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璀璨乾隆玉

李莎   2018-07-26 10:02:18

清 碧玉透雕灵芝形如意玉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举足轻重,除因中国玉料蕴藏丰富、质地优良、器种繁多,以及玉器用途广泛、制作技术先进、造型典雅美观之外,最主要的则是由于玉在中国一直被奉若神明,深得统治阶级的喜爱,使得玉除了其本身的特性外,在政治、经济、文化、思想、伦理、宗教等各个领域中,充当着特殊的角色,发挥着其他工艺美术品所不能取代的作用。在《礼记》中记载,子贡问孔子:“为何君子贵玉而贱珉(非玉的石头)?”孔子回答曰“君子比德于玉”,并总结了玉具有“仁、知、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十一种德行,将之比于君子。清 白玉童子骑鸟坠

清 青玉乳钉纹匜中国的玉文化从新石器时代开始距今有八千多年的历史,而清代是中国古代玉文化发展史上最鼎盛时期,尤以清代乾隆时期的制玉工艺为最。此时乾隆皇帝诏令各地的名工玉匠进宫琢玉,加上他本人对玉文化的深刻理解,将这一时期玉器的制作推上了中国制玉史的顶峰,世人称之为“乾隆工”。优质和田玉的大量使用以及工艺上的精雕细琢是“乾隆工”的基本特色。从小件到大件,无论是造型还是雕琢、抛光,其细腻精湛、一丝不苟的作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我们无论从文献还是实物都能体会到它的优质。

清初至乾隆二十四年这百余年内,由于玉料来源困难,玉器制作的发展受到很大限制。乾隆二十五年(公元1760年),清军平定西北额鲁特蒙古、新疆回部的叛乱后,打通了和田玉进入中原的“玉石之路”。此后,新疆回部每年春秋两季贡玉达4000斤(特贡与私贩未计)。玉料主要产自新疆的和田和叶尔羌两地,分为采自昆仑山上的“山料”和采自玉龙喀什河和卡拉喀什河的“籽料”。玉料充足加之乾隆皇帝爱玉成痴,使得这一时期的玉器制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清代宫廷玉机构除了内廷的玉作、如意馆、启祥宫三家制玉作坊,京外还有皇上亲自指定的苏州、扬州、天津、杭州、九江、江宁、淮安、凤阳等八处制玉机构,皇上及内廷人员一般将其俗称为苏州织造、两淮盐政、长芦盐政、杭州织造、九江关监督、江宁织造、淮关监督、凤阳关监督,统称京外“八处”。清 青玉“大清乾隆年制”款碗

清 青玉“大清乾隆年制”款碗底部乾隆时期,在宫廷造办处如意馆、启祥宫、玉作等作坊做工的玉匠主要有:姚宗仁,兼玉器画样;朱彩,兼刻字刻款;李世金,兼刻款;文旦,擅长仿古做旧;邹景德、金振寰、顾觐光、刘景贤、杨起云、张君选、蔡天培;回族匠围达蜜特、苏约尔达他也、苏丕掳子、苏丕等,还有的工匠只留下数字作为代号,除六十三、七十五、八十一为披甲旗人外,其他均系苏州织造选送的。清 白玉马形坠

清 青白玉龙首带钩乾隆时期的玉工全面继承了历代玉雕的优秀技艺,如阴线、阳文、平凸、隐起和镂空等多种做工,提高了表现能力。不仅能碾做纹饰华丽、雕琢繁缛的玉器,而且能做到学古而不泥古、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了不少新的创造。例如,仿战国小型玉雕,几乎可以乱真,特别是仿制青铜彝器造型与花纹的各种玉雕,构成这一时期匠心独运的玉雕艺术新风格。这些玉器富有古色古香的浓郁气息,有的追求北宋院体绘画的山水、花卉、佛道人物故事的现实主义优秀传统,创造了刀工细腻、生动逼真、别出心裁、独具一格的绘雕结合的新型玉器。还有的玉器在花纹上采用欧洲巴洛克派的均齐对称、繁花似锦般的异国格调,而又能与既有的艺术传统有机地融为一体,丰富了我国玉雕图案题材和表现方法。

