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昂万壑松涛图轴的修复与欣赏

曹晋   2016-12-09 13:42:52

口 曹晋

修复前马昂,清代江苏画家,生于1655年,卒年不详,乾隆元年(1736)82岁尚在。字云上,号退山,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山水画名家,故宫博物院藏有其雍正十一年作青绿山水扇面。

马昂万壑松涛图现藏于河南博物院,为三级品珍贵文物,山水画绢本。由于其残破严重无法展出,亟须对其进行修复。

1.修复前病害分析

马昂万壑松涛图轴现状:该幅画芯质地为绢本,现存装裱材料残破,用以悬挂画幅的天杆和天头绫绢已缺失,上部隔水只剩余一半,两边绫子多处残缺,现存原装裱尺寸为125cm×314cm,边宽13 cm。画心右上部有两块明显水渍,左边自上而下有一条宽5厘米左右的水渍,中间一条长约30厘米的裂痕呈竖向裂开,最严重的缺损在画心的右下部,此处已失去装裱材料的保护,画心边缘多处掉渣,右下部有一块约长20厘米宽15厘米的画意残缺。画心整体变色严重,霉斑及苍蝇粪便遍布画心。

原装裱形式为两色式加诗堂,用稀薄的米色和浅绿色绫搭配装裱,米色天地头浅绿色隔水,红木轴头。装裱材料残破且遍布病虫害。

2.根据文物现存病害制订与之相对应的修复方案

文物的修复原则中规定:修复时尽量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以不改变文物的现状为基础,文物上附带的和文物有关的物品,能保留的尽量保留。和这件书画文物关联密切的就是装裱材料、覆被纸、命纸(即托心纸),根据修复原则,这些需要尽量保留,但是据表面观察,装裱书画的绫子稀薄糟朽,稍有碰触就会断裂,且上面布满病害,如果将其保留,将不能对文物产生保护作用,不仅如此,绫子上的病害还可能对修复后的书画造成二次侵害,因此,决定将其祛除,待画心修复后使用干净的新材料进行装裱。书画的覆被纸因为长期暴露在外,污渍水渍较多,因而产生霉变现象,在这里决定也不予保留。关于书画的托心纸(书画保护最基本也是最关键的部分就是托画心,装裱书画的第一步也是托画心,先在画心背面刷匀稀糨糊,使用柔软适中厚薄和画心一致的宣纸,刷在画心背面,用刷子排实,使其贴合牢固。由于托心纸与书画联系紧密,对书画的保护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托心纸也称为书画的命纸)现在从表面无法观察其现状,等修复进行到画心纸的环节,再决定其去留。

修复画面上的残缺部分:裁一块浅土黄色绢,其待全色的画心大小略大于残缺部位。将其置于笼屉上高温蒸煮40分钟。高温蒸煮的作用有:一是可以灭菌;二是可以降低其拉力强度,使强度接近原画心的强度;三是可以使绢料颜色发旧,接近画心。

选取厚薄适宜质地上乘的宣纸,用调制好的国画颜料染成浅黄色,这个颜色和画心上最浅的颜色相似而且略浅,作为备用托心纸。

至此修复前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

3.修复过程

裁去画心边缘的材料,用小刀小心刮去表面苍蝇粪便,对于不容易刮除的,用毛笔稍微湿润,再轻轻刮除,最后用细毛刷将表面灰尘清扫干净。

将画心平铺在修复案台上,拼对画心,用报纸和糨糊在背后固定破损部位。将拼对好的画心正面朝上平铺在修复台上,用排笔蘸取大约50℃的温水,均匀地淋在画心表面,使其逐渐舒展在案台上,待画心整体湿润用毛巾吸去水分,再次淋洗。这个过程称为清洗画心。经过数次清洗,画心颜色逐渐清晰,最后用开水淋洗一遍,起到消毒杀菌的作用。清洗后将画心平整,正面用水油纸(为修复古画特制的一种纸,制作方法是在毛边纸上刷桐油,一次可以刷十几层或几十层,刷完后摞在一起用一块大于纸张的玻璃板压在上面,待油完全浸透后取出,逐张揭开晾干。水油纸干透后才能使用,否则油会粘在画面上难以去除)固定,翻转画心,使其正面朝下置于案台上,用棕刷将空气赶出,紧贴于案台。

