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香四溢话爵杯

葛海洋 魏慎玉   2016-12-09 13:42:48

口 葛海洋 魏慎玉

1

中国是酒文化的发祥地,酒的酿造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谷类酿成之酒,始于殷,而用来盛酒的青铜器皿也盛行于此时。在商周时代,由于生产力提高,酿酒业发达,青铜铸造技术成熟,青铜酒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商周时代的青铜酒器以其雄伟的造型、精巧的构思、古朴的纹饰著称于世,是中国文物瑰宝中的一朵奇葩。

商代是一个十分崇尚酒的社会,造酒业发达,嗜酒之风盛行,饮酒成为宴饮、祭祀中不可缺少的礼仪。当时的人们冶铸青铜,制造了大量造型各异、种类繁多的饮酒器具。奴隶主贵族为了“明尊卑、别上下”,将青铜酒器纳入礼器的范畴,形成了完整的青铜酒器系统。大量出土实物证实,到了商代晚期,青铜酒器品种之多、数量之众,成为古代奴隶社会的一大奇观。

至周代,酒器大为减少。武王伐商,历数殷纣王的罪状中,其中一条就是酗酒,以此为鉴,所以以成王的名义对即将赴殷地管理商人遗民的卫侯康叔颁布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禁酒令——《酒诰》,以法令的形式告诫贵族及其子孙,禁止饮酒酗酒,即便如此,饮酒之风并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这一时期各种酒器依然因为饮酒的存在变得不可或缺,成为家族财富和身份等级的象征,也成为今天让人叹为观止的经典艺术品。

爵是商周时期除鼎之外最重要的青铜礼器,具有社会制度、组织和规范等具体意义。在《说文·鬯部》中有“爵,礼器也,象爵之形,中有鬯酒”的记载,说明爵除礼器功能之外,同时还是饮酒器,作用相当于酒杯。在商、周时期,它是最典型、最常见和最基本的酒礼器,是当时等级、身份的标志,是青铜礼器组合的核心器(西周以后礼器组合的核心为青铜鼎),也就是说拥有爵的数量越多,身份、地位就越高。殷墟的妇好墓出土了各种形式的爵40件,其中一件爵杯的铭文上记载了爵的用途为“用献用酌”,说明爵是饮酒之器。近来还有人认为爵是祭祀时“浇酒敬神”之用,并将其与商人的图腾崇拜相联系。考古中最常见的爵是圆腹,也有个别方腹,一侧的口部前端有流(即倒酒的流槽),后部有尖状尾,流与口之间有立柱,腹部一旁有把手,下有三个锥状长足。

青铜爵是在夏代晚期开始出现的,发展演变历史漫长。当时的形制还带有陶爵的特征,器壁较薄,表面粗糙,椭圆形器身,流长而狭,短尾,流口间多不设柱,平底,一般没有铭文和花纹,偶见有连珠纹者,没有铭文。商早期的青铜爵是夏代晚期爵的形式的延续和发展,也是扁体平底,流稍有加宽,尾部多数较短;商代中期的青铜爵基本上都是圆体爵,器壁大多加厚。这时期还出现了大量有柱的爵;到了商代晚期,青铜爵的造型趋于成熟,流和尾的长度比例较为接近,在以前,鋬的上端是不加装饰的,而此时开始进行装饰;到了周代,青铜爵上的纹饰更加复杂,三足普遍加长,造型更加优美。

商代弦纹铜爵(图1):通长13.2 厘米,通高16厘米,腹径6.9厘米。铜爵较肥,长流,短尾,流高尾低,腹一侧有鋬,伞状柱位于鋬流之间,束腰,鼓腹,腰腹的横切面呈椭圆形,平底,素面,三足近于三棱刀状,腰部饰有三周弦纹。造型端庄简约,古朴优美。

商代铜爵(图2):通长12.7 厘米,通高12.9厘米,腹径5.5厘米。长流,短尾上翘,腹一侧有素面鋬,伞状柱位圆底,素面,三棱形实足外撇。

商代兽面纹铜爵(图3):通高17厘米, 通宽15.6厘米, 腹径5.7厘米。窄流,三角短尾,菌状柱,直壁,卵形底,腹部一侧有半环形鋬,三棱形锥状足外撇,柱面饰涡纹,腹饰以云雷纹衬地的兽面纹。

2

3

45

6

7

8

商代弦纹铜爵(图4):通高19.2 厘米,通长16.9 厘米,腹径6.2厘米。长流,短尾上翘,口沿上有对称菌形柱,直腹圆底,三棱形实足外撇,素面鋬。柱顶饰涡纹,腹饰两周凸弦纹。

