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笔墨与乡土文化的相融

李姿霖 蔡颖   2018-10-01 10:03:45

《顶天立地》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在这片热土上,伴随着农耕文化的发展,孕育出独特的绘画艺术——中国画,高士美女、花鸟鱼虫、苍山落日、涓涓溪水、梅兰竹菊、家禽猛兽,尽入其中。中国画技法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以笔和墨为基础,用以表现物象的轮廓、明暗、质感,同时通过笔墨还可表达作画者的思想和精神。尤其是写意画,画面自然、古朴、生动,具有由内而外的生长生命力。

每当路过乡村、走进自然,“天机自动,触物发声”,就不由得想起李厚杉先生,想起他的笔画情怀。他画作细微的观察方法和表现形式,强烈而鲜明的艺术特征、独特的艺术魅力,在山东乃至全国艺坛中国画写意方面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一、家学渊源,受益多师

1941年4月,李厚杉出生于山东省苍山县文峰山麓的一个偏远村庄,原名李厚山,字静岩,号松年,其祖父李玉琢和父亲李忠志都是当地艺术文化名流。李玉琢是享誉山东省的柳琴戏表演艺术家;李忠志作为柳琴戏(东柳)创始人之一,为柳琴戏泰斗梁学蕙的关门弟子,艺名卓著,曾受到山东省文化厅的表彰奖励。李忠志不仅在曲艺上熏陶了李厚杉的艺术修养,还为他在文化道路上觅得好教书先生,悉心栽培。李厚杉受到父亲很深的影响,并先后跟随乡绅秀才王振东、陈允生课读,经史上熟读孔孟,书法上宗学“二王”,为他将来进入书画学习、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李厚杉自幼耳濡目染,儿时就喜好绘画且显露出多方面的才华。就读小学时,他和许多孩子一样,把大地当作画板,画小人,画马、牛、羊和鸡等各种动物,对家乡的花木山水、虫鱼鸟兽和乡土民情都有着浓厚的情感。其后跟随父亲登台献艺的日子里,也从没间断过练习绘画。

20世纪50年代初,李厚杉被著名写意画家王小古教授收为入室弟子,一学就是26年,这为他日后登上画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其后又拜学于崔祝生、郭仲选、刘海粟先生等高师。50年来,他始终不负众恩师所望,毫不懈怠地实践、探索,汲取古今艺术精华,潜心钻研绘画艺术,终究形成自己粗犷奔放、雄健憨厚、朴实自然的独特风格。他的作品题材涉猎广泛,尤擅长牡丹、梅、兰、竹、菊等作品。其作品线条遒劲流畅,设色自然典雅,构图别致清新,笔、墨、气、情浑然一体,达到了中国传统精神与现代意味的高度完美统一。

《莲花十丈叶生香》二、文人笔墨,于古为新

李厚杉受到戏曲的熏陶,从抑扬顿挫的戏曲音律中悟出绘画的道理,寓刚于柔、幽咽委婉的唱腔特点使其体会到绘画运笔的潇洒自如,同时,他还从戏曲人物的表演动作中领悟出中国画运笔挥洒的韵味,使画面有静有动,别有风味,其众多精彩画作可谓“挥洒出尘,各具其妙”。《铁骨》

《金翅大鹏上九重》李厚杉说:“我在作画时,就像演戏一样,能够立即进入角色,当拿起笔来挥洒自如之际,也就仿佛置身于画面之上的花鸟树藤、涓涓河水、累累顽石间,感情上与大自然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并融为一体,进入物我两忘的仙境佳境,创作的激情与妙品奔涌而至哉。”在文化传统中寻觅精神回归,他利用自己的笔墨语言,面向大众,在绘画的力度、气势等方面,在构图、画面结构方面,继承了先贤大家的笔墨,又有自己的创造和发挥。

“优秀的艺术作品是现实生活与情感的升华”,这是我们在日常参观博物馆、美术馆时看到优秀的绘画作品时情不自禁的感觉,仿佛所绘之物均是有呼吸气息的、是活的,是传达情感的生命。“虚拟”的生命在观者身上引起不可言喻的感官体验:可观、可触、可感、可思,一连串的个体感官体验所激发的心理体验。然而清楚表达作品的“有意味的形式”绝非易事,因为它不是简单地、纯粹地将画面表达转为语言的描述。李厚杉的中国画作给人的观感就是这样,手法上大写意、小写意相结合,画风清新别致,既传统又现代;设色自然典雅,用墨自然通透,笔、墨、气、韵浑然一体;表现主题既小又大,表达着传统精神与现代意蕴的完美统一结合。他的《莲花十丈叶生香》《铁骨》《双贵图》《顶天立地》《双鸽》《一月一次开不败》等作品都达到了墨色苍茫、笔笔见性的境地,乍看飘逸,其实不然,体现出了“无法而法”的思想境界,从笔墨的方法与技巧上体悟了现代笔墨精神的深层内涵。

