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滕州市出土的商周动物形玉器为例

葛海洋 王峰   2018-07-26 10:02:17

图1:西周夔龙纹玉璜中国玉器产生于远古人类的新石器时代,至今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在古人心目中,玉是“山川之灵”,可通灵天地,除邪晦、知祸福,自古中国人就有很浓厚的崇玉传统,古人给玉赋予了很多精神内涵,因此玉文化也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玉文化自新石器时代开始,发展至今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从原始质朴的“石玉”到宗教图腾的“神玉”,从有礼有制的“礼玉”,再到谦谦君子的“德玉”,到最后,玉器终于开始卸去高度神秘的面纱,走下神坛,融进民间,寄寓于生活。

漫长的旅途中,玉器充满神秘浪漫的同时也不失世俗的真实。玉器文化的发展一直没有间断过,这在世界艺术发展史上是独树一帜的。古玉之美,在于它的材质自然之美、造型之美、雕琢工艺之美及内在蕴含之美。由于商、周文化承袭上古、汇集南北,形成并确定了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因此也造就了绚丽多姿的玉器。商周玉器是在前代基础上得到进一步发展,玉器创作兼容并蓄,在变化中求统一,在统一中求变化。图2:春秋透雕龙形饰

图3:战国水晶龙形饰商周时期是我国古代玉器艺术的成长期,表现出强烈的时代性。首先是神权和礼仪特征,玉器在品种、数量、使用范围上更加丰富,在祭祀、丧葬和礼仪的运用上更加规范。其次是商周时期生活实用玉器大量涌现,开了实用玉器的先河。再次,装饰器是商周玉器的大宗,这些装饰品既有美观作用,有些还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在中国玉文化中,动物形玉器一直以来就是一个永恒的题材,龙、凤、虎、鹰、蚕、鹿等吉祥动物在古人心中是吉兆、智慧的象征,也是人与天、神沟通的媒介,被赋予了主宰风雨、载人升天、降临祥瑞等神奇功能。商周动物形玉器,以其精巧的剪裁、奇妙的构思、简洁明快的工艺令人慨叹。在题材上,凡飞禽走兽,鱼虫百怪,神人物象,无所不有。

龙是极具中国特色的十二生肖之一,与中华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龙是“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字里行间透露出龙的神秘。由于龙在人们心目中的特殊地位,成为玉器上的主要创作题材。图4:商代玉虎

图5:春秋双虎纹玉佩西周夔龙纹玉璜(图1):长9厘米,宽2厘米,厚0.5厘米。玉质青绿色,局部呈鸡骨白,两面纹饰相同,龙纹璜一体两头,脊部琢出脊牙,通体以双钩阴线琢出纹饰,嘴角各有一圆孔可供佩系之用。龙纹璜通体光洁润泽,做工精细规整,是不可多得的西周早期玉雕标本。

春秋透雕龙形饰(图2),2件,长4.5厘米,宽2.5厘米。玉质黄褐色,此器扁平,表面抛光,正面镂雕“S”形双首共身龙,背面光素无纹。龙首分位于左上和右下角,斜向对称。龙角顶部有突脊,形如冠状。吻部上卷,下颌及长舌向后勾卷。龙角、突脊、吻部卷曲处和足等突出处沿器身的上下两缘形成脊齿状。器身周边雕刻细阴线纹轮廓线,中部纵贯双阴线纹与两端龙眼相连。此器应是组玉佩中的组件之一,其左右两侧与背部各有两个对穿孔,横向贯通龙身,可与其他玉饰穿缀。此造型开春秋“S”形玉龙佩之先河。

战国水晶龙形饰(图3):长9.5厘米,宽2.1厘米。白水晶,局部沁有黄褐色斑痕,龙首顶部有突脊,身体呈“S”形,头部两侧用阴线琢出圆眼,身体中部对钻一圆孔,用以佩系。质地纯净温润,造型飘逸,制作精美,通体皆灵,充满了强烈的动感和勃勃的生机,观后使人赏心悦目,似曾相识。

