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窑的标准

王学武   2018-06-11 16:03:58

图1、2: 东汉中平二年(公元185年)《曹全碑》,出土于陕西省合阳县

目前,研究柴窑的人较多,这本该是文化繁荣的好事,但是依照历史学、文献学、考古学、地理学、金石学、标型学、鉴定学、现代检测学严格要求的研究者则是少之甚少。如去年某地搞的一次“越窑秘色瓷是柴窑”的会议,更是缺乏历史文献知识和鉴定学基础,牵强附会,凭空想象,空谈柴窑,误导陶瓷爱好者。故有必要就历史上的“柴窑标准”做一科学申明,“以史为证”,利于学术上严谨考证。

现在古陶瓷研究者公认的中国第一部鉴定书是明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曹昭撰写的《格古要论》,这是中国鉴定学的鼻祖,也是关于柴窑的最早记载。他在“古窑器论”里首先写的是:“柴窑出北地。世传柴世宗时烧者,故谓之柴窑。天青色,滋润细腻,有细纹,多足粗黄土,近世少见。”这几句话及明清流传甚广的“四如”和“诸窑之冠”的真实比喻,是我们开启柴窑千年之谜的金钥匙。他将柴窑的生产之地、何谓柴窑、瓷器釉色、釉质特征、工艺特点、支烧方法、存世数量、先进技术、如同什么等等都标得非常清楚。柴窑其实不难,它就是晚唐秘色瓷与晚宋汝窑瓷之间,五代末北宋初最美的天青色瓷器。

一、要符合明初曹昭《格古要论》

论述的七条标准1.《格古要论》第一句“柴窑器出北地”,即柴窑窑址必须出自符合古代设置过“北地郡”行政建制及以后简称“北地”的地望内,并在当时柴荣“后周”的国境内,且有五代前全国著名的青瓷窑场。

古代“北地郡”所在建置及简称“北地”的地望。

图1、2:证明在东汉中平二年(公元185年)“北地郡”迁徙至陕西的《曹全碑》,出土于陕西省合阳县。图3:证明从三国魏景元三年(公元262年)起,曹丕迁“北地郡”定居在陕西铜川耀县历史地图

图4、5:开元六年(公元718年)《田元墓志铭》记载“北地华原人也”,出土于陕西省耀县

图6、7、8:北宋沈括《梦溪笔谈》记载“北地郡”图3:三国时,曹操儿子曹丕迁“北地郡”定居于今天的陕西省铜川市耀县境内 。

图4、5: 证明在盛唐时,陕西省耀县依然叫“北地”。见开元六年(公元718年)《田元墓志铭》记载“北地华原(耀县前身叫华原)人也”,出土于陕西省耀县。

图6、7、8又证:宋代沈括《梦溪笔谈》不仅是我国古代的学术宝库,而且在世界文化史上也有重要的地位。

《宋史·沈括传》称他“博学善文,于天文、方志……无所不通,皆有所论著”。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评价沈括是“中国科学史上的坐标”。 身为宋仁宗嘉祐进士、翰林学士的沈括,曾多年在陕西工作,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任陕西延州知州(今陕西延安),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被诬贬职。《梦溪笔谈》卷三“辩证”记载:“洛中有洛水,北地郡有洛水。”这段记载是在公元1090年左右,距离《格古要论》出版的时间约298年。明初人曹昭在这段时间内能够阅读到最著名的科学地理书籍,应该是宋朝沈括的《梦溪笔谈》,它让明代人知道“北地郡”在哪里,比曹昭撰写的《格古要论》距离我们今天632年要近得多。

图9、10、11、12:清代顺治《东山辑修殿宇碑记》记载“华原”“北地”“铜川”之证明。元祐二年(公元1087年),沈括完成了在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即已奉命编绘的《大宋天下郡县图》,他的地理学说与《大宋天下郡县图》,定名为《守令图》。这是一套大型地图集,是我国制图史上的巨作,沈括把过去地图的四面八方,科学地细分成二十四个方位,使图标的精度更准更高。虽然今天《天下郡县图》已佚,但是按沈括《梦溪笔谈》里特别“辩证”的“北地郡有洛水”的强调,是一定会在他的《天下郡县图》中绘制清楚的,明初曹昭是可以看到并明白“北地郡”的所在地。

