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玉钺演变初探

王琼   2018-07-26 10:02:17

我国史前玉钺普遍分布于中原、北方、华南、长江中游、长江下游地区,出现于新石器时代晚期。不同地区的玉钺既存在共性,也有差异性。不同地区玉钺出土数量的多寡与各地文明不同的发展模式有关,这种不均衡也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了各考古学文化不同发展模式造就的不同前途。

钺,同戉,《说文解字》云:“戉,斧也。”又云:“大者称钺,小者称斧。”在考古学中,一般将呈长方形、器体扁薄、顶端有孔、另一端为双面刃的器物称为“钺”。钺大约出现于新石器时代中期,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及龙山时代延续使用,其材质以石、玉为主,其中玉钺由于其材质的珍贵和制作的精细成为权力和财富的象征。本文通过分区对目前各地区发现的史前玉钺进行形态研究,探讨其共性、差异性及反映的问题。

一、史前玉钺的分布及形态

从目前的发掘情况来看,我国史前玉钺分布范围较广。20世纪80年代,中国现代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将我国史前文化划分为六大区系,本文据此分别对各区玉钺出土情况进行概述。

1.中原地区

从目前的发掘情况看,中原地区自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仰韶文化开始出现玉钺,如灵宝西坡遗址的9座墓葬中出土有玉钺13件,陕西龙岗寺遗址的墓葬中出土有玉钺5件。这些玉钺多为蛇纹岩,部分为软玉。钺身多呈扁薄而瘦长的“风”字形,弧顶,近顶端多有一孔,另一端为双面弧刃。

龙山时代玉钺多见于陶寺、石峁、石家河文化遗址中。其中陶寺墓地中随葬的玉钺数量达71件(包括软玉、半玉及似玉美石),陶寺中期大墓M22随葬有玉石钺5件,临汾下靳墓地中玉钺也有较多发现。神木石峁遗址的城墙中出土有玉钺,在该遗址周边也征集过不少玉钺,神木新华遗址中也出土有玉钺。此外,淅川下寨遗址的石家河墓葬中出土有玉钺。这一时期的玉钺多呈较短的长方形或梯形,平顶,近顶端有一孔或两孔,另一端多为较直的双面刃。

总体来看,本地区玉钺从瘦长的“风”字形逐渐变短变宽,刃端由弧变直。

2.长江中游地区

长江中游地区自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大溪文化开始少量出现玉钺,如高庙遗址出土玉钺1件,该钺形制较为特殊,呈较短的“风”字形,弧顶,双面弧刃,近顶部有一孔,孔两侧边有齿。

龙山时代该地区的屈家岭、石家河文化遗址中发现有玉钺,数量不多,如怀化高坎垅遗址墓葬中出土玉钺3件,荆州枣林岗遗址出土玉钺1件,宜城顾家坡墓地出土玉钺2件。这些钺多呈较短的“风” 字形,平顶,近顶一端有一孔或两孔,另一端为双面弧刃。

长江中游地区的玉钺目前发现数量不多,较难看出有什么演变规律。

3.长江下游地区

长江下游地区是我国史前玉钺出土数量最多、制作最精良的地区。该地区的玉钺最早出现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的薛家岗、崧泽文化中。如在薛家岗遗址中发掘的墓葬出土了11件玉钺,嘉兴南河浜遗址崧泽文化墓葬中出土有玉钺1件,多呈扁薄而瘦长的“风”字形,弧顶,近顶部有一孔至两孔,另一端为双面弧刃。

龙山时代该地区发现的玉钺数量更多、制作更精良,在凌家滩、良渚文化的多个遗址中都有出土。凌家滩文化玉钺多出土于凌家滩遗址祭坛周围的高等级墓葬中,如出土有玉钺的M23靠近祭坛顶部,这里是凌家滩墓地的核心区域,该墓出土大量精美文物达330件,仅玉器就有200件。这些玉钺材质多为透闪石、玛瑙,体形较大,多呈扁长方形,顶部钻单孔,圆弧刃,尤以三面刃者最具特色,刃部无使用痕迹。良渚文化的玉钺较为集中地出土在良渚古城的反山、瑶山祭坛墓地中,此外在青浦福泉山、江阴高城墩、武进寺墩等遗址也有发现。钺多呈扁薄较宽的“风”字形,顶部较平,近顶端多钻一孔,另一端为弧度较大的双面刃,刃角尖锐上翘。值得注意的是其中5件还出土有与钺配套的瑁和墩,钺柲部分有大量镶嵌粒,展现了玉钺的整体形象。有的钺的刃角部位还浅浮雕有神人兽面纹和鸟纹,体现了墓主的尊贵身份。

整体来看,本地区自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龙山时代玉钺由瘦长逐渐变宽短,由三面刃较多变为刃角上翘的一面刃。

4.海岱地区

海岱地区的玉钺最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大汶口文化中,如大汶口遗址墓葬中出土有玉钺2件,章丘焦家遗址出土有玉钺6件,莒县杭头遗址出土有玉钺2件。这些石钺多出土于墓葬之中,基本上呈梯形,顶部较平或稍弧,近顶部多有一孔,个别穿有两孔,刃部较直或稍弧。