东汉王充《论衡·书解篇》云:“龙鳞有文,于蛇为神;凤羽五色,于鸟为君;虎猛,毛蚧蝓;龟知,背负文。” 龙为四灵之长,凤为百鸟之冠,虎为兽中之王,龟为甲虫之首。龙、凤、虎、龟各因其特性而成为动物界的能者,虎因为其威猛,成为大虫之神。图6:战国玉虎

图7:商代玉鸟

图8:西周玉鸟商代玉虎(图4):2件,通长6.2厘米,高3.5厘米。玉质大小、形制相同,黄白色,通体有褐色斑点,扁平体,卧姿,卷尾,头尾各有一穿孔。造型古朴,小巧灵动,寥寥数刀就展现出玉虎形体,工艺精湛,形象甚是生动。

春秋双虎纹玉佩(图5):长3.4厘米,宽3厘米,厚0.5厘米。玉质青色,近椭圆形,一面微鼓,一面较平,均雕刻有两虎迎面相对图案,全身虎形,流畅有力,中间有一长方形孔,侧面有一上下对穿小圆孔,可供佩系。造型奇特,线条奔放,给人以潇洒、飘逸的美感。

战国玉虎(图6):长7.8厘米,高4厘米。青玉质,侵蚀严重,玉虎做回首状,张口露齿,双耳竖起,椭圆眼,上唇上卷成孔,下唇内卷,肢足前屈,做伏卧状,长尾下垂。身饰卷云纹。形象凶猛生动,纹饰简洁凝练,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国的鸟文化历史悠久,而且在出土的玉器中玉鸟占的比重也很大,大多是以宗教信仰的形式来表现,再现了远古先民们丰富的想象力和卓越的艺术技巧,印证了古代鸟图腾信仰及“鸟神文化”的特质。

西周玉鸟种类颇多,如展翅飞翔的鹰、曲颈栖息的鹤、长尾下垂的凤、短尾矫捷的燕等等,可以说应有尽有。随着自然界的变化,尽力夸张其不同姿态。说明玉雕表现的不仅是现实动物世界,而且更注重想象中的动物世界。同时对鸟类进行了神化,有兽首鸟身、鸟首兽身,其特点有嘴向前回勾,或蹲坐式,或飞翔式,有的冠部极度夸张,其冠比鸟体还长,失去了正常比例。

商代玉鸟(图7):长4.7厘米,高4.5厘米,厚0.4厘米。青褐色,局部沁有黄褐色斑痕。鸟嘴稍残,两眼凸出,弓背,尾似鱼尾,虎爪,身上无纹饰,颈下钻一孔。这件玉鸟造型古朴,雕工传神。

西周玉鸟(图8):长10.4厘米,高2.1厘米,厚0.5厘米。沁蚀严重,整体呈鸡骨白。双面雕,体扁平,两面纹饰相同,圆目,张口,尖喙稍残,翅膀斜向上收拢于体侧,有一前爪,分尾较长弯向下方,有刃且缺口小,颈部及足部对钻一穿孔,可佩系。细看此玉,无论刀工还是抛光痕迹都完全符合西周的手工制玉特征。这样一件简约、大气的玉件实乃不可多得的玉石珍品。

西周玉燕(图9):玉质为碧绿色,通长2.8厘米,有褐色斑点,扁平体,大眼,尖吻,展翼,剪式尾,一翼残。其造型古朴简约,线条流畅自然,雕工简练传神。

西周绿松石鸟(图10):长3.1厘米,高2.2厘米。绿松石质,片状鸟形器,有白褐色沁痕,通体光滑,造型简练。仅外轮廓线为鸟形,以减法刻画出头、身、翅、足,尖喙突出,身体较宽,宽展翅,腹部对钻一圆孔。造型古朴,小巧灵动,寥寥数刀就展现出玉鸟形体,圆眼,扁身,尽显悦变神韵,形象甚是生动。

