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居高明可以远眺望:柴窑出郑州

赵富海   2018-06-11 16:03:57

新郑郭店出土唐宋瓷片郑州是中华上下五千年重要一环,郑州区域内仰韶时期文化遗存,龙山文化遗存多达100余处。自1956年安金槐发现商城,近50年来多达十数次的发掘,郑州地下不仅发现了湖泊、湿地和排用水系统,还有令今人瞠目的陶制下水管、陶制三接头(三通)水管,三千多年前水管的制作理念,现在我们还在使用,只是材料改用铜、铁、塑料罢了。在发掘过程中还出土了成千上万片瓷片,我的朋友敬勤俭,他日积月累竟然捡拾了8编织袋瓷片,在他祖居地主事胡同宅院内的影壁墙上全部用瓷片装饰,这里有不少是柴瓷片,那时叫“疑似柴瓷”。问他,他说是在废弃的柴窑周边捡拾的。现在仿烧柴瓷,蔡水欣作品后周雄主:柴氏拱手让江山

柴荣的出身背景令人景仰,他的姑姑是后周太祖郭威的夫人,柴荣从小跟着姑姑长大。郭威十分疼爱柴荣,因郭没有儿子,收柴荣为养子。柴荣长大成人,竟习一身好武艺,又学经史子集,尤其黄老之学。郭威称帝后,柴荣顺理成章成为朝中大臣,公元953年,郭威病重,任命柴荣为开封府尹、晋王。公元954年,郭威去世,柴荣即位称帝,为后周世宗。

柴荣即位干了两件大事: 一是西征后蜀,南攻南唐,为他北伐收复幽云十六州做准备;二是整顿朝纲,打击污吏,僧人还俗,大兴农业,减轻税赋,自己带头交税,亲自烧制瓷器,既御用,也民用。

欧阳修《新五代史》评价柴荣:“世宗区区五六年间,取秦陇,平淮右,复三关,威武之声震慑夷夏,而方内延儒学文章之士,考制度、修《通礼》、定《正乐》、议《刑统》,其制作之法皆可施于后世。其为人明达英果,论议伟然。”

欧阳修,宋人,讳说赵匡胤“陈桥兵变”。那故事说的是,年仅39岁的柴荣病逝,国家交由后主柴宗训了,后主无能,赵匡胤找了几个武将,几杯酒下肚,就要弟兄们拥他为帝“黄袍加身”,这等于赵氏是宋朝开国之人,而送江山的当是柴氏,赵氏完成了柴氏未了心愿。赵匡胤实际继承了后周的江山。

有关柴瓷研究的论文始发《古都郑州》。《古都郑州》是由政府出资,隶属于郑州古都学会的刊物,它的定位是:立足郑州,面向中国古都,沟通世界名城。历史文化,文明探源,考古发现。学术性,知识性,可读性。我任杂志执行主编,《古都郑州》2010年第一期刊发了有关柴窑、柴瓷研究的文章《柴瓷出北地郑州》,作者刘建国。这篇文章以文献记载为主,论述了自五代至清汝仿柴说。这是一篇学术性很强的文章,也是郑州民间研究柴窑、柴瓷40余年来最早、最好的一篇文章。

明代王佐《新增格古要论》有记载:“柴窑器出北地河南郑州,世传周世宗姓,柴氏时所烧者,故谓之柴窑。天青色,滋润细腻,有细纹,多足粗黄土,近世少见。”五代后周世宗皇帝柴荣于公元954年登基,公元959年病故,柴窑、柴瓷就诞生在这5年间,传世稀少不足为奇。至宋代,欧阳修的《归田集》中记载:“柴氏窑色如天,声如磐,世所稀有,得其碎片者,以金饰为器。”

《新增格古要论》记柴瓷“天青色”,《归田集》记“窑色如天”。有传说当年柴荣皇曾赞柴瓷:“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又有说,这话是宋徽宗赵佶评说汝瓷的。

能证明柴瓷存世的文献是明代吕震的《宣德鼎彝谱》,“内府收藏柴、汝、官、钧、定名窑器皿,款式典雅者,写图进呈……”。

清代乾隆帝对柴瓷极有研究,他最大贡献是断定了柴瓷的造型,他《咏汝窑瓷枕》中有:“汝州建青窑,珍学柴周式,柴已不可得,汝尚逢一二。”乾隆说明汝窑仿制了柴瓷瓷器款式,因此可认定汝窑瓷器中有柴窑瓷器的造型。近年台湾台北故宫展出的宋代49件汝瓷,震惊世界。