修补好的残缺部分从边缘或破损处逐层揭去覆被纸,由于年代久远,糨糊的黏性已经大大降低,尽管如此,在揭画心时也需要小心谨慎,并且需要工作经验丰富的修复工作者才能进行,因为在之前提到过的托心纸即揭命纸就是这个环节,古人就有“书画性命,全关乎揭”的说法,可见命纸对古画的重要。在揭取托心纸时发现,由于糨糊已失去黏性,而且清洗后多处空壳,因此必须将托心纸揭去重新托画心,而且托心纸已糟朽,无法整块揭取及再次利用,因此决定揭去托心纸,用之前染制好的宣纸托画心。待托心纸揭完后,用排笔蘸取清水将画心背面的余浆稍加清洗。接下来将破损处拼对整齐,用准备好的绢料补全破损部位。将补画心余留的绢料裁成2毫米宽的细条贴在开裂处加以固定,这个程序俗称“打折条”。在补好的画心背面均匀地刷上糨糊,把托心纸平整地刷在画心背面,用棕刷排实,四周加助条(助条的作用是保护画心,由于托好后的画心需要上墙挣平,助条起到打糨糊贴墙的作用,待画心挣平后从墙上起下来四周会有破损,这个破损就由助条来承担,可保证画心的完整),待半干时在助条四周刷糨糊上墙挣平。

全色:全色是把画面残缺部分补全画意,残缺部分补上的新绢是生绢,全色时容易发生晕墨现象,且很难把握笔墨走向,为了使全色顺利进行,传统的方法是在补绢上施胶矾水,但是胶矾水的弊端是加快绢质的老化,使其变脆。经过长期反复的实验发现,豆浆水可以起到和胶矾水相同的作用,并且不会损坏绢质,在这里使用豆浆水处理补绢。用生豆浆在需要全色的补绢背后涂刷,一般需要涂刷两次以上,等干了以后在边缘处试笔,如果晕墨还需再次涂刷,一直到墨色固定不会向四周晕染这项工作才算成功。全色环节是一个专业性强且要求高步骤复杂的过程,要求持笔人有一定的绘画功底,并且了解与此画同时期的绘画技巧风格,审视这幅画的整体意境,了解这幅画的运笔技巧,调制出和画面相协调的颜色,才能开始进行全色步骤,补全残缺部分画意。要求补全的部分要与整体画意协调。懂得绘画的人都知道,绘画要求的是整体感,画家在绘画前酝酿出一幅画的整体构思后,在画纸上进行创作,这个过程往往是一气呵成的。所以全色的要求比绘画还要高,既要有绘画功底,又不能有自己个性的发挥,需要揣摩原画家的构思,根据其思路将残缺部分添加完整。持笔人先审视整体画面,根据原画的山势走向,又参阅书籍中古代山水画的用笔技巧,以此为基础将残缺的山石树干补全。这幅画的全色效果基本还是成功的。

局部

画面局部这幅画画心尺寸为99cm×198cm中堂形式,中堂指篇幅较大能悬挂于堂中的书画。中堂形式的起源至今未有人考据清楚。从古代遗存下来的实物看,以中堂幅式为画比书法要早。自汉代文人绘画之初直至现在,以中堂形式出现较多。由此推断在晋唐时期就有了绘画的中堂。书法的中堂大约起自宋代,这幅画是起源较早的绘画中堂。

将全完色的画心方裁整齐,用深米黄色绢装裱完成。

修复后画意清晰,色彩相宜。这幅画为青绿山水设色,工笔淡彩。画面上部远山层峦虚实相间,瀑布自上倾泻而下,连贯景色的同时也滋润了画面,山间树木郁郁葱葱立于山石之上,一抹红叶倚畔着参天古松,有一小亭隐约于山石树木之间,山道蜿蜒好似连接溪上小桥,桥上一行者骑马路过,正抬头仰望山间景色。画家用披麻皴勾勒山峦、雨点皴点缀,山石上的苔点和树枝用较浓的墨色画出,交相呼应,醒目而又提神,把大自然的灵秀之气表现得恰到好处。山间树木绿意盎然有一种雨中滋润的意趣。

青绿山水有大青绿和小青绿之分,万壑松涛图使用小青绿画法,在水墨淡彩打底的基础上,用石青、石绿再薄薄地罩上一层,其效果不如大青绿那么艳丽,但借助石青石绿的鲜艳度和厚重感,使画面平添一种庄严典雅的气氛。整体审视画面,远处层峦叠嶂烟雾缭绕境界开阔,近处小桥流水悠闲惬意。画面淡雅素净,格调清新脱俗,构图深邃繁复,笔法缜密细秀,景致疏简开阔。娴熟的笔法表现出作者醉心自然的深远情怀。

修复后

(作者简介:曹晋,河南博物院文物保护中心文博馆员,从事古代书画、古籍善本、碑帖拓片及纸质文物保护修复技术研究工作)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马昂万壑松涛图轴的修复与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