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浅说

李莎   2018-08-06 10:02:37

说起藏传佛教,相信很多人都感到很神秘,大多是只闻其名,对藏传佛教的情况不甚了解。通过这篇文章,向大家做一些简单介绍。

一、藏传佛教的起源

藏传佛教又叫西藏佛教,是汉传佛教和印度佛教传入西藏地区以后,和西藏本土的原始宗教本教,相互融合、相互包容后的形态。因为这一派系的佛教特别重视密宗,视密宗为其精髓,因此又称为藏密。藏传佛教和流传于汉族地区的汉传佛教以及流传于中国西南边疆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的南传佛教,同源但流派不同,所以人们到藏传佛教寺院的时候会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藏传佛教所修习的经典及义理都和汉传佛教有很大的区别。7世纪时,藏王松赞干布建立了统一的吐蕃政权,他的两位妻子——大唐的文成公主和尼泊尔的赤尊公主都信奉佛教,都携带了大量的佛教书籍和工匠入藏。8世纪时,藏王赤松德赞先后迎请印度寂护和莲华生两位佛学大师入藏传播显宗和密宗佛教。经过和西藏本土宗教本教的较量后,佛教占据了优势。莲华生大师宣告,那些山神水怪以及本教里的各种神祇都被佛教降服,成为佛教中的神灵。经过莲华生大师的改造,使得佛经中佛、菩萨、护法等各种神明的数量大大增加,一些本教里的祭祀及做法仪式也被吸收到佛教中来,再加上当时印度教对佛教的影响,在绘画、雕刻等方面出现了千奇百怪的形象,或是多手多足,或是牛头马面形象怪诞,手持各种法器,坐骑也多是自然界和神话传说中的动物。

二、藏传佛教中的教派和重要祖师

1.宁玛派。宁玛派是藏传佛教中的早期教派,通称“旧译密咒派”,“宁玛”藏语意为“古”“旧”,该派以传承弘扬吐蕃时期译传的旧密咒为主,故称为“旧”;其法统与吐蕃时期的佛教有直接传承关系,历史渊源早于其他教派,故称为“古”。宁玛派尊莲华生为创始人,主要修习密宗,因为这派的僧人习惯戴红帽,又称为红教。宁玛派著名的寺庙有西藏的多吉扎寺、敏珠林寺,四川的噶托寺、竹庆寺、白玉寺、协庆等。

2.噶当派。噶当派出现时期稍晚于宁玛派,创建于公元1056年。藏语“噶”指佛语,“当”指教授。通俗说法是用佛的教诲来指导凡人接受佛教道理。噶当派的奠基人,是古格时期从印度迎请过来的著名佛教大师阿底峡,热振寺是噶当派的主寺。该教派以修习显宗为主,主张先显后密。在噶当派传承中,形成了三个主要支派:教授派、教典派、教诫派,并各有自己所依的典籍和教义。13世纪晚期,一位名叫泅丹惹迟的噶当教典派僧人,把噶当派的纳塘寺搜集保存的大量藏译佛经编订成《甘珠尔》《丹珠尔》。这就是在佛教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藏文《大藏经》最早的编纂本。噶当派由于教理系统化、修持规范化,因而对藏传佛教其他各派都有重大影响。噶举、萨迦派的一些重要僧人都曾向噶当派学习。而格鲁派则是直接在噶当派的基础上建立的,故有“新噶当派”之称。此外,藏传佛教中一切大论的讲说,也都源于噶当派。15世纪时格鲁派兴起后,因格鲁派是在噶当派教义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因此原属噶当派的寺院,都逐渐成了格鲁派的寺院,噶当派从此在藏区隐灭。

西藏大昭寺3.萨迦。萨迦派中的“萨迦”藏语意为灰白色的土地,因该派的主寺——萨迦寺建寺所在地呈灰白色而得名。由于该教派寺院围墙涂有象征文殊、观音和金刚手菩萨的红、白、黑三色花条,故又称花教。萨迦派采用款氏家族世代相传的传承方法。代表人物有萨迦五祖。初祖贡噶宁波(1102~1158)、二祖索南孜摩(1142~1182)、三祖扎巴坚赞(1147~1216)、四祖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1182~1251)、五祖八思巴洛追坚赞(1235~1280,萨迦班智达侄子)。铜鎏金毗卢遮那佛像