尤其要说的是痕都斯坦玉器对乾隆时期玉器工艺的影响。痕都斯坦(亦名温都斯坦或痕奴斯坦),其位置乾隆皇帝在其《御制诗文集》卷二十一中说:“叶尔羌西过葱岭即拔达克山,转而南为克什米尔,又转西为温都斯坦。”关于温都斯坦,在民间著述中也有所论及,如清代阮葵生《茶余客话》卷十三中说:“温都斯坦回子大国,在叶尔羌西南,马行六十日至克什米尔,复南行四十日即是,水道亦通。”“一人习技巧,善攻玉器,而大薄如蝉翼、又如发,镂金银为丝,织绸缎金漆雕镂皆精奇,遍货于各国。”结合上面几处记载,可以判断其位置在今巴基斯坦北部、阿富汗东部一带地区,系昆仑山脉的西部支脉,盛产玉石,玉雕业发达,玉工的造诣极高。据推测,痕都斯坦玉器大约在乾隆十六年至二十四年这9年当中开始进入内廷的。乾隆皇帝非常喜爱痕都斯坦玉器,在他的《御制诗文集》和《钦定皇舆西域图志》中,从乾隆三十三年到六十年这28年中间,共留下了30余首咏题痕都斯坦玉器的诗文,扼要描述了痕都斯坦玉器的造型和纹饰、工艺特点和艺术造诣。如“西昆率产玉,良匠出痕都”“痕都捞玉出河滨,水磨磨成制绝伦”“团似月轮满,薄于褚叶草,截脂置其里,辨置信应难”“莹薄如纸,惟彼中匠能之,内地玉工谢弗及也”“玉既莹净,制薄如纸,良工巧琢,非中土玉工所能仿佛”等。由于乾隆皇帝对痕都斯坦玉器评价如此之高,便采取鼓励进口的政策,以至于驻在大臣争相竞购贡进。乾隆还命造办处、如意馆、玉作仿制痕都斯坦玉器。所见白玉砚滴、白玉嵌宝石碗、碧玉六瓣碗、碧玉菊瓣盘等显然是仿痕玉而作的。尤其是白玉嵌金丝碗,镌刻乾隆所题“良匠命精追”句,可见是弘历命内廷玉工仿痕玉碗制作的。此碗从总体效果来看还是相当成功的,但在薄、光方面仍有一定差距,因此“非中土玉工所能仿佛”的评语,并非妄自菲薄,而是十分中肯的。清 痕都斯坦白玉碗清代玉器品种繁多,按用途可分为以下几大类:清 痕都斯坦白玉盒

清 痕都斯坦玉杯1.陈设类。有鼎、尊、爵、斛、觚、瓶、炉、玉山子、磬、插挂屏、钟、花插、如意、花熏、动物、人物、瑞兽等。这类作品多为摆件、陈设品,不仅数量多,形体大,而且造型深厚,雕琢精美绝伦。

2.器皿类。有盘、碟、碗、杯、盅、盏、盒、执壶、多穆壶、筷、勺、叉、烟袋嘴、鼻烟壶、烟碟、唾盂等。这类玉器多为时做实用器皿。

3.佩饰类。有朝珠、手串、朝带、项圈、带钩、翎管、偏方、戒指、扳指、手镯、发束、环、佩、牌、坠、鸡心璧、扇坠等。以玉为饰在清代极为普及,从头饰中的簪钗到身上的佩饰、腕饰,以至于金银铜竹、漆器木器的嵌饰,用途广泛,种类繁多。

4.册宝类。有玉册、玉宝、宫殿堂室之宝及用章、玉玺、印章等。在清代玉比金银更受重视,如乾隆十一年考订宝谱时,排序第一件的“大清受命之宝”即以白玉制成。清官印、玺等以玉制为贵,造型多精美。另外,在故宫博物院还保留有几百涵清宫玉册。清 青白玉观音像

清 青玉浮雕蝠纹三镶如意5.祭法类。七珍、八宝、五供、爵杵、净瓶、钵、海灯、蜡台、圭、璧、琮等都属于此类。由于清代较为推崇古制,在一些规模较大的祭祀、朝觐、大典活动中经常用到玉制礼器。清代礼器以圭、璧居多,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也充当陈设品使用。

6.神像类。多为佛、菩萨、罗汉、观音、高僧、八仙、麻姑、寿星。一般来说这类题材的作品并不含有宗教意义,只是作为一种象征吉祥美满的陈设品而已。

7.文化用品类。文房用具(含笔、管、砚、水盂、笔筒、笔山、镇纸、璧阁、洗、砚滴等)、棋子、炉瓶、盒三式、十二层、书卷盒、笛、箫、痒痒挠、冠架、刀靶、拐杖头、梳妆盒、小型微型玉雕等都属于此类。这类器物造型丰富,尤以古朴典雅的文玩用品最具代表性,如卧鹅式砚、山形笔架、花枝形笔筒等。

8.镶嵌类。有玉镶嵌、百宝嵌、金镶嵌、珠宝嵌等。金银器皿或金银首饰嵌宝石在清代已形成风气。用金银镶嵌的玉饰佩件逐渐增多,镶之以金银,配之以珠宝、翡钻的玉器佩件更是美轮美奂,富丽堂皇。清 青白玉兽面纹盖炉

清 青白玉鹤寿花插乾隆时期玉器,纹饰内容广泛,以民俗题材为主,有人物和象征祥瑞的龙、凤、麟、辟邪、角端、飞龙、飞熊、金鸡、大鹅及各种异兽、异鸟、昆虫、山水花卉、亭台楼阁等,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如马背蹲一猴为“马上封侯”,猴背上又一猴为“辈辈封侯”,雕一条鱼为“年年有余”,三只羊为“三阳开泰”,还有传说故事、携琴访友、太白醉酒、赤壁夜游等。

乾隆时期的玉器作品集历代之大成。“乾隆工”更是将玉器工艺做到了极致。乾隆以自己的艺术修养影响着玉器的制造,推陈出新,推动了制玉业的发展,制玉技术达到中国古代制玉史上的一个巅峰。

(作者简介:李莎,女,河南博物院文博馆员,从事博物馆藏品和历史文化研究)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斑斓璀璨乾隆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