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风华 三彩枕韵

张滢   2018-10-09 10:02:29

图1:邘江姚江西汉墓出土画漆木枕 人每天三分之一时间都在休息和睡眠,因此,枕便成为与人类关系最密切的一种生活用具。当代枕的材质和功能繁多,有保健枕、药用枕、首枕、腰枕、靠枕等,足见人们十分注重睡眠休息时枕的舒适性功能。与当代相比,古代枕的内涵更为丰富,集实用性与艺术性于一体,具有重要的艺术审美价值和社会文化功能。

三彩枕,始烧于唐代,成熟于宋金辽时期,属低温铅釉陶枕,是陶瓷枕林之中的一朵奇葩。其明艳柔和的釉色、变化万千的造型和包罗万象的装饰题材,为我们展现了大气磅礴、开放繁荣的盛唐气象,以及雅俗共济、贵族文化与民俗文化并存的宋代人文风貌。

一、三彩枕的源流和发展

古代枕在材质上大致分为软枕和硬枕。软枕多为木枕、竹枕、皮革枕、布帛枕,因织物填充香料或植物编制,多做生活实用,实物难以保存,渊源难以考证(图1、2);硬枕多为石、玉、漆、陶瓷材质,虽历经历史淘洗,却易于保存(图3、4)。古人将硬枕作为承载社会文化功能的载具,把文化生活的丰富面貌展现在见方枕上。枕的材质、形制、装饰技艺随着使用者不同的时代、社会文化、审美观念、地域习惯而不断演变和丰富。

我国先民制作和使用枕的历史悠久。早在原始时期,人们用石头、泥块或草捆等将头部垫高睡觉,防止虫子爬进五官,或是枕的起源雏形。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发展和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人们开始逐步加工枕。商周时期人们已经使用枕,从单纯的生活用具转化为具有礼仪功能的器具。从文字可考的记录看,除了史料记载,历代诗人以枕为题材写下浩瀚的诗篇,提到了“琥珀枕”“水晶枕”“石枕”“瓦枕”“金枕”“玉枕”“瓷枕”等丰富的材质种类;从出土实物来看,科学发掘和传世的枕质地大都为硬质枕。其中,陶瓷枕出土和传世的数量最多,形制和纹饰也最为丰富,集艺术价值、历史价值于一体,是雅俗共赏的工艺品。陶瓷枕分为脉枕、生活用枕以及殉葬用枕三类,材质上分低温铅釉陶枕和瓷枕,始烧于隋代,流行于唐代,鼎盛于宋金辽时期,经历了从丧葬明器到寝具和医用诊具的演变过程,形制和制作工艺不断发展。我国目前经科学考古发掘最早的陶瓷枕模型,是河南安阳隋开皇十四年(594年)张盛夫妇合葬墓出土的一件白瓷枕,枕长仅3.9厘米,是典型的随葬明器。从陶瓷枕功用和尺寸大小演变来看,隋代的枕为明器,一般不超过5厘米;唐代枕除了用作丧葬明器,还作为寝具和诊脉器具,15厘米左右最为常见;宋代以后的枕不仅可作为明器、寝具、诊脉器具,还作为驱邪镇宅和馈赠物品,长度增加,最长可达60多厘米;辽、金(南宋)、元时期枕大小千变万化。

三彩枕创烧于唐代,具体时间有待考证,但其发展无疑是和三彩工艺的不断完善和成熟紧密相连的。唐代的陶瓷枕多出自黄河流域和湘江东岸,河南省的巩县窑、密县窑是当时生产三彩瓷枕的重要窑场。唐代三彩工艺完备,以白色高岭土作胎素烧,然后施以含有不同呈色剂的釉料,再次入窑焙烧而成。

