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窑文化身位之甄论

高天星   2018-06-11 16:03:59

柴荣治国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意思是说不轻易承诺自己无能力做到的事,会让人相信你的能力,达到“言必信,行必果”。这说明瓷器已渗透在平常百姓生活之中。

瓷器为何物?瓷器是瓷质器皿,是用高岭土等物质烧制而成,质硬而坚,以白色、黄色为多,比陶器细致、精细,这就是瓷器。瓷器是瓷窑烧制,作为我国的文化符号,瓷器最早出现在何年何月。千百年来众说纷纭。

习近平主席指出,“不忘记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瓷器在我国历史悠久,科学地认知瓷器,在民间、在学界,仍没有科学的界定;我国瓷器之名、位序,仍没有形成科学认同。

我们当今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历史发生变迁的时代,是一个文化传统实现创新性发展的时代,要正视时代变迁对民族文化的瓷器带来的挑战。习近平主席说:“宣传阐释中国特色,要讲清楚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不同,其发展道路必然有着自己的特色;讲清楚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这是强调,对中国的文化要做到“四个讲清楚”,对瓷器文化也应当如此,做到“四个讲清楚”。以柴窑柴瓷为例,我们当力求讲清楚“柴窑出北地”中的“北地”何在,柴窑的历史、柴瓷的身位、柴窑的特征、柴窑的形制、柴窑色泽釉色、柴窑的隐纹等文化问题,需要深入研究,给柴瓷文化身位以科学定位。简要言说如下:

一、柴瓷之名

梳理文献,关于柴瓷名谓之记载,可知有:清张宗楠《带经堂诗话》云:“后周时请瓷器式,世宗批其状曰: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清刘廷玑《在园杂志》曰:“瓷窑起于柴世宗,迄今将近千年,徒传柴窑之名。”清唐秉钧著《文房肆考图说》记述:“柴窑,后周柴世宗所烧,以其姓柴,故名。”清佚名《瓷鉴》云:“柴窑,在河南郑州,周世宗显德初年创设也。世宗姓柴,故以柴窑名之。”清蓝浦撰、郑廷桂补辑《景德镇陶录》曰:“柴窑,五代周显德初所烧,出北地河南之郑州。其地本宜于陶,以世宗姓柴故名。然当时亦称御窑,入宋始以柴窑别之。”等等,不一而足。

在柴荣的时代,他倡工匠,建窑制,成窑瓷;柴瓷以柴氏之姓而定名,名副其实。我国其他名瓷多以地名名之,而柴瓷以姓氏人名名之,独具特色。

二、柴窑柴瓷文化身位之排序

瓷器是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的文化产品,既是礼器,也是我国的文化符号之一。广泛流传的瓷器排名,其位序在学界至今没有得到认同。所谓的“五大名瓷排序”,有柴汝官哥定,有汝钧官哥定,有钧汝官定哥,有汝官哥钧定,有官汝钧哥定,有定汝官哥钧等不同位序。这里面存在两个问题,首先,对于瓷器的排序各执一说;其次,如绞胎瓷、珍珠地、龙泉瓷、耀州瓷并没有列入其中,也没有进到五大名窑排序之中,需要论说之。

查阅以往历史文献,对柴窑柴瓷的位序有诸多之言说。如明董其昌《骨董十三说》中云:“世称柴、汝、官、哥、定五窑,此其著焉者。”清程哲《窑器说》云:“窑器,所传柴、禹、官、哥、钧、定可勿论矣。”清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如是我闻》云:“有客携柴瓷片索百金……柴瓷片且雨过天青,不过釉色精妙耳。究由人造,非出神功。”民国邵蛰民撰、余戟门增补《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云:“相传当日请器式,世宗批其状曰: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其瓷滋润细媚,宝莹射目,为古来诸窑之冠。”《清秘藏》论瓷器必曰:“柴、汝、官、哥、定。盖此五窑乃为著名之窑。”《款识第六·柴窑声色之辨》云:“柴窑瓷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滋润细媚,有细纹,足多粗黄土者,其制精,其色异,为古来诸瓷之冠。”《赏鉴第八》云:“柴窑为古来诸窑之冠。”蓝氏《陶录》云:“柴窑滋润细媚,有细纹,制精色异,为古来诸窑之冠。”民国赵汝珍编述《古玩指南·瓷器》云:“其器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滋润细媚,有细纹,制精色绝,为往昔诸窑之冠。”民国刘子芬著《竹园陶说》云:“中国有陶始于神农……,至晋而始有瓷……,柴周以后降及宋世,柴、汝、官、哥、定、龙泉、钧州、建安等名窑竞出。”明高濂著《遵生八牋》卷六《燕闲清赏笺》上卷论官窑器,高子说:“说到窑器,一定要说到柴窑、汝窑、官窑、哥窑。

对柴窑柴瓷的排序仍要深入研讨,交换认识,力求达到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希望在学界、业界得到认可和认同,坚持交流互鉴,开放包容;取长补短,择善而从;不要互相排斥,相互贬斥,才是正道。

真(左)、仿(右)柴瓷对比图

三、《格古要论》记述“柴窑出北地”、“北地”何在?

