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精粹 元代遗韵

鹿继敏   2018-10-09 10:02:32

图1:扛旗舞佣 河南博物院1974年收藏了一批元俑雕砖,这批雕砖出土于焦作西冯封村元代墓葬,雕砖俑共二十六件,除了个别仆侍俑外,绝大部分是杂剧俑,主要有说唱俑、吹口哨俑、吹笛俑、打节板俑和击鼓俑等,这批砖俑形象生动活泼,造型百态,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最具有代表性的乐舞俑,舞姿优美,栩栩如生,神态活灵活现。这批雕砖以生动的艺术形象,再现了元代杂剧表演的具体情景,为研究宋元杂剧及中国戏曲发展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本文结合考古发现及文献记载,拟对焦作出土元代乐舞俑雕砖进行鉴赏与分析,并就元代杂剧的兴盛展开讨论。

一、元代乐舞俑雕砖

焦作西冯封村元代墓葬出土雕砖俑26件,其中乐舞俑雕砖8件,现将分别介绍这8件乐舞俑雕砖:

扛旗舞俑

此俑高33厘米,圆胖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肩上斜背一旗形物,戴双总髻假大头,上身穿窄袖齐腰短衫,有垫肩,腹裹绣花兜,腰系布带,下着短裙,足穿布袜,圆口鞋,右肩扛旗,左手抚旗穗,扭动身躯,奔跑起舞。形象生动,引人入胜。(图1)图2:负瓜舞佣 负瓜舞俑

此俑高31厘米,椭圆形的脸庞,浓眉大眼,鼻梁高挺,眼睛向右后斜视,肩负长瓜,戴双总髻假大头,上身赤露,以彩带缠绕,打结于胸前。下着短裙,腰系布带,足穿布袜,软靴,挥臂奔跑起舞。(图2)

击鼓舞俑

此俑高35.5厘米,圆圆的脸庞,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嘴微张,头上扎双总髻,赤露上身,左肩斜披长彩巾,打结于腰间右侧,腰系蝴蝶结长带,下着花边短裙,足穿圆口鞋,左臂挟鼓于腰间,右手击鼓,双脚一前一后,表情专注,伴随鼓点,翩翩起舞,其造型优美,童趣盎然。(图3)

吹笛舞俑

此俑高35厘米。戴双总髻假大头,上身穿齐胸短袖上衣,挽袖。身披十字彩带,胸前打结,腰系长带,下着短裙,足蹬软靴,双手持横笛,做吹奏状,仿佛在随着音乐跳跃起舞,人物形态自然生动,栩栩如生。其人物的服饰和乐器带有明显北方民族的特色,此为民间游行舞队表演中的山神童子的形象。(图4)

打节板舞俑

此俑高39厘米,椭圆形的脸庞,丰润饱满,高鼻梁,两眼大而突,嘴微抿,后脑两侧分绾双髻,颈戴项圈,身穿窄袖长袍,袍服底边有漂亮的花边纹饰,腰系彩带随风飘动,膝下露足,脚穿软靴,左手托节板于胸前,右手打板,两脚似乎边行走,作演奏状。其造型优美,童趣十足。(图5)图3:击鼓舞佣

图4:吹笛舞佣

图5:打节舞佣扛牌舞俑 

此俑高37厘米,椭圆形的脸庞,丰润饱满,鼻梁高挺,浓眉大眼,面带笑容。头梳双髻,劲带项圈,上穿裹肚状绣花短袍,外罩窄袖齐胸开襟小褂,袍下缘至膝,腰系彩带,足着布袜,圆口鞋,左肩扛牌,双手戴镯,作挥臂奔跑起舞状。其造型生动优美,栩栩如生,童趣奕奕。(图6)

扛伞舞俑

此俑高31厘米,头扎双总髻,上身穿短袖开襟小褂,胸前打蝴蝶结,腹部露脐,下围绣花短裙,腰系布带,左肩扛荷叶长柄伞,左手握伞柄,右手扯彩带,左腿翘起,右腿后蹬,全身做跳跃姿势,形象极为生动。(图7)

舞蹈僧俑

高36厘米。国字脸,鼻梁高挺,大耳朵,两眼炯炯有神,光头,颈戴一串佛珠,身着僧服,腰系布带,下穿百褶短裙,膝下露足,右手握拳向前勾,左手向后甩,两腿呈马步,足蹬软靴,咧嘴瞪眼,手舞足蹈。此为元代民间舞队表演中的“大头和尚”形象。(图8)