所以,作为陕西延州知州以及《天下郡县图》的制作编绘者,沈括对于“北地郡有洛水”的记载,又是列在“辩证”即“考证”的标题下,其严肃性、科学性、准确性都毋庸置疑。

图13、14:清乾隆二十七年《续耀州志》之“北地”证明

图15:五代天青釉仿金银器五曲花口盏(开封出)

图16:辽宁省博物馆“天青色飞鱼形水盂”,北票县水泉一号辽早期大墓出土

图17: 柴窑“凸印蝉(禅)纹”盏托

图18 : 柴窑细划花凤尾纹透光盏明清两代,大量耀县、富平、同官、三原等《地方志》中关于“北地郡”与“北地”的记载(略)。

图9、10、11、12:清代顺治《东山辑修殿宇碑记》记载“华原”“北地”“铜川”之证明。

图13、图14再证:我馆在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部查证到,清乾隆二十七年耀州知事旌德、汪灏撰《续耀州志》卷九 艺文志碑记,北朝西安太守王嘉会撰文《重建文正书院碑记》载:“昔范文正公(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文学家范仲淹,世称‘范文正公’,祖籍邠州(今陕西彬县),公元989~1052年。守北地庆历元年(公元1041年)任耀州知州,兢兢以教化为先,其后人才丛出,代有传人。证明三点:一是在宋代范仲淹时,依然对耀州地区简称“北地”,是路人皆知的;二是到了清代乾隆时期,西安太守也依然对耀州区重建文正书院题文刻记,这里就是“北地”;三是从唐代早、中、晚至宋代,再至明代曹昭及清代西安太守王嘉会,文人雅士的记载都称这里是“北地”,毫无疑问,从公元226年魏文帝曹丕迁北地于耀州区附近,至清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再至光绪十七年(公元1891年)《富平县志稿》(略),这里叫“北地”已经有1630年的历史了。可以说当时的人们家喻户晓,否则,西安太守到耀州区讲范仲淹“守北地”,并刻碑纪念,当地人都不知“北地”是指这里岂不笑话吗?接着又进一步确认:“继守兹土者,跡其轶事,创设文正书院。”即在“兹土”指耀州地域创立文正书院。如同现在的“北京市”,我们简称“北京”一样,这在我馆的古代石碑里有多处证明,它们不是指“北方”,而是指“北地郡”的旧址所在地。如同现在所有西安市书画家在落款时,都写“长安”不写“西安”一样,是显示自己博古通今。图19: 五代天青色外刻莲釉中描金“多足粗黄土” 支烧工艺

图20: 法国集美博物馆藏高浮雕牡丹纹双凤流壶

图21 :陕西历史博物馆“三王”倒流壶

图22 :五代鲜碧色“明如镜”大盏

图23 :五代天青色外刻莲薄壁透光高足杯

图24 :五代天青色薄壁透光水盂2.必须是五代后周皇帝“柴世宗时烧者”的全国最好瓷器;且延续不久就绝迹了。

3.瓷器必须是天青色(青如天)五代柴窑首创天青色,打破唐代“南青北白”的基本格局,开宋代一朝天青色先河。在古代“青”多指“绿色”,比如“青草”“青苗”“踏青”。“天青色”,即以绿色为主,略带天空中的蓝色,是一种介于蓝与绿之间、泛绿又泛蓝的美丽色彩。因为当时是首创,也没有微量发色元素的量化可控,天青釉难免有重有轻,故有“天青色”和“淡天青”之分,而“淡天青”较多。都是以天空中泛蓝色多少来区分的,都是高温明亮的玻璃釉。不同于汝窑的“淡青色”,以“中温乳浊釉”的浓淡蓝色区分。柴与汝是以温度(高与低)、色相(亮与浊)、开片(无与有)、工艺(剔划与素印)、胎质(白与灰)、年代(早与晚)来区别的。柴窑出“北地”及“天青色”与越窑出“南地”“千峰翠色”的绿色无关。 (图15)