宋三彩枕、金三彩枕、辽三彩枕是唐代三彩枕制作生产的延续,由于烧造于宋金辽不同时期而被分别命名。根据已发掘出土的材料统计,宋金元时期烧造三彩枕的窑址主要分布在河南、河北、山东、山西、陕西、江西、内蒙古、北京、天津等地,仅河南生产三彩枕的就有巩义芝田窑、济源勋掌窑、登封曲河窑、鲁山段店窑、禹县扒村窑、禹州钧台窑、宝丰清凉寺窑、临汝严和店窑、修武当阳峪窑和洛阳新安窑等10个窑址。宋金元三彩枕制作工艺与唐三彩枕几乎相同,并没有显示出更多的进步。然而,这一阶段的三彩枕在装饰艺术方面表现尤为突出,融诗文、绘画、雕塑为一体,贵族文化和市井文化竞秀,具有鲜明的文人特征和浓厚的生活情趣,再现了诗画互通、气韵逸远的美学气象。

三彩枕历经唐代磅礴雍容的肇始,再到宋辽金时期的成熟鼎盛,至明清时期,三彩瓷枕虽然继续烧造,但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装饰上都趋于衰落,生产的数量极大减少。

二、三彩枕的艺术特征 

三彩枕的制作工艺主要有三种:一是泥板镶接成形,二是模制成形,三是雕塑成形。有时是采用一种制法制作完成,有时是采用两种制法综合运用完成。在枕的制作过程中,其装饰工艺品种繁多,丰富多彩,富于变化,主要是通过对瓷枕器胎体本身的刻、剔、贴、划、镶嵌、绞胎、塑等工艺来完成胎体装饰。

唐代三彩枕器形较小,类型比较单一,其釉色有黄、绿、褐、蓝、黑、白等,经过焙烧,各色釉料在器表上流动浸润、自相融合,或原色或复色或兼色,呈现出斑驳绚丽、富丽堂皇的艺术魅力,体现了唐代艺术所崇尚的健美、阔硕、华丽的审美特征,再现了大唐盛世之风韵。

图2 :尼雅汉墓出土鸡鸣枕

图3 :铜山后楼山汉墓出土鎏金嵌玉枕

图4 :李家山17号汉墓出土五牛青铜枕宋代三彩枕艺术承唐启金辽,器形变大,类型丰富,装饰题材大部分来源于社会生活,不仅有取材于自然界中的植物、动物,还有表现城市市井文化流行的话本小说、民间说唱、杂技马戏等人物故事。图案内容广泛,山水、婴戏、人物故事、诗文以及各种祥瑞动物、花草等等,形态生动,充满文人气息,艺术价值高。枕上简练、圆润、熟练的笔触皆出自无名陶瓷画工之手,是民间艺术创作之笔。

金、辽时期的制陶制瓷业发展深受宋影响,特别是与宋接壤附近地区的影响,在沿袭宋三彩器的同时,许多器物和纹饰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辽代三彩枕烧制釉质粗糙,光泽不亮,装饰图案线条更简练活泼。因此金辽三彩枕在釉质和图案逸趣上远不及宋代。

三彩枕的造型大致可分两大类:几何形枕和象生形枕。几何形枕又称“箱形枕”,是最古老原始的枕形,一般都以泥胎捏成各种类型不同的枕面、枕底、侧墙,然后黏合起来,成为一个中空的匣子。这类枕外形呈各种不同的几何形状,有长方形、圆形、椭圆形、多边形、束腰形、如意形、叶形等,艺术性集中表现在枕面刻绘上。象生枕是三彩枕中立体造型艺术最强的品种,仿照兽、人等造型作枕,又分枕面另接和直接以人、兽背部为枕面两种类型。兽形枕常见的有虎形枕、兔形枕、象形枕、犀牛枕,唐代犀牛枕最多见,宋代虎形枕、狮形枕最多见;人形枕有婴儿枕、孩儿枕、仕女枕、妇女枕,孩儿枕最为著名。