金瓶与签牌公元1244年,萨迦班智达应蒙古皇子阔端邀请赴凉州会谈,为元朝统一西藏做出了重要贡献。后来,八思巴被元世祖忽必烈封为国师、帝师、“大宝法王”,萨迦派也由此成为元朝在西藏统治的代表,奠定了公元1279年以后元中央王朝对西藏地方行使行政管理的基础,西藏从此正式纳入中央直接管辖。明朝,萨迦派高僧贡噶扎西前往南京朝见永乐皇帝,受封为明朝三大法王之一的大乘法王。公元1267年西藏建立萨迦派政教合一地方政权,在元中央王朝的支持下,萨迦派势力大增,其寺院及势力波及康区和安多各地,对元朝皇室亦有重大影响。与此同时,萨迦派内部的矛盾亦逐渐发展,公元1324年萨迦寺分成细脱、仁钦岗、拉康、都却4个拉章,各领属民、土地。公元1351年,萨迦派在西藏的掌权地位被帕竹噶举派的大司徒绛曲坚赞取代,萨迦势力日渐衰落。明成祖时,封萨迦首领为大乘法王,萨迦派仅保有萨迦附近一小片领地,其首领称萨迦法王。明朝中期,其他3个拉章传承断绝,都却拉章则再分为彭措颇章和卓玛颇章两房,延续至今,萨迦法王由两房的长子轮流担任。

4.噶举派。噶举派是藏传佛教支派最多的教派。“噶举”藏语意为“口授传承”,谓其传承金刚持佛亲口所授密咒教义。创立者先后有两人,一个是琼布朗觉巴,另一个是玛尔巴译师。因该派僧人按印度教的传统穿白色僧衣,故称为白教。这一派支系众多,有达波噶举和香巴噶举两大传承。达波噶举系统的创始人是达波拉结,但渊源却可以追溯到玛尔巴、米拉日巴师徒。达波拉结是米拉日巴的上首弟子之一,公元1121年,在达布建冈布寺,收徒传法。他融会噶当派的《道次第》和米拉的《大手印》教授,写成《道次第解脱庄严论》,逐渐形成独特的风规,而成达布噶举派。后来,达波拉结的众多门徒发展出更多的支系,通常有“四系八支”之称,遍布于藏区等地,至今未衰。达波噶举中的帕竹噶举、噶玛噶举的上层曾受元、明两朝册封,相继执掌西藏地方政权。格鲁派兴起后,噶举派中仅有止贡、噶玛、达隆、主巴四支系保有一定势力。香巴噶举系统的创始人是琼波南交巴,故也称琼布噶举。因琼波南交巴在后藏的香地广建寺庙,传法讲道,故称香巴噶举派。噶举派主要寺院有西藏墨竹工卡的止贡寺、四川德格的八邦寺等。

西藏布达拉宫5.格鲁派。格鲁派中的“格鲁”一词汉语意译为善规,指该派倡导僧人应严守戒律。因该派认为其教理源于噶当派,故称新噶当派。此派戴黄色僧帽,故又称为黄教。格鲁派既具有鲜明的特点,又有严密的管理制度,因而很快后来居上,成为藏传佛教的重要派别之一。格鲁派认为戒律为佛教之本,因此重视一切微细教法,要僧人以身作则,依律而行。在显密两宗的关系上,格鲁派强调先显后密的修习次第和显密兼修的方法。格鲁派寺院组织严密。较大的寺院一般分寺院、札仓、康村三级,而且各有管理组织,执事人员实行任期制,各司其职,重要事务则会商决定。格鲁派学经制度健全,有系统的佛教教育体系和学位制度,注重戒、定、慧三学并习的学经程序。同时,格鲁派寺院还重视文法、修辞、工巧、医药、历算等学科,对藏族思想文化的发展起过重要的作用。宗喀巴师徒三尊格鲁派奉宗喀巴(1357~1419)为祖师。宗喀巴于公元1402年和公元1406年分别写成《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为创立格鲁派奠定了理论基础。公元1409年正月,宗喀巴在拉萨大昭寺首次举行祈愿大法会,同年又在拉萨东北兴建甘丹寺,并自任住持,这是格鲁派正式形成的标志。后来,该派势力逐步扩大,修建了哲蚌寺、色拉寺、扎什伦布寺等著名寺院。清代以来,格鲁派寺院有了很大发展,除拉萨三大寺外,扎什伦布寺、昌都寺、青海塔尔寺、隆务寺、佑宁寺,甘肃拉卜楞寺、卓尼寺,四川格尔底寺、甘孜寺,云南中甸的格丹松赞林寺,北京雍和宫等也都是格鲁派的著名大寺院。

