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辉的影像藏事

薛续友   2016-12-09 13:42:55

本刊记者 薛续友

李亚辉LI YA HUI

说起李亚辉,在影像收藏圈里的同行都不陌生。与其他藏品不同,这里不同年代的电影机、收音机、摄像机、电唱机、电视机等都是可以现场体验视听效果的。从2010年开始短短几年内,他的影像类藏品已达千余件之多,很多藏品成为业内的孤品,被业内十分看好。

今年6月,中国报业协会秘书长、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胡海福,在河南察看文创业工作来到李亚辉的影像馆时,一直赞不绝口。这位十分熟悉媒体业发展的媒体人,对这里充满时代印记的各个时期的收录音藏品和其他世界各国的影像藏品无不发出惊叹。他说:“这是我迄今为止看到的最全的具有时代回忆的影像藏品馆。”不久,山东大众日报报业集团等媒体同行也纷纷前来考察。

结缘影像收藏

在位于郑州北环路与南阳路的易谷国际文创网商园,记者见到曾在电视媒体工作多年的李亚辉。不足40岁,短发平头,白色上衣,米色西裤,谈起自己的影像收藏,时而深沉叙事,时而谦虚地微笑。

他说:“现在这里收藏的各种影像品,主要是我在经营一家影视器材公司时,利用业余时间从北京、上海、沈阳、广州、石家庄、武汉等二手市场和电视台、电影厂、部队、院校和藏友手里淘过来的。主要还是对影像类的各种藏品非常有兴趣,只要知道一点点信息,都要千方百计见一见,好的藏品会担心错过时机,一定会想办法买下来。”

1995年,高中毕业后的李亚辉,人生面临新的选择,或应征入伍,或到当地尽快找一份工作。经人推荐,他来到了河南汝州市电视台。刚到新的工作岗位,因为偏爱理科,首先对摄像和技术岗位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日常工作中,善于钻研的李亚辉发现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为了提升业务水平,李亚辉到处寻访老师,虚心请教,业务技能突飞猛进。从1995年到2005年的10年,他先后在广告部、新闻部、专题部等电视台各个岗位得到了历练,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李亚辉说:“那些年,各种影像资料相对匮乏,没有一点摄像基础、没有专业老师指点,若需要再有大的提高,是比较困难的。这样,我只好借助每次出差的机会,购买大量有关专业书籍,开始自学。对照珍贵的教材和资料,一点点去积累。”

因为痴迷影视,2006年李亚辉来到省电视台进修。他说:“当时,间断地在河南电视台名牌栏目《梨园春》跟班学习了一年多的电视摇臂技术,有半年多的时间是全身心、全天候地投入。每一场晚会,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瞬间,都成为新的积累,这次学习经历也深刻影响了我,更坚定了我对影视事业的坚守。”

2010年,李亚辉创办了自己的辉睿影视经营公司。日常业务交由他人打理后,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各种收藏网络论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驾车到北京、上海、沈阳等地的二手市场“淘宝”,专注于世界各国不同年代的重要老旧影像器材收藏,一发难收。不久工夫,德国、日本、美国等国及我们国内早期的影像器材珍品被他一一辗转斩获。

20世纪60年代 开盘式录音录放机

20世纪60年代 “红旗”牌老式手摇摄影机机场安检发现“不明物”

在李亚辉的影像体验馆里,收藏“水下摄影机”在机场遭遇了尴尬。李亚辉介绍说,这款藏品是2013年8月专门乘飞机赴上海淘回来的。早前,他在网上曾看到过,并专门委托一上海朋友到各二手市场找,但却一直未找到。两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李亚辉通过网络获悉这件藏品信息后,便连夜乘飞机赶到了上海,见到了这位藏友。

拿到藏品后他高兴极了,便按原计划搭乘返程飞机飞往郑州。次日早上8点多到机场后,由于担心托运容易损坏藏品,便临时决定随身携带。等待通过工作人员安检时,却被认为是不明物件被拒绝。无论他如何解释,都未获得放行。无奈之下,李亚辉只好退掉机票,乘坐火车返回。在火车站,由于非“三品”即可登车,李亚辉顺利携带着这个刚刚淘来的宝贝坐上了开往郑州的列车。

时值盛夏,当浑身衣服被汗水浸透的李亚辉乘坐6个多小时的动车抵达郑州时,已是晚上10点多。进家门后,等一切安顿好,时间已至深夜。

被称为“世界上最小的限量版日本产‘索尼—TR8’袖珍式收音机”,是李亚辉的收藏珍品之一。它的宽度仅有3厘米,长度也只有5厘米。放在手掌中只有掌心那么大。与一般的香烟盒放在一起,也不足一半大小。

