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柴窑烧造的地点

赵自强   2018-06-11 16:03:58

景德镇宋代影青瓷最早的文献记载《格古要论》称:“柴窑,出北地。”天顺三年(公元1459 年) 成书,由王佐增补的《新增格古要论》记载:“柴窑器出北地河南郑州。”前者提到的“北地”,或可指一个很大范围,它可以指黄河以北、长江以北,或江西省北部地区;后者提到的“北地河南郑州”,范围缩小了,应指长江以北的地方,明确了北地就是河南郑州。明代以后,如《夷门广牍》等文献,谈及柴窑窑址都离不开以上说法。

过去,人们对于北方和南方的概念不是那么清晰,所指的南方往往就是广东、广西及海南之地,除此之外的省份都是北方。况且,曹昭撰写的《格古要论》成书于明代初。我们知道,北宋时间有157 年,南宋时间有152 年,元代也有88 年,时隔近400 年之久,他所说的“北地”可靠性如何呢? 从明洪武到天顺三年成书的《新增格古要论》相隔了71 年,称“北地河南郑州”可靠性又如何呢?古代有否“北地”之称呢? 史料记载是有的。“北地”是古代的郡名,秦代开始设立,隋朝初期废除。《格古要论》作者所说的柴窑出自“北地”,不可能是指相隔600多年前已经废除的“北地”。隋以前曾称北地郡的地方有甘肃、宁夏、陕西等地,笔者认为柴窑的产地既不是指这些地方,也不是指“河南郑州”。正如《中国的瓷器》中说:“且柴世宗在位只五年,千戈扰攘之际,在郑州建御窑是大成问题的。”陈万时先生在《中国青瓷史略》中也评述:“周世宗在位的年代仅有6年(公元954~959 年),这6年正是群雄割据,逐鹿中原的混乱时期,在郑州创造御窑是大成问题。”他还说:“所谓柴窑的‘雨过天青’,是在钱氏称霸东南时,在越州所烧造的一种看法,显然是很可能的。”

陈万里先生说的柴窑烧造地点,是长江以南,是吴越钱氏当时控制的地方,也就是浙江区域,以及太湖周围的十三州之地。笔者认为明初成书的《格古要论》所指柴窑产地是“北地”之说,以及《新增格古要论》所说的“北地河南郑州”在这里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找出实物来印证文献中所说的这些柴窑瓷器本身所具有的特征。如果说“北地”就是江西省景德镇,那是可以成立的。从含义上来讲,“北地”指的范围较小,“北方”包含范围较大。如果说长江以北或黄河以北,一般不说“北地”,只说“北方”,把“北地”理解为江西省“北地”景德镇就非常合情理了。目前也有学者提出不同的看法,这是很正常的。这些都是人们的推测,至今仍未发现窑址,大家可作大胆的探讨。

笔者认为,柴窑“青如天,明如境,薄如纸,声如磬”的特征,其材料和烧制技术只有江西景德镇才能办得到。因为景德镇由古至今,千余年制瓷业长盛不衰,有其集中的高超的制瓷技术力量,更重要的是在制瓷原料和燃料上占优势。正所谓“物华天宝”和“人杰地灵”,这是江西省景德镇的制瓷资本,也是发展成为中外闻名“瓷都”的关键。古代烧制瓷器的燃料主要是用木柴,当时景德镇森林资源非常丰富,都以就地取材为主。制瓷所用的瓷土,即高岭土,景德镇也得天独厚,蕴藏量最丰富,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重要的瓷土产地,而且瓷土最为上乘。宋时其他地方不可能烧制出既洁白又呈半透明的瓷器。除此之外,还有瓷石、釉果和耐火原料等,都是在原地取材的。所有这些,都是景德镇所具备的制瓷最有利的条件。景德镇宋代影青瓷

上一篇回2018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关于柴窑烧造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