三、绚丽磅礴的唐代三彩枕

河南博物院收藏多件三彩枕,历史时代跨度从唐代到金代,形制多种多样,装饰题材丰富多彩,涉及人物故事、花卉动物、社会生活等内容,装饰风格富丽雍容、洒脱逸趣,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极强的感染力,展示了北方三彩枕高超的艺术成就。现择其精品鉴赏。

1.三彩枕

此枕(图5)高5.6厘米,长12.5厘米,宽10.1厘米,枕面为方形,施绿、白、黄、褐、蓝诸色釉彩。刀划线条把枕面分为三个部分,最里面的枕芯印有两排六朵菱形四瓣花纹,白色花瓣,花心点缀黄色,空处填绿釉,工整精巧;第二层以褐釉点染不规则白釉,大小参差,相映生辉;最外面一层施蓝釉并有画绘填色白釉,典雅大气。唐代织物上常见这种四瓣花纹,三彩枕装饰或许借鉴于此。唐代初期瓷枕制作基本沿袭了隋代的瓷枕造型,体积较小,造型规整,枕面平直,不适合作为寝具,多被认为是医生用的脉枕,或者是随葬明器。

2.三彩象形脉枕

此枕(图6)枕面长15厘米,宽9.3厘米,高8厘米。枕面为椭圆形,以一头站立于长方形平座上的大象作枕座。象长鼻下垂贴于平板之上。通体施褐、绿、黄等色釉,底部无釉。

唐代象生枕常见种类大致有虎形枕、兔形枕、象形枕、犀牛枕,是以瑞兽作底座,上面另接枕面。

四、富于变化的宋三彩枕

这一时期三彩瓷枕数量较多,几何形、象生形枕均形制较大。河南博物院藏较多,尤以两件人物形象三彩枕最为珍贵。

1.三彩听琴图枕 

此枕(图7)出土于济源县勋掌村镇安寺窑址,为长方形,面长63厘米,体形之大较为罕见。枕面中间微凹,中空,器表施绿、褐红、黑、白诸色彩釉,刻划填色绘出图案。枕面由听琴图和辅助装饰构成。听琴图上有四个人物,二长者坐于圆形垫(或为蒲墩)上,一人系绿巾穿绿袍,膝上置琴,两手抚弹;一人系黄巾着绿袍,脚蹬皂靴,拊掌谛听。他们身后各有一童子,右侧童子左手持杯,右手置壶煮茶,左侧童子拱手侍立。辅助图有四个圆形,画面上的儿童都是头绾小髻,前有红兜肚,腰系绿围裙。一儿童立于池边肩荷钓竿,一儿童坐地操纵傀儡,一儿童站立右肩负莲叶,一儿童坐地左肩负莲叶。背景为园林景色,更衬托出琴声幽幽。

两宋时期,上自君王臣僚下至文人墨客皆涉足琴艺,抚琴不仅是文人雅士应当具有的才华,同时成为他们人格精神的象征。宋代人物图案三彩枕发现不多,这件枕上的听琴图彩绘场景宏大、人物众多,是两宋时期文人贵族阶级附庸风雅、以曲抒怀的生活实物例证。

2.三彩婴戏枕

此枕(图8)胎质呈浅红色,坚硬细密。枕形为长方形中空,面长48.8厘米,以绿釉为主,同时施有黄、褐、红、黑、白釉。枕的四个侧面均绘有简化了的荷花图案。枕面主题图案刻绘于枕面中央,是傀儡戏表演图。方形荷花池柳荫下有三个儿童正在玩耍傀儡戏。一名儿童身体前倾,手执提线木偶,另外两名儿童一坐一站,分别敲堂锣和吹横笛伴奏。整个三彩枕色彩明丽,生动形象地描绘出宋代傀儡戏的表演场景,呈现出一派活泼愉悦的世俗风情。

