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瑰宝 信仰依凭

鹿继敏   2018-08-06 10:02:38

图1: 田延和造像

图2:十一面六臂观音像佛教传入中国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经过漫长的发展历程,与本土固有文化融为一体,逐渐成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一个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灿烂佛教文化。而佛教文物是一个角度独特而地位重要的文化载体,记录着源远流长的宗教文化成就,蕴含着中国佛教及古代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珍贵信息,解读了中国佛教以及古代社会发展的重要凭证。随着近代考古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佛教造像、佛塔、法器等佛教文物被发现,并进行发掘清理。现将河南出土的几件佛教文物精品介绍给大家,以供飨食。

一、佛教造像

佛教造像,始自印度贵霜时代的犍陀罗,东汉时期随着佛教的传入,佛教造像艺术在中国广大地区逐步发展起来。佛教刚刚传入中国时,其造像基本上是希腊人的形象,直到北魏时期,佛像才逐渐具有中国人的特征,随着时代的变迁,造像越来越注重表现中国现实人物的性格和情态,最终形成具有中国文化内涵和艺术特色的造像体系。中国的佛教造像始于汉,至北魏达到鼎盛,除皇室花费巨资在山西大同和洛阳龙门开凿石窟,雕刻巨身佛像外,各种形式的佛教造像纷纷问世。这些当时只是为了创造顶礼膜拜的偶像,却无意中为后世留下了一座雕塑艺术的宝库。

1.田延和造像(图1)

北魏, 1973年出土于河南省淇县城关,现藏于河南博物院。通高96厘米,厚8厘米,系石灰岩青石雕琢而成的背屏式造像,北魏晚期由佛教信徒田延和等36人捐资雕刻。本尊高56厘米,正面为赤足站的释迦牟尼佛,头饰旋纹发髻,头发呈自然螺状曲卷,面部丰腴而略长,修眉细目,两耳下垂,面带微笑,面相端庄慈祥,和蔼可亲;身披通肩宽袖大衣,内束裙着僧祇支,重叠的衣褶垂于足下。佛左臂向前弯曲,左手自然下垂,掌心向前,做施无畏印;右臂向前弯曲,右手指向上,掌心向前,做施无畏印。佛的头后以剔地起凸的技法雕刻出饰缠枝的牡丹纹和莲花纹的圆形头光,具有佛教圆满、圆融、圆遍、圆通的美感。佛的背后雕刻一个大型桃形背光,背光上用压地隐起的刀法刻出阴线芭蕉叶及荷叶、火焰纹。火焰纹中间刻一兽面纹,似为护卫佛法的“天龙八部”之一的夜叉。佛赤脚站立的长方形台座两侧各浮雕一龙,龙头昂起外伸,佛两侧的口内各含一莲枝,由莲枝延伸出二莲台,其上赤脚侍立观世音和大势至菩萨,分列佛的两侧。左胁侍观世音,其面部安详,弯眉细目,头戴花冠,宝缯下垂。披帛由两肩下垂交叉于腹前,穿成一璧,束腰系裙着长衣,两手分别持净瓶和莲花。右胁侍大势至菩萨与观世音相近,手持善锁和香囊。

造像背面用减地平雕的手法雕刻,上部线刻出一结跏趺坐的佛像,两侧为躬身侍立的二供养比丘,榜题“比丘僧道妙侍佛”“比丘僧惠持供养佛”。下部满刻5排共34位躬身站立的供养人像。每像旁皆有供养人姓名,榜题有“菩萨主田延和”“光明主齐平周”等字样。

2.十一面六臂观音像(图2)

唐代, 1976年出土于荥阳市大海寺遗址,现藏于河南博物院。高13.6厘米,宽5.8厘米,菩萨面相丰圆,两颊丰腴,两眼微微闭合,鼻较小,两唇微微闭合。菩萨头戴花冠,花冠之上另有十个菩萨头像,其上身赤裸,下着裤,其左右上臂自肘部弯曲上举。手中各托一物,左右下臂自肘部弯曲,在胸前合十,左右下臂自然下垂,左手持一物。菩萨腰肢外扭,身体呈弓形,赤脚站在一圆形方座上,整个造像造型复杂,材料质感强烈。