本地区龙山文化也发现有玉钺,如临朐朱封遗址发现玉钺2件,两城镇遗址采集玉钺3件,临沂湖台遗址出土玉钺1件,昌乐袁家遗址出土有玉钺。此外据传两城镇遗址在新中国成立前发现有一玉坑,其中出土有玉钺,留传至今的有3件。这些玉钺或出土于墓葬之中,或为采集所得,多呈较短宽的梯形,平顶,顶部钻一孔至两孔,刃部较直。

整体来看,该地区的玉钺整体形态以梯形者居多,逐渐变宽变短,顶部较平,刃部以直者居多。

5.北方地区与华南地区

玉钺在北方地区发现不多,仅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红山文化牛河梁红山遗址第十六地点、牛河梁第二地点等遗址中有所发现。这些玉钺均出自墓葬之中,葬于墓主胸部,多为圆角方形,中间有圆孔,边有刃。

华南地区的玉钺主要发现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石峡文化中。这些钺多出自墓葬之中,体形较大,长身亚腰,斜弧刃,厚度却仅几毫米,与钺同出的往往有璧和琮。

二、各地区史前玉钺的共性及差异

我国不同地区出土的史前玉钺既有共性,也存在一定的差异。

从现有材料来看,我国史前各地区出土玉钺有两个共性:首先,史前玉钺普遍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开始出现,出土数量不多,而后至龙山时代,全国发现的玉钺数量大大增多,制作也更加精良。其次,玉钺普遍出自规模较大、等级较高的墓葬之中,刃部没有使用痕迹,并非作为实用器存在,而是财富或权力的象征。如崧泽文化南河浜遗址M61出土了包括玉钺在内的111件随葬品,该墓位于祭台的西侧,墓主可能是祭台的巫师或首领。薛家岗遗址中出土玉钺的M40、M44、M47、M58等出土随葬品均在10件以上,最多者达46件,如此的规模仅占墓葬总数的12.5%。良渚文化反山、瑶山祭坛墓地共出土13件玉钺,这些钺均出自随葬有大量玉礼器的高等级墓葬中。

由于不同地区考古学文化的差异,史前玉钺也存在一定的地区差异性。首先,我国各地区出土史前玉钺的数量不均衡。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以中原地区的仰韶文化、长江下游的薛家岗文化等出土玉钺数量较多,其他地区多为零星出土。到了龙山时代,中原地区的陶寺文化、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凌家滩文化出土玉钺数量遥遥领先。尤其是良渚文化出土的钺、瑁、墩俱全的成套玉钺,是本时期玉钺制作工艺的代表。而海岱地区、长江中游地区出土数量不多,北方地区及华南地区罕有玉钺出土。其次,各地区玉钺的形态存在一定的差异。如中原地区、长江中游地区的玉钺以“风”字形者居多,弧刃,早期较为瘦长,晚期变宽变短;长江下游的玉钺早期三面刃者较多,晚期流行刃角上翘的一面刃;海岱地区的玉钺中梯形者占多数,而北方地区的玉钺多为圆角方形,中间有圆孔,边有刃。各地区玉钺形态多样的现象与不同地区不同的文化传统有关。

三、史前玉钺反映的问题

目前来看,在新石器时代中期石钺就已经在全国广泛出现,它们多被作为生产工具使用,而在石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玉钺到新石器时代晚期才出现。出现这种现象并不是巧合,而是与社会文明化进程的发展密切相关。在中国古代文明演进历程中,在新石器时代晚期阶段,无论北方的红山文化还是中原的仰韶文化,都已经发展到“古国”的阶段,此时社会阶层分化,贫富差别加剧。玉钺制作精美,材质珍贵,逐渐成为统治或富裕阶级权力或财富的象征。

同时,不同地区玉钺出土数量的多寡与各地文明不同的发展模式有关,同时这种不均衡也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了各考古学文化不同发展模式造就的不同前途。新石器时代晚期,北方地区的红山文化墓葬中多随葬马蹄状箍、勾云形佩、猪龙、蝉、神兽、神人像等与宗教祭祀活动密切相关的玉器,玉质的钺、斧等富有权力象征意义的玉器较少。而中原地区仰韶文化随葬玉器种类非常单一,通常只有玉钺一种,也不见与宗教祭祀有关的随葬品。到了龙山时代,长江下游的良渚、凌家滩文化高等级墓葬多修建于祭坛之上或周围,随葬品中既有用于宗教祭祀的琮、璧、冠状饰、三叉形器等玉器,也有反映王权的玉石钺。以上现象其实反映出红山文化是以神权为主的神权国家,良渚文化是以神权、军权、王权相结合,以神权为主的神权国家,而仰韶文化则是军权、王权相结合的王权国家。这三种不同的发展模式造就了不同的前途,无论是红山文化还是良渚文化、凌家滩文化,在短暂的辉煌后有的逐渐消亡,有的融入了其他的文化之中,而中原地区在龙山时代发展起来的考古学文化(陶寺、王湾三期文化等)则在吸收其他文化的基础之上发展壮大,并最终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第一个王国——夏朝。

(作者简介:王琼,女,河南博物院,文博馆员,主要从事先秦考古研究)

上一篇回2018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史前玉钺演变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