图5 :三彩枕

图6 :三彩象形脉枕

图7 :三彩听琴图枕

图8:三彩婴戏枕

图9 :三彩刻花牡丹枕两宋时期,傀儡戏表演一时鼎盛,种类非常丰富,有“杖头傀儡”“悬丝傀儡”“药发傀儡”“水傀儡”“肉傀儡”等,除了市井演出,还演化为儿童的娱乐玩具,广为流行于民间。三彩枕面上的傀儡戏图案,虽然是孩童玩耍的场景,但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傀儡戏繁荣的信息。我国已发现的宋代傀儡戏文物不多,全国经科学发掘的傀儡戏题材陶瓷枕仅数件,这件三彩婴戏枕更显珍贵。

3.三彩刻花牡丹枕

此枕(图9)呈腰形,通长32.5厘米,采取划花填色传统手法,绘出图案,下半部分无釉,露出白色的坯体。枕面上沿边缘划一条细线,中心划一朵牡丹花,花、叶、茎横排,寥寥数笔,有写意之风,釉料颜色不相流融。

宋人喜花,养花、插花,尤其绘画以花为题材的作品尤多。牡丹花自唐代以“富贵昌盛”寓意受到人们的特别喜爱,在宋代陶瓷器中,牡丹纹得以大规模展现,瓶、盆、罐、盘、盒、缸、枕等器物上的牡丹纹构图多样 。制枕匠人以刻花、划花、剔花、印花、画花的方式,作为装点。

4.三彩卷草纹枕

此枕(图10)长18.3厘米,中空,束腰,器表施绿、黄、褐、白色彩釉。枕面、枕底及上下两面采用刻花手法,刻绘出两方连续卷草纹纹饰带。尤为难得的是,在卷草纹空白处为密集的珍珠地装饰,这种装饰借鉴了出现在白釉陶瓷枕或瓶上的珍珠地划花手法,在三彩器中极为罕见。

卷草纹象征旺盛的生命力,唐代已流行,宋代也广泛使用。刻花是陶瓷器物较为成熟的装饰手法,用笔为刀,在成型未干透的坯胎上刻出花纹,刀沿着花或叶的边缘斜刻,使其突出于坯体,形成高低不平的手感,具有立体的艺术感。珍珠地装饰工艺,系模仿金银器錾刻工艺烧造而成,起源于唐代,盛行于宋代,延续至金代。图10:三彩卷草纹枕

图11:三彩双狮枕

图12:三彩荷叶童子枕5.三彩双狮枕

此枕(图11)通长36厘米,使用较成熟的圆雕技法。双狮侧卧,背上驮椭圆形枕面,十分平稳。狮的造型不同于唐代的威猛神气,毫无慑人威力,伏地做服服帖帖状,似被人驯服,与人亲近,让使用者在心理上感到平静。双狮全身施较厚的绿釉,仅在眼部施黑釉,枕面边缘、眉部和耳边毛发施以黄釉,显得目光炯炯。这种施釉方法在宋三彩狮形枕中极为常见,有些狮形枕在眼眉处通通施黑釉来体现神态。

6.三彩荷叶童子枕

此枕(图12)通长30厘米,施绿、黄、白三色釉,采用模制而成。枕底是一个长方形床榻,一童子侧卧其上,面容饱满,丰满圆润,右手右脚支撑身体,左脚顽皮地翘起,左手执荷叶茎,上有大可遮身的荷叶片,作为承托头部的枕面。这一时期,烧制童子枕的窑为数不少,且遍及南北方,造型极为相似,虽均用模制,但都制作细腻,形象逼真。婴儿枕、孩儿枕多为男童,反映了中国传统观念中“多子多福”的观念。

综上,三彩枕发展有序,绵延不断。唐代三彩枕作为明器或脉枕,体形小,造型规则,更注重釉色的磅礴绚丽效果;宋代三彩枕更强调实用性,注重对枕面的装饰,手法多样,填涂工艺考究;辽金时期三彩枕承前发展,但工艺渐粗糙,为三彩枕发展的渐衰期。

(作者简介:张滢,女,河南博物院文博馆员,主要从事博物馆学和博物馆教育研究)

上一篇回2018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梦回风华 三彩枕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