4.瓷器釉水必须有“滋润细媚”,令人爱不释手的质感。

滋润:光滑细腻,有光彩。细媚:精致、妩媚、姿态美好、娇艳。

五代柴窑的精品贡官器,玻璃质感极强,釉色天青,釉面莹亮,铲底剔花工艺顶级,胎质坚密柔挺,造型独领风骚,精美细致妩媚,小巧玲珑可人,大气磅礴震慑,白胎不惜成本,工艺空前绝后,后来历代耀州瓷器无法企及的。欣赏柴窑器,最关键的就在于一个“媚”字:釉水滋润,工艺妩媚动人。(图16)图25: 五代天青色薄壁“声如磬”斗笠盏

图26: 五代天青色薄壁划花透光盏

图27 :北方唯一青瓷“官字款”

图28 :五代天青色仿金银器釉中“描金”杯

图29 : 五代天青色“刮油露胎变色技术”

图30 :五代“连通体内液面等高原理”倒流壶5.柴窑瓷器中的部分高档产品必须“有细纹”装饰。即有印、划等非常细小且精美的工艺特征,为古人所赞叹的“制精”,似汉代玉器上细刻划的“游丝毛雕”工艺。

《汉语大字典》解释:纹:花纹;物体上呈线条状的纹路。细纹:指纤细的纹饰。在《格古要论》里,柴窑的“有细纹”,不同于说曹昭写汝窑的“有蟹爪纹者真”,也不同于说官窑的“有蟹爪纹”,更不是哥窑的“百圾碎”,他不用具体的形容词,指的就是“有细纹饰”,因为纹饰太多,没有办法用一个词来形容。另一个有力的证明:就是物质结构学的原理,凡玩瓷器人都知道的常识,即:瓷器一开片,敲击时的声音就会发“哑”;若有冲缝,则声音就会更加发“闷”,所以,如果说柴窑“有细纹”指的是瓷器开片的话,怎么能“声如磬”呢?又怎么能“明如镜”呢?谁家的镜子是开满裂片的?这个“坎”是无论如何都过不去的。开片是瓷器的一种缺陷,是次品,现在所有酒店餐桌上的瓷器都不开片。所以“有细纹”,一定是指“纤细的纹饰”,而理解成“细开裂片”就是错误的。 

“柴窑”这种纤小细腻划画纹饰的特征,也为五代柴窑所独有,不像以后追随的其他。

窑口,因胎釉结合不好,收缩比不同,很难烧制出不开片的瓷器;又因胎质疏松,没有办法在上面运用剔刻划花工艺,只能以无奈的狡辩说“开片也是一种美”来自我安慰。需要不断提高人们文化修养和鉴赏艺术品的审美能力。(图17、18) 图31 :吕大临家族墓收藏瓷器

图 32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五代天青色窑址发掘照片

6.柴窑的“支烧工艺”必须区别于越窑的“多点垫烧”和汝窑的“芝麻钉支烧”,而是“多足粗黄土”的支烧特征。(图19)

7.必须是六百二十年前就“近世少见”。非常稀有才“片同金翠”。不是大江南北广布的影青瓷和越窑瓷。(图20、21)

二、必须符合曹昭以后明清文献补充的形象比喻

1.“青如天”:前已说过,不再赘述。

2.“明如镜”:形容柴窑瓷器釉面的光亮度。柴窑胎面旋切打磨得非常光滑,二次施釉均匀,在1300℃左右的高温下,釉料完全熔融,玻璃质感较强,釉面平整明净,可以光亮照人。注意,柴窑的“明如镜”不是指现代的水银镜,而是指一千多年前的青铜打磨镜,如同古代青铜镜打磨的镜面一样,是靠反光照人。柴窑这种特有透明的、玻璃质感较强的釉面,是中国最早创烧的青瓷高钾釉,也是全国青瓷中独有的,正符合文献记载柴窑“滋润细媚”的釉面质感,及令人爱不释手的特征记载。“光可射目”,同样是指柴窑的温度非常高,釉面反光强,比喻有箭飞一样的刺眼光芒。乾隆皇帝御题诗《柴窑枕》云“千年火气稳,一片水光披”指的柴窑釉面如同披了一层水光一样。而开片的乳浊釉一定是混沌不清,达不到“明如镜”的效果。柴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开片”,瓷器不开片才能“视其色温温如也”,即“温润如玉”。“好玉”一定是不开片的。不似其他的乳浊类青釉,99%都是开片的。我们现在不能再没有文化审美观,把古代个别贪官污吏为溜须拍马而阿谀奉承的开片瓷器当宝贝。(图22)

