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色彩绘出艺术人生

本刊记者 朱慧敏   2016-12-15 11:20:13

本刊记者 朱慧敏

Niu Haodong

牛浩东

1990年6月生,现为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甘肃文化产业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新华书画院特聘画家,黄河石林书画院美术师,塞尚名家签约画家。

牛浩东是一位色彩感觉非常独特的青年油画作者,看他的油画作品,你会感受到他对色彩的理解、把握和使用具有独到、细致、深刻的特点。绘画写物也写灵魂,绘画描述客观也在描述主观,画者眼中的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融为一体就决定了画者的功力和意识,而构图的背后则是画者主观认识及表现力所在。牛浩东是一位擅于用笔触和色彩表达自己主观感受的职业油画作者,他的画作常呈现出色彩斑斓、立意高远的景象。接下来,让我们通过一些简单的问题和牛浩东的作品来直观地了解、认识这位年轻的油画家。

记者:为什么喜欢油画,选择把画油画作为自己的职业?

牛浩东:相比较而言,我对绘画的兴趣可能比其他技能要多那么一点点,所以从6岁开始,一路能坚持画下来。但对于油画,其实是“父母之命,老师之言”,在选择是把设计还是把油画作为专业的时候,几位老师告诉我爸爸,说我的色彩感觉非常好,应该坚持画画。于是爸爸坚信老师的话执意让我学油画,就这样我成了一名职业油画作者。

记者:平时的画作倾向于哪些方面,有什么具体的寓意吗?

牛浩东:我崇尚西方经典,在学习油画的过程中,较多的是研习西方油画,从古典主义到印象主义再到现代主义,学习很多流派、许多大师的画法,但最感染我的还是印象派以及后印象派,如莫奈、毕沙罗、德加、高更、凡·高等,他们追求革新的艺术理念,给了我很大启发,他们关注大自然,注意光色的变化和应用,这些我所喜欢的东西,似乎唤醒了潜藏在我内心深处的那个精灵。我觉得光是这个世界最神秘最美妙的存在,所以我在开始职业创作后不久,就从学校学的那一套理论中逐步跳了出来,现在回看我的作品,印象主义的东西似乎比较多,可能就与此有关。当然,我作品中的光与色,它们的存在,它们的变化,并不是客观的光,也不是现实的色,而是我心中需要的那种光影和我认为的那种色彩。我的画以风景居多,我觉得风景更适合我的性格,纯粹、安适、静谧、宽阔、闲逸,画一幅风景,就是一次心灵之旅。《半岛之夜》

这件作品用黑色和赭石色表现了一方狭小、紧张、抑郁的空间,给人以沉重、焦虑的感觉,其实作品可以从色彩上分析出情感的,牛浩东在谈及这幅画时说,那段时间他处在一个创作的困境中,非常压抑,一天晚上到公司老板办公室,偶然看到了这个角落,触发了创作灵感。他通过这个不为人关注的夜间小角落,来表达学习和创作的艰辛。

《大漠古楼》

《正午的麦场》牛浩东在创作中总能找到反映他所要表现的对象本质性的色彩,用色彩揭示或展示对象的特质。比如《大漠古楼》,对象是大漠戈壁的古城关塞,这需要一种沧桑悲凉感觉的调子,他用浅暗的土黄色为基调,城墙上辅以蓝的冷色,极其传神地把这种调子表现了出来,使大漠古楼那种长烟落日孤城闭、平沙莽莽黄入天、愁云惨淡万里凝、大漠风尘日色昏的意境真实可见。而另一幅作品《正午的麦场》要的是通透和纯粹,他用了近乎纯正的黄色、橙色和蓝色,画面干净、明亮,使陇中夏日那种特有的风情原汁原味地呈现了出来。

《魂》

这件作品是牛浩东利用光与影表现物体的杰作,流动的笔触造成了画面的浮动感,也衬托出了物体的稳定感,空间的再造和环境的再现使画面在抽象中有具象的表现,这种辩证的关系是值得称道的艺术语言。

《黄昏印象》

这件作品中,牛浩东大胆应用红、黑色块,制造出突兀激越的氛围,远方的云彩像燃烧的火焰,更衬托帆船的身影,运用小弯曲的笔触造成了画面的紧张感,也融进了作者对物体的主观印象,整个画面的暖色调给人壮丽辉煌的感觉。

《大地秋色》

作品中的田地,初看是一片黄颜色的土地,但是,仔细观察,发现其中掺杂着绿、白、蓝、赭石、红多种色彩,而且深浅不同,构成了非常悦目的画面,让人百看而不厌倦。

记者:在学习的过程中,有没有深受影响的人或事?

