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创作需要思想力

薛续友   2016-12-15 11:20:29

本刊记者 薛续友

“他也许终生都在追求和解决这一个巨大吸引力的命题:跨越鸿沟——形式美和思想力;敏锐的艺术感受力和严密的逻辑思维。”这是著名书画家孙其峰对周俊杰书法艺术创作中肯的评价。

今年75岁的著名书法家,曾担任全国届展、全国中青展、全国书学讨论会、书法“兰亭奖”(艺术创作奖)和书法“兰亭奖”(理论奖)评委及评委会副主任的周俊杰,不久前应邀来到雅昌河南艺术中心做客第四期《中原艺术讲堂》,就“当代书法的审美与创作走向”等问题与广大网友进行探讨与交流。

作为中国文字博物馆书法艺术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河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郑州大学名誉教授的周俊杰,从书法创作的时代性谈起,结合自己多年来的书法创作经验,畅谈了当代书法的创作审美以及创作走向。

创作的艺术感受力

从20世纪70年代起,周俊杰就在书法家的行列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30多年来,他立足中原,雄视全国,一支毛笔从事书法创作,一支钢笔撰写理论文章,在这两方面都取得卓著的成就。

讲座开始,周俊杰开宗明义地说:“书法创作,恐怕是大家最为关心的问题。我认为,当下的书法创作已走到了一个高潮期。因为我有不止一篇文章提到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 中国书法走了一个全面复兴运动这么一个高潮期。 所以说,中国书法很有意思,在沉寂了好多年之后,尤其是这几十年,可以说它所呈现出来的一个特征,远远超过历代。”

周俊杰进一步阐述说:“书法艺术,在中国历史上有几个高潮期。 今天,若仅仅从形式上、思想上完全继承明代那些东西显然是完全不够的。所以,我们特别要强调‘有思想力’。我还提出让‘有思想力的一些书法家、 书法理论家’,思考这个时代应当拿出什么样的作品来与历史接轨。”

他认为,书法史是一个大链条。 今天这个时代,是否能够也作为一个链、 一个环节, 和书法史链接上,后人是否能够认可我们当代的书法,这一点很重要。周俊杰说:“ 甲骨文之前还有刻符、经文、大篆、小篆等五书体。 真草隶篆行,那么多书体,出现这么多朝代。各朝代又有那么多书家,有那么多风格,不是我们每一个人所能够继承得了的。所以,这种继承应当说是全息性的。所谓全息就是浓缩。

周俊杰 临汉褒斜道刻石 245cmX100cm“我认为,书法爱好者,应根据每个人自己的审美追求,来选择历朝历代某一书体、某一个时代某一两种碑帖,来进行深入学习。 有人曾说我‘四体皆能’, 甚至说‘真草隶篆行’五体皆精。我不相信,一个人能把一两种书体写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当然,你写一写都可以,但要某一种书体能够在今天站得住脚。 能够使自己的书法创作与古代历史真正接轨,这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周俊杰说。

Zhou Junjie周俊杰

1941年8月生,河南开封人,笔名鲁岩,斋号挥云斋。现为中国文字博物馆书法艺术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河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郑州大学名誉教授等。历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曾担任全国届展、全国中青展、全国书学讨论会、书法“兰亭奖”(艺术创作奖)和书法“兰亭奖”(理论奖)评委及评委会副主任。书法作品为北京故宫、中国美术馆、中国文字博物馆和德国法兰克福艺术博物馆等中外多家博物馆、美术馆收藏。发表书法论文、文艺评论、散文等400余篇。出版《书法美探奥》等著作及作品集30余种。曾获第七届世界书艺(全北)双年展大奖、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等。曾应邀出访新加坡、日本、加拿大等30多个国家,进行展览、讲学等一系列文化交流活动。

要与生命状态契合

谈到中国当代书法发展的现状,周俊杰说:“中国书法呈现出如下几种特征:一是纯古典派,高举‘保守’大旗,遵循和学习古代书体。二是现代派,以高度抽象呈现出‘不可辨识’的文字,或者说是以看图识字为表现手法,缺乏意境和内涵。三是书法新古典主义。‘新古典主义’一词被广泛地应用在建筑、设计、音乐等诸多艺术领域,同样也适合于书法艺术,主要提倡在深入继承中国书法传统的基础上吸取其他艺术精华而深入进行创新,认为书法作品应当全面继承古典、突出时代风貌、个性和艺术风格,创作必须要有思想力来做支撑。”