活佛转世制度,是格鲁派走向兴盛的转折点。清代格鲁派形成达赖、班禅、章嘉活佛(内蒙古)、哲布尊丹巴(外蒙古)四大活佛转世系统。

三、藏传佛教中的活佛制度

活佛制度,是藏传佛教发展到一定社会历史阶段的产物,也是青藏高原这块神奇的雪域之地培育出的一种独特的宗教文化现象,在世界宗教舞台上独树一帜。时至今日,各宗派的“活佛”依然是藏传佛教中最重要的宗教神职人员,扮演着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在广大信教群众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宗教地位。汉族人说活佛,其实这种称谓是不大准确的,应称“转世尊者”。在藏语中,“活佛”则有多种不同的尊称,其中最为常用的有“珠古”“喇嘛”“阿拉”“仁波切”等。

“珠古”,是藏文的音译,意思是“化身”,这是根据大乘佛教法身、报身、化身三身之说而命名的。藏传佛教认为,法身不显,报身时隐时显,而化身则随机显现。所以,一个有成就的正觉者,在他活着的时候,在各地“利济众生”;当他圆寂后,可以有若干个化身。换句话说,在这种佛教理论的指导下,藏传佛教对于十地菩萨为普度众生而变现之色身,最终在人间找到了依托之物,即“转生或转世之活佛”。故“珠古”(即化身)是多种称谓中最能表达“活佛”所蕴含的深奥义理和精神境界的唯一准确、全面的称谓,因而是“活佛”的正统称谓。

“喇嘛”,是藏文的音译,该词最初是从梵文翻译过来的,其本意为“上师”;然而在藏文中还含有“至高无上者或至尊导师”的意义。因此,后来随着活佛制度的形成,“喇嘛”这一尊称又逐渐成为“活佛”的另一重要称谓,以表示活佛是引导信徒走向成佛之道的“导师”或“上师”。

活佛的转世制度,发端于12世纪初。公元1193年,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创始人都松钦巴(意指圣识三时,三时即过去、现在和将来)大师,临终时口嘱他将转世,后人遵循大师遗言寻找并认定转世灵童,从而开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之先河。此后,活佛转世这一新生的宗教制度相继被藏传佛教各宗派所普遍采纳,并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了对于活佛转世灵童的寻找、认定、教育等一整套严格而系统的制度,使活佛世系像雨后春笋般地在青藏高原出现。据估计,整个藏传佛教活佛的总数可达万人。

达赖喇嘛,是格鲁派活佛系统的称谓,是历代中央王朝授封的。公元1578年,第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在青海湖畔的仰华寺与蒙古土默特部阿拉坦汗会面,互赠尊号。阿拉坦汗赠索南嘉措以“圣识一切瓦齐尔达赖喇嘛”,阿拉坦汗后报明朝,经明庭册封得以确立。其中“瓦齐尔达赖”是梵文的音译,意为执金刚;“达赖”是蒙文音译,意为“大海”;喇嘛是藏文音译,意为“上师”。这就是达赖喇嘛活佛系统称谓的最初由来。公元1653年,清朝顺治帝又授封第五世达赖喇嘛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从此达赖喇嘛这一活佛系统的称谓才被确定下来,成为藏传佛教格鲁派两大活佛系统之一的尊号。达赖喇嘛被藏传佛教认定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现已转世至第14世达赖。

班禅喇嘛,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两大活佛系统之一,是历代中央王朝授封的,被认为是无量光佛的化身。公元1645年,蒙古和硕特部固始汗向第四世班禅·罗桑确吉坚赞赠以“班禅博克多”尊号。尊号中的“班”字是梵文“班知达”的缩写,意为通晓“五明学”的学者;“禅”字是藏文“禅波”的缩写,意为“大”或“大师”;“博克多”是蒙语,意为“睿智英武的人物”。从此班禅成为这一活佛系统的称谓。公元1713年,清朝康熙帝又授封第五世班禅·罗桑益西为“班禅额尔德尼”。“额尔德尼”是满文,意为“宝”。之后,“班禅额尔德尼”这一称谓被确定下来,当然,有时仍简称“班禅”。现班禅额尔德尼活佛系统已转世至第11世。其驻锡地为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

