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天宝:瞧这一家子

屈梦夏   2016-12-15 11:20:25

本刊记者 屈梦夏

尚天宝,男,1948年生,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收藏家协会副会长,艺术品评估师,艺术品(陶瓷)鉴定师,内乡邓瓷博物馆顾问,从事收藏古陶瓷40余年,藏品过万。其夫人王春平、大儿子尚振、二儿子尚召、女儿尚静,皆为河南省收藏家协会会员,藏品丰富,鉴定水平被业内人士所认可。尚家在郑州共开设8家古玩店,成为河南收藏圈家族收藏的代表。

当我们惊叹于欧洲六百年收藏世家贝利尼家族十七代人的辉煌收藏史时,当大多数人坚信于“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信条时,当我们探索着全球最神秘古老的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时,当我们感慨于雷曼家族对艺术品收藏的热情时……不难窥探到家族收藏的凝聚力和优势所在。其实在国内千万收藏大军中,同样不乏全家老少共同做收藏的故事,河南郑州的尚天宝一家便是其中的代表。

初识尚天宝,是在他郑州文博城的展厅里。展厅门口“天宝堂保真古玩”几个大字赫然醒目,展厅内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古陶瓷,从战国起,历经秦、汉、唐、宋、明,至民国,形制丰富、造型古朴、釉色亮丽,产地遍布大江南北,窑口覆盖十分广泛,有碗、杯、盘、壶、罐、盆、瓶、炉、枕、洗、尊等。

素闻没有假货的古玩市场就不是古玩市场,尚天宝何以“保真”?收藏古陶瓷如何培养眼力?针对一系列问题,尚天宝向记者讲述了他们一家的漫漫收藏路。

一人收藏 全家结缘

尚天宝从小在充满艺术氛围的家庭中长大,环境造就了他对艺术的敏锐力。“我真正收藏是从‘文化大革命’时期开始的,那时我21岁,恰逢‘破四旧、立四新’。”尚天宝回忆道,“当时感觉那些即将被毁坏的古陶瓷比较美,于是与生产队保管员沟通,尽可能地把它们保护下来。”如今,时隔几十载,尚天宝对古陶瓷的喜爱依旧溢于言表。

随后的几年,尚天宝被调到南阳市南召县乡文化站工作,在某天参加劳动的过程中,潘豹墓被群众无意中挖出。潘豹,历史记载为潘仁美之子,后被杨七郎打死。由于当时“文化大革命”的背景和潘豹的历史声誉,墓中出土的器物大多数当场被砸。喜爱瓷器的尚天宝不忍眼睁睁看到这幕惨剧,又一次挽救一批古陶瓷于水火中。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时,他的一个月工资才30多元,经常从外面带回来好多瓷片,屋里堆得到处都是,家里三个孩子还嗷嗷待哺,所以当时我并不认同他的行为,因为这件事,我们还争吵过许多次。后来看他真的喜爱,也就不反对了。”尚天宝妻子王春平笑着对记者说。

“我那时经常去全国各地的窑址上收瓷片,其中的艰辛自不必说,但仍远远不及心底的愉悦,回家之后对妻子说是朋友送的,就这样一晃这么多年,慢慢地也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尚天宝夫妻俩相视一笑,当年的苦楚早已化为携手共进的默契与喜悦。

2008年,尚天宝在郑州北古玩城开了第一家古玩店,正是应了古玩行业那句“鉴定水平永远要跟上时代”的话,接触一线古玩交易的他,鉴定水平也与日俱增。

“如今我大儿子尚振,二儿子尚召,女儿尚静,内侄王敏都有着自己的古玩事业。迄今为止在郑州我们有8个店,郑州文博城有2个,中原古玩城有2个,郑州天下收藏文化街有3个,书院街有1个。儿女们都有着各自擅长的领域,我们平时经常交流、互相学习,我很欣慰我们一家有着共同的追求。”尚天宝告诉记者。

瓷片标本研究是收藏的开始

“说起收藏,我起步得并不早,大概是从2008年开始的,因为家庭因素我有更多接触古陶瓷的机会,但是对古陶瓷的喜爱却并非一见钟情,而是慢慢地沁入心脾。与其说是主动喜欢,不如说是被影响、被征服了。”尚天宝的二儿子尚召说。

年纪轻轻的尚召虽然入行时间并不算长,但从小耳濡目染的他却上手很快,来找他鉴定和探讨瓷器问题的藏家更是络绎不绝。正如有的藏家评价道:“别看尚召年龄小,他的鉴定水平却可以用精、准、快来概括。”

