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祭祀

编辑|朱慧敏   2018-08-09 10:02:39

在人类早期,生产力低下,人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很差,对许多现象无法解释。面对刮风下雨、日落日出、冬寒夏暖、洪水海啸等危及人类安全的困难无法避免,无法克服。于是古人把自己与自然等同起来,把所有自然现象和自然力量都人格化,认为“万物皆有灵”,相信天地之间有神灵的存在。古人开始祭祀,崇拜神灵,希望以人类的虔诚感动神灵为人类赐福,消灾解难。

中原地区在原始社会后期已形成“天”为最高自然神的观念。夏商周时期便形成以天为最高神的庞大体系。认为天神拥有对自然和人类社会的最高权力和直接的神秘作用。在传统哲学中形成代指最高规律的“天”“天道”“天命”概念。

历史上,礼制最完备者达到顶峰的就是周礼了。而在此之前,有位叫颛顼的上古帝王进行了一系列的宗教改革活动。“绝地天通”是其主要的理论。他将人神、天地分开,剥夺了平民与天神沟通的权力,求神祈福与天相通成为贵族及为他们服务的巫师的专利与特权。当时主要意识形态的宗教被少数人垄断了。

商以前,“天”字作“大”字讲,对“天”的称呼是“帝”。周灭商之后,周统治者把帝与天分开,只称至上神为天,把敬天的思想扩大化了。统治者把天的地位提高到至高无上的程度,认为天是最高的神灵,天主宰着整个世界,包括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天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人只服从于天命,而人间社会上的最高统治者是奉天命来统治人间的,是天的儿子,是“天子”;这样天子就借着天的力量而成为人间至高无上的权威了。

随着时代的演变,对于天有多种尊称:昊天上帝,皇天上帝,上天,天帝,天父,皇天等。宋朝称其为“感生之神”,是主宰宇宙万物的最高神灵。

《礼记·王制》曰“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金木水火土)”,只有天子才有祭祀天地的资格与权力。臣子祭天地是谋反的大罪。万能的天只有天子一人才能沟通,并将其喻为“父子关系”。

与天神并行的是地神。古人认为“王者父天母地”。《礼记·郊特性》曰:“地载万物,天垂象,取材于地,取法于天,是以尊天而亲地也。故教民美报焉。”《释名·释天》曰:“土,吐也,能吐生万物也。”大地,尊称地示、地底。宋人称神州之神。

古人认为天为阳,地为阴;南为阳,北为阴,故祭天要在南郊,祭地要在北郊。

祭天的时间应在冬至之日,因为冬至开始白天一天比一天长,天气转暖,为阴衰阳盛之始。祭地的时间在夏至之日,因为夏至起白天一天比一天短,天气转凉,为阳衰阴盛之始。符合古人“顺阴阳之位也”。

古人认为天是圆的,地是方的,所以祭天的坛要造成圆形,称为“圜丘”;祭地的坛要造成方的,成为“方丘”。

祭天要用“燔柴之祭”。即在圜丘上堆积柴草,将玉帛、全牲放进焚烧,冒出的烟气上达天庭,使上天歆享到天子的奉献。

祭地的礼仪与祭天相同,但祭法不同,称为“血祭”。即将祭牲的血浇灌于地,将玉帛与全牲掩埋于地下以飨地神。宋 磁州窑画花盘

祖先祭祀

祖先崇拜是华夏民族最重要的崇拜之一。人们相信祖先的灵魂不灭,而且是超自然的;子孙通过对祖先的祭祀,得到祖先的赐福与保佑。

“庙祀”指的是皇帝祭祖宗。与郊祀有着两个明显的区别:

1.祭祖宗是君臣庶人都可以进行的祭祀活动,而不像“郊祀”仅是帝王一人可以做的。君臣民的区别在于祭器的数量。

2.祭祖要在屋内进行,而不能像祭天地在露天之地。

《道典·吉礼》注曰:“庙,貌也。宗庙者,先祖之尊貌也。”建一座房子,里边挂上祖先的画像,即庙也。这是为先人灵魂提供的寄寓之所。(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也会出现演变,如到宋代就成牌位了。)

《左传·庄公十八年》曰:“王命诸侯,名位不同,礼亦异数。”帝王与臣子的差异在数量上。《礼记·王制》曰:“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士一庙……庶人祭于寝。”王七庙之外尚有两祧。两祧以上的远祖就称为“鬼”了,不再祭祀。