商代饕餮纹铜爵(图5、6):通高17.9厘米,通长17.4厘米,腹径6.4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腹稍浅,沿上直立两菌状柱,柱顶饰涡纹。腹饰一周以云雷纹为地纹的饕餮纹,上有一周云纹。鋬内腹外壁上铭文“子又口”三字。

商末周初夔龙纹铜爵(图7、8):通高18.2 厘米,通长17厘米,腹径5.8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沿上皆直立两菌状柱,柱顶饰涡纹。腹饰四组以雷纹衬地的夔龙纹,上下各有一周连珠纹。鋬内腹外壁上铸一象形 “鸟”字。

商末周初夔龙纹铜爵(图9):通高19.6厘米,通长17 厘米,腹径6.1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沿上皆直立两菌状柱,柱顶饰涡纹。腹饰四组以雷纹衬地的虁龙纹,上下各有一周连珠纹。鋬内腹外壁上铸一象形“鸟”字。

商末周初饕餮纹铜爵(图10、11):通高18.6 厘米,通长17.7厘米,腹径6.1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沿上直立两菌状柱,柱顶饰涡纹。腹饰两组以云雷纹衬地的饕餮纹。鋬内腹外壁上铸一象形字“鸟”字。

商末周初饕餮纹铜爵(图12、13):通高19.5 厘米,通长18.1厘米, 腹径6.6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沿上皆直立两菌状柱,柱顶饰涡纹。腹饰两组以云雷纹衬地、以扉棱为鼻的饕餮纹。鋬内腹外壁上铸“口父已”三字。

商末周初父丁铜爵(图14、15):通高23.7 厘米,通长17.8 厘米,腹径6.6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三足侧面较宽似刀形,沿上直立两伞状柱,柱顶饰凹弦纹和云纹。鋬内腹外壁上铭文“父丁”二字。腹饰一周以云雷纹为地纹的夔纹。

商末周初弦纹铜爵(图16):通高20.7 厘米,通长17.8厘米, 腹径6.1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沿上皆直立两菌状柱,柱顶饰涡纹。腹饰三周凸弦纹。鋬内腹外壁上铸铭文“史”字。

商末周初云雷纹铜爵(图17、18):通高15.6厘米, 通宽18.8 厘米,腹径6 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沿上皆直立两菌状柱,柱顶饰涡纹。三足稍残。腹饰一周云雷纹。鋬内腹外壁上铭文“口口”二字。

9

10

11西周祖戊铜爵(图19、20、21):通高19.5 厘米,通长17厘米,腹径5.9厘米。长流、三角形尾,深腹圆底,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器形较瘦削。口沿上直立两伞状柱。腹饰以云雷纹为地纹的饕餮纹。伞柱上有铭文“史”一字,鋬内腹外壁上有铭文“祖戊”二字。

西周咸母铜爵(图22、23):通高17.4 厘米,通长16.3厘米, 腹径6.3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沿上皆直立两菌状柱,柱顶饰涡纹。腹饰两组以雷纹衬地的饕餮纹。鋬内腹外壁上铸铭文“咸母”二字。

西周父乙铜爵(图24、25):通高23.5 厘米,通长17.5厘米, 腹径6.4厘米。卵圆形深腹,圆底,流、尾较长,三棱形尖足外撇,腹部一侧有鋬,鋬顶饰兽头,三足侧面较宽似刀形,沿上直立两伞状柱,柱顶饰凹弦纹和云纹。腹饰一周以云雷纹为地纹的夔纹。鋬内腹外壁上铭文“父乙”二字。

西周连珠纹铜爵(图26、27):通高19.5厘米,通长15厘米,腹径5.9厘米。长流,短尾上翘,口沿上有对称菌形柱,直腹圆底,三棱形实足外撇,素面鋬。柱顶饰涡纹,腹上部饰有两周连珠纹,一周列旗纹,鋬下有铭文“史”字。

这些精美的青铜爵不仅为今天的人们再现当时贵族优裕奢华的生活场景,也为研究当时特定时期的社会现象提供了重要实物,为中国独特的酒文化的产生奠定了基础。商周时期的青铜爵,器形大气优美,端庄典雅,铜绿盎然,更显历史韵味,属青铜器中的极品。它们使得尘封已久的历史变得生动清晰起来,它们见证了历史的兴衰,并将成为我们珍贵的历史遗产代代相传。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酒香四溢话爵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