3.“薄如纸”的三层含义:

(1)是指胎质非常薄。许多五代柴窑薄胎器的厚度只有1毫米甚至0.2毫米,薄得就如同晚唐五代时期人们练字所使用的粗棉麻类沉淀纸”。只有拉坯非常薄,才是真正的技术,并且在1300℃的窑炉里,烧红烧软,颤颤巍巍,出窑时却亭亭玉立,这要求胎质的泥料细密且黏性非常好,非一般疏松胎质的窑场可比。

(2)一定不是指釉薄,因为釉薄,就如同原始瓷上的釉一样,只一遍就自然薄,稀稀拉拉的,连胎都盖不住,非常难看;而以后的官窑、龙泉窑都是厚胎厚釉,就是追逐“如玉”的效果,薄釉是根本达不到的。

(3)也是一种形象比喻的“形容词”,但不是无中生有,而是确实在当时全国瓷器中,只有柴窑的杯盏类是最“薄如纸”的一种,薄壁小罐同样,是在一次拉坯成型中最薄的,灯光一照,如冰似玉,这种技术也是全国唯一的。(图23、24)

4.“声如磬”:“磬”是古代一种用坚石制作的打击乐器,根据厚薄、大小、形状差异,敲击时发出的音域不同,清亮悦耳,余音悠长,绕梁三日。“声如磬”是指瓷器胎坯拉的非常薄,在1300℃左右的高温中烧成的盏类,全部不开片,其敲击时才能“声如磬”。我们鉴定瓷器是否坚实完整的方法就是轻击听音,声闷声哑都不好。“有蟹爪纹者”是不能“声如磬”的。(图25、26) 5.“制精色异,诸窑之冠”:所谓“一招鲜吃遍天”,在手工业为主的古代,一个窑场有一项技术出彩就不得了啦,柴窑必须有“十多项”技术遥遥领先,才不愧为“诸窑之冠”!柴窑所追求的是一种极致。淘洗、拉坯、瓷塑、剔刻花等各方面都要求做到最好。(图27、28、29、30)

6.必须符合明初记载柴窑“天青色”到清代记载柴窑“鲜碧色”的转变。这是其他窑场无法比拟和复制的,在全国,只有柴窑符合这一颜色的过渡特征。(图31)图片33: “官”字款

图 34 :巴林右旗床金沟皇家大墓(公元969年前)出土的壶

图35:巴林右旗床金沟皇家大墓出土的盏托

图36:陈国公主墓出土鲜碧色斗笠盏一对三、要符合现代考古学、窑址发掘及科学检测

1.必须符合考古学家陈万里先生提出“文献记载要和窑址、实物相对应”的考古三原则。(图32)

2.柴窑窑址考古发掘必须是唐宋时期著名的窑场,有“官”字款瓷器及文献记载有贡御瓷器的能力,且有皇帝褒奖御封及各地窑场来学习的记载。 (图33)

3.必须有一千年前皇亲国戚、贵族重臣“事死如事生”的大墓里出土为证。

公元960年辽早期耶鲁李狐皇家大墓和巴林右旗床金沟5号辽早期(969年前)墓出土五代天青釉剔刻花葫芦酒瓶及盏托。(图34、35、36)

4.必须有现代科学检测确定年代到五代末北宋初。(图37)

5.必须有现代科学胎釉微量元素检测确定窑场,与其他越窑、汝窑、饶窑等成分不同。(图38)

必须运用历史学、政治学、伦理学、人性学等多学科与多部门联合研究,以考古学、传统鉴定学与现代科技检测学相结合。由国家文物主管部门出面主持,邀请专家建立“柴窑科学论证委员会”,规避地方保护主义,由各地文物局组织经过初选的柴窑资料报送,本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向全国公布是否符合条件的原因,全面覆盖唐宋青瓷窑场,对比排列,去粗取精,以史证物,以物证史,揭秘中国古陶瓷千年之谜。

图 37 :原上海博物馆检测部主任夏君定热释光检测确定年代

上一篇回2018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柴窑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