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检测识柴瓷

田培杰   2018-06-11 16:03:57

五瓣花口碗侧面关于柴窑的产地之争和柴瓷的庐山真面目早已引起了国内外业者的关注,各执一词,互相博辩,至今尚无权威的专家来裁判胜负与真伪。当前,世人已从柴窑原产地之争进入瓷器的真身之辩。揭开柴瓷的神秘面纱,让世人正视它的真容玉体,以一持万,同归殊途,使柴窑瓷的发掘、保护、传承、发展有章可循。

一、三十年的论辩谁主沉浮

关于柴窑的产地之争辩始于1985年。

1985年在郑州召开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陕西禚振西提出了“柴窑出北地”的指向问题是耀州窑,会上并没有引起与会者的重视。之后,禚振西受《收藏家》杂志约稿,写成了《柴窑探微》一文公布于世,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支持声反对声不绝于耳。

2006年,考古鉴赏家欧阳希君在《也说柴窑》一文中指出:“刘良佑、周晓陆、丁山等人发文支持禚振西的‘柴窑出耀州说’。陶瓷专家冯先铭则是反对‘耀州说’的有力支持者,每次禚振西谈起柴窑问题,冯先生都干脆一口堵回去”。

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会长田培杰《郑州柴窑》一书出版后,一些摇摆不定的群体倒向了“柴窑郑州说。”

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顾万发博士一篇《柴窑出北地论辩》较有权威性,以考古发掘为佐证,为柴瓷研究提供了新的证据和重要线索。

西安柴瓷研究所主持召开的第一届中国柴瓷高层论坛会上,有三种说法:以禚振西为代表的“耀州说”,以田培杰为代表的“郑州说”,以赵自强为代表的“景德镇说”。2013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第二届中国柴瓷高层论坛会上只剩下“郑州说”与“耀州说”。现在从网上留存的论文来看,“郑州说”占了大多数。

2017 年 11 月 25 日, 浙 江省慈溪市召开了“雨过云破天青来——论秘色瓷与柴窑学术研讨会”。会上,闻长庆提出秘色瓷就是柴瓷的新说,这样形成了“耀州说”“郑州说”“越窑说”的“三说”鼎立局面,谁胜谁否?不得而知,谁主沉浮,待专业机构的专家们定夺。

民间传承天青柴瓷小碗二、实物标本的鉴认谁说了算

关于实物标本“耀州说”“越窑说”“景德镇说”“郑州说”都有出土实物标本为证。因为北京、台北两大故宫博物院均无柴窑标本珍藏,无标本可以对比认证,至今仍是各说各理,没有个统一的说法。

郑州市自2001年老城东西大街扩建改造时,专业机构发掘出土与民间柴窑爱好者拾捡,分别收藏了不少青瓷片、窑具和对应物体。从郑州柴瓷研究集储大量的瓷片来看,有官瓷片、定瓷片、龙泉瓷片、长沙窑瓷片、青白瓷片、登封窑珍珠地刻花等十多种唐宋时的瓷片(见图),青瓷片尤多。不过,耀州窑、景德镇窑、越窑三个窑口的主事者也都有自己收藏的青瓷片。

王学武展示的耀州青瓷片胎骨较白,釉色青绿而明亮,胎体较薄有透光,声音清脆,大多有刻划印纹装饰,体现了当时耀州地区的艺术特征。

闻长庆展示的青瓷大多是真正的越窑瓷,具备秘色瓷的特点。他说:“在众多有关柴窑产地学说中,越窑秘色瓷是唯一官方史料明确记载就是柴窑,因此,越窑的秘色瓷器就是柴窑瓷。”

南宋官瓷研究专家孙海芳在会上说:“秘色瓷这种重视造型与釉色的艺术追求沿着秘瓷—柴瓷—汝瓷的文脉发展,如果把一个质量不能与五代秘色瓷相比的瓷种称作柴窑瓷,只能是对陶瓷史的嘲弄。”

北京大学秦大树博士认为:“是不是柴窑其实没有这么重要,更具有建设性的应该是重于探讨五代是否有贡窑与御窑,如果有贡窑,那不一定是秘色瓷,御窑则一定在洛阳……后周京师柴窑也就是洛阳附近也存在过御窑。这样五代的越窑与耀州窑均非御窑,也就不是柴窑。现在重点关注的是一批经过科技测试,确定既非耀州窑,也非越窑的器物……应该说是柴窑。”

秦大树是北京大学文博学院博士后,专业研究宋元明陶瓷的考古专家。先后主持河南神垕钧窑遗址发掘,浙江龙泉窑遗址发掘,河北曲阳县定窑遗址发掘,并多次赴非洲肯尼亚地区进行考古发掘中国瓷。亲自过问了该院测试中心对郑州东大街疑似柴瓷片的检测结果。秦大树的发言具有权威性、专业性和可信性。郑州发掘出土与民间拾捡瓷片有无检测呢?

