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灯具的实用艺术与造型艺术

李军霞   2016-12-15 11:20:22

口 李军霞

远古时代,人类在日常生活、生产中发现了火。随着固定火源的工具或器具不断更新发展,出现了专用的器具用来照明——灯具。灯具使人们走向了光明的文明时代。从古到今不断发展的灯具也就成了人类文明的载体。灯具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其造型独特、工艺精湛和材质的多样化令世人瞩目。

灯是中国古代的主要照明承载物,战国就已经发现灯的使用,到现在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中国传统灯具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退出人们的生活。因为深厚的历史文化气息和独特的审美风格,灯具已经是家喻户晓的照明用具,也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装饰品。

一、古代灯具的起源

了解灯具首先要从火开始。人类对于火的认识,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进程。人类约距今79万年前就懂得用火,人类开始使用天然火到懂得怎样钻木取火,用火石、火镰、火绒取火等。火的使用使人类进一步地征服自然。人类掌握了人工取火的技术,为灯具的产生制作和使用奠定了基础。目前最早的灯具为陶制的,类似于盛食物的陶豆,虽然形式比较简单,但确立了中国灯的基本造型。已知考古发现的真正的灯具,为河北平山战国中山靖王墓出土的十五连枝灯和银首人形灯,从其优美的造型、精巧的结构和功能完善的程度看,显然不是最初的灯具,而是已经相当成熟的灯具了。

二、古代灯具的发展演变

古代灯具发展几千年来,创造出了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灯具,它们造型奇特、功能完备、使用方便,在满足人们日常需求的同时也带给人们新的希望。

战国时期是我国古代灯具产生和发展的起步时期。当时陶灯已经成为百姓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照明工具。人俑灯是战国时期青铜灯最具代表性的器物。战国时期的灯具对之前灯具起到了继承发展的作用,又对其后汉代灯具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秦代灯具出土的实物不多,文献中也有一些记载,如《史记·秦始皇本纪》云:“始皇入葬,以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在出土的文物中具有代表性的是1966年在陕西省咸阳塔儿坡出土的两件相同的雁足灯,还有1974年在甘肃平凉庙庄7号墓中出土的一件铜鼎形灯。

两汉时期的灯具进入繁荣发展的时代。当时盛行丧葬观念“事死如生,事亡如存”,把日常使用的灯具当作随葬品。陶制灯具进入了迅猛发展的阶段,铜质灯具也继续盛行。其中著名的“长信宫灯”就是当时的代表作。汉代的铜灯做到了科学性与艺术性和谐统一,集实用性与观赏性于一身。这一时期冶铁技术成熟,产生了铁质灯具。在原有的灯座外,又出现了行灯和吊灯。行灯可以手持,方便携带;吊灯可悬挂在高处,增加一定的照明范围。

魏晋南北朝时期,灯具逐渐成为祭祀和喜庆等活动不可缺少的必备用品。这一时期陶瓷灯具已成为灯具中的主体,另外铁质、玉质灯具和木质烛台也有发现。这一时期灯具在造型上发生了较大变化,盏座分离,盏中无烛仟已成为灯具最基本的形制。

隋唐时期是中国封建社会十分繁荣昌盛的时代,它结束了三百多年的分裂割据,政治、文化和经济上都有了大的进步,在灯具方面则以大量实用性灯具为主。我国的灯具开始沿着实用灯具和宫廷灯具并行的路线开始发展。以陶瓷灯具为主,还有石灯、木灯、金属灯具。这一时期,灯具已经趋向世俗化发展。

宋元时期灯具是普遍的随葬品之一,在一些砖室墓中,也常发现在墓室壁上砌出灯擎,较隋唐瓷灯来看,灯具外观新颖精致,形制多样,釉色丰富多彩,实用而含有寓意。宋代还出现了省油的灯,这种灯也称为夹瓷灯或清凉盏。陆游《斋居记事》中云:“书灯勿用铜盏,惟瓷盏最省油。蜀中有夹瓷盏,注水于盏唇窍中,可省油之半。”从灯碗的夹层边注入冷水,上层注油,在燃烧时水可降低温度,减少油耗。这一时期,灯具已经趋向世俗化发展。在唐宋两代绘画,特别是壁画中,常见有侍女捧烛台或烛台点燃蜡烛的场面。

