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邵庄汉代墓葬群的发掘

□王英勋 李宝垒   2016-12-15 11:20:31

□王英勋 李宝垒

工作人员在现场2008年11月11日至19日,山东省青州市博物馆在配合经济开发用地前期考古调查钻探工作中,发现有一些墓葬暴露。鉴于工程建设会对墓葬造成破坏,使地下文物存在不安全因素,青州市博物馆有关业务人员在馆领导的安排下,按照我国对文物“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严格按照《田野考古工作规程》,对该墓葬群进行了前期钻探,并联合文物执法大队有关同志对无法保护的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该墓葬群时代跨越很大,从战国一直延续到清代,就是现在仍然是附近村庄的公共墓地。此次抢救性发掘出汉代墓葬3座,出土一批重要文物。本次抢救性发掘为研究青州地汉代墓的空间布局、墓葬形制特征、葬式葬俗,以及当时该地区的社会政治经济情况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该墓葬群地处山地与平原的交界处,西南为山区,东北为平原,地势较为平坦,原济青公路青州段从其北侧地带经过,周围遍布战国时期田齐的贵族墓葬,甚至有诸侯墓,从堪舆学上来讲,这是一处古人认为较好的风水宝地。从1937年日本人的航拍图上可以看到有高大封土的古墓葬多座。这些墓葬,大部分为战国时期古墓,但也不排除有部分汉墓。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全国学大寨时期,整平土地时将墓葬的封土夷平以便于耕作,故使该地区原有的墓葬风貌发生很大的变化。该墓葬群西北距齐国国君墓二王冢约1000米,东距三女坟约800米,东南距点将台约500米,这几处尚存有高大封土的墓葬,据山东省考古所钻探结果看,都应该是战国时期齐国国君墓。可见,在战国时期,该地区是齐国重要的公墓区,是齐王陵园茔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到了汉代,尤其是东汉时期,青州地区的贵族或者富贾也看中了这一区域的风水,故选此为自己家族的茔区,也就出现了现在的战国墓葬与汉代墓葬并存的状况。

2008年11月11日,我们通过钻探发现了3座汉代墓葬,均为砖室墓,由于成年累月的整田耕作活动,以及早期盗扰因素,3座墓葬均被破坏,墓道形制不明。经过严格缜密的考古钻探,发现该区域分布着一定数量的汉代墓葬。该区域在汉代时期应该为一家族墓地。该3座墓葬分别编号为M1、M2、 M3。3座墓葬大致呈北南排列,M1与M2相距8.7米,M2与M3相距1.4米。其中随葬品最出色的当数M1。M1为一砖室墓(图1),方向101°。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底距地面3米,上部已被破坏;墓道被破坏,具体形制不明。墓室长3.20米,宽1.50米,墓壁砖残高0.62米左右;过道长0.85米,宽1.00米。由于整田耕作活动,及早期盗扰因素,墓道形制不明。抢救性发掘发现,因早期开墓取石或取砖原因,仅保留有一扇石门及一石门楣,墓室内碎砖广布,墓壁上部青砖也被取走,人骨架分布零散,墓葬内留有陶器、银器、琥珀饰品、水晶球、铁棺钉及五铢铜钱等随葬品。随葬品主要分布在棺床之前及其右侧,有灰陶罐、彩陶盘、彩陶案、彩陶壶、彩陶魁(图2)、彩陶耳杯、琥珀饰件(图3)、银耳环(图4)、炭精动物(图5)、五铢铜钱(图6)及铁棺钉数枚。因为早期盗扰严重,墓主头向不明,葬式不明,性别、年龄无法判断;但通过板灰及人骨分布遗迹发现,这应为双人双棺葬。该墓葬墓底铺砖讲究,单层,大部皆为红砖,呈“之”字形斜铺,铺地砖素面朝上,带绳纹的一面朝下;墓壁砖为两跑一丁,且为单重跑砖,其中跑砖外侧一组用土填实,丁砖两块完整的中间有两块半砖,外侧半砖用土填实(图7)。棺床长2.00米。宽1.20米,高约10厘米,以细土铺垫为床;棺灰下有白石灰层,说明下葬时棺下用白石灰铺地。墓砖为青色和红色两种,长约0.25米、宽约0.13米、厚约0.05米。