三、郑州窑瓷片经科学检测,现公之于世,让专家、学者评说

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敬俭勤、葛天才、帖保祥、 袁凯、李景杨、柴超彬、苏涛、王保柱、常意民等柴瓷保护者,拾捡了几十吨青瓷片。90%以上是在东西大街扩建改造时,他们沐浴着月光晨露,追土(跟随旧城改造的垃圾车)到十八里河乡八里沟垃圾场,冒着多种危险拾捡郑州窑的青瓷片与残器。

2016年,由田培杰主持,邀请禹州市钧官窑研究所所长,陶瓷工艺理论研究者张义,陶瓷窑炉设计建造匠师蔡水欣等人对敬勤俭拾捡的瓷片,用对比学排除法进行了分拣,通过分拣,挑出了长沙窑瓷片(青)、越窑瓷片、定窑瓷片、耀州窑瓷片、登封窑瓷片、青花瓷片与青白瓷片十多种(见图)。无对应窑口的青瓷片有300多片,暂定为疑似柴瓷片。从300多片中筛选出59件精品,2016年11月24日专车送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测试中心,由崔剑锋教授主持进行了ED-XRF检测分析。

与此同时,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将该院2001年在东西大街改造时发掘出土的瓷片,与2007年在新密市月台村瓷窑出土的瓷片,及巩义市发掘出土的瓷片,约1万多片,作为项目申请立项,由省市文物局批准,送北京大学检测中心检测。

2017年10月20日,郑州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北京大学在郑州黄河迎宾馆联合举办了“郑州及其周边地区出土瓷器的科技分析”中期报告研讨会。参加这次评审会的单位和个人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河南省社科院、河南博物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南省文物局、郑州市文物局等十几个单位的领导与专家。评审会由北京大学资深考古专家李伯谦教授主持,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田培杰会长代表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参加,并作了主题发言。

现将北京大学检测中心检测的结果公布出来,请业内专家和社会大众评说。郑州东大街出土挑拣长沙窑瓷片

郑州东大街出土挑拣定窑瓷片

郑州东大街出土挑拣青白瓷瓷片

郑州东大街出土挑拣耀州窑瓷片

郑州东大街出土挑拣越窑瓷片

郑州东大街出土挑拣登封窑瓷片

C01五瓣花口碗正面

C02豆青钵碗

C03天青圆碗在ED-XRF分析报告中,崔剑锋对于断代是这样陈述的:“根据类型学研究,这些青瓷片主要是晚唐五代至北宋早期的器物。”送检瓷片断代在晚唐至北宋这个区间被肯定。这就是肯定了郑州送检的疑似柴瓷片是这个时期的。

断代肯定后对送检标本的艺术特征是这样陈述的:“我们对郑州柴瓷研究会送检的疑似柴瓷片进行了全面分析……其最大特点在于胎釉中的K2O(氧化钾)含量普遍偏高。高达5%以上,个别的达13%,胎体中K2O含量高,有助于胎体烧结温度降低,从而在胎体釉面产生大量玻璃相,在胎体很薄的情况下,出现瓷器整体透光现象。”原来御窑柴瓷透光是因为钾的含量高,这种透光现象,符合所谓的“薄如纸”“明如镜”的“四如”特征。

崔剑锋还说:“此次检测不能就此说明这些青瓷片就是柴窑的,但其胎釉配方的特殊性也大大增加了柴窑的可能性。”“另外,钾含量高使得瓷器声音更加清脆悦耳。这批青瓷的发现,丰富了我国瓷器的品种。”另有北京故宫博物院测试中心对宋代五大名瓷化学成分进行检测的钾含量结果如下:河南宝丰清凉寺汝官瓷片和宋代汝民瓷片标本检测化学组成,钾含量是3.14~5.02。浙江慈溪低岭头窑、龙泉瓦窑垟窑、杭州老虎洞窑、杭州郊坛下窑检测化学组成中钾含量是3.04~4.94。河南禹州钧瓷检测化学组成中钾含量是1.71~2.79。河北定窑白瓷检测化学组成中钾含量是0.18~1.86。总结来看,郑州东大街瓷片钾含量是5.37~9.9。

对比如下:

汝瓷钾含量是3.14~5.02;官瓷钾含量是3.04~4.99;钧瓷钾含量是1.71~2.79;定瓷钾含量是0.18~1.86。

五大名瓷相比,汝、官、钧、定含钾量钧达不到5,但汝瓷比较接近,所以才有“柴汝不分”的说法。

疑似柴瓷片还有一个特点是不含钠。

一般青瓷都有钾长石与钠长石入釉,郑州东大街青瓷片,钾含量超过5,且不含钠,这个特点是独一无二的,应该就是寻觅已久的柴瓷片。

表1

表2四、完整器实物标本展示

1.C01五瓣花口碗,外口径13.2厘米,高10.15厘米,残器由三片对接黏合,釉面滋润,胎骨坚细,底满釉,三叉支钉支烧,微观结构是鱼鳞片,口沿为土黄色,该花口碗为出土文物。所含化学成分见表1。

2.C02豆青钵碗,口径11.4厘米,高6.1厘米,底满釉,支钉烧,器物完美无缺,为民间传承器,经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检测。

豆青釉,釉面滋润细腻,光滑如镜,造型美观大方。器面釉色均匀 ,无丝毫色差,给人一种清秀淡雅之感。微观结构为鱼鳞片状,与东大街出土瓷片相同。检测所含化学成分见表2。

因为是完整器,无破坏检测胎骨,釉中钾含量为5.45%,无钠长石入釉,其化学成分与东大街出土瓷片类似,应视为柴瓷。

3.C03天青圆碗,口径15公分,满釉支钉烧,民间传承器。

该天青碗滋润细媚,如玉如翠,釉色纯净,如春水晶莹,器面均匀清纯无杂,如雨过云破处之碧天。通体透光,敲击能发成磬声,幽婉悦耳,可谓天籁之音。造型简约,量比度恰到好处,触摸如婴儿屁股,是当前最佳之柴瓷。因它的珍秘性与风险性未送检,但经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河南收藏家协会鉴定大师多次评审,意见是五代器物,从显微结构看,与东大街出土柴瓷片完全一致。

上一篇回2018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科学检测识柴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