信念供给:倾情至深催生柴瓷

“郑州郑州,天天挖沟,一天不挖,不是郑州。”这句几乎郑州妇孺皆知的“挖沟说”,2001年春,郑州挖沟挖到老城,郑州东西大街开始扩建改造,这次挖沟发掘出几座疑似柴窑。社会开始了对柴瓷的关注,郑州第一次研讨柴瓷文化会上出现了“郑州说”“耀州说”“景德镇说”“河南汝州说”“禹州说”“新安说”“西华县逍遥镇说”等;到西安柴瓷研究所开研讨会时,仅剩“三说”,即禚振西的“耀州说”、任志强的“景德镇说”、田培杰的“郑州说”;西安柴瓷研究所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柴瓷高层”论坛时,仅剩“耀州说”和“郑州说”。田培杰的《郑州柴窑》一书一经出版发行,几乎都转到“郑州说”了。从2009年禚振西发专论《柴窑探微》提出“耀州说”到2012年,争议长达10多年,田培杰的《郑州柴窑》使“年风”趋于平静。

什么是柴瓷?自2001年至今,郑州柴瓷研究会田培杰先生接待了320余位柴瓷爱好者,都说自己的是真东西,有的以薄为着眼点,有的以色为着眼点,有的以雨过天晴七色彩虹为着眼点,有的以故宫大专家过眼为标示,说自己的绝对是正宗柴瓷。田培杰取出在郑州东西大街挖掘出土的青瓷片和残器,他们认为:质地好,但北京故宫博物院专家没发声,只能是疑似柴瓷。

2016年,我到郑州柴瓷研究会展厅,多次观看各种陶瓷器皿展,柴瓷大部分在一间小室,柜上有锁,田培杰先生打开让我观看,又将他的著作取出赠给我。田培杰有关柴窑的著述《郑州柴窑》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瓷皇柴荣》,45万字,待出版,已改编成46集电视连续剧,2016年广电局已立项,在网上公示。论文有《郑州柴窑瓷》《后周的工业革命》《柴窑出郑州乃古今之恒言》《柴瓷、汝瓷、钧瓷(青)之渊源继承关系》《窝县月台柴窑村考察记》《郑州五代连体窑考察记》《郑州唐子巷》《新郑郭店柴窑洞与柴窑嘴》《四如柴瓷初露峥嵘》《格古要论》中“柴窑出北地”的解释等20余篇。

田培杰是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的会长,自2009年成立,至今他将柴窑、柴瓷当作自己的信念。年逾八十的田老师,具有文人气息和谦和气度,40年来这种气息和气度感染了许多朋友,因为大家敬重他的是柴窑柴瓷成了他的生活史和精神史,他倾情至真地从宏观上打量柴窑、柴瓷的变化,细致入微地呈现隐藏在柴窑背后的历史逻辑。

研究会的重要成员敬勤俭,他的倾情至真用在捡拾文明碎片上,30多年来,他收藏瓷片、瓷器数以万计,他自家的三层小楼成了三个展厅。郑州市文物局筹办“郑州百年展”,他无偿捐赠数百件器物。他的收藏品网罗了本地窑口及越窑、邢窑、定窑、龙泉窑、耀州窑、长沙窑等外地窑系的作品,客观地反映出地处中原的郑州历史上曾是各地瓷器的重要集散地。我几次饱眼福,感慨他几十年从不间断地捡拾文明碎片,卖房买古董,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他对我说:“有个愿望想建个博物馆,展示郑州的历史,把这些私人财产变成公众财产,也算为社会做点儿贡献。”问到柴瓷,他从筐里拿出几片,说:“多位专家来过,有的说是柴瓷,有的说是官瓷。我也弄不清啊!”