鱼除了是人们美膳之食,又因鱼谐音同“余”,故古人爱用鱼表示美好的愿望,用玉鱼做佩饰,以示富裕,年年有余,吉祥有余。玉鱼是玉器中比较常见的形象之一,在古代是很重要的玉佩饰,古代玉鱼的制作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玉鱼的存在,早期反映了人们生产生活的自然状况和对动物界的崇拜,晚期则象征了物质的富有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佩鱼之风始于商代,墓葬中出土大多是棺饰玉。出土的玉鱼或悠悠摆尾,或团身跳跃,形式多样,造型简洁而生动,是琢制者在掌握了各种鱼的形态特征后,加以提炼概括,用简单的线条创造出来的艺术品。

商代鱼形玉璜(图11):通长6.5厘米,宽3厘米,厚0.3厘米。青玉质,表面沁有黄褐色瑕斑,通体磨光。曲体弓背,鱼体肥大,躯体与尾部的形体比例相似,尾部中间呈“V”字形开口,上下尖翘,倾斜地面。两端及头部各钻一圆孔。两面均用匀称的细阴线琢出圆眼、鳃、鳍等部位,造型灵动可爱,形体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

图9:西周玉燕

图10:西周绿松石鸟

图11:商代鱼形玉璜

图12:商代变形鱼纹璜

图13:商代玉鱼佩图14:西周玉鱼佩图15:西周玉鱼佩

商代变形鱼纹璜(图12):通长9.6厘米,宽1.7厘米,厚0.3厘米。白玉质,呈灰白色,通体磨光。正面琢以变形云纹,背面光素,轮廓似璜形,两端各钻一圆孔。这件玉器构思奇妙,内涵丰富,充分表明了王公贵族们天授神权的观念。

商代玉鱼佩(图13):通长4.6厘米,最宽处1.9厘米,厚0.7厘米。豆青色,表面沁有黄褐色瑕斑,半透明,通体磨光。躯体拱背,整体呈“V”字形,脊背凸起,自躯体向上渐收,身体为圆润弧形,嘴端较大,口微张,鱼眼以斜刀方式雕刻成大圆眼,尾部分叉呈“V”字形,做出水跳跃状,两面均用匀称的细阴线琢出眼、鳃、鳍等部位,造型奇特,线条奔放。

西周玉鱼佩(图14):通长5厘米,宽0.4厘米。白玉,略泛黄,半透明,质地细腻,通体磨光。细长条圆体,尾分叉,嘴端较大,口微张,钻孔双眼,嘴部钻一圆孔。两面均用匀称的细阴线琢出鳃、鳍等部位,整体圆润规整,轮廓与器表面巧妙结合在一起,观者正视会产生立体圆雕效果。

西周玉鱼佩(图15):通长7.7厘米,宽1.1厘米,厚0.3厘米。青玉,半透明,表面沁有黄褐色瑕斑,通体磨光。长条扁体,头小尾大,尾分叉,嘴端较大,鱼嘴前方呈“T”字形,两面削薄。双面片雕,依其形制特征,属于长条鱼形佩亚种。腹下部凿出一个小豁口,豁口两侧凸出部位以示腹鳍所在,背鳍以细阴线表示,线条挺直有力,形态亲近自然。

西周玉鱼佩(图16、图17):2件,通长8.2厘米,宽1厘米,厚0.3厘米。青玉,略泛白,通体磨光。细长条扁体,尾分叉,嘴端较大,口微张,嘴部钻一圆孔。双面片雕,依其形制特征,属于长条鱼形佩亚种。腹部双面磨出薄刃,腹部双面磨出钝刃,腹下部凿出两个小豁口,豁口两侧凸出部位以示腹鳍所在,背鳍以细阴线表示,造型简洁明快,形态栩栩如生。