明朝后期出现资本主义萌芽,到了清代社会经济更加繁荣昌盛。这两个时期是中国古代灯具发展最辉煌的时期,最突出的表现是灯具和烛台的材质和种类更加丰富多彩。在材质上除原有的金属、陶瓷、玉石灯具和烛台外,又出现了玻璃和珐琅等材料的灯具。明清时期宫灯的发展相当兴盛,种类繁多和花样不断翻新的宫灯的兴起,更开辟了我国灯具史上的新天地。常见的宫灯造型有圆形、六角形、八角形、十二角形。一般分上下两层,上大下小,很像建筑中的亭子。宫灯在世界上享有盛名,直至今日仍有使用。

三、灯具的造型艺术特征

中国古代灯具的发展演变,直接反映了各时期社会的艺术、文化、经济,它的造型变化也随着各时期人们对生活的不同需求而出现变化,这也是社会形态逐渐进步的表现。下面就我国古代灯具在各个历史阶段的艺术造型特点作一介绍 。

战国处于中国古代奴隶制崩溃,封建制崛起的时代,新旧交替,万象更新,文学、艺术都出现了比较活跃的局面。这时审美观念反映在灯具上,很明显是追求精细、繁缛、充满了生机的造型。青铜灯具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照明用具。最有代表性的是河北平山中山王墓中出土的十五连枝灯(图1)和银首人俑灯。它的造型是将灯架巧妙地设计成有规律的分层对称而伸出的枝条,树枝上有猿猴数只,有的攀缘嬉戏,有的蹲坐于树枝上,十分生动,下端灯座上铸有上身裸露的人正在向树上抛食物,和上端探身倒挂伸臂接食的猴子相呼应,具有浓郁的生活情趣。

人物形灯也是战国时期青铜灯最具有代表性的器物(图2),灯具的主体部分为人物造型。该器由人俑座、蟠离杆和灯盘组成三盘九钟灯。在兽纹方座上立一青年男子,身着云纹右袵袖锦袍,腰间系带并挂有带钩,头部银制。精致的头发,黑宝石镶嵌的眼睛,十分传神。两只手臂平伸,左手握一蛇尾,蛇头上挺,吻顶一灯盘,下一灯盘内沿环盘一蛇,吻顶上一蛇之中腰,使之稳定。右手持一蛇吻顶灯柱,灯柱上有变龙戏猴。灯燃后上下通明,光照俑目,宝石闪闪发光,呈现出杂技艺人玩蛇耍猴的景象。该灯把人、灯和灯座进行了巧妙的设计。此灯造型奇特,充分体现了战国时期工艺技术的高超水平 。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国家——秦。秦朝的灯具出土的实物不多,但从一些文献记载中也可见其大貌,梁吴均的《西京杂记》云:“高祖入咸阳宫,周行库府,金玉珍宝,不可称言。其尤惊异者,有青玉五枝灯,高七尺五寸,作蟠螭,从口衔灯,灯燃,鳞甲皆动,焕炳若列星而盈宝焉”。这说明秦代铸造的灯也是极其华丽的。具有代表性的是1966年在陕西省咸阳塔儿坡出土的两件相同的雁足灯(图3)。 通高40厘米。它的形制为一大雁之腿,雁足股部托环形烛盘,盘呈槽状,以盛蜡泪。槽底面有三个距离相等的小柱钉,用以固定蜡烛,雁足下踏桃形拖板,腿膝部羽毛向上翻卷,悬趾弯而下垂,造型非常形象,俗称雁足灯。

由于两汉时期盛行厚葬,并且具有信巫的迷信风尚,因此多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动物形态被应用在灯具设计上,反映了人们不仅在于祈求吉祥,还冀望升天成仙的愿望。

古代工匠很合理地把人物和动物的造型引入到灯具的设计中,使之功能与造型结合得更加完美。在制作动物形灯时往往选择吉祥动物为造型对象,稳重大方。动物灯的原型主要有雁鱼、凤鸟、朱雀、龟、羊、牛等。这些动物多取材于现实生活,同时又有充满神秘色彩的传说神兽,展现了当时人们的生存环境与精神信仰。

1985年在山西朔县出土的一件西汉晚期的雁鱼灯(图4),灯长34.6厘米,高52.6厘米,该灯的特点是按雁做回首衔鱼伫立状塑造。形象瞬间的捕捉和灯具功能的合理设计,都构思巧妙,将灯与雁完美地组合在一起。雁的造型十分讲究,雁眼睛圆睁,表示衔鱼的用心状,其形态刻画栩栩如生。雁嘴张开衔一鱼,鱼身短肥,下接灯罩盖。该器通体装饰华丽,鱼鳞和雁翅均铸出纹理之后而以红、绿、蓝、白等色进行描绘,惟妙惟肖。