图3:三彩舍利塔图4:三彩舍利匣二、法器

法器指但凡在佛教寺院内,供祈祷、修行等神圣佛具,如舍利存放器具、佛像、净瓶、法具、上供道具等。一般可分为庄严具、供佛器、报时器、容置器、携行器及密教法器等6种。其中舍利塔是容置器的一种,称作窣堵坡(梵文),是古印度佛教高僧的埋骨建筑,也是坟冢的意思。“塔”是古代中国人给予这种印度传来的建筑一种形象化的名称。汉文中原来没有“塔”字,是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以后产生的一个新词,它是魏晋以后专门造出来的,最早见于晋代葛洪写的《字苑》一书:“塔,佛堂也。”

1.三彩舍利塔(图3)

北宋,1966年出土于河南密县法海寺旧址北宋塔基,现藏于河南博物院。高98厘米,塔由基座、塔身和塔刹三部分构成。出土时是分作两节并列放置,上节由塔刹和上五层塔身组成,下节由基座和一、二层塔身组成。基座为仿砖石结构的叠涩须弥式,上面饰有方形角柱、间柱以及宝塔、宝莲、仰莲、伏鹿等图案。第一层塔身较高,四壁开门,门内各有坐佛一尊,门额及两侧饰有麒麟、宝莲、力士、天王、连珠纹、云朵等图案。从第二层塔身起,逐层按比例收敛和减低,饰有坐佛、莲花和云朵等饰物。翼角挑起,塔檐上有仿木构建筑的筒瓦和板瓦。各层塔身中部,分别间隔交错地设有假窗。二层塔身有“咸平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记施主仇训”的题记。塔刹下部有覆缽,其上为七层相轮、莲盖、仰莲和宝珠。此塔比例匀称,造型秀丽,色彩鲜艳,是一件珍贵的建筑明器模型。它不仅表现了宋三彩的工艺成就,也反映出当时人们崇信佛法的社会风尚。图5:金棺

图6:银椁2.三彩舍利匣(图4)

北宋,1966年出土于河南省密县(今河南新密市)法海寺旧址北宋塔基,现藏于河南博物院。高46.5厘米,匣的表面施褐、黄、绿三色釉,彩釉浓度较大,色彩鲜艳。匣由匣盖、匣身和基座三部分构成。匣盖作平顶四厦的盝顶形。顶盖四角有展翅飞翔的蝴蝶,四周有一圈蕉叶形纹饰,顶盖内壁刻有“咸平元年十一月三日施主仇知训”的题记。四厦中部各有两个圆形镂孔,镂孔两侧饰莲花和云朵图案。匣身中空,四壁中部均有封闭的假门,门的上部和两侧饰有天王和莲花图案,四角为莲花纹角柱和蹲狮,匣身内壁刻有“咸平元年十一月三日张家记”的题记。基座为仿砖石结构的叠涩须弥式。咸平元年为公元998年,这是迄今我国已发现的有明确纪年的最早的宋三彩。从题记可知,此匣出自张姓陶瓷工匠之手,是佛教信徒仇知训为僧人特意制作的塔。

3.金棺(图5)

北宋,1988年出土于河南省邓州市福胜寺梵塔地宫,现藏河南博物院。长19厘米,宽11厘米,高11厘米,重620克,呈长方形,以金片制成,上有盖,盖一端隆起,整个盖面鼓出。金棺左侧为释迦涅槃的故事,右侧为出行图;金棺内,前面放“顶骨”一尊,后边放“佛牙”一枚;金棺放在银椁内的前方,前档有仿木建筑,其下有护法神。

4.银椁(图6)

北宋,1988年出土于河南省邓州市福胜寺梵塔地宫,现藏河南博物院。椁长40厘米,宽20厘米。银椁坐于长方形须弥座状的铜椁床上。银椁内前部放置金棺,后部放置2个玻璃舍利瓶,舍利瓶内,还有镏金双龙银壶一件,彩色玻璃葫芦一件;银椁的前方有一门楼,门楼之下竖立一字匾,匾额上錾刻“诸法徒因生,如来说是因,彼法徒缘灭,大沙门所说”20字楷书题铭两行;银椁前档和后档边缘包在两侧椁板上,以圆形铆钉铆合;椁盖为七面形,压印古钱纹饰;两侧椁板前高后低,表面压印凸起的僧院名称和施主姓名;椁床上部四周竖立围栏,围栏下部的空间镶嵌透雕的菱形花饰栏板、卷草和牡丹。椁床上边铸造仰莲一周,下边铸造覆莲一周;束腰的部位有壶门12个,前后两端各2个,左右两侧各4个。椁床的上下周边均用圆形铆钉穿铆。图7:白陶僧俑三、僧俑

