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茗寻羽圣 挥翰追子昂

王舒乙   2016-12-15 11:20:28

口 王舒乙

王富琪(1934~2001),祖籍福建福安,笔名渊泉,别署三柳书斋主、虹山居士,书法家,篆刻家,农学家。久居于闽中山区,一生潜心对传统书法探索,真行草篆及榜书全能且精,因为人低调谦逊不热衷于参展和评奖,而未在书坛取得应有的名气,其书法艺术生前也鲜为人知。直至其故后,由其后人举办的“王富琪书法作品展”和《王富琪书法作品集》的出版,使其书法艺术逐渐为人所知,其作品深厚的传统功力,得到了专家学者的赞誉,也令许多后辈书家叹服。其求真、务实的艺术精神更是值得后辈学习。今特撰文怀念祖父王富琪先生,也摘选其部分书法作品与读者共赏。

关于祖父的记忆,是他那间充满墨香的书房,一张老式办公桌、一个小的书橱,算是书房里的全部家具。书桌的桌面略显狭小,撑不开一张四尺的宣纸,桌面上垫着几层厚厚的报纸,用来盛墨汁的白瓷碗经过长时间使用,已被凝结成的墨块厚厚地包裹着。书桌的小抽屉分别装着祖父的一些工具,如大大小小的篆刻刀,还有印泥及各色铅笔、钢笔。书橱不大,极其简易,书橱表面未上漆,仍保留原木色。书橱里书不多,除了些经典的碑帖临本。墙上祖父自制的笔挂上,从大到小有节奏地挂满了各式毛笔。

祖父年轻时家境殷实,家中有些字画收藏,他从小便对书画非常着迷,也时常喜欢出入街坊的字画装裱店,痴迷观赏,悉心琢磨,常流连忘返,回到家便拿起笔墨精心点划起来。手里的《钱南园字帖》和《芥子园画谱》被他翻来覆去不知临摹了多少遍。当时祖父家里一共五个兄弟,祖父排行最小,新中国成立前,二伯在上海美专学习国画,带回了潘天寿、汪声远等名师的作品,令祖父耳濡目染。福安解放时,布置巨幅欢庆标语,祖父在诸多师辈面前,赫然写下了4平方米见方的大字榜书,获得在场人的啧啧称赞和两条大黄鱼的犒赏,那年祖父15岁。

农校毕业后,祖父在闽中山区大田县农业局工作,从事茶叶种植和制作研究。祖父是个为人谦和善良、工作勤勉、做事严谨认真的人。祖父有着满头雪白的头发,连长长的眉毛也是白的,看起来有点“仙气”,亲切可爱。祖父研究茶,也喜喝茶,泡上一大杯铁观音一喝就是一整天。祖父的话不多,内心却不乏幽默,偶有几句令人捧腹的话语,逗得满堂欢笑。

工作之余,祖父最多的时间就是坐在书房里练字,小时候特别喜欢到祖父的书房,看祖父练字,好奇地把玩书房里挂着的大大小小的毛笔,有时看祖父拖着如墩布大小的毛笔,蘸着一大桶广告颜料,写一米见方的榜书大字,有时看他屏气凝神地拿着小狼毫,写着蝇头小楷,时而如万马狂奔,时而如针尖绣花,如打太极般刚柔并济,又如听交响曲般抑扬顿挫。我时常在观祖父写字后被这样的气势节奏所感染,也拿起几张旧报纸学着祖父的模样练起字来。祖父的字写得好在县城可谓妇孺皆知,县城里许多重要的楼堂馆所、学校公园都来请祖父题字。祖父的书法大量地临摹了“二王”、 柳公权、王铎、何绍基、伊秉绶等,可谓真行草篆及榜书全能,祖父不但会得多,而且学得精,这在同时期的书法家里是极为难得的。篆刻上祖父白文以汉印为宗,朱文印也制得工丽雅致,线条刚劲流畅。一手小楷秀气端庄,笔画起收转折间的微妙变化可谓纤微必现,至今许多名家高手观祖父的书法时无不惊叹,盛赞祖父传统功力深厚。

富琪之印

墨海扬波

畊砚得乐

渊泉祖父是个谦和的人,他静心勤练书法,却几乎不参与书法活动,也不急于形成自身风格。20世纪受“文化大革命”影响,一些人开始对传统书法里的精英文化进行诋毁和鞭挞,传统书法的经典性受到怀疑,刮起一股书法创新的风潮。许多书法家也开始改变方向,许多新晋书法家甚至连传统碑帖临习都不扎实,却敢妄言所谓的个性、自我。一些书法报刊刊载的内容也是 “书风日变”“流派盛行”。面对外界的这些,祖父却不为所动,不去迎合当时所谓的“主流”,仍然陶醉于对传统书法的探索。眼见祖父的传统功力早已成熟,从事书画创作工作的父亲也劝祖父,在书法方面还是需要去找些“自我”的东西,祖父却总说“还未到时候”。遗憾的是,还未等到那一天,祖父却过早地离开了我们。祖父临终前遗憾地说:“如果能再多给我十年时间,能多找到些对书法的感觉就好了。”

当今天看到许多艺术家为了追名逐利,走捷径,打着“创新”“个性”的幌子糟蹋传统,“大师”“泰斗”虚衔遍地,书法沦为各种哗众取宠的小丑式表演,用嘴写、用脚写、裸体写花样不少,唯独字写不好;当许多有识之士开始呼吁艺术需要回归本源,创作需从传统的精髓中汲取养分时,我总会怀念起祖父坐在书桌前练字的身影,犹如一位虔诚的朝圣者平静而纯粹。(作者简介:王舒乙,中国古代货币收藏家、鉴定家,国内多家艺术品收藏杂志、网站特约撰稿人)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论茗寻羽圣 挥翰追子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