M全景

彩陶魁

琥珀饰件

银耳环

炭精动物M2为一砖室墓,方向90°(图8)。该墓葬开口于耕土层下,墓底距地表2.40米,上部已被破坏;墓道被破坏,具体形制不明。墓室长3.75米,宽约1.75米,墓壁砖残高0.20米左右;过道长0.80米,宽0.90米,残高0.50米;墓门砖垒起,从底而上为纵横依次平垒。该墓葬皆用青砖垒砌,墓砖长0.27米、宽0.14米、厚0.045米。过道和墓室壁砖为两跑一丁,且为双重跑砖。墓葬铺地砖皆为青砖,两层铺地,呈“一”字形排列,斜铺;铺地砖素面朝上,带绳纹的一面朝下。但大部分早期已被取走,原因不明。人头骨位于墓葬过道口处,且有被火烧过的痕迹;且该墓葬中,随葬品发现数量较少,仅在墓室前端两侧发现有残碎灰陶罐四个,于墓室中的淤土中零星的发现五铢铜钱、铜泡(图9)以及铁棺钉等;该墓葬早期肯定已被盗扰,可能与取砖另为他用或报复有关。

M3为一砖室墓(如图10),较M3、 M4规模都大。分为前厅与后室,中间有过道连接。墓道以及连接前厅的过道皆被破坏无存,前厅的前部也因早期盗扰而被破坏。经发掘发现,墓室前厅长1.65米、宽2.17米,过道长0.55米、宽1.05米,后室长2.80米、宽1.60米左右,中间略鼓;墓室砖残高0.60米,墓室壁砖为两跑一丁,单重跑砖,但丁砖皆为半砖;墓室铺地砖为单层,“一”字形排列,斜铺;铺地砖素面朝上,带绳纹的一面朝下。该墓皆为青砖垒砌,墓砖长0.265米,宽0.13米,厚0.06米,且有部分墓砖上带有“8”符号(图11)。该墓葬因为早期盗扰,随葬品所剩无几,有残碎釉陶灯、泥质灰陶罐残片,彩陶耳杯(图12),彩陶陶魁把手等器物。

五铢铜钱

砖壁剖面

M2全景M1、M2、M3,根据墓葬形制以及随葬品分析,推测其年代应为东汉时期。该座墓葬所使用的墓砖为绳纹砖(图13),具有典型的汉代特点。另外,墓葬中出土的水晶球、釉陶器等随葬品与青州马家冢子东汉墓出土的水晶釉陶器等形制一致,也可以通过这一对比推测该墓葬群的年代大致为东汉时期。

本次发掘的三座汉代墓葬,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收获,为研究青州地区汉代墓的空间布局、墓葬形制特征、葬式葬俗,以及当时该地区的社会政治经济情况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同时,也研究为该地区东汉时期的随葬品组合、分布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在这些随葬品中,值得一提的就是炭精小兽,全身乌黑发亮,似“汉八刀”雕刻手法线刻及浮雕而成,整体呈俯卧状,四腿弯曲,脚面着地;头略昂,双目突出、圆瞪,直视前方;鼻子高隆,两股滑圆;腹部中央横穿一孔,应为穿绳之用。该件小兽,长1.8厘米,头高1.4厘米,股宽1.5厘米,头宽1厘米,从其特征上来看应为虎形挂件。(作者简介:王英勋,山东省潍坊市博物馆副馆长;李宝垒,山东省潍坊市博物馆馆员)

五铢钱、铜泡

M3全景

“8”字形砖

陶耳杯

绳纹砖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青州邵庄汉代墓葬群的发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