隋代倡导佛教,因为开国皇帝杨坚就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在位时倡导人们广建寺庙,号召百姓剃度出家。据记载,隋代的寺庙有4000多座,剃度出家的有26万人。在隋代,这种世家豪族还可以自己供养僧人,就形成了一种门僧制度,主要为了生前让僧人为其歌功颂德,死后还可以让僧人为其做法事、佛事。所以,隋代的墓葬里自然就出现了僧俑。隋朝陶僧俑的陪葬为古代社会推行“死后修佛事”提供了重要的实践依据。

白陶僧俑(图7)

隋代,1959年出土于河南安阳张盛墓,现藏河南博物院。高23厘米,剃须发,披袈裟。左手平置陶前,左手持物,右手托带,双足着靴,直立于方座之上,出土时僧衣上原涂有黄、绿、红、黑各种颜色,今已脱落。其仪态肃穆,不仅在参拜神佛,而且露出极其虔诚的表情。剃发染衣为佛弟子出家之相,我国僧人正式剃发出家始于三国时期。此僧形象表明,隋代僧人已经普遍剃发。张盛夫妇既然以僧俑随葬,可见他们在生前是信奉佛教的。

图8:巩县石窟寺帝后礼佛图四、礼佛图

礼佛就是向佛礼拜,忏悔吾人所造之业,以为灭障消灾增加福慧的殊胜法门。印度佛教传入中国,依傍国主成为站稳脚跟的一个最重要的方略。尤其法门寺牵动了帝王自折万乘之躯向来自异域的佛祖灵骨膜拜,并施资巨万,虔诚供养,乃至下发入塔以示虔诚。古代礼佛的帝王甚多。

巩县石窟寺帝后礼佛图(图8)

开凿于北魏,位于河南省巩义市东北约8公里的大力山下。帝后礼佛图雕刻的是北魏孝文帝和文昭皇后的供养行列,浮雕各高2米,宽4米,共留有18幅,目前是我国尚存完整的帝后礼佛图。分别雕刻于一窟、三窟和四窟窟内大门东西两侧的显眼位置,每窟刻6幅。门东侧三层3幅为皇帝礼佛图,孝文帝头戴冕旒,身穿衮服,在僧人、诸王、中官及手持伞盖、长剑、羽葆、香盒的近侍宫女和御林军的前导、簇拥下,缓缓行进的场面;西侧三层3幅为皇后礼佛图,文昭皇后莲冠霞帔,一手拈香,后随两个戴莲冠的贵妇,在僧人和众宫女的前导下,前簇后拥,浩浩荡荡,真实地反映了封建王室的宗教活动。帝后礼佛图分皇帝和皇后两批人员,各占三个版面,呈两边对称排列。图中皇帝、皇后身躯高大,体态丰满,雍容华贵。侍者的身高只有主像的二分之一,或者更小。他们或为皇帝执扇打伞,或提挈衣裙,或手捧各种祭品,服饰的裙线、衣带还迎风飘动。整个队伍动感十足,迤逦而行。

帝后礼佛图采用高浮雕的形式,在有限的空间中雕刻出众多的人物,构图简练、精美,人物造型生动,雕刻技法纯熟。从人物的身材比例和动作表情上描绘了不同地位中各种人物的形象,整个画面气象肃穆,比例协调,线条流畅,人物神态安详,栩栩如生。

综上所述,佛教于西汉末传入中原,在河南洛阳确立其地位并得以传播兴盛及至宋代鼎盛,其后转衰,皆在出土文物中留下了深刻的时代烙印。上述这些文物资料是佛教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实物证明,为研究河南佛教文化流传、信仰、仪轨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作者简介:鹿继敏,女,硕士,河南博物院馆员。研究方向:博物馆学及历史文化研究)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佛教瑰宝 信仰依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