人物形灯在汉代灯具中占有相当的比重,其造型均做人物持灯状。最著名的就是出土于河北省满城县中山靖王刘胜之妻窦绾墓的长信宫灯(图5)。宫灯灯体为一通体鎏金、双手执灯跽坐的宫女,神态恬静优雅。灯体通高48厘米,重15.85公斤。长信宫灯设计十分巧妙,宫女一手执灯,另一手袖似在挡风,实为虹管,用以吸收油烟,既防止空气污染,又有审美价值,设计十分合理。长信宫灯的设计体现了中国古人的智慧,也见证了中国古人的环保意识,仅灯具的烟管设计就比西方早了一千多年。长信宫灯造型既实用又美观,因曾放置于窦太后(刘胜祖母)的长信宫故名。

中国古代灯具发展到后来,由于燃料的改变而使蜡烛普遍使用,从魏晋南北朝开始至明清时期,我国古代灯具因此出现了大批量的烛台,因此灯具造型上也发生了较大改变(图6)。此灯高17.7厘米,整体为人骑于兽背,双手握兽角,头戴网纹卷沿高帽,帽中空,可插烛。骑兽人高鼻圆眼,颌下有须;兽则伏卧,龇牙瞋目。人、兽之身都戳印圆形纹,兽面篦划须纹,长尾下垂。通体施青黄色釉。此器是西晋瓷塑制品的典范,形象生动,是一件难得的艺术珍品。

唐代是一个汉族“胡化”、民族融合的时代,少数民族和外国文化的交流,民族大融合的形式表现出来。中国古代点灯方式的变化,大约就是出现在唐代。西域传入中原的“浅唇搭炷式”点灯方式,改变了自战国到唐以前的“浅中立炷式”点灯方式,1959年新疆巴楚曾出土过一盏唐代壶形铜灯就是一实例(图7)。造型与中国传统的浅盘式灯完全不同,为八角形灯座,此灯的高度仅有7.1厘米,外形如同一把没有盖的长嘴小壶,铜灯由灯盏和灯座两部分组成,壶嘴中应是放入软灯芯,这件铜灯的造型被认为模仿自罗马灯具,甚至可能就是一盏罗马铜灯,是通过丝绸之路由罗马辗转传来的。

这种西方灯具的传入,对中国灯具的造型改进发生了很大的影响。唐代以前,中国油灯使用的灯芯大多是在浅台盘中央直立的硬质纤维;唐代以后,受到西方灯具软质灯芯的影响,逐渐盛行用软质纤维搭在唇沿上的灯具,这种变化与壶形灯在我国的流行是一致的。

宋元时期,绘画艺术发展到高峰时期,多表现自然景物的山水画和花鸟画,灯具的主要纹样是花鸟纹。这也是宋代以后灯具装饰多为花鸟纹的原因。龙鸟形瓷灯(图8),外观小巧别致,造型独特高雅,灯形体取壶形,用鸟、龙装饰灯嘴和把手。圆形的壶身给人饱满、充实、稳重的感觉。

明清两代的灯具装饰由写实与装饰有机结合。题材丰富,产生了宫廷与民间不同风格的装饰,有着强烈的阶级性。应该说此时的灯具达到了中国古代灯具历史上的一个新高峰。

故宫中保留下来一件铜胎珐琅烛台(图9),器胎为全铜镀金,呈双盘连座式,烛台与灯座均作六瓣葵花形,灯柱也相应为六棱体,全身锤以勾莲纹,填浅蓝色珐琅,花蕊以红珊瑚嵌成,座与中盘、柱与灯盏衔接处都加了过渡造型体,线脚严谨,各部分比例恰当,其内部为素金,外面金地上饰以珐琅纹饰,素雅相间,匠心独运。整个烛台透露出高贵典雅、富丽堂皇的神气。

中国古代灯具艺术从它的风貌和特点来看,都以它特有的造型的多元化传达出中国文化传统,中国古代灯具的造型不仅是实用性、科学性、艺术性的紧密结合,而且其材料、结构、功能、技法、装饰等都有一定的文化蕴藏。

综观中国古代各式各样灯的发明和创造,凝结着人民群众的智慧和才能,它是伴随着整个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特别是伴随着冶金铸造、陶瓷烧制、木作、编织等技术与工艺的发展而进步的。统治阶级对享受的追求,一定意义上也刺激了制灯工艺的发展。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简介:李军霞,河南省许昌市博物馆文博馆员)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古代灯具的实用艺术与造型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