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妙意境 大家气象

云青   2016-12-09 13:42:53

口 云青

在当下苏绣艺界,姚惠芬无疑是一位多才多艺具有开创性的新一代绣娘。早在1995年,她就凭着一幅形神兼备的《张大千肖像》荣获“首届中华巧女手工艺品大奖赛”一等奖,被誉为“中华巧女”,由此,她开始担当起了当代苏绣领军人物的角色。

苏州是中国手工艺精华集大成的汇聚之地。几千年来的人文积淀,使苏州各个门类的手工艺得到了全面而又灿烂的发展,精品荟萃,名家辈出。就苏绣而言,清末以降,有沈寿、金静芬、杨守玉开一代绣风。进入20世纪50年代以后,又有李娥英、朱凤、任嘒娴引领绣坛。在21世纪的今天,诸多新生代绣娘又脱颖而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而姚惠芬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姚惠芬的刺绣作品充满了一种独特的艺术诗意与生命力。这些诗意与生命力来源于她对刺绣艺术的主观感受和审美情感,从具体的形象个体演变为抽象的生命律动。她所绣出的作品,无论人物肖像、自然山水,还是花鸟虫鱼,无不印染着浓郁的苏式文化的意境和诗情,在人物造型、色彩层次、肌理笔触中灌注了作为刺绣本质内涵的唯美诗性。许多作品往往凸现出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细腻、多情善感的气质。这从她的《葡萄少女肖像》《素描少女肖像》《写意牡丹系列》《水乡系列》等绣品中可见一斑。

处在当今现实世界日渐浮华与浮躁的环境中,姚惠芬的刺绣艺术为我们洞开了一方清丽、明澈、宁静又富于变幻的美好景象。近十多年来,姚惠芬注重探索研究平针绣、乱针绣技法之于当代人物肖像及写意水墨画的运用与创新,在人物肖像和写意水墨画的绣制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步,形成了自己独有的艺术形式与风格。其创作的相关作品在刺绣语言的深度与广度、变化与融合、节奏与层次上均有别于传统概念的苏绣技艺。作为一种对审美对象的再创造,姚惠芬使用的很多刺绣技法与大多数绣娘所使用的并无二致,但她十分善于把自己对作品的理解和领悟巧妙地结合到一针一线中去,从而表现出一片新的审美意境。当她绣出的作品与我们相见时,我们的内心往往会真切地感受到绣品中的那份纯洁、率真与精妙。这些作品能感动我们,引起我们深深的共鸣,并不在于其表现了什么真实的形象,而在于其有着我们所向往的对美的追求、对美的情感,在千变万化的绣境里,我们会发现美的创造与创新,会有感性的想象和理性的体验。

姚惠芬 《静物瓶花》姚惠芬 《泼墨仙人》

姚惠芬 《蒙娜丽莎》在30多年的刺绣生涯中,姚惠芬一方面坚持了对传统苏绣技艺的全面继承和守望,另一方面又不断用新的理念与技巧“尽精微而致广大”,提升和超越着苏绣传统的表现形式与审美内涵。仔细观察她近几年的作品,我们发现她的刺绣艺术主题开始趋于“写意”和“极简”,作为沈寿的第四代传人和任嘒娴老师的弟子,她在“写真”的基础上抽象出具有自我意识的“形式”“色彩”“虚实”“格调”,让一幅幅绣品既充满了传统苏绣的神采气韵,给人们的感受又不同于传统苏绣所展现的精神意象。而姚惠芬在刺绣过程中每每能保持着“心”与“手”的有机默契与互动,让针和线随着自己的意念灵活表现,使其刺绣语言也越来越简洁明快、沉静自然,图像的精妙和意境的深远浑然一体,使当代苏绣的形式与精神有了全新的展示与诠释。

姚惠芬是一位美丽、优雅、含蓄的苏州绣娘,而她的绣品就像苏州的园林一样,是精致的、风雅的、耐赏的。置身于她的刺绣艺术馆里,如果一边和她交谈,一边观赏她的刺绣,常常会油然而生这样的感觉:人如其绣,绣如其人。换言之:只有其人才能绣出其绣,其绣亦必出于其人。

生在刺绣世家,长在艺术环境,拜师学艺,勤奋刺绣,锐意进取,传承历史都沿着一条有序文化之路进行着。近百年来,从沈寿到牟志红,从杨守玉到任嘒娴,再到姚惠芬,刺绣艺术像一个生命的密码在悄然传递。而为了这个生命的密码能发扬光大,姚惠芬仍然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如今,在姚惠芬的心中和手中,针线与书画摄影的融合不仅意味着刺绣可以表现视觉艺术的所有形式及相关审美,而且在文化的高度上也能成为现代人文精神的反映,使刺绣艺术的现代精神成为可视的现实。在历经30多年的勤奋之后,姚惠芬的作品带给我们的除了精妙意境之外,还有大家气象!

姚惠芬《写意牡丹》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精妙意境 大家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