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灯摇曳熠生辉

熊丽萍   2017-08-04 23:09:10

1

2作为人们日常生活、生产劳动中普遍使用的器具——灯具,已不再是单纯的照明工具。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它凝结着人类卓越的智慧和情感,以精湛的工艺成为社会文明不断演进的载体。那么灯具是何时出现的,目前尚无定论。作者认为灯的起源是人们生活的需要,与火的使用有着密切联系。《韩非子·五》中说“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说之,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最早的人类因火的出现,找到了另一种光源,从此由火熟食、取暖、御兽、照明,拿在手里的一把火称作“烛”,而后又利用油脂,或做蜡烛,或制成油灯,于是就产生了灯具。我国的灯具历史源远流长,犹如一幅卷帙浩繁的艺术长卷。灯具作为一种文化载体和文化现象,凝聚了人们的智慧和结晶,是社会经济和文化大发展的缩影。河南博物院藏部分汉代灯具为我们了解汉代人们的生活状况以及汉代经济、文化提供了难得的实物佐证。

人们早在殷商时期,就会使用松脂火把照明。商代殷墟甲骨文中的“明”字,有两种写法:一是由月亮表意和一个圆形窗子构成,意思是月光照进窗内,表示光亮之意;二是由日、月二字组成,用来计时,表示月落日出、日月交替之际,即拂晓时分。“灯”字在甲骨文中尚未发现。最早出现照明器具名称是在战国时期,为“镫”。据《楚辞·招魂》载“兰膏明烛,华镫错些”,这是文献中最早对照明用具名称的记载。可见这个“镫”字,就是后来“灯”字的起源。那么,“镫”字是从何而来的呢?是从当时食器陶器、铜器中的豆演变来的。豆是商周时期的一种饪食器,后来用作古代祭祀的礼器。其形似高足盘,多为陶制,出现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盛行于商周。据《尔雅·释器》载:“瓦豆谓之登。”灯的形制基本上与豆是相同的。可见,陶豆是最早灯具的雏形。这一时期多为铜制或陶制的“豆”形灯,也有少量的玉制类灯。其造型简单:上为灯盘,下为底座,以柱相连。此时灯具一般大部分出土于王室贵族墓葬中,是墓主人生前的实用器皿。如山东诸城葛埠口出土的人形铜灯,俑粗壮有力,手握灯柄,双臂张开,双脚立于透雕盘龙之上。故宫博物院藏勾莲云纹高柄玉灯,灯由底座、柄、盘三部分构成,并用三块玉雕琢黏合而成型,柄上浮雕仰形三叶纹和勾莲云纹,底座饰有勾莲云纹和五瓣柿蒂纹。此灯工艺精美,玉料珍贵,可谓绝品。三国嵇康《杂诗》咏:“光燈吐辉,华幔长舒。”“燈”字已由“金”字旁改为“火”字旁,表明对古代的灯具更能表意贴切。材质也由青铜向多元化发展,例如陶、木、竹等。后来“燈”字逐步简化为“灯”字。秦朝时期,出土的灯具数量不多,材质大多为青铜类和陶质类,其造型可分为人俑形灯和仿日用器形灯。据《西京杂记》卷三云:“高祖人咸阳宫,周行库府。金玉珍宝,不可称言,尤其惊异者,有青玉五枝镫,高七尺五寸,作蟠螭,以口衔镫,镫燃,鳞甲皆动,焕炳若列星而盈室焉。”这足以说明这一时期出土的灯具同样是极其华丽高贵的。实物代表有1966年陕西省咸阳塔儿坡出土的雁足铜灯,其造型为一大雁腿,股部拖住一环形灯盘,盘上有三个灯柱,可同时点燃三支烛。3

