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佩玉文化

鹿继敏   2018-07-26 10:02:18

图1:玛瑙珠、玉佩组合项饰

图2:玛瑙珠、玉管、环组合发饰西周时期始于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前771年,历时300多年。目前许多西周文化遗址都发现了玉器。重要遗址有北京房山琉璃河燕国墓地、山东浏阳刘台子、陕西长安张家坡、甘肃灵台百草坡、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地、陕西宝鸡茹家庄渔国墓地、山西曲沃天马曲村北赵晋侯墓地等遗址,出土玉器都超过了千件。这些墓葬出土的玉器数量众多,形态优美,品种丰富,精美无比。从出土的玉器来看,西周时期出现了非常多杂而庞大的人身佩玉体系,山西曲沃天马曲村北赵晋侯墓地和河南三门峡上村岭虢国墓地出土的玉佩最为典型。

三门峡虢国墓地是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的一处大型邦国公墓,先后经过两次大规模考古发掘,清理墓葬252座,出土各类文物近3万件,仅玉器就达3000件(组)之多。出土的玉器中,有发饰、耳饰、项饰、腕饰、胸佩等,种类丰富,瑰丽多彩,成为虢国墓地出土玉器中的亮点,为研究古代佩玉文化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本文就现藏于河南博物院虢国墓出土的玉佩饰进行分析,并以此来阐述西周的佩玉文化。

一、西周佩玉文化的基本内容

佩玉又叫“玉佩”,指随身佩戴有装饰和避邪作用的玉器,佩戴玉饰有束发用的玉笄、玉发箍,有耳朵上戴的玉玦、玉环,有手指上戴的玉韘,有脖子上垂挂的项链,还有身上佩挂的成组玉佩。佩玉分为单佩、玉组佩和玉串饰。

单佩:是相对于组佩而言,是用薄片玉板制成的单件佩玉,结构简单,单件佩玉一般按纹饰命名,主要由单件的动物造型构成,各地的西周墓中出土有大量的动物造型佩玉,有熊、鹿、鹰、马、卧牛、立牛、龟、螳螂、鸟、龙、虎、人龙复合体、猴龙复合体等,绝大部分都有穿孔,多数应是单佩于身,也有少数是组佩中构件。单佩比较常见的为玉玦、玉笄和玉韘。玉玦为耳饰,一种环形的玉器,但是相对于环带有一个缺口,个体都较小,直径通常在5厘米以下,也可作为组佩中构件,《尔雅》曰“玦如环,缺而不连”。 玉笄是穿在玉冠和头发上作固定用的玉簪,《说文解字》曰“笄,簪也”。 玉笄是细长尖头形玉器,有些上端有各种造型和纹饰,其用途是插入发髻,使其不会散开,男子的玉笄则兼有绾发、固冠双重作用。玉韘是一种玉制扳指,是一个中空的筒形,下部平整,上部为一个斜面。《说文解字》曰:“射决也,所以开弦,以象骨,韦系,著右巨指。”由此看来是用于射箭时套于右手拇指上,用以手指不被弓弦所磨伤的器具。图3:佩、璜、玦、管组合发饰玉组佩:组佩在商代并未有发现,但是到了西周较大型的组佩突然兴盛,春秋战国时期尤为突出。其特征为以玉璜为主体,由一件到多层,配以管、珠或动物形等多件玉饰有序组合而成的组佩。组佩之所以将玉璜作为主体,是因为玉璜弯曲似彩虹和拱桥,造型十分优美,并且在组佩中起支撑作用,支撑起几十乃至上百件玉片玉饰,承受较大的重量。“璜”和“衡”二字在古音中十分接近,用璜以求组佩的平衡对称,在佩者行走时,通过璜的连锁保持它的平衡稳定。玉组佩有项饰佩、项饰胸饰联佩、胸腹佩、腰带佩、发饰、腕饰、脚饰等。玉组佩因能发出美的玉声和控制人按一定规律移动的步伐,故又名叮当、节步和步摇。除作节步外,还表示等级高上、崇德,示“君子”有“光明正大”的人品及美化服饰行装用等。所有佩戴者皆王侯贵族。

玉串饰:玉串饰在西周普遍流行,也是西周玉器特色之一。主要以各种玉石质管、珠为主体,配置璜、戈、玉人及其他动物形玉雕而成的饰物,主要用于颈部和腕部。从西周墓葬中出土的情况证明,其已成为奴隶主贵族不可或缺的饰物,并在社会各阶层广泛佩戴。

