必须画得跟别人不一样。过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一位艺术家,20世纪80年代初出了一本书《美感》。他就是教学生让你还没有开始画画的时候,让你胡乱画,你胡画八画,你越敢胡来,你可能越有前途,在你胡画的过程中间,他就发现你的天性,内在的那些东西。

他说:“我认识一个美院的研究生。他非常认真地请我吃饭,然后跟我聊天。他希望我对他的艺术毕业创作有所帮助。但最终我们没有谈到一起,因为我有我的感觉。我试探地问他,你做毕业创作时有哪些事情感动了你?有什么事情会使你感觉到心旷神怡?是爱情, 或是亲情?或是文化的一种觉醒?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你会不会像颜真卿那样,因为侄子的牺牲那么悲伤,写出《祭侄文稿》那样的作品来,其实颜真卿写《祭侄文稿》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在创作。”曹新林说,我这样跟他谈的时候,他似乎没有什么感觉。他就是看书也好,看画册也好,就是想着怎么跟别人不一样。

针对这一现象,曹新林说:“其实这个没错,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没有感情驱动,我理解的创作应该是怎么的。你应该有所感动,这种感动你怎么表达出来,怎么转换成视觉形象?有些是转换不了视觉形象的,有些只能文字描述。或者你写小说,你写诗歌,有的是需要行为的,需要电影的,需要其他媒介来表达的。但如果这个东西能转变成视觉形象的话,你才可能用视觉形象把你的感受调询出来,把它挖掘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你才可以自觉不自觉地带出你自己最有个性的东西,自己习惯的东西, 或者自己天生的那些元素进去。”

曹新林说,英国《现代绘画简史》的作家赫伯特·里德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论断:“整个艺术史是一部视觉感知方式的历史。”他认为,这位作家主要在讲视觉方式不一样的历史,作为一个现代艺术史的研究者,把整个艺术史归纳成这样一种公式:整个艺术史是一部视觉感知方式的历史。他可以是掀起了现代艺术运动,也可以说他概括了现代艺术运动。他的这句名言,实际上影响了几代人。

触动心灵的一幅画

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能打动人?曹新林回忆起了这样一件往事。

他说:“在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上,有幅版画金奖的题为《而立之年》的版画作品让我特别感动。这幅画,最早见是在一份小报纸上和其他杂志上发表,并不十分显眼。但第一眼看到这个,马上使人为之一振。”他说,他看后半天没说话。就像一场电影或一场音乐会,被深深触动时,你也可能会陷入良久的沉思,沉浸在一种精神升华,而不愿说什么。因为,它深深震动了你的灵魂。这时候你在想什么?或许很多很多。 接着,曹新林深入浅出地谈了这件作品。他说:“这幅版画,乍一看没有过人之处,类似是一张考学的作业而已。但认真细品,有一种直觉令人非常震撼:作品中表现的头发像火焰一样,尖锐的眼神,自然的嘴巴,体现了一种坚强和刚毅的东西。”

这位老人不无感慨地说:“你会看到画里面,一个而立之年三十多岁的人,他后边的沉重,上有老下有小,工作又忙碌,收入又不高,可还要奋斗下去。看到他充满自信,前程远大,有自己的远大抱负。这样一个年龄段男子的精神状态,完完全全用画作表现出来了。”

“这个直觉非常重要。在有180多幅各种油画作品的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油画展中,都没有这样的画作抓心、揪人。对于这个年龄段的人在社会上的这样一种沉重感,他有很深的体会,这就是有感而发。这个画它能够感动人。”曹新林这样告诉现场听众。

曹新林认为,首先是作者自己被感动了,自己对这件作品有非常浓厚的情感,又有非常深刻的思想认识,他才会画出这样的作品来。

在讲座中,曹新林以中外古今美术史的大量例证阐述了艺术语言形成的复杂与艰难性,建议青年朋友真诚面对人生,忠诚面对艺术,可谓语重心长。最后,曹新林借用弗洛伊德的一句名言与现场网友共勉:“艺术家永远不要成为自己的囚徒、风格的囚徒、名誉的囚徒、大笔财富的囚徒。” 《马车夫》80.3cm×65cm 1992年

《穿迷彩服的老人》130cm×97cm 2013年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画品当有内在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