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传人 温肇端

本刊特约记者 王亚珂    2018-10-01 10:03:51

柳叶瓶《醉》

小口瓶《禅悟》

金瓜瓶《趣牧》包括钧瓷在内的中国传统工艺历来依靠家族传承,讲究“家传身授”“门第出身”,在钧瓷发源地的河南禹州神垕镇,有许多世代相传的著名窑口。在国内收藏界享有盛誉的金元钧窑如今就已传到了第三代钧瓷传人温肇端的手中,并在继承发扬传统煤烧技艺的同时,不断与时俱进,为古老的钧瓷续写新的辉煌。

温肇端的祖父温明钧和父亲温福现都是神垕钧瓷一厂的烧窑技工,因为文化基础好,勤奋好学,悉心钻研,很快便掌握了从选料、造型、拉坯、翻模、配釉到装窑、烧窑等钧瓷制作的全套工艺技术,相继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尤其是对钧瓷传统煤烧技艺的煤质、火候、时间等关键因素,更是得其要诀,炉火纯青,曾先后受邀在神垕钧瓷一厂、国营瓷厂、东风瓷厂等著名瓷厂专事煤窑烧制钧瓷。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温福现在20世纪80年代初便自筹资金,在家建起了钧瓷窑炉,1986年又扩大规模,开办了富起来瓷厂,开始了钧瓷和彩瓷的规模化生产。2015年温福现和温肇端父子把窑口更名为金元钧窑,并创立自主品牌,专门从事传统煤烧钧瓷生产。温福现父子的名声加上煤烧钧瓷的独特魅力,使得金元钧窑的品牌价值不断提升,年产钧瓷3000多件,每窑产品都供不应求,开窑当天就被慕名前来守候已久的藏家和经销商抢购一空。

为把煤烧钧瓷的传统技艺和独门绝技传承下去,发扬光大,温福现很早就着手培养对钧瓷情有独钟的次子温肇端。2010年,温肇端在商丘职业技术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毕业后回到家乡,义无反顾地从父亲肩上接下了金元钧窑的管理重担。他决心踏踏实实把父亲的煤烧钧瓷本事学到手,同时引入现代企业的管理和营销理念,振兴传统钧瓷,开拓客户资源,打造金元精品,实现升级换代。

温肇端掌管窑口后,首先筹资30多万元翻新厂房,整修窑炉,购买、安装了窑炉环保设备,成为神垕第一批环保环评整改验收合格厂家,使传统窑口焕然一新。同时建章立制,科学规划生产流程,重新布局销售网点,采用多种方式加强客户联谊,与全国陶瓷收藏界、文化艺术界建立了广泛的业务联系。温肇端还一改父亲只管埋头烧窑,忽略参加行业活动的做法,积极参与业界展览和有关赛事,重视向外界展示自家窑口传统煤烧钧瓷的魅力,作品《小虎头瓶》获得中原之星陶瓷设计艺术与创新大赛银奖(2014年),作品《豫象送宝》获得中国(杭州)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铜奖(2014年),作品《荷口天球瓶》获得第六届中国陶瓷“大地奖”银奖(2016年)……“参展、参赛不但可以提高窑口知名度,更是对钧瓷产业的宣传,钧瓷要得到更广泛的社会认可,需要走出神垕、走出河南、走出中国,到更大的舞台上展现它‘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魅力。”温肇端踌躇满志地说。

大型煤烧钧瓷花瓶是金元钧窑的主打特色产品,1米多高的大花瓶更是去年3月才研制出的拳头产品。虽然“钧不盈尺”的古训早已成为历史,但由于对胎体、釉料、窑炉、烧成等工艺要求较高,在神垕仍鲜有煤窑烧制特大件钧瓷花瓶的窑口。为早日烧制出市场热捧的特大件钧瓷花瓶,温肇端和父亲常常几天顾不上吃饭、睡觉,坚守在车间和窑炉旁,一次次试验、改进,一遍遍升温、回火,历时两个多月,终于攻克了坯体炸裂、变形、滚釉等技术难题,成功烧制出高1.7米、腹径0.8米的钧瓷大花瓶,成为金元钧窑的看家精品。金元钧窑还由此成为神垕10立方米煤窑烧制纯高温矿石釉大型钧瓷花瓶(1.1~1.7米)的唯一窑口。漯河、驻马店、周口、南阳等地客商闻讯而来,深为金元钧窑钧瓷大花瓶的煤烧窑变韵味和斑斓的釉面意境折服,竞相预约订购。金元钧窑日夜赶制,仍不能满足客商大批量定制的需求。

除了煤烧大型钧瓷花瓶外,金元钧窑还生产人像、赏盘、单杯、画筒、小花器、钵、瓶、壶等系列产品,提供煤烧包窑和柴烧包窑等高端定制服务。“金元钧窑的产品既有实用器形,也有观赏器形,客户既可随意挑选,也可预约包窑定制,能够满足客户日常使用、亲朋馈赠和高端收藏等不同的需求。”温肇端说。

在金元钧窑采访,温肇端说得最多的还是开发新产品、提高工艺水平和未来窑口的发展,“从我窑上出去的每件东西都应该是艺术品,我要传承父亲为之奉献一生的传统钧瓷煤烧技艺,追求作品的完美,做一个煤烧钧瓷的守望者”。  

荷口玉壶春《暴雨梨花》

Wen Zhaoduan温肇端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钧瓷传人 温肇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