三、乡土情怀,中和之境

李厚杉主张中国绘画精神的“一气呵成”,有助于现代主义的建树。从墨笔中可以得出,线条流畅,而这种流畅大大丰富了墨的节奏和气韵的内涵。艺术家都有自己的艺术精神,创作形式本身就是一种精神,精神靠笔墨形式来表达。简而言之,创作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最终由生活到创作的过程,重心就在于精神的把握。

李厚杉对艺术充满热情,在艺术上求索亦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作品中蕴蓄着厚积薄发的韵味,以娴熟严谨的笔性挥洒于画面,其笔墨张力虽突出于画面,但隐约可窥之意蕴中的内敛理性和韵致丰裕。一叶一花见精神,50余年的艺术生涯中,他靠着刻苦学习和对中国传统文化和艺术滋养的悟性,诗词、歌赋、戏剧、书法无不涉猎。正如专家学者们所评价的:“从乡情的郁积,到欲写‘高旷之气’的50余年间,李厚杉始终在文人画和乡土文化的两端中,孕育自己的艺术灵感与创作冲动,所以他的作品不似旧文人画的游戏笔墨与无病呻吟,一扫残花败柳、凄风苦雨的气息,以充实、鲜活构筑了花鸟画新风范与新面貌,可谓‘山川之灵、草本之秀,触发其诗心画境,故成其大’也。”

儒家的“中和之境”,佛家的“圆融之境”,道家的“自然之境”,是传统中国知识分子追求的三种不同维度。李厚杉的画境追求的更像是儒家和谐之境。他的中国画花鸟作品多表现日常生活中的吉祥、安康、平安等主题,这源于其本人对生活的理解和愿景,《山家也有富贵花》《平安》《月桂图》《金翅大鹏上九重》《铁骨》《一月一次开不败》等作品都突出了这一特色。日常生活的平安和谐才是人生之最大的道理,也是儒家“中和”之美的最好诠释。

四、悠游于艺,立志于道

李厚杉有对“游于艺”的艺术追求。他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花木盆景艺术家协会理事、齐鲁书画院名誉院长、山东画院高级画师、一级美术师等。他的作品多次在国内外书画展赛中获奖,其中《梅花》获得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全国书画作品展览一等奖,《牡丹》获得国际美术创作巡回大展银奖,被国家领导人和中直机关及海内外友人收藏。作品刊登于省内外多家报刊,被编入《中国书画家名人大辞典》《中国当代美术家》等丛书,山东电视台、临沂电视台都曾分别予以报道。

李厚杉还有对“志于道”的精神追求。“志”者,心之所指之谓也,“道”者,天人之达道也。“志于道”是传统知识分子心向往之神圣责任。问道与传道,在继承和传播“道”“艺”方面都不辱使命。不仅拜师问道恭敬谦虚,而且学道求道更是刻苦力行。李厚杉当初在临沂市的柳琴剧团工作,为不耽误演出,他在创作国画时,也常常边练功边画画。有时会把腿用绳子吊在梁上,一边保持单腿站立的练功姿态,一边进行水墨笔画的练习。用功之勤可见一斑。他在传道授业解惑方面,也是山东人的性格,更是豪爽直率、文人气节。从20世纪80年代起,随着绘画艺术渐兴,前来求学者甚多,他从未拒绝。李厚杉对学生如同子女,关爱有加。有家境困难的学生,他便会主动提供绘画用品并在生活上给予照顾。《眼前兰花半遮山》李厚杉的创作精神不局限于老旧格局。一代画家既要秉承历史,又要开创革新,靠自身对艺术创造力的探索笔墨语言。笔法、笔意、笔力与墨法、墨韵、墨色等均在鲜活的感受中翻出新意,折射出他艺术生命的活力和信息时代对艺术升华的态度。艺术是文化灵魂的核心,是人生命自由的顿悟。李厚杉的道、艺人生是后辈学习的楷模。

《山家也有富贵花》五、结语

李厚杉同志63岁不幸辞世,留下了无尽遗憾,也留下了无尽思念。他的朴厚为人、他的精湛笔画,都给我们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逝世后,他的中国画作品《野火掠后墨花香》陈列于王羲之故居,《岁寒同心》被山东省临沂市博物馆永久性收藏。今天,每当我们在画册、在美术馆、在网页上看到厚杉先生的作品时,总有无尽崇高的敬意和无限怀念。正如《中国美术》主编徐恩存所言:“深受本土文化滋养的李厚杉绘画艺术,出于天性,并不安于因循守旧的传袭式学习方式,在循序渐进中,他逐渐进入笔墨的自由王国,得以随心所欲,书写胸襟与情怀……他是今人的榜样和楷模,他留下的不只是作品艺术的纯熟与数量,还是一种人品风范与道德高度,这是最值得我们珍视与怀念的。斯人虽逝,精神永在。”

(作者简介:李姿霖,江苏省青少年书画协会会员;蔡颖,金陵科技学院讲师,南京大学历史系硕士,在读博士,江苏省美协会员)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文人笔墨与乡土文化的相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