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韵唐风仕女玉雕发展之我见

张国军   2018-07-26 10:02:18

张国军仕女玉雕作品(水晶)

张国军裸女玉雕作品(水晶)中国文化讲究内敛与含蓄,中国玉文化绵延数千年。在众多玉雕题材中,仕女题材玉雕始终作为一类特殊的品类存在于中国玉雕的发展历史之中。玉雕作为我国重要的文化符号,有关玉雕的故事在绵绵中华历史长河中,千百年来众说纷纭。

尽管仕女题材玉雕的存在已有上千年历史,然而现实中无论是玉雕界还是收藏界,常出现把“仕女”与“侍女”相混淆的情况。鉴于二者发音相同,相信不少人也遇到过将二者混淆的情况。

在玉雕行业口语环境中,似乎很少有人去严格区分二者的意义与不同。在玉文化传播过程中,将二者混淆的情况屡见不鲜,有时部分读者也很难清晰地区分“仕女”与“侍女”之别。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意思是说不轻易承诺自己无能力做到的事,会让人相信你的能力,达到“言必信,行必果”。仕女题材玉雕最早出现于唐代,是仕女图衍变的产物,相同的题材亦出现在陶器、瓷器制品上。仕女题材究竟是“仕女”还是“侍女”,笔者认为应为“仕女”,“仕女”一词最早见于晚唐,仕女题材最早起源于仕女图。仕女图又称仕女画、美女图,是以中国封建社会中上层妇女生活为题材的绘画作品,古代称做官的人为“仕”,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学而优则仕”有异曲同工之妙。“仕女”自然指的官宦人家妇女,亦泛指上层社会的妇女,特别是封建王朝时期的贵族妇女。张国军和田玉人物玉雕作品唐代同时期已出现仕女题材玉雕,其中以《玉飞天》最广为人知。仕女题材玉雕《玉飞天》1970年出土于内蒙古自治区翁牛特旗解放营子墓葬。该物件器体扁平,略呈三角形,镂雕而成。飞天头戴平顶冠,面部作斜侧处理,上身裸袒,肩披飘带,臂戴金钏,腕戴手镯,下身着长腿裤,身下饰浮动云朵。

玉雕作为一种文艺创作,艺术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以仕女为描绘对象的文艺创作最早的文学题材是仕女图。伴随着经济的发展与文化的繁盛,当中国画碰上玉文化衍生出了仕女题材的玉雕亦在情理之中。仕女画以女性人物为主要描写对象,并以此反映当时的社会内涵,传达特定的艺术韵味和审美价值。仕女玉雕也以自己独有的气质被文人骚客所喜好追捧。

唐以后,宋代政权相对稳定、经济发达、文化昌盛。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日渐丰腴,文化发展开始世俗化,仕女画的创作承袭了唐、五代兴盛之势而又有所创新,尤其是在题材方面,其表现范围已扩展到前所未有的宽泛地步。仕女玉雕也伴随着玉雕的发展不断演变与创新,玉雕的题材刻画更加符合当时人的思想与审美,应运而生了侍女题材玉雕。

如果要严格区分“仕女”与“侍女”的区别,“侍女”中的“侍”的意思是:伺候,在旁边陪着。我国古时称那些在皇宫里侍奉帝王后妃的女子为“侍女”。如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一诗中有“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之句。再如,昭链《啸亭杂录》说:“苏麻喇姑,孝庄文皇后之侍女也。”张国军仕女玉雕作品(白玉)

张国军玉雕作品《蝴蝶仙子》(紫绿玛瑙)

张国军玉雕作品《四大美女》(玛瑙)与仕女不同,在古代,侍女与仕女虽然都生活在深宫大院或官宦人家,但地位高下大不相同。侍女是仆,是侍候人的;仕女是主子,是被人侍候的。“侍女”与“仕女”音同义殊。特别要指出的是,中国画史上只有仕女图,并没有过“侍女图”。唐代出现的三彩侍女俑是作为陪葬品使用的,它与文化雅士的把玩件相去甚远,历史上出现的侍女壁画也多出现在墓葬的墙壁上。

作为欣赏把玩的“仕女”与作为陪葬品的“侍女”存在截然不同的使用场景。尽管如此,“侍女”也和玉雕发生着或多或少的关联。至于原因不得而知,或许是二者发音太相似了。如今,在互联网上,“侍女”有时候等同于“仕女”。