牛浩东: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学画是条艰辛路,十多年中,如果没有亲人、老师的陪伴,我可能走不下来。我从学画到大学毕业,从师不下十位,他们都对我有不同程度的影响。要说影响最大的有三位老师:第一位是启蒙老师张亚伟,我认为是他把我引上了绘画这条路,现在可以说是影响我一生职业方向的人之一;第二位是清华大学的申伟教授,他让我认识到了学习油画基本功的重要性,在他的指导下,我解决了绘画技术层面的很多问题,应该说打了一个好的基础;第三位是画家野雪,在我的创作面临困境的时候,他和我有一次深入的交流,主要讲怎么看大师,怎么学习大师,怎么寻求突破,怎么找到自己的路子,他的观点对我的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

记者:除了画油画以外,还有没有别的兴趣爱好?

牛浩东:当然有啦,譬如喜欢打游戏,坦克世界打了2万多场,收藏的坦克有几十辆之多。也喜欢网游、看电影,几乎每周都会去一趟电影院,大片则是上演必看。还喜欢历史,尤其是二战史,看过很多书,战争中各大国纵横捭阖、波澜壮阔的战斗场面,都很吸引我。

记者:都说艺术创作离不开灵感,您用什么方法寻找灵感呢?

牛浩东:我觉得,灵感是个怪东西,很多时候并不是靠找的,而是不经意的时候,它就来了。触发灵感的东西很多,一束阳光、一场大风、一张图片、一个背影、无意中的一瞥、看大师的作品、身临某种情境、写生采风等,甚至一个梦,都可能带来灵感。如作品《魂》,灵感就来自一个梦,梦中见了很多东西,似是而非,亦真亦幻,醒了之后,就进行创作,画出了这样一幅画。

记者:早期的画风与现在一样吗?如果不同,是如何变化的,为什么?

牛浩东:应该说变化很大。开始画的时候,完全是学校学的那一套,如城堡系列的几幅作品,可以看作是古典主义,但是画不出自己的东西,也画不出自己的感觉,因此想改变,于是就寻找不一样的东西,找到了印象主义。在创作中实践,探索点彩的方法,探索光色的变化,探索笔触的跃动态势,探索型的朦胧,终于找到了表达的感觉,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当然,这肯定还不够,还要在探索中继续前行。

记者:您觉得中国油画和外国油画有什么差异?

牛浩东:外国油画特别是西方油画自现代油画开始,发展得很快,中国油画当然也很棒,百年来出现了很多大家,但总体上可能还是在学习。因此无论是从技术层面,还是理论层面,两者都有所不同。不过这很正常,现在有一些艺术家一直在推动油画的本土化,有的还尝试植入一些艺术理念,如意象油画的实践等,相信这些都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作为一名年轻的画家,是什么力量让您始终坚持追求艺术的巅峰,将来有没有什么发展规划或者说是自己的艺术理想?

牛浩东:除了自己对画画有那么一点小兴趣,能坚持下来主要还是靠亲人的支持、朋友的鼓励和老师的肯定,这几点是我努力追求进步的中坚力量。我很少谈理想,也没有什么大的理想,现在的状况虽然不坏,但也算不上好,做画家可能就是这样,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够坚持走下去,不求画得多好,只要能画出自己所想画的东西就行。当然,如果能够做到独一无二那是最好的,我也会在这方面不懈努力。

记者:作为一名职业画家,您如何看待未来中国的油画市场?

牛浩东:我对市场没有什么明晰的概念。前几天,我看到吴冠中的油画在香港拍出那么高的价格(2.36亿港元),这是不是能反映出中国油画市场的前景应该还不错? 油画是一种高品位的视觉艺术,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审美观念的变化,我觉得它的消费前景应该会越来越好,作为一名油画作者,我很乐于见到油画能够走入寻常百姓家。

后记:

一个画者总是要经历上升期和成熟期。在上升期,画者的绘画语言技法及表现力会呈现出更多改变、探索与张力,同时也把自己对生活的观察、理解写入自己的作品中。历史上很多画者在这一时期会出现激情与迷惘、理性与冲动、肯定与否定、挣扎与解脱,从牛浩东的作品中就可以感受到这种状态。他在追求纷繁色块和结构张力中表现物象与空间的新秩序,将具象或抽象融合在自己的画作里,以表现物体的立体感和空间感。未来的日子里,希望这位年轻画家的创作之路越走越好。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用色彩绘出艺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