4到了汉代,随着社会的经济繁荣,灯具的造型与功能都达到了一个高水平发展阶段。灯具的使用、种类以及制作工艺都超过了战国和秦代。灯具由礼器逐步转向生活器皿,汉代灯具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由于两汉盛行“事死如生,事亡如存”的丧葬观念,灯具也就成了随葬品的常见物。从众多出土实物来看,这一时期的灯具数量明显增多。材质上,青铜灯具继续盛行,陶制灯具已逐渐成为主流,且有少量的玉石、铁质、木质、瓷质灯具等。几十年考古资料得知,这一时期墓葬中出土的灯具造型生动、姿态各异。常见的有豆形、人俑形、动物形、树形、多枝形、浅盆形、雁足形等等。从使用功能上看,不仅有座灯,还有行灯和吊灯。青铜座灯是以长信宫灯为代表的一批带烟道的座灯,由灯盘、灯罩、灯盖、烟道和多用灯座等几部分组成,在使用上更趋合理性。吊灯是一种用来悬挂的灯具,由灯盘、人体、悬挂三部分组成。整座器物中心平稳,造型独特。行灯也叫拈灯,一般没有底座和立柱,是在灯盘下设有三足,在灯盘的一侧装有扁形长柄,可以在行动中持之照明。汉代灯具在装饰技术上,采用漆绘、鎏金、错金银等。其纹饰也极为丰富,几何纹饰主要包括三角纹、水波纹、菱形纹等,动物纹饰有龟、朱雀、兔、鹿、蛙、羚羊、狼、猪、狗、蝉、马、猴、熊等,人物纹饰有吹排箫、骑羊、骑鹿、吹羌笛、驰马、舞人、抚琴等各种形象,表现手法有浮雕、刻画、堆塑等,使其灯具层次分明、栩栩如生。如1985年山西平朔照什八庄出土的彩绘雁鱼铜灯,灯整体做鸿雁回首衔鱼站立状,雁颈,鱼腹,体内部中空,灯照明时,烟雾从鱼形灯罩将烟导入雁颈的雁管,再经雁管进入盛有水的雁腹,最后被水溶解。灯罩为两片挡板,可左右转动开合,既能任意调节灯光亮度和照明方向,又能挡风。通身饰红、绿、白、黑等色彩作装饰。灯具造型优美,实用性强,并将环保原理与实用功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体现了汉人高雅的生活情趣与卓越的智慧。河北满城陵山汉代中山靖王刘胜妻窦倌墓中出土的一件铜鎏金长信宫灯,灯点燃后,虹吸装置使蜡烛燃烧时的烟烬通过宫女的手臂纳入体内,灯座可以盛水,这样可以将吸入宫女体内的烟烬溶于水中,以保持室内空气的清洁。在装饰上采用鎏金的方法,使其显得富丽华美。这件铜灯设计精巧,体现出较高的艺术造诣。并且把采光、避风、除尘、省油等科学原理和优美的造型有机结合为一体,从而反映出汉代人的审美意识和精湛的合金冶炼技术。下面河南博物院藏部分汉代灯具的艺术对风格作以下介绍,以飨读者。 5

6

7

8红绿釉长明陶灯(图1)

西汉,通高27.8厘米,1969年11月河南省济源市轵城泗涧沟出土。

灯上圆盘施红釉为伸颈昂首两翅张开尾上翘欲飞的金鸟形造型,盘内中央有一较短的插蜡烛锥状尖,盘下有一绿釉圆柱,柱上端雕塑有一蹲坐姿兔形动物,柱下雕塑有四肢柱立着地绿釉短足蟾蜍形座。灯上的金鸟造型与汉代画像石上的金鸟均有相同之处。据传说,金鸟象征着太阳,兔和蟾蜍象征着月亮,日、月相合为“明”,意为昼夜长明。灯柱上的兔和蟾蜍所表现的是西王母世界,是西王母图像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能得到西王母的护佑。此灯造型独特,生动优美,是汉代灯具难得的一件艺术佳作。

舟形铜灯(图2)  

西汉,长20厘米,宽9.5厘米,高8厘米 ,1975年5月河南省三门峡市上村岭出土。

灯通体呈铜绿色,椭圆形,敛口,鼓腹,平底,矮圈足,长径两侧各附一个矩形钮。器盖之半为灯,灯盏为萁形,槽状短流,中有一短柱。器盖另一半以管轴连接,器盖沿饰凸弦纹两道。这件铜灯经济实用,设计精巧,是汉代青铜灯具的一大特色。

红釉抱熊陶灯(图3)  

西汉 ,高25.5厘米 ,1969年11月河南省济源市轵城泗涧沟出土 。

灯上有灯盘圆形喇叭状,敞口,盘内中心有插蜡烛的锥形器,下雕塑有两熊相互拥抱置于圆柱上端,柱下有三角形灯座,座上周围印有三个不同姿态的裸体人物和一个展翅的羽人,羽人口衔二棒状物。其间塑有山林、丛林杂草以及奔獐、飞蝉等动物,通体施红釉。熊的形象在汉代艺术中多有出现,其含义就是护卫辟邪,《周礼·夏官·方相氏》中记载的方相氏戴熊头面具披熊皮,在傩戏中方相氏也同样是戴熊头假面具披熊皮,扮演熊的模样,驱逐鬼怪和疫疾,保护墓主人的安全。《山海经》中所记载的熊,常常和圣王墓葬联系在一起,是用来镇守墓葬的,以圣王墓葬守护兽的身份出现。

黄釉龟座陶灯(图4)

西汉,通高13.6厘米,盘径11厘米,1969年11月河南省济源市轵城泗涧沟出土 。

上有窄平沿较浅的灯圆盘,盘下竹节状圆柱,柱下塑有一老龟。龟伸颈昂首,小嘴紧闭,小眼圆睁,目视前方,四肢短爪向前伸出,做爬行状,龟背纹饰清晰可见,通体施黄釉。这件龟座陶灯美观、大方、实用。

彩绘陶百花灯(图5)

