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的“三绝诗书画”艺术

□王英勋 殷京泉   2016-12-15 11:17:28

□王英勋 殷京泉

山东省潍坊市博物馆馆藏享有“三绝诗书画”称誉的郑板桥,是著名的“扬州八怪”中最杰出的一位代表。这位慷慨啸傲的七品官在文化上的影响远远超过了他在政治上的业绩,也堪称一位艺术的播种者。他是我国清代著名的书画家和诗人,他的画驰名中外,是一位有世界声誉的画家;他的诗是祖国诗歌宝库中一宗珍贵的遗产,作为诗人,在我国文学史上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郑板桥一生坎坷艰难,仕途尤为坎坷。在科举道路上,他历经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是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步入仕途,先后两任“七品官”,以“请赈忤大吏,乞疾归”,重返扬州卖画终老,为后人留下了“三绝诗书画,一官归去来”的清官形象。

郑板桥的诗作具有现实主义的优良传统,思想进步,内容丰富,具有优美的表现形式。关心民间疾苦,揭露豪门权贵的骄奢淫逸,鞭挞贪官污吏的罪恶行径,是其作品的明显特色。郑板桥到潍县第二年,遇上了大饥荒,饥民死者累道,生者逃荒觅食,板桥见而伤之,作《逃荒行》《还家行》以志其事。诗中描写的灾民饿死和妻离子散等惨苦之状,生动逼真,感人肺腑,堪与杜甫的《三吏》《三别》相比肩,实为史诗之佳作。他在一首诗中写道:“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诗句中道出了郑板桥时时关心民间疾苦,处处记挂民间痛痒的关切之情,可谓千古绝唱。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板桥诗文,自出己意,理必归于圣贤,文必归于日用”。他生平最鄙薄帮贤文人。在读书治学上也同他的写字作画一样,不务博而求精。他认为“唯精乃能运多,徒多徒烂耳”。他主张读书要有自己的见解,不囿于古人,也不应惑于今人。他的创作态度认真严肃,“为文须千斟万酌以求一是,再三更改无伤也”。他反对铺排辞藻,刻意雕琢。板桥作诗文,力求有时代气,“吾文若传,便是清诗清文,若不传,将不能为清诗清文也”。其言若曰,吟诗作文,要反映社会现实,要“切于日用”。上述见解与当时风靡文坛的复古主义风气是大相径庭的。

郑板桥的书法,风格独具,为世所重。尤其是他那种“怒不同人”敢于标新立异的独创精神,更加令人感佩。

郑板桥称自己的书体为“六分半书”。蒋宝令在《墨标今话》中评郑板桥的书法说:“书隶参半,自称为六分半书,极瘦硬之致,亦间以画法行之。”这一评语基本上概括了郑板桥书法的特点。

郑板桥以隶掺入行楷,使其书体介于隶楷之间,且隶多于楷,故称之为“六分半书”。在书法技巧上他往往以兰竹画笔入书,使其笔势奇妙,字体潇洒高古,形成别具一格的“板桥体”。他创立“六分半书”,形成板桥自己的书体,是经历了长期而艰难的磨炼和探索的。

郑板桥少工楷书,晚杂篆隶,间以画法,狂草古籀,一字一笔,兼众妙之长。他在《四子书真迹》序中说:“板桥既无涪翁(黄之谷)之劲拔,又鄙松雪赵孟頫之滑熟,徒矜奇异,创立真隶相参之法,而杂以行草,究之师心自用,无足观也。”

郑板桥除了用笔与结体上非同流俗之外,在通篇的章法上也是打破常规与众不同。他的章法宗颜真卿的《争座位帖》和黄庭坚等,并吸取了他们在绘画上的布局构图,另辟蹊径。他的一篇字中往往是大大小小、方方圆圆,歪歪斜斜、疏疏密密,纵无列、横无行地错落无序。通篇字大小相间,浓淡并用,这是他的独到之处,如同兰竹一样把一篇文字作一幅画来处理。若是从绘画物体近大远小、近实远虚和透视关系考虑,重墨、字大的,从视觉感觉上看,是实的,在前面;相反,淡墨、字小的,是虚的,在后面,这自然形成了空间层次,从而增强了通篇字跳跃灵动的立体效果。冷眼看去,有如色彩斑斓大小不一的石板铺成的一样,使人观之生机盎然,加之他那篆隶草结构的奇特,更是锦上添花,妙趣横生。人们称郑板桥的章法是“乱石铺街”“浪里插篙”,亦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飘洒有致、形象鲜明的艺术特色。“未识顽仙郑板桥,其人非佛也非妖,晚摹瘗鹤兼山谷,别辟临地路一条。”一股怪气充斥在字里行间,怪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欣赏郑板桥的字,有如品味上好的茗茶,并有音乐一般的节奏韵律,使人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

