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邮票价格持续飙升

王祖远   2018-06-11 16:04:00

革命样板戏邮票1966年,我开始收藏邮票。1974年参加工作后,我不吸烟,也少饮酒,用零花钱买了些邮票。集邮的时间前后大约有13年,牺牲了许多时间和其他爱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如今的“文化大革命”邮票存世量极少,且价格已是水涨船高。有时上网看“文化大革命”时期邮票价格,自己都难以置信。昔日8分钱一枚的邮票,时隔半个世纪后的价格都在千元以上。

例如,《一代伟人毛泽东同志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邮票,现在市场价格2600元人。《毛主席去安源》邮票,现在市场价格2000元。《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胜利万岁》邮票,现在市场价格1.2万元。《世界革命人民无限热爱毛主席》邮票,现在市场价格1800元。钢琴伴唱《红灯记》邮票,现在市场价格1000元。《革命青年的榜样—金训华》邮票,现在市场价格800元。《毛主席最新指示》邮票,现在市场价格3000元。《朱德与毛泽东会师井冈山》邮票,现在市场价格1000元。

当我翻开厚厚的集邮册,里面的“文化大革命”邮票把我带回了5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岁月。1966年年初,我到邻居家玩,见邻家的大哥在翻看一本画册。我问他在看什么,他告诉我他在看他父亲的集邮册。我问什么是集邮册,他说集邮册就是把收集到的邮票保存起来的册子。然后,他对我讲了集邮册里每张小邮票的来历和故事。当时,我被一张张小方块和五颜六色邮票画面里的故事吸引,对集邮产生了兴趣。

我按邻居教我的办法,先用剪子小心地剪下信封贴有邮票的部分,然后把它放入装有清水的碗中。几个小时后,邮票和信封就分离开了。我再用清水轻轻擦洗邮票背面的胶水和颗粒状物质,又把它平放在一块玻璃板上自然晾干后,再放入一个笔记本里保存。母亲给我的这捆信封上的邮票,是我首批集邮的原始邮票的积累,有其特殊价值。它们几乎都是40年代至60年代中期的邮票,邮票里有“中华民国邮政”发行的《孙中山》(四联)全国通用邮票。而单张的《孙中山》邮票上印有“限东北贴用”的字样,而邮票原来正本印刷的“伍分”空白旁,打上了“肆仟圆”的邮戳,“一角”的地方盖有“壹万圆”的印章。可见内战后期,钱币也跟着大贬值了。后来,我有机会就去询问家人、亲友、邻居、同学,开始收集和交换我喜欢的邮票,邮票的种类也渐渐丰富起来。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我收集的“文化大革命”鼎盛时期(1967年至1970年)的邮票,大都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政治人物和重大事件。邮票画面几乎都是领袖个人照片,如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人物和八个样板戏、工农兵形象的图案。到了“文化大革命”后期,才逐渐收集到古代四大名著、京剧脸谱、体育运动、少年儿童、江河名川、田园风光、民俗风情、珍禽动物、花草树鸟等等。

收集“文化大革命”邮票印象最深的是一枚编号为“文12”的《毛主席去安源》,大票幅尺寸,40毫米×60毫米的邮票,面值8分。这枚邮票图案是源自1967年由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生刘春华参与执笔创作的《毛主席去安源》油画。油画表现了1921年毛泽东到安源组织工人运动时,身穿长衫,手拿油纸伞,走在高山上的形象。这幅油画在中国美术界具有和样板戏一样的地位。该画的单张彩色印刷数量累计达9亿多张。因此,1968年中国人民邮政发行了这枚邮票,发行总量5000万枚。当时发行这枚邮票时,购买的人排成长队,可见深受集邮者的青睐。在我收藏中,有一枚全新、品相保持完好的《毛主席去安源》邮票。现在这张邮票的价值可谓是“文化大革命”邮票中的翘楚。

在70年代,一张普通国内用邮票价格是8分钱。当时8分钱可以买一支5分钱的奶油冰棒和一支3分钱的水果冰棒,8分钱可以吃一顿较丰富的早餐,5分钱可以买一张儿童电影票。当时母亲给我一周的零花钱只有5分钱。所以我只好克制炎热夏日买冰棒的欲望,积攒每一个5分硬币,去买我想要的邮票。为此,在夏日到邮局或书报摊去买邮票时,我就刻意躲着街上卖冰棒的摊位及小贩的吆喝声。不只如此,有时为了得到一张市面上传讲有价值的邮票,不得不使用以物易物方式,用买下的三四张新邮票,去与他人交换自己想要得到的那一张邮票。如今我年近一甲子,已有儿孙,还没忘记少年时代欠我的“夏日冰棒”。

集邮册里一张张大大小小不同时期的邮票呈现在视野中时,让人联想起不同历史时期的风云人物和历史事件,显示和蕴藏着中国和世界的记忆。这一张张方寸大小的邮票集中放在一本集邮册内,一张邮票里的画面就是一个历史故事。从公元前227年战国时代著名的水利专家李冰主持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开始至1977年“文化大革命”结束,眼前的邮票连接起来就是一部压缩了的中国和世界历史的画卷。它跨越和展现了过去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和世界风云人物,也让人们联想到他们在历史中的丰功伟绩及错误与失败,有的让人赞美,有的让人心痛,而更多的是带来了人生不同时期的甜美记忆与苦涩回味。

这些跟随时代变化增值的“文化大革命”邮票,对我来说已无关紧要。我关注的是时代沧海变迁,这段历史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了什么,今后的中国是否还会发生类似的运动。

我珍惜保存着这些已有50年历史的邮票,更珍惜走过的那段坎坷的岁月和经历过的磨练。祈愿今后的中国不再重演那段历史,让华夏永久和谐平安。

毛主席去安源邮票

上一篇回2018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文化大革命”邮票价格持续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