随着玉雕行业的发展与创新,衍生出裸女题材玉雕。尽管与传统文化中的主流意识相悖,但世俗化的文化孕育出的裸女题材玉雕受到一部分人的欢迎。尽管被贴上“世俗化”的标签,但不得不承认裸女题材玉雕将和田玉白润细腻的油脂感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古代,裸女题材玉雕基本上都是选用上等白度的玉料来雕刻,硬度以及润度都要达到一定的标准,还对玉雕大师的雕工有着严格的要求,所以裸女题材玉雕既要展现仕女题材中女性妩媚温的婉特征,还要对其有更加深刻的理解与设计才能够琢刻出,绝不是一项简单的工艺。

如今,伴随着新疆和田玉的枯竭,以及新和田玉标准的出台,如何利用好青海料、俄罗斯料和田玉继续发扬仕女玉雕的发展正在成为挑战。

我们当今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历史发生变迁的时代,是一个文化传统实现创新性发展的时代,要正视时代变迁给民族文化的瓷器带来的挑战。习近平主席说:“宣传阐释中国特色,要讲清楚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不同,其发展道路必然有着自己的特色;讲清楚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尤其是面对互联网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国人对玉雕的认知在逐渐提高。不仅仅是创作,包括传播玉雕知识亦存在挑战。拿中国玉雕界最为著名的仕女创作者吴德胜为例,和吴德胜有关的信息,“仕女”字眼有之,“侍女”亦有之。

仕女是历代文人墨客按照自己心中的“美”塑造出的形象,与男权为主导的中国古代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依赖关系。理想的仕女更像是一件温雅不俗的文房清供,与天理人情棋书画相伴,点缀着历代文人墨客的悠闲生活。然而具体到现代,互联网带来的关于“仕女”的形象有时候被曲解成另一番模样。抛开世俗化的一面,就“雅”这一面而言,作为仕女玉雕的创作,对创作者亦存在着不小的挑战。

作为玉雕题材的仕女,玉雕创作者创作对象最多的形象是唐代女性形象。高高的发髻,圆圆的脸,舞动的衣裙衬托着丰腴的体态之美,多变的线条装点着脸庞,人物细腻生动,营造“丰肌秀骨”的唐代审美特色。配合和田玉温润细腻的特质,玉雕创作者以简练的线条表现神态,利用写实或夸张手法表现躯体。欣赏者看到这些,很自然地去想象仕女的真实情感,忽略人物外貌形象,这就是中国古代艺术中神韵的体现。

现实存在的挑战在于,传统的仕女造型语言与当下广大消费者所接受的偏西方的高等教育中有关人物雕塑的形象相悖。西方雕塑更强调身体比例,且有着发达的筋骨和肌肉。玉雕创作者创作出的仕女形象偏传统,更多讲究人物神态。姿态稳重,婀娜多姿,多以静姿为主,或端庄或秀美,如何显得悠闲自得。

不得不强调一点,玉文化终归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和田玉仕女不应该一味强调创新,拥抱雕塑,应该有自己的语言与审美。在形式上表现写实的同时但又不拘泥于写实,一定要介于写实和写意之间,反映了中国的中庸思想。这种和谐优美表现在神态上,和田玉仕女通过含蓄的人物表情、简单的动态塑造,达到了用最简练的笔墨传达最丰富的信息,以形写神,以神托形的境界。

习近平主席说:“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基本国情,注定了我们必须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华民族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仕女姿态恰到好处,人物五官端庄优美,表情既柔和又宁静含蓄。姿容华贵典雅,让雕塑与玉雕完美结合才能达到高度的统一。艺术源于生活,反映生活。和田玉仕女无论是从人物的塑造上还是在玉石俏色运用上都做了充分的考虑,结合玉雕雕刻师的高超水平,才能充分反映玉雕人技艺的娴熟与独特的审美情味。

作为一个玉雕手艺人,对于玉雕,尤其是象征美的仕女玉雕,我仍在探索,仍在路上;诸多问题仍需要能人志士同道形成合力,共同学习进步,把仕女这一珍贵的文化财产琢磨好,传承好,呵护好,让它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光彩,让它蕴含在我们的多元文化之中,璀璨在中原的历史文化之中,鲜活在国人的生活中,深邃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

(作者简介:张国军,河南省玉石雕刻大师、中国青年玉雕艺术家,心悟玉道玉雕工作室玉雕总设计师)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华韵唐风仕女玉雕发展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