郑板桥这“乱石铺街”的怪体字,来源于他坎坷的人生经历。在他的书画中无不表现出他的襟怀磊落、狂放不羁与刚直不阿的正气,从不趋炎附势以及对黑暗势力的嘲弄。而这“怪体”又绝不是糊涂乱抹,字里行间渗透着他浑厚的传统功力,变化之中不失其法度。他远学《瘗鹤铭》,近兼黄鲁直,他说:“必极工而能写意,非不工而后能写意也。”他大胆冲破了古人贴字樊篱,取法汉隶籀篆。《桐阴论画》中说:“板桥风流谑极有书名,狂草古籀,一笔一字兼众妙之长。”由此可见,郑板桥之创立新书体是“怒不同人”,这一则说明郑板桥在艺术上不因循守旧,敢于树立鲜明的个性;二则又是对当时笼罩书坛的万人雷同、千篇一律的“官阁体”的抗争。因此,我们也不妨说说郑板桥的“六分半书”,就是一种“怒不同人”的新书体。他能创造出这样雄视古今的书体,基因在于他的胸襟怀抱、修养博宏、超人才华和独特个性。

郑板桥是著名诗人、书法家,更是举世闻名的画坛巨匠。他平生喜画兰、竹、石。他曾说:“凡吾画兰、画竹、画石,用以慰天下之劳人,非以供天下之安享人也。”因为“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写三物与大君子为四美也”,可以借这些美好的象征,寄托自己的思想和抱负,表示自己对现实生活的爱憎,抒发自己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劳苦人民的深切同情。他曾说:“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满堂君子之人,四时清风拂拂。”所以,他画兰竹石,其实就是亲君子远小人。

郑板桥在艺术上主张由博而精,务专而不务博。他在一则题画录中说:“石涛善画,盖有万种,兰竹其余事也。”板桥专画兰竹,五十余年,不画其他。“彼务博,吾务专,安见专之不如博乎?”他的这种务专主张已为他的艺术实践所证明。

郑板桥作画师法自然,反对泥古。他曾说:“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因此,他画的竹,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一枝一叶极富变化之妙。不论枯竹新篁、丛竹枝竹,还是风中之竹、雨中之竹或是四时之竹,经他画来,均有极其准确的表现。在用墨方面浓淡枯润,点染得体,他充分地发挥了中国画纸、墨、笔、水的特殊功能,纵意挥写无不精妙。我们欣赏郑板桥的竹作,总觉得秀气满纸,笔墨在纸中,而且也在纸外,引起人们许多艺术联想。

郑板桥讲究书与画的结合,他说:“书法有行款,竹更要有行款;书法有淡漠,竹更要有淡漠;书法有疏密,竹更要有疏密。”我们从他的书画中都能体会到。

郑板桥画的题材虽窄,不外是兰竹石,但经过他的细心构思、巧妙用笔,却毫无单调之感。不论是单画竹子,还是兰竹或兰竹石合幅,其构图千变万化,再辅以他那笔拔秀峭的“六分半书”,互相呼应,彼此辉映,能生发出一派生机,余韵不绝的艺术魅力。他画作一般都有用“六分半”书体,或题于石面,或题于竹间,书画交相辉映,增强艺术感染力。特别是他的题诗题识,抒发情怀,漫抒画艺,论诗谈文,富有哲理和事理,更提高了绘画艺术美感。

“七载春风在潍县”,郑板桥在潍县(潍坊市)为官七年,是他艺术创作的最佳时期,也是“三绝诗书画”艺术的形成时期。加之潍县自古文事昌盛,人们格外珍视他的墨迹,在争相收藏之余,为长久鉴赏,或刻于石,或翻刻于枣梨,延至今日。郑板桥的诗书画艺术将永远散发着令人荡气回肠的芳香。

(作者简介:王英勋,山东省潍坊市博物馆副馆长;殷京泉,山东省潍坊市文物局科员)

《修城记》 潍坊市博物馆馆藏

《难得糊涂》 潍坊市博物馆馆藏《峤壁兰轴》 潍坊市博物馆藏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郑板桥的“三绝诗书画”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