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而已

孙军   2018-10-09 10:02:33

我是被钧瓷的美打动的。

大学毕业后,从事新闻的我,因从小就对传统文化独特的热爱而渐入渐深。

那时,中国正发生着巨大的变革,曾经辉煌一时、左右一个人甚至整个家庭命运的国有企业瞬间解体,巨石碎去,巨石下充满生命力的小苗开始茁壮成长。传统工艺美术也不例外,玉雕、陶瓷等等,在经历了短暂的痛苦与宁静后,迎来生命的欢歌。

挚爱传统工艺美术的我,体验着这一切,也感觉到了大地的震颤。

20世纪90年代,电视新闻曾经是一代人最向往的职业,我扛着那台重达数十斤的摄像机,一个人走进中原民间文化之中,记录着一个民族最美的印痕。

桎梏被打破,传统工艺美术生机盎然。

我被眼前各种绽放的传统工艺之花而吸引,并感动。

我尽情地享受着这美的一切。

独玉、陶器、三彩、剪纸、黄河石、绞胎瓷、汝瓷、钧瓷、官瓷、年画、泥塑……

我沿着中原这条美的曲线追寻着五彩缤纷的手工艺世界。

感谢电视工作,让我从容而安静地走过这一段美丽的旅程,认真地阅读这本厚重的书。

玉,石之美者,善工者,赋予其生命。我曾长时间凝眸玉工一刀 一刀的雕刻,忽见粉尘过后,梅花盛开,倩女亭亭。我惊诧于玉工的鬼斧神工,不觉手痒,竟执刀刻之,方知其艰难。

清凉寺,宋汝官瓷的生产地,宋代青瓷之最,让多少人如痴如醉。我庆幸的是,在许多人还没有弄懂它的价值时,我能一遍遍行走其间,在匣钵堆积如山、汝官瓷片遍野的坡地上,尽情地享受世界上最贵重的瓷器曾经的家园。一天,我偶然翻过清凉寺东北那座山,来到千年古镇神垕,山林中星罗棋布的古钧窑让我惊叹,工匠们巧夺天工烧出的艳丽多姿的红釉钧瓷更让我震撼。这里,竟让中国青白两瓷分庭而据的局面改变了,进入了流光溢彩新的世界。

孙军作品 《飞天》

孙军作品 《少女》

孙军作品 《收获》这短短的一小截儿成为我生命中最长的旅行线。

数年之后,我的目光停留在美艳的钧瓷上,我细细打量着它,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与它对话。

与其他陶瓷不同的是,钧瓷的美是含蓄的,读钧需细细品味,如品老酒,非得反复那么几次才能领略真谛;钧瓷的美又是张扬的,如泼墨重彩,观之酣畅淋漓;钧瓷的美还是婉约的,总有那么一件让你平静的心弦“怦”的惊动,沉浸在难以名状的馨香中。

一年,一年……

即使最想制作一件作品时,我依然控制住自己。因为,只有真正读懂它,才能感受到它的心跳,才能知道它的所思所想,才能与它心灵相通。

而创作钧瓷更是对一个人的美学考验。

二十年与钧瓷朝夕相处,竟然让自己如时空穿梭般重走了一趟千年钧瓷之路。

从当今百家争鸣追溯到国有三大厂,从清、明上溯到元、金,再到宋,历史烟尘滚滚散尽,神垕未变,窑火未熄,在这里,唯独上演着一幕幕钧瓷艺术的精彩大戏。

历史的长河是从低向高的进化演绎过程,但宋官钧出现后,却和历史开了个大玩笑,它竟然成了一个高度,历史的车轮行驶得越远,望之却会越高,至今依然。

我曾长时间透过北京和台北的故宫博物院那厚厚的玻璃凝视着它们,细细地审视着这些“高不可攀”的国宝,脑海在飞速地回转到生产它们的窑厂。

沉浸其中的我,这时忽然感觉宋代那位创作了旷世经典的智者向我走来,娓娓地向我解说宋官钧的奥妙。

我霎时顿悟:无处不工,唯美而已……

我虔诚膜拜,收之于心,细细品悟冥想。

这八个字成了我创作作品的指南。

我忽然想起2004年陪著名雕塑家韩美林先生到禹州创作时,他对我说过的那句发自肺腑的话:“我特别喜爱钧瓷,总梦见自己就是千年前钧窑炉前拿扇子扇火的童子。”这个梦境促使他不辞辛苦地一遍遍来神垕,并创作了大量钧瓷艺术珍品。

未来,我也会沿着宋代那位智者对我的启悟——创作出无愧于时代、具有浓厚民族特色的陶瓷艺术珍品坚定地走下去。

Sun Jun孙军中国工艺美术协会理事,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理事,中国收藏家协会中国钧瓷精品创作中心主任,河南省民间艺术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郑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河南珍宝馆馆长,高级工艺美术师,高级工艺师,首届中国传统工艺大师。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唯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