周俊杰说:“书法在每个时代的发展,都有一种规律。今天来讲,就是某个时代要发展离不开‘百花齐放’。若要想把这个时代的书法发展得非常好, 你需要把历代所有作品,包括艺术思想整理出来。”他说,当代人提倡的“百家争鸣, 百花齐放”,实际上是哲学里面的“二律背反”。 你要想书法达到一种高潮时代必须百花齐放,你若想这个时代达到某种高度则需要“专制”,即西班牙文艺理论家桑塔耶那所说的“缺乏容忍”。

“从20世纪以来我国发掘了非常多的东西,尤其是近几十年出土的东西更多,包括一些汉碑和经文。当然今天我们的注意力不仅仅是王羲之,也不仅是魏碑、唐楷,而是要把目光放大到更多的方面, 比如说古代的民间书法。像汉代的碑刻、汉代罐子、汉代器物上有很多毛笔写的东西,有的虽比较生涩,但却隐藏着一种文化符号。那种文化符号,却代表了汉代人那种博大的心胸,古朴中夹杂着某种灵气,这些非常重要的特征往往是让人意想不到的。这一切,能使我们眼界从非常多的古代经典里面吸取更多的营养、更多有价值的东西。这一点,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稀缺的。” 周俊杰说。

正如周俊杰所说,书法只有与人的生命状态达到或接近于契合,方能进入真正的艺术创作阶段。否则,书家除扭曲自己外,艺术语言只能陷入到“类”的汪洋之中,从而不可避免地与黑格尔所说的“这一个”的至境失之交臂。

世人仰止气势美

在当代书法理论研究中,周俊杰可谓卓有建树。“书法家应是敏锐的艺术直觉能力与深刻理性相结合的全面发展者,他本身就包含学者具备的特征。”这句曾多次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原主席沈鹏称道的话,显然可以看作是周俊杰在实践中的理性思考。

“我特别钟情于秦汉。因为在秦汉的作品里,确实让你看到的不是书法的小巧,像碑刻等。一次到西安的霍去病墓参观,当时见到的看似是石头,实际上是雕刻的马、羊、牛。有一个教授恨不得跪到那里观察雕刻的一些细节。你会发出由衷的感慨,中国人气派太大了。”周俊杰说。

可以说,秦汉时期的雕塑,在博物馆里的都是狮、虎或叫不上名称的动物。 那种气势,中国历史上的雄浑博大、气势豪华, 那种心态,令人景仰。但到了明清以后,一些皇家墓地上的马、牛都是低着头,这一现象被李泽厚称之为“猫狗式的驯服”。中国文化开始从心胸博大的汉唐气势, 慢慢走向没落,从宋代朱熹之后,已经把中国人的思想禁锢到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也就是说,从宋以后,在艺术创造上,开始走向精致但走向萎缩、走向渺小的猫狗式的驯服。 今天,他认为人们应该多些思考: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伟大的充满豪放之气的这种思想要拿过来。

周俊杰说,风格是一个艺术家成功的标志。虽然从大的方面来谈当代书法创作全面复兴,但是作为个人来讲一定要追求自己的风格和个性, 突出自己的个性。一个时代若没有能体现时代的大家出现,很有可能就沦为一群侏儒。这就说到个性。他说:“我总结了三个方面。除了纯古典派和现代诸流派,就是新古典派。 新古典派具备三点, 一是要有深厚的历史,二是鲜明的时代特征,三是更为鲜明的个性和风格。 这三点是一个成熟书法家少一点都不行的重要组成。”

尽管已是75岁的老人,但周俊杰的心态却永远是那么年轻,让人不由得想起他在2001年写的一首诗——《六十初度》这样描绘他退休后的生活追求:“年方六秩自开颜,呼酒论书醉未眠。笑退岂因惊巨浪,乐游原为好名山。雷鸣耳顺情难已,笔落云飞体益坚。正剧渐从辛巳启,千声万籁入毫端。”

隶书 柳宗元诗 中堂 138cm×69cm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书法创作需要思想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