李亚辉介绍说,这款藏品是他2013年花费8000多元从上海淘来的。这是20世纪50年代日本产品,经国外藏友几经辗转来到上海,又被他淘到的。他不无遗憾地说:“刚刚淘回来时,还能够能到声音,虽谈不上多么动听,但也能听得真切、清晰。但后来,由于电池老化,电量衰竭,声音渐渐隐去,目前已无法正常听到。”

他说,由于产地在日本,又是限量版,早已不再生产。它的两粒1.3伏的可充电池,因与我们国内一般使用的1.5伏电池规格不一,已经很难还原音效。

20世纪70年代国产 电影放映机

20世纪50年代 日本产 “索尼-TR8”袖珍式收音机“腐朽”见证传奇

在这家影像体验馆记者看到,李亚辉可边介绍各种老旧设备,还能随手摆弄这些藏品,使它们即刻“还原影像、播放唱片、测听音效”。

在一台20世纪20年代德国产的老式手摇电唱机前,他向记者如数家珍般地介绍着它的来历、功能、意义。说话工夫,一段伤感而怀旧的西洋管乐旋律便悠悠传来。

在一台20世纪70年代日本产的16毫米电影放映机前,李亚辉可以十分熟练地操作这个“老古董”,装机、上片、压片、开机、调光、声效等技术环节一气呵成。当墙面上放映出10多分钟的类似《猫和老鼠》的黑白色国外老的动画电影片段时,现场的记者和几位客人无不感到惊讶。

在影像展厅里,一款国外进口的8电影放映机,被李亚辉从藏品柜中取出,小心地调试后,很快完成了装片、调光,国产电影《佩剑将军》的精彩片段再次呈现在大家面前。

在记者的话筒前,一款20世纪60年代的“红旗”牌老式手摇电影摄影机,各个按键的使用功能、历史背景、技术优势等,被李亚辉娓娓道来;一款红色金属框、1.5厘米厚玻璃面罩的水下摄影机,被李亚辉展示着内外的设备构造和特点。

在一台20世纪60年代开盘式录音录放机前,李亚辉给记者演示了唯美、动听的黑胶唱片震撼的听觉效果。他说:“这款录放音设备,目前在国内尚属孤品。当年香港的成名歌星,都是通过它在录音棚录音后,再灌输黑胶唱片和磁带。”

在郑州南三环李亚辉的辉睿影视另一家店面里,存放着一台从央视花费4000多元从北京一藏友手里淘回来的800多公斤重、2米多高的日本产索尼开盘式电视录音机,李亚辉说,由于东西体形过大,从北京托运回郑州时,需要8个人动手,才将东西卸下来。每公斤按5元运费计算,仅运费就花去数千元。

在李亚辉的藏品中,从二手市场或藏友手中淘回来价格最少的每件几百元,多的每件几万元不等。 痴迷收藏的他,只要发现中意的,一定事必躬亲。花费了他大部分收入和很多时间,但也交到不少知心朋友。

王应涛,是李亚辉生意上的伙伴,现为郑州多友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对李亚辉的评价是:“对人热情,讲诚信,对收藏非常执着,有非常好的人缘。”

来自天津的影像收藏家于大勇,是李亚辉的好朋友。两人初相识时,于大勇曾告诉李亚辉说:“电子产品不同于其他收藏品,永远是不能作为古董来收藏的。”李亚辉深深地把这句话烙在了心上。

机械藏品显柔情

今年70多岁的王先生,是一位爱好收藏的上海老人。他曾花费一生的心血,收藏了10多台从国外藏友手中收来的收音机。由于将随女儿到加拿大定居,他希望把这些辛辛苦苦收藏的藏品转手,要价8万元。得知消息的李亚辉第二天即驱车上海,一番交流,老人被李亚辉的诚意和对藏品的喜爱而感动。临装车付款的时候,老人高低只留下2万元,对李亚辉说:“如果为了倒腾钱,这些藏品价值绝不止8万元,我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它们。我收下的这2万元,是为了出国后,能继续给你淘,我不要你钱。” 老人不久前还与李亚辉联系,方便时想到郑州看看这些藏品。老人说:“有些零件坏了,需要打理保养,我会修理。”李亚辉说:“要让他放心,这些藏品在这里安然无恙。”

今年5月18日,新装修的影像体验馆正式开馆,来自全国的藏友200多人从各地赶来祝贺。一位郑州西郊的藏界老者得到消息,现场捐赠了一台珍藏的日本产摄像机,并在机器上系上红绸,以示郑重。

李亚辉说:“当初创办影像馆的目的,就是让新生代能够实实在在地了解摄影史,这是任何一个摄影、摄像新生和初级影像爱好者的必经之路。而国内,除了中国传媒大学博物馆比较系统,尚没有民间影像馆具备这样的实力,而现在辉睿就基本具备这样的教学功能。”

结束采访时,李亚辉说:“现在,能够淘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有了,需要将70%的精力投入经营和管理,让这个影像体验馆能够更实用、更规范,给喜欢影像的广大收藏爱好者带来更多乐趣。”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李亚辉的影像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