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野汉画像砖音乐史料初探

□董红举   2016-12-15 11:17:27

□董红举

1

2

3 1.《射猎·拜谒·乐舞图像画像砖》

2.《杂耍·倒立·长袖舞画像砖》

3.《拜谒·百戏·搏击画像砖》

两汉时期,新野的经济较为发达,尤其是在东汉“帝乡”的影响下,留下了丰富的汉文化。新野位于南襄盆地中心,是典型的大陆性季风气候,属河流冲积平原,土地肥沃,气候适宜。另外,南阳是汉代的冶铁中心,为新野提供了较为先进的生产工具,促进了新野经济的繁荣。王莽封邑新野,刘秀起兵新野,成立东汉政权,新野成为贵族生活的聚集地。这使得新野汉画像砖不仅出土量大,且精品居多。

一、新野汉画像砖基本情况概述

新野出土的汉画像砖画面优美精细,内容丰富饱满,较好地反映出汉代社会的整体风俗和生活状态。新野县汉画像砖博物馆于2010年6月开馆展出,以汉画像砖为主,分为历代珍品、汉砖春秋、名人天地3个展厅,建筑面积达1257平方米,是全国第一家以收藏汉画像砖为主的专题博物馆,收藏了500余块汉画像砖。笔者所能见到、包含有音乐史料的画像砖有13块。馆藏汉画像砖不乏精品,其中“斜索戏车画像砖”“平索戏车画像砖”“舞乐百戏画像砖”等,不仅是汉代社会风俗的记载,其所蕴含的音乐学价值也较高。本文拟对新野汉画像砖博物馆馆藏汉画像砖按照其所含音乐学符号进行分类,从新野汉画像砖探讨收集和整理汉画像的重要意义,以及汉代音乐在汉画像中的集中体现形式,为中国音乐史研究提供一些可供参考的图像资料。

新野汉画像砖博物馆馆藏汉砖以神话故事与历史故事、舞乐百戏、社会生活三个部分展出汉画像砖,是以画面整体布局或画面突出部分作为分类依据对其进行分类的,不利于单纯从某角度进行专业性学术研究。今以不同音乐符号分类,以画面内所含不同音乐符号,进行不同类别的分类与整理(部分画面丰富的画像砖或有多种类别分类),为从音乐学具体角度研究汉画像砖提供方便。另外,对新野汉画像砖博物馆馆藏的分析,也有助于掌握汉画像砖的本质特征和所存在的问题。

4.《盘舞画像砖》

5.《鼓舞画像砖》二、新野汉画像砖音乐史料的基本内容

文献中记载的汉代盛行的各种艺术形式在新野汉画像砖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大致说来,新野汉画像砖中的音乐史料可以归纳为舞蹈、百戏、乐器三个大类。

1.舞蹈

汉画像砖中的舞蹈形象既有单独的某一舞蹈形象的刻画,也有集乐队歌舞为一体的宏观画面描绘。从其演出场景、形式、内容、人物姿态、风格特征等可以了解汉代舞蹈艺术的风俗文化,重构汉代音乐的舞蹈艺术形象,挖掘汉代画像舞蹈艺术的内涵。

(1)公莫(巾)舞

《射猎·拜谒·乐舞图像画像砖》上部为射猎图,中部为拜谒图,下方一伎甩袖起舞。(图1)

《杂耍·倒立·长袖舞画像砖》上方为一鸟雀,下方为两个起舞女子,最下方女伎甩袖起舞。(图2)

《拜谒·百戏·搏击画像砖》画左为高大厅堂。堂内为拜谒、乐舞,图中一女伎挥袖而舞。(图3)

以上三幅图片包含有公莫(巾)舞的形象,杨荫浏在《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中有这样的描述:“用巾或衣袖作为道具的一种舞,后来亦称巾舞。”从图中可以看到鲜明的公莫(巾)舞形象。

(2)七盘舞

虽不能根据图像确定画面内具体器物,但基本可以看出其七盘舞的形态。暂定其为七盘舞。

《盘舞画像砖》左一女伎长袖束腰,腰间有柳叶形的彩饰,足下六盘一鼓,足蹈于盘、鼓之上,蹁跹而舞。右边一男优单腿跪地,一臂前伸,面上仰,与女伎对视。(图4)