西周玉佩饰材质丰富多样,多使用透闪石软玉,其中包括河南的南阳玉、新疆的和田玉和辽宁的岫岩玉等。其中还有少量的水晶、绿松石、玛瑙、滑石等。其色彩有灰青色、青白色、青色、青绿色、黄青色、墨绿色、淡绿色、茶褐色等。西周时期玉佩饰在工艺上既继承传统又有创新,较多地使用了勾连线条进行装饰,线条主要为阴线,有双线、单线及一面坡粗阴线,表现为环线勾连、弧线勾连等,刻画线条刚劲,形象生动。

二、西周佩玉文化的内涵

1.佩玉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

西周统治者为维护社会稳定、巩固国家统治而大力推行宗法礼制,将用玉制度等级化,佩玉的形式和数量,表现出佩戴者的等级、地位和道德观。佩玉固然是一种装饰品,但仍然是身份高贵的象征。由于玉佩的佩戴是有规定的,不同身份的人,佩玉的色泽、质地均有区别。《礼记·玉藻》记载:“天子佩白玉而玄组绶,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世子佩瑜玉而綦组绶,士佩瓀玟而缊组绶。”尤其大型多璜组玉佩是代表贵族身份地位及权势的装饰品,用玉多少、佩饰的复杂程度、长短则成为区别身份地位高下的重要标志之一。墓主人身份地位越高,所佩的大型多璜玉组佩饰的结构就越复杂,璜越多,长度就越长,这可能是西周用玉礼制化的表现。佩挂组玉佩者一般都是具有一定身份的贵族,繁简组佩,贵贱分明。周代天子组玉佩用全纯玉,天子以下贵族组玉佩不能用纯玉,必须玉石并用, 目前周天子的组玉佩还没有确切发现,但地位仅次于周天子的诸侯王组玉佩已发现了多套,基本上都是玉石相间,即玉佩用玉,玉佩间管、珠等装饰物多用玛瑙、绿松石、水晶等美石,符合礼制。周代组玉佩的等级,不仅体现在使用的玉材上,还体现在穿缀的丝线花结上,由于出土时大多数已朽烂无从考证,但从考古出土的彩绘木俑上来看应是有等级区分的。西周在佩戴玉饰方面有了严格的规定,以避免等级的混乱与僭越。

2.佩玉可修德养性

周代盛行佩玉文化,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当时有一种“君子比德于玉”的社会风气。《礼记·玉藻》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离身。”玉成为君子化身,君子无故玉不去身,朝夕相伴形影不离,玉德成为约束君子的言行规范和推动玉文化继续发展的精神支柱。君子佩玉不仅为了装饰,玉温润光洁,可修德养性。玉是德的代名词。人们把玉的温润比作谦谦君子之风,把玉质坚硬的特征比作君子气节的坚硬,将玉的洁白喻示君子的品质无瑕。儒家对玉向来有“五德”“九德”之说,以为它的质地、光泽、硬度、纹理、音色体现了仁、义、智、信、洁的美德,于是产生了以“君子比德于玉”为核心的佩玉理论。贵族的服饰中有两套相同的佩玉,腰的左右各佩一套,每套佩玉都用丝绳系连着。上端是一枚弧形的玉叫珩,珩的两端各悬着一枚半圆形的玉叫璜,中间缀有两片玉,叫作琚和瑀,两璜之间悬着一枚玉叫作冲牙。走起路来,冲牙和两璜相撞,发出铿锵悦耳的声音。如果佩玉之人的行为举止过于夸张激烈,那么冲牙与两璜之间的相撞之声将不再悦耳动听,而是杂乱无章。因此,雕制精巧的玉器不仅外形美观,而且能显示出佩戴者的品格。君子每日佩玉,以便提醒自己,一言一行都要像玉那样具备着美好品质,养心养德。

3.佩玉节步礼仪的体现

周天子用佩玉来节步态,以此表现其高贵的身份,由此开启了“佩玉节步”的历史。《礼记·玉藻》曰:“君与尸行接武,大夫继武,士中武。”孔颖达注疏:“武,迹也。接武者,二足相蹑,每蹈于半,半得各自成迹。继武者,谓两足迹相接继也。中犹间也,每徒,足间容一足之地,乃蹑之也。”就是说天子、诸侯和代祖先受祭的尸行走时,迈出的脚应踏在另一只脚所留足印的一半之处,可见行动之慢。大夫的足印则是一个挨着前一个,士行走时步子间就可以留下一个足印的距离了。因此,戴上组玉佩后,在某种功能上也起着节步的作用。身份愈高,步子愈小,走得愈慢,愈显得气派出众,风度俨然。