这8件乐舞俑雕砖均镶嵌在墓室壁间拱眼内,表现出极其生动的艺术形象,大大的脑袋与不谐调的身躯,活泼优美的舞姿与呆板木讷的面部表情融合在一起,显得非常有趣。这些乐舞俑大都前额顶和头顶剃光,脑后梳发辫,盘成或单或双的发髻。他们有的身穿短衫短裙,开襟小褂及绣花肚兜;有的则穿窄袖右衽袍服,或长或短,领口或圆或方;还有的衣袍下摆塞于腰间,短裙软靴,腰系彩带。他们的发型与服饰具有鲜明的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风格,融合了元代蒙汉文化。从雕塑水平上来看,并不算十分精致,但描绘人物特征和神气十分逼真,刻画出元代乐舞俑的动态美。这组乐舞俑表现的是元代民间流行的街头流行舞队,进行文艺表演的情景。据文献记载,早在宋代就世代相传的民间业余舞队,每逢节日,便在街头边游行边表演,这8件大头舞俑,可能就是当时民间舞队表演中的“大头和尚”和戴彩绘假大头的“山神童子”的形象。这批乐舞杂剧雕砖从一个侧面表现了元代杂剧的表演情况,对于了解元代杂剧艺术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

二、元代杂剧的兴盛及原因

杂剧,就是百戏杂陈,从内容到形式都五花八门,纷繁杂沓。元代杂剧是在前代戏曲艺术宋杂剧和金院本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汲取了唱赚、诸宫调、鼓子词等民间音乐,融合曲词、音乐 、说唱、歌舞 、杂戏表演等为一体的新型艺术形式。蒙古王朝称元以后,杂剧体制的逐步完备、成熟并开始兴盛起来,到了成宗元贞、大德年间,杂剧的创作和演出进入鼎盛时期。元代杂剧出现并风靡城乡之间,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奇特现象,据不完全统计,在元代不到一百年的时期,有资料可考的杂剧名目约有六、七百种,有名可考的剧作家将近二百人,如剧作名家关汉卿、王实甫等,关汉卿一生就写了六十六个剧本。演艺人才辈出,《青桥集》记载元代大都的著名女演员就有四十多人,如:天然秀、燕山秀、珠帘秀等都是著名杂剧演员。杂剧的演出情况,据《元典章·五十七》记载,在农村“攒钱置面戏等物”,在城市“匀阑” “召瓦市”, 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当时汴京、开封瓦舍很多,其中最大的可容数千人,有大小勾栏五十余座。据史料记载,在当时的晋南一带,几乎村村都有戏台。由此可见杂剧在这一时期的繁盛程度。元代是杂剧发展的最盛的时期,是天子、百官、商人、学者,乃至普通百姓都喜爱的戏曲,在文学史上,元代杂剧获得了和唐诗、宋词并称的地位。

元代杂剧的骤然繁荣,引起了文学史家的关注,究其原因:

1.独特的异族文化政策

在元代把各民族依贵贱分为四等,最高是蒙古人,其次是色目人( 最早被征服的西域各部族人),再次是汉人,最低是南人(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中国人)。而且还依据身份、职业把人强分为十级,所谓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民、九儒、十丐,对知识分子实行严重的歧视政策。知识分子地位的急剧下降,他们的社会地位略高于乞丐,比娼妓还低下。元朝废除了科举制度,使读书人失去了“学而优则仕”的捷径,断绝了出人头地的唯一通道,使知识分子失去了以往被社会认可的荣光。许多文人在政治上找不到出路,只好把自己的生活道路转向下层社会,走向民间,走向生活,他们的思想得到了解放,摆脱了传统礼教的束缚,主动走向市井勾栏,成了“书会才人”,由于他们贴近人民,熟悉社会生活,具有较高的创作技巧和文化修养,懂得戏曲艺术的创作规律,他们的创作素材来源于民间,源于生活,所以优秀的杂剧作品富有民主精神,深受人们的喜爱。由此看来,元代科举制度的废除,虽然给读书人的成长带来了不幸,但为元代杂剧的发展注入新的力量。