向下祭祀也有区别,天子往下可到“来孙”,即第五代,诸侯向下可祭至三代,大夫向下祭两代,士与庶民只到嫡子一代。宋 青釉碗家庙祭祀

家庙,指的是被赏赐的大臣们祭祀自家先人之所在。周朝时,依据官职,有三庙、五庙之别。但在后期,起码在唐朝时此制度便不执行了。重建此制度的是北宋徽宗一朝,属于“政和六年新礼”的一部分。铜质祭器均由皇家机构制造给赐,式样与皇家礼器一样,只是数量上“等减”。

《宋会要辑稿》载,政和六年九月二十五日礼制局言:“……群臣三庙五庙所用之器,以此为等降之数,从之。先是,诏造祭器颁赐宰执,下礼制局,故有是诏。十月二十七日,礼制局言近奉诏讨论群臣家庙所有祭器,稽之典籍,参定其制……诏礼制局制造,取旨给赐。”

《宋会要辑稿》载:“……诏令礼器局造秦桧家庙祭器。……臣僚家庙给赐祭器依政和六年旧制。”

此项制度恢复重建于政和六年,盛行于高宗朝,成为皇上拉拢激励重臣的手段。

北宋徽宗朝被赐家庙铜质礼器的有蔡京、郑居中、邓洵、余深、侯蒙、童贯等。

南宋高宗朝有秦桧、王渊、吴益、杨存中、虞允文、史浩等。

此项制度没有坚持多久,孝宗晚期就产生了许多变化。

《宋会要辑稿》载:“(淳熙八年十月十二日)今来特赐韩世忠家祭器,止令有司精细制作爵勺各一给赐本家,余令礼官定合用礼式,画图成册给付本家,并用竹木,从之。”

此时的变化太大了,爵勺为铜,其余的竟然让自己用竹木做了。宋 剔花梅瓶祭祀对象

北宋朝廷祭祀的对象很多,一年四季活动不断,其中最全面、概括性最强、最为隆重的当数三年一次天地祖宗合祭。这是举国上下关注,倾全国财力排在首位的大祀。

《宋会要辑稿》载:“一神位系昊天上帝皇帝祇配以太祖太宗皇帝共四位,并天皇大帝神州地祇已下从祀共七百六十七位,共计七百七十一位……”这“七百七十一位”在史料中出现多次,多为南宋史料。因为北宋史料查不到,而南宋史料都称来自“政和六年旧制”,故采纳之。

正位是天地太祖太宗四位,以下七百六十七位分为三个系列。

天系列:

一等神自然是天皇大帝。

二等神为日月星辰。

三等神为司中、司命、风师、雨师等。其中司中主资功,司命主灾昝,风雨师主人间风雨之事。

地系列:

一等神为神州之神。

二等神为社稷、五祀、五岳。社指的是土地之神,稷指五谷之神;五祀指金木水火土;五岳即泰山、衡山、华山、恒山、嵩山。

三等神为山川林泽、四方百物。

祖宗系列:

太祖太宗自然是一等的。兄为开国皇帝,弟为掌权皇帝。以下为历代皇帝。

《礼记·祭法》曰:“夫圣王之制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菑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凡是为民众树立典范,为公众献身,为安邦定国立下功劳,能抵御大灾害,能制止大祸患的先人便要祭祀。

历山氏的儿子农,教会人民种植百谷,被尊为稷神;共工氏的儿子后土,平治九川,被称为社神;帝喾制定计时之法,尧爱护百姓,鲧禹治水,黄帝命名百物,颛顼、契、冥、汤、文王、武王等均为祭祀对象。始祖也要祭祀。《通典》载:“太昊配青帝,炎帝配赤帝,轩辕配黄帝,少昊配白帝,颛顼配黑帝。”

对先师大儒们也要祭祀;周公、孔子及四配十哲、左丘明、刘向、郑玄、荀子等人。

宋代还实行“配飨”制度。《通典·礼十》曰“功臣配飨于先王”。太祖配赵普、曹彬,太宗配薛居正、潘美、石熙载,真宗配李沆、王旦、李继隆,仁宗配王曾、吕夷简、曹玮,英宗配韩琦、曾公亮,神宗配富弼、王安石,哲宗配司马光。

这七百七十一个牌位,代表着宋人的宇宙观、世界观和人生观。

据笔者估算,天地系列约151位,祖宗系列约620位。这涉及礼器的瓷铜质比例。宋 钧釉盘祭祀礼器

《礼记·礼运》曰:“夫礼之初,始于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于鬼神。”将粮食烤一烤,将肉撕开,掘地为坑当酒樽,以手捧饮;敲着土筐为节奏,也可以达到敬鬼神的目的。

