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义市博物馆馆藏汉代钱纹器物赏析

王青梅   2017-08-04 23:09:15

陶楼正面照片陶瓷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划时代的创造发明,是一种火与土的艺术,取材方便,又具有易塑性,不仅为人类提供了不可缺少的生活用品,也成为人类借以发挥豪情,传达心意的精神寄托。特别是两汉时期,陶器业呈现出一种蓬勃向上,充满人文精神的风貌。

汉代人崇尚“事死如事生”的观念,奉行厚葬,将日常生活用物做成模型,葬入墓中,以慰归天的亡灵,有陶楼、陶仓、陶井、陶灶、家畜、家奴等,很多陶制品饰有各种图案,内容丰富,造型多样。巩义市博物馆现存的两件钱纹陶器,十分少见。

汉代陶楼,1994年巩义市电业局出土,通高39.5厘米,宽17.5厘米,长49厘米,为泥制灰陶。上下分两段制成,共三层,下段为两层,上段为一层,系双檐四阿式建筑,三层均有T 形柱支撑。第一层坐于基座上,该层设廊无门窗。第二层一侧有 “人”字形楼梯可循阶进入二层或上层,二层檐外较窄可穿行,正面墙壁开五个窗洞。第三层楼顶四阿式,前后洞开五扇窗子,一侧辟门窗,一侧开窗,应为瞭望楼,门周围压印5个“半两”钱纹痕,钱纹直径2.4厘米。

“汉半两”钱前后共铸行过5次。汉高祖刘邦初登皇位时法定重量为三铢,方孔太大,钱体轻薄,无内外廓,被称为“荚钱” 或“榆荚钱”;吕后时期,高后二年铸 “八铢半两”,体大肉薄,背平无文,钱文书体扁平,直径2.8~3.2厘米,重4.8~5.5克,为“汉半两”中最大者。此钱行用不久,大多被商人私自熔化,改铸为小的“荚钱”牟利。高后六年不得不停铸而改铸“五分钱”,是汉初“荚钱”的再现。汉文帝前元五年(公元前175年)又改铸“四铢半两”,直径2.4~2.6厘米,重2.2~2.8克,钱穿孔较小,无内外廓,钱文制作规范,大小适中,便于携带,顺应当时的国势民情,一直被沿用了40年。由于汉初对铸钱采取自由放任政策,允许民间私铸,文景时期,铸钱最突出的有吴王刘濞和财过王者的大夫邓通,一时间“吴邓氏钱布行天下”。七国之乱平定以后,景帝在中元六年(公元前144年)颁布了“定铸钱伪黄金弃市律”的法令,禁止民间私铸货币,只准郡国铸币。西汉控制了铸币权。西汉昭帝铸铁质“半两”钱币,方孔圆钱,直径2.3厘米。 

陶楼侧面钱纹照片陶楼侧面照片

陶楼背面照片

钱纹陶罐局部照

绿釉钱纹陶罐全照此陶楼制作形象逼真,从其整体看是模拟当时社会生活中楼房建筑实体烧制的一件模型,下设基座,抬高建筑离地面的高度,以防潮、防水,并设有多个窗户用以通风,防止粮食发霉。因陶楼上有“半两”钱币的纹饰,可以推测,它既可以储备粮食,同时又是主人的钱库。对研究汉代建筑规模、汉代习俗、汉代钱币以及中国古代建筑工艺提供了实物资料。

汉代绿釉钱纹陶罐,1985年巩义市铁路变电所出土,高22.5厘米,口径12.5厘米,底径12厘米 ,胎质为陶质,通身施绿釉,直口,鼓腹,平底,肩部有对称桥形双耳,并饰五道弦纹,腹部模印直读“十五大泉”、环读“十大五泉”圆形方孔铜钱纹饰。纹饰排列五行,均横放,一层18枚,二层21枚,三层22枚,四层19枚,五层2枚,共82枚,钱纹直径为2.15厘米。

罐体的钱纹排列和“大泉五十”钱纹排列不同,但从钱纹的直径上看,和汉代当时流行的“大泉五十”大致一致。可见,这件罐上的钱纹应该是“大泉五十”铜钱的图案化。

西汉末年,王莽篡汉,建立新朝。从居摄称帝到地皇四年(公元23年),王莽共进行了多次币制改革,铸币名目繁多,其中“大泉五十”铜钱就是王莽币制改革的品种之一。

“大泉五十”始铸于新莽居摄二年(公元7年)。据《汉书·王莽传》载:(居摄二年)五月,更造货,错刀一值五千,契刀一值五百,大钱一值五十,与五铢钱并行。“大泉五十”铸行时间较长,从居摄二年起,一直到地皇元年(公元20年)停止使用,行使长达13年之久,贯穿了王莽币制改革的始终。由于行使时间长,且允许郡国铸钱,所以“大泉五十”版式较多,大小不一,重量不等,钱文书法各异等等。“大泉五十”是一枚当五十枚五铢钱的大钱。“大泉五十”初铸时直径约2.8厘米,重7克,中期以后一般直径约2.6厘米,重3克左右。从罐体的钱纹图案直径2.15厘米,可推测这件钱纹罐应为新莽王朝中后期制作。钱纹陶罐俯视照

钱纹陶罐俯视照“大泉五十”在巩义地区发现较多。1980年,在巩义市孝义镇里沟村发现了一处“大泉五十”铸造作坊遗址,出土有“大泉五十”钱范和钱币。巩义地区多汉墓,墓中也出土了不少“大泉五十”钱币,说明它不仅用于流通,也作陪葬用。

这件绿釉钱纹罐上模印“大泉五十”钱纹图案,为这件器物的年代提供了实物证据,同时也为同墓葬出土的其他文物年代提供了有力的实物证据。对我们研究汉代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也为我们研究汉代的古钱币开辟了一个新的蹊径。

巩义在汉代已经具备了烧制陶瓷的条件。一是巩义的瓷土和高岭土储量丰富。二是在巩义铁生沟汉代冶铁遗址中,已经普遍使用耐火砖、耐火土。在提高炉温方面,已经有了鼓风机、风道、烟囱等设备。三是釉的使用在汉代生产的陶器中已比较常见。2005年4月至2008年3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合作,巩义市文物和旅游局协助,对巩义白河窑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中,还清理出一座保存较好的汉代陶窑,这说明在白河一带,从汉代就已经开始了陶瓷的烧造。那么,这件钱纹陶楼、钱纹绿釉陶罐和在巩义出土的大量的汉代陶灶、陶鼎、陶奁、绿釉陶仓、青釉陶罐等制品或许都是巩义窑生产的。

在古代,将钱币模印在器物上,除了起装饰作用外,也说明了在商品经济的发展过程中,货币作为商品的一般等价物,在市场上广泛流通,商品意识已经融入到人们的头脑中。人们渴望和追求金钱,希望发财致富的心态,为了多多求得财源,把钱币当作吉祥物,当作财富的象征,于是把货币图案模印到器物上,表达了一种美好愿望,希望财源滚滚和兴旺发达。

(作者简介:王青梅,河南省巩义市博物馆副馆长)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巩义市博物馆馆藏汉代钱纹器物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