“我收藏经验的积累是从研究古陶瓷标本开始的。”当问到提高鉴定水平的诀窍时,尚召告诉记者。

古瓷器标本主要是指瓷片、伤残器和整器。收藏界圈内人士普遍认为,一件好的瓷片和伤残器标本,其价值远远大于一件假国宝。对于初涉收藏领域的人来说,了解藏品的基本理论知识固然重要,但实践证明,不接触真品,仅凭书本知识就掌握藏品鉴定方法是不可能的。对于一般收藏者来说,完整的精品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而瓷片和残器无疑成为收藏者廉价的学习资料和入门的实物向导。对于尚召而言,父辈收藏的各类瓷器精品为他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成为他学习鉴藏的第一步。

“学习古陶瓷,感觉最重要,感觉是通过把玩过足够多的真品来培养的。”尚召说,“我是分窑口和年代来认瓷片的,不同类型的瓷片上贴上标签以方便记忆,然后再和陶瓷方面的书籍对照验证以加深记忆,我花了两年的时间研究青花,之后是高古瓷,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学习可谓废寝忘食,但眼光却有突飞猛进的感觉,更是我踏踏实实走下去的根基所在。”

除了尚召,尚天宝的大儿子尚振精于书画,女儿尚静精于瓷器,相同的是他们都继承了父辈勤于钻研、从一点一滴学起的优良品质。

时至今日,每逢周末,尚天宝一家一大早便前往各大古玩城考察市场,日常小型交流会更是不曾间断。从他们所珍藏的一件件瓷器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历史与现实的交汇,更看到了他们的共融与共进。

跟对好老师才能少走弯路

然而收藏圈里风云变幻,古瓷器收藏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研究、不断积累知识和经验的过程,稍有不慎,就会走弯路。

“我前几年的收藏经历可谓‘一步一把泪’,”尚召的好友徐永强告诉记者,“我的经验教训就是,古玩行水太深,一定要找个真心诚意教你的人。”

年龄并不大的徐永强从小喜爱收藏邮票和钱币,2000年开始收藏古陶瓷。一开始,没有古陶瓷经验的他,在书本和实践中一点点摸索前进,砸了不少钱。之后碰到一位老师,虽然水平很高,却应了一句古玩老话:“宁给空板十块钱,不给空板进一言。”由于这位老师不真诚的指导,徐永强与许多真品擦肩而过。

“在我一度消沉时,我碰到了尚老爷子,至今我仍然记得他对我说‘来我这儿看,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之后尚老爷子经常督促我学习,教我看真东西,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走了十几年的弯路才开始走正。”徐永强激动地说,“有句老话说得好,古玩行看人是第一步,跟一个人品好的老师,少走99%的弯路。”

的确,在这个历来“不打假” “不退货”的古玩市场,眼力显得无比重要。在大多数人争先恐后地修炼自身的眼力时,是否牢记古玩行人品第一位?尚天宝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藏品最终要迈向高精尖

“相比于一 开始无限制地买,如今我会更注重‘精’,不论收藏哪类藏品,在资金有限的前提下,都要以藏养藏,最终实现藏品的高精尖。”尚召告诉记者。

相比于如今仍旧高价频现的拍卖市场,古玩市场则明显惨淡了许多,这也表明了真正高精尖的好藏品是具有生命力的,而此时也正是以藏养藏,实现藏品置换升级的好时机。

想要做好以藏养藏,首先藏友们要追求精品,舍弃毕其功于一役的心态,不断淘汰一些普品来获得少量的精品;其次要经常梳理藏品,将藏品分门别类,以明确哪些是必须留下的,哪些是可以舍弃的;除此之外,藏友不能依靠捡漏来奢求一夜暴富,可以转让出部分市场价值饱和的藏品,买入升值潜力大的藏品。

当谈到尚天宝几十年的古陶瓷鉴定经验时,他指着面前的瓷器告诉记者:“观察一个瓷器的真伪,主要从形、胎、釉、纹饰等方面入手。古陶瓷的造型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如唐代的碗,一般是深腹,直口,实平足。明代的碗,口外撇,腹深,圈足较高。入清以后,碗口外撇,腹深但显得瘦小,圈足开始变矮;从古陶瓷的胎和釉,则可以看出时代的痕迹,考证其年代和窑口,这就需要掌握好各朝代陶瓷瓷胎和釉色的主要特点;古陶瓷的纹饰是当时社会文化的反映,具有明显的时代性,例如云纹,元、明、清就有不同的绘制方法,这也要求我们掌握不同时代的不同纹饰绘制方法。”

歌德说过:“收藏家是最幸福和快乐的人。”为什么幸福和快乐?是因为他占有了吗?不完全是,收藏本身的过程赋予的幸福和快乐高于一切。我们看到的尚天宝一家,便是这样幸福快乐的人,一路跋涉着,一路收藏着。

(本文配图藏品由尚天宝所藏)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尚天宝:瞧这一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