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粉彩过墙八桃五蝠纹盘

李咏咏   2018-10-09 10:02:29

八桃五蝠纹盘中国瓷器历史源远流长,流传至今的文物浩如烟海,避暑山庄博物馆馆藏的瓷器已进入了科学化的管理范畴,研究硕果累累。博物馆时刻以弘扬博大精深的中国瓷器文化为己任,发挥着传播知识的作用,现展出的瓷器品种丰富多彩,琳琅满目,美不胜收,都是清代宫廷瓷器中的精品,具有极高的文物艺术观赏价值。

避暑山庄博物馆馆藏一件清乾隆粉彩过墙八桃五蝠纹盘。此盘高约4厘米,口径20.5厘米,底径13.3厘米。周身施白釉,釉色洁白莹润,采用过枝激发构图,盘内为五桃三蝠,盘外为三桃二蝠,用粉彩绘画中的渲染技法体现画面的立体感,构图疏密有致,色彩淡雅娇丽,很好地表现了桃花的不同形态和桃叶的阴阳向背。此式粉彩过墙八桃五蝠纹盘为乾隆御瓷之隽品,以画笔精美和布局新巧奠定其至高的艺术地位,成为瓷史之绝唱,美学之典范。其胎薄釉润,造型工整,构图典雅。盘外壁粉彩绘两桃枝,自盘外延伸至盘里,枝头硕果累累,摇曳生姿,蝙蝠翩然起舞,寓意福寿双全。构图色彩淡雅柔丽,阴阳层次分明,如同一幅没骨花卉画,是乾隆时期粉彩中的珍品。

该盘纹饰画作之精妙,尤得好评,其用色淡雅丰富,对寿桃果实的渲染逼真,以胭脂红点染出深浅浓淡的斑点以至外表由淡绿渐至粉红,从而使果实甘熟欲滴的质感彰显无遗。另见桃花悠然绽放,粉嫩怡人,绿叶阴阳反侧,尽显清风中摇曳俯仰之姿,与桃实互为相衬。更有五蝠闻香飘至,意态活泼,饶添生趣。而画师又以丹青妙笔皴染出苍雅的枝干,与莹润曼妙的花果相衬。

盘中画作布局别具巧思,于器足上攀,延伸过壁至盘心,连续不断,构思之精令人叹绝。此式于碗盘外壁绘以花枝并延至器内的装饰技法名为“过墙枝”也称过枝纹,过墙花纹,一种特殊构图的纹饰。所谓过枝,即指器物内壁与外壁或器盖与器身的纹饰相连,浑然一体,宛如花枝越过墙头,从外壁伸至内墙。常见纹样有过枝花卉、过枝花果等。流行于清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多见于盘、碗、碟、盏及盖碗等器式,以青花、五彩、粉彩等品种为常见,有过枝牡丹、过枝菊花、过枝梅花等。尤其是表现“一枝红杏出墙来”诗境的过枝花卉纹,令人称绝。乾隆粉彩过枝八桃五蝠纹盘,均为其中典型之作,富丽雅致,画工精妙。过枝纹有“长治久安”的吉祥寓意。此技法之应用得当非一般工匠所能为之,唯有画技出神入化者方能驾驭。

粉彩是在五彩的基础上及珐琅彩的影响下创制成功的又一种彩瓷。它的独特之处,是在彩绘时掺加一种含砷的白色彩料玻璃白。玻璃白具有乳浊效果,画出的图案可发挥渲染技法的特性,呈现一种浓淡、阴阳、向背等柔和粉润的立体效果,因此被称为“粉彩”或“软彩”。其做法是用经过“玻璃白”粉化的各种彩料,在烧成的白釉瓷器的釉面上用国画技法绘画纹样,经第二次炉火烧烤而成。粉彩初创于康熙晚期,盛烧于雍正、乾隆两朝,成为清代瓷业生产的一个主要品种。

粉彩是一种釉上(在瓷胎上)彩绘经低温烧成的彩绘方法。粉彩瓷器是清康熙晚期在五彩瓷基础上,受珐琅彩瓷制作工艺的影响而创造的一种釉上彩新品种,从康熙晚期创烧,后经历朝流行不衰。

粉彩的描绘,着色技法是比较复杂细致的,一般如画、彩、填、洗、扒、吹、点等技法。其所用工具有画笔、填笔、洗笔、彩笔、笃笔、赤金笔、金水笔、玛瑙笔、扒笔等许多特制笔。

康熙年间的粉彩制品很少,彩绘也简单,图案以花卉和云龙为主。雍正时,粉彩瓷有了长足的发展,制品胎薄透光,釉面白润如玉,绘画精致,笔线纤细有力,极为精美。粉彩吸取了各类绘画的技巧,使所要描绘的对象,如人物、山水、花卉、鸟虫都显得质感强,明暗清晰,层次分明,具有立体感。器形除了盘、碗之外,尚有杯、碟、罐、坛、瓶、觚、壶等。图案纹饰以花蝶为多,牡丹、月季、海棠、四季花也极为普遍,还有蝙蝠和鹿等图案。乾隆时的粉彩有一个明显的变化,往往在白瓷上加绘一种色地,如绿色、黄色、蓝色、胭脂红、紫色等,此时粉彩已不能与雍正时精细、莹润、鲜艳相比。嘉庆、道光时的粉彩釉料粗,色彩较浓,除继承前人传统外,没有多大进步。

中国瓷器在发展的日复一日中正在努力寻找着自身的多种可能性,并试图超越世俗的短视和时代理性的局限,用艺术的手段为人们呈现精神世界的深邃,并为观念的独特及人性的光辉创造出一个大千世界的丰富与美丽。

(作者简介:李咏咏,河北省承德避暑山庄及周边寺庙景区管理委员会委员,主要从事清史研究)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浅析粉彩过墙八桃五蝠纹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