(3)建鼓舞

鼓是目前发现的较早的乐器之一,汉画像中对建鼓舞的描绘生动形象。

《鼓舞画像砖》图中置一建鼓,鼓上羽葆飘扬,有二人执桴击鼓且舞。(图5)

《泗水捞鼎画像砖》左中部有二人执桴击鼓而舞,为画面提供了声的动感。(图6)

《泗水捞鼎画像残砖》桥面两人击鼓舞之,为捞鼎呐喊助威。(图7)

2.百戏

汉代百戏种类繁多,形式多样,是一种极具吸引力的表演艺术。可以说汉代的百戏是开音乐具有表演性质的先河,其对中国音乐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其中戏车是一项综合性的艺术项目,在汉代,艺人们充分利用力学原理,并把其科学地运用到杂技表演之中。杂技艺人们在飞驰的马车上完成高难度的动作,令人惊叹不已。

(1)滑稽戏

《射猎·拜谒·乐舞图像画像砖》上部为射猎图,中部为拜谒图,下方一伎甩袖起舞,一俳优作滑稽舞。(图1)

《拜谒·百戏·搏击画像砖》画左为高大厅堂。堂内为拜谒、乐舞,一男优做滑稽戏。(图3)

《鼓舞画像砖》鼓舞下方,置酒壶酒樽,两人对饮,左侧一男优作滑稽戏。(图5)

《拜谒·杂技·门吏画像砖》上部为拜谒画像,中部为乐舞稽戏,右边一俳优头戴尖顶冠,裸上身,扭腰摆臀做稽戏。(图8)

《后羿射日画像砖》上部为射猎图,中部上方两人拜谒谈笑,下方为乐舞稽戏。(图9)

(2)戏车

杂技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种传统艺术形式与中国传统音乐相互交融共同发展,是中国传统音乐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双索戏车画像砖》两戏车前一马飞驰,一伎左手拽马尾,右手握索并回首顾望;索的一端拽于蹲在橦端的伎人左手中,此伎人亦握索,另一端与右面橦端紧连。前索中段,一伎双手握索,悬于空中。后索中间,一伎倒挂,一手拽一伎,另一只手与长杆上伎人的手相接。后橦顶端,一伎倒立,身体蜷曲若环。戏车前面,羽人脚踩索状云气,双手挽缰,驭两异兽。异兽马身、鸟首。图左上三人跪伏于地,下部有狩猎和车骑出行等。(图10)

6

7 6.《泗水捞鼎画像砖》

7.《泗水捞鼎画像残砖》

8.《拜谒·杂技·门吏画像砖》

9.《后羿射日画像砖》

《斜索戏车画像砖》画面中,两辆戏车飞速奔驰,车上各竖一根长杆,各车均有两人,一人驾车,一人乘车表演,表演之人牵扯长杆顶部有一根横木,一人倒挂,平伸两手臂,手掌各托一人,做跳丸表演。后车长杆顶部蹲踞一人,左手挽着一根绳索上端,下端握在前车表演者的手中,两人相向,注视着绳索。绳索上一人袒露着上身,两手臂半举,像在保持平衡。(图11)

《平索戏车画像砖》两辆车上各竖一橦,前车的橦上坐一人,手拉一索,后车上一人正往橦上爬。两车之间的索上一人倒立。车、橦、索三者紧紧相连,表演者在车子的奔跑晃动和绳索的摇曳起伏中,在索上翻滚表演。(图12)

(3)角抵戏

《拜谒·百戏·搏击画像砖》画左为高大厅堂。堂内为拜谒、乐舞,一男优做滑稽戏。厅堂外街道中,两人头戴角,一人倾倒,类似角抵状。(图3)

8

93.乐器

汉画像砖中记录了大量的汉代乐器形制,为研究汉代乐器形制、乐器运用情况、乐队编制提供了依据。汉画像砖中乐器主要存在于不同的场景画面之中。

(1)鼓

《鼓舞画像砖》正中置一建鼓,有二人执桴击鼓。(图5)

《泗水捞鼎画像砖》左中部有二人执桴击鼓而舞,为画面提供了声的动感。(图6)

《泗水捞鼎画像残砖》泗水捞鼎残砖,桥面两人击鼓舞之,为捞鼎呐喊助威,右上方两人吹奏,一人吹排箫。(图7)

(2)琴

《鼓舞画像砖》置一建鼓,下置一酒樽和酒壶。左侧一乐伎抚琴。(图5)

