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出土的两种琉璃制品考释

侯秀敏   2018-08-06 10:02:39

图1.1

图1.2琉璃也称料器,是古代早期的玻璃。它最早出现在西亚,是一种典型的具有西亚或印度风格的饰品。玻璃在我国古代称为“琉琳”“流离”“琉璃”,从南北朝开始,还有“颇黎”之称。据《广雅》和《韵集》记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琉璃”是用火烧的玻璃质珠子以及其他一些透明物质的统称。

一、战国蜻蜓眼式琉璃珠

1987年,考古工作者在洛阳针织厂的一座战国墓中发现了3颗具有异域风格的蜻蜓眼玻璃珠,编号为C7M9:15。琉璃珠呈扁圆形体,上下两端较平,中间为圆孔,可以贯穿佩戴。琉璃珠表面共有多个白色圆圈(或同心圆),圆内有蓝色圆球凸出,整个形成蜻蜓眼状的纹饰。其中最大的一颗直径为2.8厘米,最小的直径为1.5厘米(图1)。洛阳博物馆也藏有9颗战国玻璃珠,为1987年在洛阳西工区的战国墓中发掘的。玻璃珠表面为蓝白相间,其上绘有同心圆,中有穿孔,其中最大的一颗直径为2.3厘米,最小的直径仅有0.7厘米(图2)。洛阳出土的这些战国蜻蜓眼式琉璃珠均造型别致,制作精巧。

考古界说的“蜻蜓眼”珠是特指战国时期用火烧制并用镶嵌工艺制作的铅钡玻璃装饰珠,因其珠子上叠加的圆圈很像是蜻蜓的复眼而得名。当时人们赋予了它“代表神人的眼睛,可用以抵御邪恶”的更深层次含义。多用于护身符以避邪禳灾,多只眼睛可以助人防卫。材质以铅钡玻璃为主,珠面上常有多组由蓝色圆点和白色圆圈组成的“鱼目纹”,有的则在圆圈内外形成多彩的套色,胎底透光,看上去极像蓝色海水。

公元前1400~前1350年,古埃及已出现了蜻蜓眼式琉璃珠项链,从公元前6世纪开始,琉璃制品在希腊人居住的希腊本土、爱琴岛、意大利和西西里岛大量出现。其后又传播到了南亚,成为印度人的掌中之物。迄今发现的早期玻璃制品,以珠、管占多数,用琉璃作为佩饰,其晶莹透亮的光泽,使人爱不释手。而蜻蜓眼式琉璃珠是其中最为奇特的一种。它的外形一般呈圆形或圆柱形,表面的纹饰光怪陆离 ,酷似蜻蜓的眼睛,人们称之为“蜻蜓眼”。这些眼由蓝色、棕色、绿色或白色的圆圈组成 ,或大小套合,或相互邻接;有的与珠面相平,触之温润细腻;有的凹入珠内 ,视之稚拙;有的凸出珠外,化为奇形怪状的角……地中海沿岸迦太基遗址就出土有不少蜻蜓眼式琉璃珠。

古籍对此做了详尽的记载,《汉书·西域传》载(剡宾)“出珠玑、珊瑚、琥珀、流离”,《魏略》载“大秦国出赤白黑黄绿红紫等十种流离”,《魏书·大月氏传》载“其国人商贩,自云能铸石为五色玉留璃”。国内考古发掘所获得的蜻蜓眼琉璃珠与西亚、北非地区琉璃珠从成分到形制的相似,也见证了文献记载的真实性。经过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考古发掘资料统计后得知,我国最早的“蜻蜓眼”珠出现在春秋晚期。它是中西文化和艺术相融合的产物,见证了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与西方文化的交流。

图2蜻蜓眼代表了对眼球的精神崇拜及其含有通天意境的寓意,它把眼球作为符号的能指(图像形式)与所指(精神意愿)的结合,展示了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地域特色、信仰方式、文化背景、科技发展及审美趣味,蜻蜓眼作为战国时期最具代表的玻璃装饰艺术品,是人类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结晶。琉璃珠是琉璃制品的精粹,也是中国古代文化与外域文化的完美结合,其流光溢彩、变幻瑰丽,是古人精致、细腻、含蓄的体现,是思想情感与艺术的融汇。在某种意义上说,琉璃是一种人格、一种精神、一种境界的象征。明澈的琉璃寄托了人们的美好心愿。