古代贵族们随身佩戴玉佩,随行走的节律玉佩会发出声音,步律慢而玉声悦,步律快而玉声乱,玉声乱则说明佩戴者可能有失礼的行为,从而贵族们随身佩戴的玉佩作为节制步伐的工具,这样就可以提醒佩戴者随时注意行走形象、步律节奏,使其步伐与所佩戴的玉佩保持一致,从而来表现君子的气质美和仪态美。玉佩组件的多少代表佩戴者身份的高低,身份较低者,组玉佩就较短较简单,身份较高者,组玉佩就较长较复杂;身份越高者,走得也就越慢,行走的步伐越小,越显得气派非凡。身份不同则步伐也不同,故其所佩戴的玉饰也不同。此制不仅适用于王侯、大夫,一般贵族也要遵循,视佩玉节步为礼仪之所需。同时贵族们在行走时还要倾听玉声,以玉德修己德,每时每刻提醒自己注意君臣尊卑,恪守礼制,将玉的美德和君子的美德联系起来。直到唐代佩玉节步才慢慢淡化,明代崇尚儒教,佩玉节步功能又有了一些恢复。

三、河南博物院藏西周玉佩的艺术赏析

1.项饰

玛瑙珠、玉佩组合项饰(图1),1990年出土于虢国墓地虢季墓M2001中,一组118件(颗)。6件马蹄形佩与112颗红玛瑙管形珠相间串联而成,其中红玛瑙管形珠分作两行六组,位于脖颈后边的一组串珠达40颗,数量虽多但形体较小,显然是有意而为。图4 :七璜联珠组玉佩

2.发饰

玛瑙珠、玉管、环组合发饰(图2),1990年出土于虢国墓地虢季墓M2001中。一组73件(颗)。出土于墓主人头部右上方,应是束绾发髻的一组发饰。依出土情况复原可知,这组发饰是由素面玉环、衔尾双龙纹玉环、牛首形玉佩、玉珠、玉管、石贝与大小红玛瑙珠等串联而成。其中衔尾双龙纹玉环串联于发饰首末两端的结合处;位于首末两端各有2件小玉环;大颗玛瑙珠分双行并排串联,且被9件玉管相间而分成6组,每组5至8颗不等;而10颗小颗玛瑙珠则是专门用于打结的。

佩、璜、玦、管组合发饰(图3),1990年出土于虢国墓地虢季墓 M2001中 。一组17件(颗)。出土时位于墓主人脑后,被叠压在玉瞑目和项饰、玉之下。依其出土位置与排列情况,应为绾发所用装饰品。计有佩、璜、管等10件玉器,其中有3件玉器(鹦鹉形璜、虎形璜、鹰形佩)的下面分别有2、2、3颗用于打结的小红色玛瑙管形珠。出土时玉管内有丝带残迹,玉玦上大都有红色条带状织物印迹。

3.胸佩

七璜联珠组玉佩(图4),1990年出土于虢国墓地虢季墓(M2001: 660,661)中,一组374件(颗)。是挂于颈间而达于骨盆以下的大型组玉佩,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由1件人龙合纹玉佩、18件玉管和103颗红玛瑙珠串联而成,其中103颗红玛瑙珠分作两行12组, 14件玉管两两分别串联于两行玛瑙珠之间,另有4件玉管则呈单行串联其间,后者显然为避免两行串珠相分离而起约束作用的。人龙合纹佩为青玉,正面上鼓,中间有一圆形穿孔,背面略凹,全部受沁呈灰白色,位于墓主人颈后中部,成为总贯项饰的枢纽。下部则由7件自上而下、大小依次递增的玉璜与左右对称纵向排列成双排四行的20件红色圆形玛瑙管、108颗浅蓝色菱形料珠、117颗红色玛瑙管形珠相间串联而成。出土时摆放得井然有序,少数玉璜的局部因被其他玉器叠压尚保持原有的晶莹温润的色泽,有些玛瑙珠孔内仍残留红线痕迹。其中玛瑙珠分为16组,大多数是以10至13颗为一组,少数也有2颗或4颗为一组者,均分作并排的两行;20件玛瑙管分为10组,每2件为一组。料珠分为18组,均以6颗为一组,亦等分为并排的两行。7件玉璜的质地均为上好的新疆和田玉,玉璜表面有人面双龙纹、尖尾双龙纹、缠尾双龙纹三种,纹饰精美,线条流畅。人面呈侧视,长发飘逸,耳、鼻、目俱全;龙纹则变幻多端,巧妙异常。这组佩饰以青白色玉璜为主体,复以红、蓝二色珠、管点缀其间,璀璨夺目,华丽无比。

综上所述,玉文化承载着中国古代文化上千年的演变历史,被视为物质与精神层面的完美统一体, 古代不仅用玉来比喻美德,更以玉来显示其道德,因为玉在古时还具有“德佩”的作用,即代表了佩戴者的身份地位和道德水准。佩玉具有广博、含蓄又源远流长的文化性质,这是其他文化所难以比拟的。虢国墓地出土的精美玉组佩饰是中国玉文化瑰宝,它为西周佩玉文化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作者简介:鹿继敏,河南博物院馆员,从事博物馆文博研究)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西周佩玉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