我自添列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写过两篇文章,一是《一片柴瓷激活中原文化》,二是《人文精神的物化》。

《一片柴瓷激活中原文化》写于2017年4月4日,我认为:“中华文明是重瓣花朵结构”,“中原文化是花心”,久远厚重的中原文化,如同一条静静流淌的大河,要想让它起浪花、有波澜,需要不断地激活。国家批复中原经济崛起,提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这是一次历史性的激活!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举办丁酉年柴皇柴荣祭祀大典,也是一次激活,激活人的心灵深处的崇尚膜拜、向往和追求。柴荣研究经年,将中国陶瓷文化里程碑柴瓷,堂皇地深植在中华文化的沃土中,使之成为质地很强的文化符号。

《人文精神的物化》写于2017年4月10日。文中说:“研究柴瓷,有一个认知度,这个认知度就是柴瓷折射的人文精神。所谓人文精神,主要是人的创造力和传承,文化属性和指向。”

我梳理了五个方面:

1.后周世宗柴荣创意烧造,“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

2.民间烧造。2001~2003年,郑州老城书院街与紫荆山路交叉口西北角,发掘出唐五代连体窑。

3.柴瓷生成在中原郑州,无疑是中原文化的符号,中原文化是中华文化之根,中国是瓷的国度,柴瓷是中国陶瓷领军,自然也是中华文化的标志和符号。

4.有平台传承。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应运而生,自2009年成立,聚集瓷学者、专家,开研讨会,办展室,出版书籍,各项工作做的风生水起。

5.传承有方,有措施。2017年4月1日在柴世宗的陵前呼唤柴瓷,2017年5月14日,在新郑郭店召开《格古要论》“柴窑出北地”释义研讨会,都是空前的,是将柴瓷研究提前一步,特别是在会上出示了试烧的柴瓷器,受到专家、学者的欢迎。现代仿烧柴瓷,韩磊作品

现代仿烧柴瓷,李冠涛作品北大定夺:郑州柴瓷有身份,“四如柴瓷”创世纪

1. 一次深刻的研讨。

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于2009年11月18日经郑州市文物局批准成立,成立了理论研究和实物收集两个小组,实物收集最早始于亚细亚建设工地和紫荆山路建设工地,捡拾者捡拾了几万片瓷片和部分残器,为了弄清这些柴瓷片,郑州柴瓷研究会开了多次研究会。

2014年,有几十人参加的研讨会对所捡瓷片进行分类,其结果是:在管城区捡拾的瓷片有汝瓷、钧瓷(青)、官瓷、越窑瓷、龙泉青瓷、天目瓷、宋三彩、珍珠地、唐青花、青花瓷、长沙定窑、定瓷、郑州青白瓷。筛选出上万片青瓷,又与汝瓷、钧瓷(青)、越窑瓷、龙泉瓷进行直观艺术对比,挑选出1000多片区别于汝、钧(青)、龙泉、越窑独异的青瓷片,暂定为疑似柴瓷片标本。

2. 一次论证文献的专家会。

2017年5月14日,由郑州柴瓷研究会、河南工艺美术馆主办,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协办,郑州市陶朱公创意设计有限公司承办的有关论证文献专家会在郑州举行。来自全省汉语言学家、考古学家、历史学家、文献学家、民俗学家以及陶瓷专家齐聚一堂,研讨明代曹昭著《格古要论》。《格古要论》中“柴窑出北地”释义研讨会,在后周皇帝柴世宗陵园所在地——新郑市郭店镇召开,会议围绕历史上“柴窑出北地”中的“北地”之争展开研讨。

众所周知,柴窑是五代时期的御窑,柴瓷亦位列宋代五大名瓷之首。柴瓷始烧于后周显德年间世宗时期,当时称之为御窑,入宋以柴窑别之,以宋瓷呼之。随着陶瓷历史的发展,宋代形成了以柴、汝、官、哥、定排名的五大名瓷。据相关文献记载,柴瓷始烧于河南郑州,天青色,滋润细媚,后世以“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称之。然而在现实中,全国各地博物馆尚无柴瓷标本珍藏的记载,故被称之“千古之谜”。鉴于柴瓷的历史地位,柴瓷成了国内外陶瓷界和收藏界关注的焦点,围绕柴瓷产地也引发激烈的争论。历史上,记载有“柴窑出郑州”的文献众多,其中最早见于明代王佐所著的《新增格古要论》,文中首次提出“柴窑器出北地河南郑州”。后世还有梁同书的《古窑器考》、蓝浦的《景德镇陶录》、寂园叟的《匋雅》、关中权的《四朝瓷论》、郭葆昌的《瓷器概括》等均记述“柴窑出郑州”,无一本文献或是只言片语题记其他州县。