《奏乐画像方砖》帷幔下有三乐伎长跪于地,左边一人弹琴。(图13)

(3)瑟

《射猎·拜谒·乐舞图像画像砖》舞者左边三伎奏乐,一人鼓瑟,二人鼓掌相和。与图8、图9画面基本相同。(图1)

《拜谒·杂技·门吏画像砖》舞者左边三伎奏乐,一人鼓瑟,二人鼓掌相和,其中最下一人嘴大张,似在歌唱。与图1、9画面基本相同。(图8)

《后羿射日画像砖》舞者左边三伎奏乐,一人鼓瑟,二人鼓掌相和。与图1、图8画面基本相同。(图9)

(4)籥

《奏乐画像方砖》帷幔下有三乐伎长跪于地,左边一人弹琴,中间一乐伎作抃貌,其前置一琴,右边一男伎吹籥。乐伎前面放置三个耳杯和一个酒樽。(图13)

(5)排箫

《鼓舞画像砖》一建鼓,有二人执桴击鼓。右上端列坐三伎,其中一伎似吹奏排箫。下置一酒樽和酒壶。(图5)

《泗水捞鼎画像残砖》泗水捞鼎画像残砖,桥面两人击鼓舞之,为捞鼎呐喊助威,右上方两人吹奏,一人吹排箫。(画像残砖图7)

(6)鼗

《鼓舞画像砖》置一建鼓,有二人执桴击鼓。右上端列坐三伎,摇鼗,吹排箫。下置一酒樽和酒壶。(图5)

(7)埙

《鼓舞画像砖》置一建鼓,有二人执桴击鼓。右上端列坐三伎,摇鼗,吹排箫。下置一酒樽和酒壶。另有乐伎捧埙吹奏。(图5)

(8)筑

《拜谒·百戏·搏击画像砖》画左为高大厅堂。堂内为拜谒、乐舞,靠厅堂门下方,一乐伎弹筑。(图3)

三、新野汉画像砖基本情况统计与分析

在新野汉画像砖博物馆所见包含有音乐史料画像砖共计13块,其中包含的音乐史料有舞蹈、百戏、乐器三大类。舞蹈有公莫(巾)舞、七盘舞、建鼓舞三类;百戏有滑稽戏、戏车、角抵戏三类;乐器有鼓、琴、瑟、籥、排箫、鼗、埙七类。其具体分布如左边图表。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新野汉画像砖博物馆馆藏13块画像砖包含的音乐史料可分为舞蹈、百戏、乐器3个门类,14种。

10

11

12

13 10.《双索戏车画像砖》

11.《斜索戏车画像砖》

12.《平索戏车画像砖》

13.《奏乐画像方砖》

四、 汉画像砖的作用和意义

画面资料丰富不仅有对上流社会生活场景的描述,也有反映各个阶层生产活动的场景,是研究汉代社会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及社会民俗的真实资料。汉画像砖在西汉时从上层贵族兴起,主要在现在陕西一带流传;随着经济的发展在西汉中期到东汉在当时经济发达地区发展,在现在河南、江苏、山东等地流传,同时也达到发展的一个高峰期。由于巴蜀地区地理条件的闭塞,一直到东汉末年这一风俗才流传到巴蜀地区,并在这一地区发展,到唐初逐渐消失。可以说汉画像记录了千余年的中国历史,其中既有先民对生活的描述,也有其对人生的理解、社会的思考等等。广义的汉画不仅指汉画像石(砖),也包含汉代壁画、帛画以及器物上面的图案和陶俑类器物。汉画像反映汉代社会现实文化生活的最多,占汉画像内容总量的80%以上。这对汉代社会文化、生活状态、风俗概况的研究提供了众多的第一场景资料。相对于实物资料来说,汉画像展示的不仅是一个完整的场景状态,还能更加准确地反映当时的场景状态。这样完整的社会场景的图像描述,对于研究汉代社会的政治、道德、风俗文化及艺术形态都具有重要意义。汉画作为汉代文化的杰作,本身的艺术价值,以及蕴含的中国传统的哲理思想都是祖先留下的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

(摄影:王蔚波)

附录:

本文共计收录新野汉画像砖博物馆馆藏画像砖13块,按照在文中出现的先后顺序编号为图1~13号。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新野汉画像砖音乐史料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