2.城市经济的畸形发展

元朝统一中国后,蒙古贵族入驻中原初期,统治者任意圈占土地,开辟牧场,驱赶农民,严重破坏了农业生产。赵天麟上疏指出:“今王公大人之家,或占民田近于千顷,不耕不稼,谓之草场,专放孽畜”。许多蒙古族军官据民田为牧地。失去土地的农民,有的被掠为奴隶,有的被迫流入城市去谋取生活出路,城市人口越来越多,工匠队伍被扩大。据元史记载,元世祖至元十二年,“籍江南民为工匠凡三十万”,至元十六年在北方搜括工匠达四十二万人,并且在大都(今北京)、泳州等地都设有规模较大的手工业作坊,政府还设立了各种管理机构。这样一种畸形发展的城市经济,造成了以小商人、手工业工人和城市居民为主体的新的市民阶层。贵族、官僚、中外的富商豪贾,也都密集到城市活动,在这样的社会经济条件下,茶馆清唱和“执红牙板”式的歌吟是无法满足人们的文化生活需要,传统的诗词歌赋也不能适应需要。于是,新的文艺形式杂戏受到了各界人民的欢迎,在优越的经济基础和文化条件下应运而生,元杂剧迅速崛起,达到其历史发展的鼎盛期。图6:扛牌舞佣

图7:打伞舞佣3.文化思想的融合

蒙古人进入中原以后,蒙古人的草原游牧文化与中原的农耕文化产生了一定的冲突。蒙古人是一个勇敢善战、崇尚竞争的民族,他们更喜欢的是有伤心事时放声长哭,有高兴事时尽情狂欢,无须造作、无须压抑的直率,而中原的传统文化受儒家思想影响较深,讲究君臣长幼的尊卑、生活习惯的规范、为人处事的温和的礼仪文化。在长期的冲突中却又相互影响、相互融合,广泛交流,这种不同文化的融合为传统的中原文化注入了新鲜血液和活力,元曲也因此突破了传统文学“温厚”“中庸”的审美习惯,表现出受异族文化影响的自由、豪迈的特质,因此杂剧剧本题材、内容的也逐渐向多元化发展,深受各界人民的喜爱。

三、元代杂剧俑雕砖的随葬

元代杂剧俑是镶嵌于仿木结构砖室墓壁的杂剧、散乐以及民间社火节目的雕砖(有的是模印)人物。此种杂剧、散乐雕砖,在中原一带,始于北宋,盛行于金,元代仍颇流行,并逐渐成为时尚。杂剧砖雕就是依照当时戏曲表演的图像来雕塑创作的,它真实反映了元代杂剧普遍流行和空前繁荣的社会景象。杂剧砖雕俑具有陪葬和装饰墓室的双重意义,这也是元代时期葬俗的一个新特点。在中原出土的众多散乐杂剧砖雕中,均留下了这一时期活跃在各社会层面中戏曲潮流的印记。如河南禹县白沙宋墓杂剧砖雕、河南温县宋墓杂剧砖雕浮砖雕刻、河南偃师酒流沟北宋墓杂剧砖雕以及河南焦作西冯封村元墓所出土的杂剧砖雕俑等,这些墓的墓室壁间都嵌有杂剧砖雕刻和浅浮砖雕,这些雕塑尤其注重人物的细部刻画和神态表现,其刻画精细、动态优美、立体感强,线条流畅,堪称宋元时期砖雕艺术的代表作品。图8:舞蹈僧佣四、结语 

综上所述,元代杂剧的兴盛与当时政治、经济和文化思想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在民间商业和手工业发展的基础上,在市民阶层日益壮大的情况下得以发展,这是中国古代戏剧艺术发展的社会基础。这些有戏剧雕刻的墓葬的所在地,都是当时工商业繁盛的地区,如北方政治、文化中心大都(今北京)和悠久历史文化的平阳(今山西临汾)、彰德(今河南安阳)、东平(今山东东平)等地。这些地方不但手工业日益发达,而且商业也很繁荣,平阳还是当时的文化中心,焦作市西郊濒临晋东南,与平阳地区接壤,那里的经济、文化当时都较其他地区发达,也是杂剧艺术较为繁荣的地方。所以,在那里发现了不少金、元时期的反映杂剧、歌舞艺术题材的墓葬,便是很自然的事情。元墓中陪葬以杂剧为内容的雕砖,无疑表明杂剧艺术在元代已深入人心和广泛流传。这批雕砖为研究我国古代戏曲和雕塑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作者简介:鹿继敏,河南博物院文博馆员)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原精粹 元代遗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