西周鱼形玉璜(图18):通长8.7厘米,宽2.3厘米,厚0.3厘米。青玉质,沁有白褐色瑕斑,通体磨光。曲体弓背,尾分叉且下弯,颚下伸有一肢,两端及头部各钻一圆孔。眼、鳃、鳍等部位均用匀称的细阴线琢出纹饰,使轮廓和细部有机融为一体,风格写实,雕琢技法娴熟。图16:西周玉鱼佩

图17:西周玉鱼佩

图18:西周鱼形玉璜

商末周初时期的玉鱼,鱼口上部向上尖翘,下缘多呈微弧形,鱼口与鱼尾两端均约垂直,或一边垂直而另一边呈倾斜状。鱼眼以斜刀方式雕刻成大圆眼,鱼鳃以阴线向下朝鱼口前方延伸。背鳍一处,未突出鱼身,前缘紧靠鳃线,以阴刻线突显背鳍下缘。腹鳍一至两处微突出体外或与体平,上方以阴刻线突显腹鳍上缘。尾部中间呈“V”字形开口,上下尖翘,呈微垂直、倾斜或平行。

西周中期玉鱼,鱼口上部向上尖翘,前缘向下斜向延伸,类似斧状。背鳍一处,未突出鱼身,前缘紧靠鳃线,后缘微凸或微凹,以阴刻线突显背鳍下缘。尾部上下尖凸,倾斜地面,中间呈“V”字形开口。而西周晚期玉鱼头中部上下尖突,上下唇分别向上和向下翻卷,有西周晚期玉龙口部特征。鱼眼以斜刀粗阴线雕刻成大圆眼,鱼鳃以双阴线刻画并且向下延伸。背鳍、腹鳍有突出鱼身体部分,并且以细密阴线刻画出鳍纹。尾部上下尖突,中间成“V”字形开口,穿孔接近于鳃部。西周玉鱼在琢工上,有的精细,有的简练,有的写实,有的抽象夸张。精工细作的器物作为王公贵族的佩饰,而比较粗犷的器物可能适用于殡葬。

西周圆雕玉蚕(图19):通长4.6厘米,通宽1厘米。黄玉为材,局部沁有白斑,圆雕卧蚕形。这两只圆雕玉蚕,玉质晶莹剔透,采用圆雕技法,巨目圆嘴,头端平齐,大耳,蚕首有一双面对钻的小孔,可供佩系。通体雕琢成节褶状,颈部的节褶雕琢得较短窄,腹部的节褶雕琢得较宽阔,充分表现出了蚕的伸缩力量,尾部呈榫头状。纵观此蚕,简刀憨态,小巧灵动,寥寥数刀就展现出玉蚕形体,尽显神韵,令人爱不释手,其可单独佩戴,但更多用于组佩。

西周璜形玉蚕(图20):长4.6厘米,宽1.3厘米,厚0.6 厘米。玉质青色,有黄褐色沁斑,器扁平弯曲呈璜形。头部扁平,上有向外夸张的眼睛,从头部向下,身体逐渐弯曲,到尾部呈尖状,身躯两侧雕刻凸起,以示躯干,头中部两面对钻一圆孔,可供系佩。造型生动逼真,玉质纯净光润,雕刻技法纯熟。图19:西周圆雕玉蚕

图20:西周璜形玉蚕

图21:西周圆雕玉蚕

图22:西周圆雕玉蚕西周圆雕玉蚕(图21):为青白玉,玉质晶莹、细腻、润泽,采用圆雕技法,巨目圆嘴,头端平齐,大耳,口中钻一圆孔,以便穿系之用。通体雕琢成节褶状,并弯曲如弓,呈半环形,颈部的节褶雕琢得较短窄,腹部的节褶雕琢得较为宽阔,充分表现出了蚕的伸缩力量,契合动物的自然形态,越到尾部,体积越小。此玉蚕写实性强,栩栩如生,具有西周玉蚕雕刻特色。