那么,作为西亚或印度“眼睛文化”的产物,蜻蜓眼玻璃珠为什么盛行于草原文明时期?因为这一时期,人们普遍相信眼睛具有避邪的功能。战国的古墓葬,又为何会出现异域风格的饰品?关于这个问题的解释,不外乎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由外地制造后传入中国,另一种是由本地仿制。不管是哪种可能,都说明早在战国以前,中国和西亚、印度已经有了交往。

图3.1二、东汉玻璃瓶

1987年洛阳东郊塔湾村东汉墓中出土了一件长颈玻璃瓶(图3)。口径3.7厘米,腹径7.2厘米,高13.6厘米。口残。卷唇,长颈,深垂腹,平底。以深褐、橘黄、绀青、暗紫等不规则色样为底衬,口至底部间缠绕有一道道乳白色拉丝线纹,整体线条纹饰舒展流畅。由于风化,表层有几处剥落,浮现出闪烁的金黄、淡绿样光泽,斑驳绚烂,外形美观雅致。

这件东汉玻璃瓶因其造型和工艺不同于以往发掘的东汉文物,从而引起专家的关注。经中外学者研究证实,这是在陆路上发现的早期罗马时期的玻璃制品。制造年代在公元2世纪前后,属典型的罗马搅花玻璃器,吹制成型。在《汉书·地理志》中就有汉武帝时使人入海市玻璃的记载。在《三国志·魏书·东夷传》中,裴松之注也说大秦出产“赤、白、黑、绿、黄、青、绀、缥、红、紫十种琉璃”,并对之盛加赞誉。

据考证,洛阳出土的这种长颈玻璃瓶,罗马人本是用于盛香水的。而我国汉时期是使用熏炉燃香的,五代时期始见香水。香水初名“蔷薇水”。《新五代史》卷七十四〈四夷附录·占城〉记载:“蔷薇水,云得自西域,以洒衣,虽敝而香不灭。”南唐张泌《妆楼记·蔷薇水》记载:“周显德五年,昆明国献蔷薇水十五瓶,云得自西域,以洒衣,衣敝而香不灭。”所以,汉时期我们可能将这种珍贵的瓶子移作他用(汉朝时玻璃器由装饰品演变为礼器、器皿和殉葬品,还盛行模仿玉器,并部分取代了玉器)。从而足见两国风习之不同。

据考古发掘所知,玻璃器皿大约在公元前1600年,首先出现在两河流域,那里的亚述人发现了如何制玻璃。史料表明,罗马人在公元前1世纪就已经能够制造球形玻璃制品。哈登在《技术史》一书中这样总结罗马人在吹制技术方面的贡献:“吹制是玻璃制作中最后一项重要技术。从罗马时代起,这项技术在基本要领方面始终没有什么变化,成为罗马时代工业技术现代化的一个象征。”

而我国玻璃生产技能有着自己的根由,这也已为这些年的许多考古资料所证实。据考古开掘资料证实,在3100多年前的西周时期,我们的祖先就开始掌握了玻璃制作技能。但这种技能与青铜冶炼和炼丹术有着密切的联系,在炼取铜和烧制陶器的进程中会产生小玻璃珠这些无用的副商品,这些珠子看起来很漂亮,因而常用作佩戴的首饰。如汉代乐府中,有一首朴素感人的民歌叫《陌上桑》,它在描写采桑少女秦罗敷的刚正和漂亮时说:“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这种穿孔耳饰的“明月珠”可能为玻璃饰品。

洛阳出土的这件精美的玻璃制品是经由中亚传入我国的。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件玻璃长颈瓶与丝绸之路上来往穿梭的西域商人的活动密不可分。因此这件出土文物也成为汉代洛阳与西方早期经济文化“丝绸之路”的历史见证。

(作者简介 :侯秀敏,河南大学历史系文博专业毕业。河南省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保管信息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 )

图3.2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洛阳出土的两种琉璃制品考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