《河南日报》报道:5月14日,来自省内的汉语言学家、古典文献学家、民俗学家20多人汇聚新郑市龙湖镇,集中研读明代古书《格古要论》。《格古要论》是明代松江人曹昭撰写的一部中国现存最早的文物鉴定专著,后经明代王佐加以增补。此书记载的是中国古代社会柴、汝、官、哥、定诸窑瓷的历史和工艺资料,成为指导今人研发当代陶瓷艺术的珍贵依据。而居五大名窑之首的柴窑因无出土收藏,究竟出于何地,一直以来颇有争议。本次研读,多方考证辨伪,达成了作为中华青瓷发源地的郑州是五代柴窑所在地的明确共识,使“古书今用”再为省会郑州坐实了一张文化名片。

3.定终身的科学检测。

2017年9月18日,田培杰写了《四如柴瓷初露峥嵘》发在网上,立即走红。

他开笔从2001年郑州东西大街发掘出土几十座唐宋两代的古瓷窑址,特别是关岳庙街发掘的唐五代的连体窑,证实了郑州有瓷窑的历史,民间捡拾大量青瓷片和窑具,证明柴窑出郑州的记载是真实可信的。

2016年,在疑似柴瓷片中精选出50多片送北大检测中心进行了科学测试。结果是除了C01、C02两件瓷片和C03、C04瓷泥和窑汗属近现代,其余48件断定是宋代或更早一些。瓷片釉中所含化学成分与汝窑、越窑、钧窑(青)基本相似,但含量多少有差异。郑州东大街瓷片有其独特性,主要是釉中的钾(K20)元素含量都在5%以上,而这种高含量钾的特征只有隋唐时期邢窑的透影白瓷、明清的德化白瓷才有,而青瓷则没有这样的报道。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崔剑锋教授支持了测试。崔剑锋说:“高钾含量可以降低瓷胎的烧结温度,提高瓷胎中玻璃相的含量,从而增加瓷器的透光程度,可以使瓷器烧得较薄,另外使得瓷器声音更加清脆悦耳。”根据崔剑锋教授支持的检测报告,研究会认为,郑州东大街瓷片丰富了我国瓷器的品种。根据崔教授所说薄瓷、透光、声音清脆正符合柴瓷的“四如”特征。这次检测公布后,多家窑厂根据检测数据开始烧制现代柴瓷。现已有神垕蔡水欣烧制出了豆青色仿五代花瓣碗,汝州李冠涛试验成功了天蓝棒槌瓶。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实验基地陶瓷大师许道仙烧制出了天青色、灰胎,直观艺术效果有些类似汝瓷系列青瓷。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复烧的柴瓷,最重要是在原材料的选用上,郑州柴窑用的是纯矿物釉,经过陶洗后直接作为釉料使用,这就是郑州柴窑瓷的特质。研究会经专家论证,把白胎、透光、声响如磐类型的青瓷定为“四如柴瓷”,已在国家商标局进行了注册登记。

2017年7月12日由郑州市人社局组织的“郑州百万职工技能比武”活动在绿城广场启动,郑州柴窑成了展会一个亮点。郑州市副市长王福成走到“四如柴瓷”展台前,与许道仙交谈,许道仙表示,“我烧的是柴瓷,柴瓷是后周皇帝柴荣的发明,他在郑州建了御窑,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郑州柴瓷,柴瓷是中国青瓷的始祖,柴瓷是郑州的名片。”王福成听了非常高兴,此时他才获悉柴瓷是郑州古代名瓷,而且是瓷中之皇帝,他参观后点赞了“四如柴瓷”,又鼓励许道仙继续努力,打造好“四如柴瓷”品牌,让郑州柴瓷名片更出彩。

2017年8月3日,郑州市委宣传部干部处处长王成福带领一行人专程到柴瓷实验基地考察调研。许道仙介绍了柴瓷的前世今生,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会长田培杰请有关人士到研究会指导工作。王成福说,通过这次展览,郑州柴窑在部分郑州市民心中已占有一席之地。

现代仿烧柴瓷,许道先作品

上一篇回2018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可以居高明可以远眺望:柴窑出郑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