向鬼神行敬必通过饮食,而盛饮食之器便是礼器。人类早期的礼器不过是日常生活中所用极其简陋的器物。随着社会的发展,发生了变化,形成了比较完备的礼器制度。

礼器最初是用陶土烧制而成的,上面有刻画彩绘的图案。进入西周,青铜器成为重要的礼器,类型繁多,数量巨大,造型庄重华丽,纹饰优美精湛,且有着丰富的铭文内容。

礼器主要分四大类:食器、酒器、乐器与玉器。因乐器、玉器与陶瓷关联不大,故只讲食器与酒器。

食器分为两部分:烹煮器与设食器。

烹煮器最著名的是鼎,《说文解字》曰:“鼎,三足两耳和五味之宝器也。”也有四足方鼎,作用与现代的大锅相同。先用白水将肉煮熟,然后用匕(一种尖头取食器)取出放到馐鼎内再加工。郑玄曰:“……致滋味乃为羞(馐)。”馐指放了调料盐的滋味鲜美的汤汁,食用前用“匕”将蘸有馐汁的肉放到俎( 一种类似小板凳式的食案)上进食。

鬲为煮粥器。

甗为蒸饭器,由两部分组成,上为甑,下为鬲。

簠簋敦均为设食器,盛放黍、稷、稻、粱、黄米、小米、大米、谷类粮食。相当于现代的碗。

豆为高脚小盘,类似于现代的碟盘,主要盛放咸味的食品。如腌韭菜、肉酱、昌蒲根、糜肉酱、腌蔓菁、带骨的鹿肉酱等。

铡为盛放汤类器皿。

笾为柳条编的小篮,用于盛放枣类、栗子等干果。

酒器包括盛酒器与饮酒器两种。尊、壶、卣、壘为盛酒器,爵、角、觚、觯为饮酒器。

丰为饮酒器托盘,篚为竹编的盛放用过的酒具的大筐。

由于王朝的更替,典礼制度的变化,习俗的相互影响,礼器的材质、器形、名称又有了许多新的变化。

北宋初期的礼器是由聂崇义设计的。有两个特点:

1.祭天地礼器材质与祭祖宗礼器材质是一样的,皆为木质,只有铡为铜质。

2.礼器样式简单,只不过是桶式杯上画了些花纹。这些现象引起复古派极大的反感,强烈要求改变现状。

“政和六年新成礼器”有两项重大的变革:

1.材质上的改变。

2.样式上的改变。

材质上的改变指的是祭祖用的礼器须用铜质,祭天地用的礼器须用陶瓷质。

样式上的改变指的是祭祖用的铜质礼器运用宋代的技术要表现出夏、商、周、秦、汉青铜器精华的风采,祭天地用的瓷质礼器也要体现出三代青铜器精品的神韵。这便是宋代器物受到历朝历代人追捧的原因所在。

为什么北宋人一定要用陶瓷来做祭天地礼器呢?他们是怎么想的呢?

《礼记·郊特牲》载:“酒醴之美,玄酒明水之尚,贵五味之本也。黼黻文绣之美,疏布之尚,反女功之始也。莞簟之安,而蒲越,槁鞂之尚,明之也。大羹不和,贵其质也。大圭不琢,美其质也。丹漆雕几之美,素车之乘,尊其朴也,贵其质而已矣。”

美酒虽甘醇,但洁净的清水却排在前面,因为水是五味之本;文织锦绣虽然华丽,却要以粗土布为上,这是对原始女工的追思;精细柔软的竹席虽舒适,但祭祀时却要用古老的草垫子,这才是明智的。好的羹汤不必放调料,好的玉圭也不必去雕琢,车辆也不必刻意装饰。以朴素为尊,以俭质为贵。

北宋时期,是贵“金玉”而贱“瓷器”的。瓷器只不过是一把土而已,价格也很便宜,是一般平民百姓都用得起的器皿。但它恰恰符合了“尊其朴”“贵其质”的要求,从而成了天子向上天表示诚挚心意的礼器。“凝土为质,陶以为尊,而已用于禘袷而报本,反始之意寓焉。”这里的“报本”为报答根本,“反始”为返归原始之意。

从政和六年起,陶瓷质礼器正式登上了祭祀天地的坛台,成了“天下第一礼器”。从此陶瓷制品这一极普通的器皿引起人们的重视,而这批礼器则成为后世人追求的至宝和圣物。人们流传着“识得官窑面,江山坐一半”,以示其珍贵难得。

宋 青釉盘

上一篇回2018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天地祭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