在《格古要论》中记述:“世传柴世宗时烧者,故谓之柴窑。”

柴世宗(921~959),中国后周皇帝,即柴荣。柴世宗柴荣,父名柴守礼、祖父柴翁是当地名豪。柴世宗,一称周世宗,邢州尧山柴家庄人(今河北邢台隆尧),汉族。著名五代时期后周皇帝,后周世宗皇帝,在位时间从公元955~959年,为期5年,终年38岁。他是后周太祖郭威的内侄和养子。善骑射,略通书史黄老。显德元年(公元954年)继郭威为帝,对军事、政治、经济继续进行整顿。军事上,他严明军纪,赏罚分明,又检阅禁军,募天下壮士,又选取优异,选留精锐。政治上,他严禁贪污,惩治失职官吏。经济上,停废敕额(朝廷给予寺名)外的寺院,招民开垦逃户荒田;颁《均田图》,均定河南等地60州租赋。扩建京城开封,恢复漕运,兴修水利,修订刑律和历法,考正雅乐,纠正科举弊端,搜求遗书,雕印古籍等。显德二年起,伐后蜀,收秦(今甘肃秦安北)、凤(今陕西凤县东)、成(今甘肃成县)、阶(今甘肃武都东)4州;此后又3次亲征南唐,至显德五年,得南唐江北、淮南14州。显德六年,北伐辽,收复瀛(今河北河间)、莫(今河北任丘北)、易(今河北易县)3州及瓦桥(今河北雄县)、益津(今河北霸州)、淤口(今河北霸州东信安镇)3关。六年五月,周世宗正欲乘胜进取幽州,却英年早逝。

后周显德元年(公元954年),周太祖驾崩,晋王荣按遗命在柩前即皇帝位,是为周世宗。他倡工匠,建窑制,成窑瓷;柴瓷以柴氏之姓而定名,名副其实。我国其他名瓷多以地名名之,而柴瓷以姓氏人名名之,独具特色。

四、柴窑柴瓷的特点、特征、特色

无特色、无特征,无法成名。柴窑柴瓷具有特点、特征、特色“三特”之技。查阅和整合历代文献,有关柴窑柴瓷的特点,其代表性的评论有如下诸说:

明天顺王佐《新增格古要论》云:“柴窑,其器天青色,滋润细腻,有细纹,多足黄土粗,逝世少见。”明万历黄一正《事物绀珠》四十一卷云:“柴窑制精色异,为诸窑之冠。”明张应文《清秘藏云》:“闻其制云: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清佚名《南窑笔记》云:“柴窑,周显德年间宝库失火,玻璃玛瑙诸金石烧结一处,因令作釉,其釉色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响如磬,其妙四如。”清陈浏(寂园叟)撰《陶雅》:“宋瓷中雨过天青一种,葱倩靓丽,中有蚯蚓走泥纹,非康雍朝所能摹仿。”民国许之衡撰《饮流斋说瓷》:《概说第一》曰“宋最有名之窑有五,所谓柴、汝、官、哥、定是也”,《说窑第二》曰“柴、汝、官、哥、定一语为瓷学家之恒言,皆宋窑名也……。柴窑,在河南郑州,即柴世宗所创也”。

综上诸家言说,柴窑柴瓷的“三特”可概括为“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此“四如”影响深远,并被诸家名瓷而冠之。

五、柴窑的形制特征

柴窑烧制的柴瓷,彰显了柴瓷匠人的聪明智慧,使柴瓷独居形制,历代多有评价。如清王士祯撰《居易录》记述:“柴窑,碧色,形制甚古,流光四射,非哥、定、宣、成诸窑能比。”清徐珂撰《清稗类钞》记述:“清人徐应秋收藏一柴窑小盂,色鲜碧,质莹薄,人间罕有。”明梁绍壬《两般秋雨庵随笔》记述:“渔洋山人曾见一贵人有一柴窑碗,其色正碧,流光四溢,真雨过天青色也。”清蓝浦撰、郑廷桂补辑《景德镇陶录》唐氏《肆考》云:“今论窑器者,必曰柴、汝、官、哥、定,而柴之不可得矣。”民国韩国钧《瓷录·柴窑》云:“论瓷者必曰柴汝官哥定,而柴久不可得矣,得其残器碎片亦足珍贵。”这一形制、形态的特点,不仅在当时独步天下,也可以说在名瓷中别具特色。

六、柴窑的隐纹特点

柴窑的隐纹特点有别于其他窑,官窑瓷器上的隐纹像蟹爪,哥窑器物上的隐纹如鱼籽,只是所用釉料不如官窑好罢了。二窑烧出的瓷器常常发生窑变,形状类如蝴蝶、禽、鱼、鳞、豹等,这是因为分布在本色瓷坯上的釉发生了釉外变色,有的变成黄黑,有的变成红紫,形象逼真可爱,这大概是火候变化形成的,否则无法理解。这样的瓷器,似乎很难得到,后来又有董窑、乌泥窑,都效仿官窑,烧制的瓷器质地粗糙而不润泽,釉面爆裂,混杂于哥窑的制品中,后来像元代末年新烧的瓷器,还不如这些瓷器。近年来各窑烧制的瓷器,其中精美的也有可取之处,只有紫骨和粉青不太相似,如现在新烧的瓷器,与过去各窑烧制的瓷器品相相比,相差甚远,也有粉青色的,但干燥无光华,而光华润泽的已变成绿色。

习近平主席说: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基本国情,注定了我们必须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华民族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

习近平主席还强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没有文明的继承和发展,没有文化的弘扬和繁荣,就没有中国梦的实现。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文化新的辉煌。”“以改革释放创新活力,加快建立健全国家创新体系,让一切创新源泉充分涌流。”对我国瓷器,当努力“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型发展,坚守中国文化立场,传承中国文化基因,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汲取中国智慧、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不断增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创造中化文化新辉煌。”

柴窑柴瓷的研究仍在进行时,仍在路上;诸多问题需要同仁同道形成合力,交换信息和研究成果。把柴瓷这一珍贵的文化财产挖掘好、传承好、呵护好,让它在当今时代焕发出新的光彩,让柴窑柴瓷文化蕴含在我们的多元文化之中,璀璨在中原的历史文化之中,鲜活在郑州市民的生活里,深邃在我们的精神里。

上一篇回2018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柴窑文化身位之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