西周圆雕玉蚕(图22):通长4.5厘米,通宽1.2厘米。青白玉,局部沁有朱砂,圆雕卧蚕形。采用圆雕技法,巨目圆嘴,头端平齐,大耳,蚕首有一双面对钻的小孔,可供佩系。通体雕琢成节褶状,颈部的节褶雕琢得较短窄,腹部的节褶雕琢得较宽阔,充分表现出了蚕的伸缩力量,尾部呈榫头状。纵观此蚕,简刀憨态,小巧灵动,寥寥数刀就展现出玉蚕形体,尽显神韵,令人爱不释手,其可单独佩戴,但更多用于组佩。

古人以养蚕缫丝为基本农业,玉蚕为农业兴盛与祭祀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玉蚕又是家财国盛和生命繁衍、生生不息的象征。每件大体神韵一致,刀工和技法娴熟,处处体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智慧。此组商周玉蚕对于研究我国的农业和祭祀,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和意义。

西周玉鹿(图23):通高6厘米,宽3.2厘米,厚0.5厘米。豆绿色兼微黄,双面雕,两角枝杈突出,弯颈回首状,翘耳,圆目,上下颌、鼻、嘴分明,圆臀小尾,后腿微弯,体态丰润,蹄趾明显。造型与张家坡西周墓地出土的玉鹿十分相似,神态亲昵,富有活力。

西周玉兔(图24):玉质深碧色,长4.3厘米,高2.6厘米。玉兔体扁平,造型突出了大耳朵,以阴线刻出眼、嘴、肢体,前腿处有一圆孔,以供佩系。此器造型稍异,乖巧可爱。兔形玉佩最早见于商代,以妇好墓出土最为典型。商代玉兔的耳也略向后抿,但做奔跑状,眼圆睁,腿部摆动,尾部翘起,灵活中透出机敏,动感很强。图23:西周玉鹿

图24:西周玉兔西周圆雕石犀牛(图25),青灰石,通长4.2厘米,通高2.1厘米。质地细腻,中部拦腰有一周白石隔,圆雕,体呈静立状,左前蹄稍残,下颌前端有一穿孔。造型逼真,纹饰简洁,整器强劲有力。

西周玉蝉(图26):长4.2厘米,宽2.3厘米。青玉质,局部沁有黄褐色斑痕,体形肥厚,近乎圆雕,圆头,尖尾,圆形突目,头部饰三个大小相套的菱形纹,头端雕出尖圆吻,单阴线刻画出椭圆形双翅及翅表面的纹饰,双翅收拢于背后,腹部以单阴线刻画出五个腹节,腹部头端纵向掏挖出圆形穿孔,尾端横向掏挖出圆形穿孔。造型形象逼真,纹饰简练传神。

西周玉蟾蜍(图27):长4.3厘米,最宽3.3厘米。青玉质,土沁色较重,腹平,背微弧凸,首略尖,后部弧圆,以数道简单的单阴线刻画出头、目、吻、身等,大嘴张开,俯卧姿态,形象逼真,体形肥圆。细观此件玉蟾蜍造型并不逼真,其倒过来看又似蝉,表现出早期玉蟾蜍浑厚质朴的艺术风格。

西周玉贝(图28):2件,长2.8厘米,宽2厘米。青玉质,正面平面,背部中间有凹槽,并刻有齿,上端有圆孔。玉贝曾为古代货币。商周时期,为弥补天然货贝流通之不足而仿制玉贝,其交换价值与天然货贝等值或低于天然货贝。计量单位为朋,一朋十贝。春秋以后,玉贝逐渐失去其流通功能。