大黑天明王呼图克图是清朝授予蒙、藏地区喇嘛教上层大活佛的封号。原是藏语“朱必古”之蒙语音译,意为“化身”。“呼图克”为蒙语音译,其意为“寿”,“图”为“有”,合为“有寿之人”,即长生不老之意。凡册封“呼图克图”者,其名册皆载于理藩院档案中,其下一辈转世,须经清廷代表主持金瓶掣签仪式而加以承认。西藏地区这类活佛地位低于达赖和班禅。

呼图克图有格鲁派活佛,也有其他教派的,数量众多。应包括驻京呼图克图、甘青地区呼图克图、西藏地区呼图克图。其中仅西藏一地,就有37位呼图克图,涵盖格鲁、噶玛、宁玛都多个教派。因此,呼图克图的“系统”一说,牵涉庞杂(包括教派、所属主寺、政教地位等),不能简单划分。

呼图克图在蒙古地区分为两大系统,漠北蒙古以哲布尊丹巴为首,漠南蒙古以章嘉呼图克图为首。特别是章嘉活佛,与清朝政府的关系非常密切,主管着北京、山西、内蒙古等地的宗教事务,有很高的权威。由于格鲁派普遍实行转世制度,所以呼图克图也实行这一制度。

为减少在寻访灵童过程中的流弊,避免在灵童寻访问题上受少数人所左右,造成僵局和纠纷,清乾隆年间,清廷曾三次下诏谕,在不改变活佛转世制度的前提下,由驻藏大臣监督,三大寺主要活佛主持,高僧及地方官员参加共同金瓶掣签,保持公道,防止舞弊。并特赐一金瓶用以对达赖、班禅以及西藏、青海、西康等地的活佛转世灵童的确认,此瓶保存在拉萨。同时在北京雍和宫也保存有一个清廷所赐金瓶,雍和宫保存的金瓶是为判断蒙古地区呼图克图灵童而用的。

《金瓶掣签》制度明确规定:凡寻找达赖、班禅转世灵童时,必须邀集四大护法王、各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前举行金瓶掣签认定仪式。仪式中,将所寻访到的数名灵童的名字、出生年月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象牙做的签牌上,呈给达赖(或班禅)、摄政、佛师、驻藏大臣等过目。然后由秘书用纸将牙签包好,投入金瓶内,由活佛达赖(或班禅)同全体喇嘛一同诵《金瓶经》。念经完毕,由驻藏大臣起立向东磕头,然后打开金瓶,在瓶内搅三匝,用金箸钳出纸包,打开来看,牙签上的名字就可确定为转世灵童。

假如寻访到的灵童仅此一名,也须将这一儿童名字写在签牌上,和另一没有名字的签牌共同放入瓶内。假若抽出没有名字的签牌,就不能认定已寻到的灵童是大活佛的转生,而要另外寻找。灵童一旦择定,其父亲按惯例被封为公爵,划分财产、庄园、牛羊。灵童便迎入寺院抚养、训练。从此灵童就在全封闭的佛教氛围中成长起来,不受凡尘污染。被迎进寺院的灵童,要由高僧为其剪发、换僧衣,并给灵童受戒取法名。受戒取法名后,寺院还要为灵童剃度取名举行盛大庆典。待选定良辰吉日,便举行坐床仪式。活佛坐床后,按过去旧例,正式启用前辈活佛的大印,并开始学习佛学显、密经典。此后,小活佛便在严格的佛教戒律下,习经修炼,直到学业合格圆满,到一定年龄即可正式主持教务。

藏传佛教中可向大家介绍的知识如浩瀚大海,本文篇幅有限,介绍的只是其中极少的一部分,有不尽不详和谬误之处,请大家多指正。

(作者简介:李莎,女,河南博物院文博馆员,从事博物馆藏品和历史文化研究)东方持国天王和南方增长天王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藏传佛教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