春秋铜首玉鸭(图29):长3.8厘米,宽3.4 厘米,高1.5厘米。鸭首为铜质,身为青玉镶嵌,局部沁有褐色斑痕,周身饰有卷云纹,中部一穿孔与鸭首相对应。鸭首嘴部含有一玉鱼,白玉质,阴线刻画出头、口、眼。造型生动奇特,工艺精湛传神,是难得的艺术珍品。 图25:西周圆雕石犀牛滕州出土的商周动物形玉器,在选材用料上既可以看到一些至今仍在沿用的玉材,如新疆和田玉,也可以看到一些目前几近绝迹却较多出现于新石器时代文化的青黄色的优质玉材;既可以看到常见的美石如玛瑙、水晶或绿松石,也可以看到现今并不多见的那些呈深灰色或赭褐色的地方性玉材。在玉质的沁色上虽然有的表面沁蚀非常严重,但更多的则是玉器本身的质变替代了严重的表面受沁现象。这种情况与高古玉器通常所表现出来的斑驳陆离的沁色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它不是一种由表及里的变化,而是一种由里及表的玉变(也叫质变)现象。

滕州出土的商周动物形玉器,在题材审美上,凡飞禽走兽,鱼虫百怪,神人物象,无所不有。在商周玉雕中,飞禽走兽来源于生活,造型准确,造型手段以正面、侧面和圆雕造型为主。根据不同的视觉审美要求,因形施艺,动与静的习性特征完美统一,这是商周时期动物形玉器造型的一个重要特点。商周动物形玉器的另一个特点是天、地、人、神合一的精神内涵。在动物形玉器中,商周人借玉雕抒发对动物繁衍的企盼,展现动物的自然性、动物与人的和谐,表现动物性与人格性的统一,人与动物和大自然之间的生命依存关系。商代在审美上体现出凝重繁复、刚劲有力的特点,而周代在审美上则体现出生动活泼、形神美线的特征。

滕州出土的商周动物形玉器,在工艺特点和艺术风格上将繁复与简洁、粗犷与洗练、流畅与稚拙、精雕与细琢的立体感和大刀阔斧的动态感相互交织,完美融合,构成了商周动物形玉器雕琢的基本技法。商周动物形玉雕将线刻、浮雕、圆雕、透雕等技术融合在一起,大大增强了视觉立体感,开创了浅阴刻及剪影式裁割相结合的玉雕艺术领域,玉匠们用正面或侧面剪影的方法,按照表现对象的外轮廓线,先在玉片上裁出外形,然后用阴线或一面坡线简要勾勒出身体各部位的线条,于是动物形象就栩栩如生地表现了出来。动物形象一般极为简洁、明快,不追求形体的细部刻画,而强调其具有代表性的某部位或器官的形象美,使动物的形体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形象灵动可爱。图26:西周玉蝉

图27:西周玉蟾蜍

图28:西周玉贝

图29:春秋铜首玉鸭

圆雕是商周动物形玉器的一大特色,大都形象逼真灵动,商代圆雕动物形玉器造型夸张,更注重整体的和谐对称及构图的巧妙。西周圆雕动物形佩饰作品多较小,虽有局部夸张,但比商代更为写实,形象更加生动逼真,一扫过去呆滞沉闷的感觉。这些动物形象的刻画,在商代多运用双线并列阴刻线条,有意识地形成一阳线,使阳线呈现在两条阴线中间,以使阴阳互衬。刚劲有力的线条,把图画勾画得各尽其妙,极富立体感。周代在继承商代双勾线的同时,独创一面坡粗线或细阴线镂刻,雕琢更加成熟,线条奔放,使西周玉器具有强烈的线条美、韵律美,给人以潇洒、飘逸的美感。

古玉之美,在于它的材质自然之美、造型之美、雕琢工艺之美及内在蕴含之美。而商周动物形玉器造型之独特,雕工之精美,形态之灵韵,纹饰之简洁、明快,充分反映了我国古代玉雕艺人的聪明才智。商周动物形玉器不论是在选材用料上还是雕琢手法上,不论是形象刻画上还是审美情趣上,都具有独特的时代特色,对后世影响很大。

(作者简介:葛海洋,山东省滕州市博物馆,助理馆员;王峰,山东省滕州市博物馆副馆长,馆员。)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以滕州市出土的商周动物形玉器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