汉代,通高108厘米,底座直径50厘米,本院征集。

灯由灯盏、灯干、灯座三大部分构成。分别为手、轮和雕塑制作而成,泥质灰陶胎。灯顶上部为一只昂首展翅欲飞的彩绘朱雀形灯盏;灯干部、平底灯盘口沿和壁处各有4个圆孔,交替插入 10支曲枝灯盏和9条细长龙;灯座象征着群峰环抱的山峦,山峦中塑有跪坐俑、拉弓欲射俑、抱子俑、骑马俑等,动物中主要有羊、兔、蝉和兽等,另外还有4棵常青树,挺立在山峦之中。这些人物、动物以奔腾跳跃或坐卧蹲伏的姿态展现在山峦之间。整体造型与装饰完美结合,可谓巧夺天工。汉代灯具造型大多取自吉禽瑞兽形象,寄寓了汉代人祈求幸福、长生不老、羽化登仙的美好愿望。

1.红绿釉长明陶灯

2.舟形铜灯

3.红釉抱熊陶灯

4.黄釉龟座陶灯

5.彩绘陶百花灯

6.绿釉跽坐俑顶灯

7.辟邪石灯

8.卧羊铜灯

9.百花陶灯

绿釉跽坐俑顶灯 (图6)

汉代,高27.80 厘米,本院征集 。

泥质红陶胎,模制。塑为跽坐式俑,深目高鼻胡人模样做微笑状。着右衽立领深衣,怀抱两个幼童隐约可见。头顶圆筒形高冠灯座。管施两组宽凹弦纹,每组两扎,通体施绿釉。从汉墓出土的实物发现,这种以母子拥抱为底座的圆筒形灯盏是汉代灯具中的一种常见类型,其盏口较深,可以大量储存灯油,便于长时间使用,是汉代下层社会主要使用的灯具种类之一。

辟邪石灯(图7)

东汉,通高46厘米,河南省淮阳出土。

灯为青石质,雕刻而成。上端有四根方柱支撑着圆形灯盘,盘平沿,直壁。下端座为较厚的实心圆盘,盘面中央有一半蹲辟邪。辟邪昂首,双角自然弯曲,呈倒八字形,浓眉宽目,圆耳微张,如意大鼻,张口露齿,胡须呈钩形置于胸前,四肢粗壮微微弯曲,四爪张开用力扒地,脊背上顶立一圆柱,臀部上翘。石灯造型古朴优美,雕刻技法采用慢圆刀法,刀法细腻,其夸张写意的手法将辟邪雕刻得栩栩如生, 它是石器灯中少见的精品。

卧羊铜灯 (图8)

汉代,通高14厘米,长13.5厘米,宽6.5厘米,1932年河南省项城市小郑庄布袋冢出土。

羊为跪卧式,头平仰,双眼平视前方,长胡须垂直于胸前,双角向下自然曲卷,嘴前伸紧闭,羊头后面设有活钮,身从尾下分开,可向上翻180度,背部有一个三角形小钮,既可作为羊尾,又可将羊背向上翻起,平放于羊头上就成了圆形灯盘。体腔为中空,推测是用来储存灯油的,当灯闲置不用时,可将灯盘内剩余的油通过小嘴注入腹腔内,通体素面无饰。灯盏的造型雕塑十分精美。羊,在古代被认为是一种吉祥的瑞兽。以羊为造型的灯具寓意吉祥、平安,以表达人们祈福纳祥的思想。该铜灯与河北满城陵山汉代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的卧羊铜灯极为相似。

百花陶灯(图9)

汉代,高90厘米,底座直径40厘米,1988年7月河南省鹤壁市公路段家属院出土

泥质灰陶胎,轮、模、手制作而成。灯由座、柱、柄、盘四大部分组成。座为截体的圆形器座,敞口,束颈,座身堆塑人物四名,骑马人物两名,两棵树,一条蛇,三条鱼,两匹马,三只鸮。柱为短粗圆柱状,中空,中部有一周凸弦纹,两端喇叭口。柄体为一圆式长柄,上端为浅盘,平沿,柄中部有一凸弦纹,弦纹上端有四个小孔,柄底为喇叭式。盘为浅盘,平沿,沿上有三只朱雀以作装饰。通体饰白彩。此灯附件缺失严重,但设计合理,而且所雕塑的人物、树木以及各种动物造型都十分形象逼真,说明当时制陶工艺已经达到较高的水平,同时为雕塑艺术的发展演变提供了实物佐证。

从以上灯具来看,两千年前的两汉时期灯具的制造工艺以及种类有了新的发展,对早期战国和秦代灯具既有继承,又有创新。由于汉代盛行厚葬之风,人们崇尚“厚资多藏,器用如生人”的思想,讲究阴阳变异和祥瑞,认为幽冥世界是一个黑暗凄凉之地,“将即幽都,凉风惨怵”(汉·孟孝琚碑文),而古老的灯具能给另一世界带来光明。所以从发掘汉墓出土的众多随葬品中,陶器制作的灯具是重要的冥器之一,其数量巨大、形式多样、造型优美,灯具主要造型有人物、树木、山峦、瑞兽等形象,表达了汉代人企慕长生不老、欲飞成仙的美好愿望。各地出土的陶灯造型各异,陶灯造型的地域性反映出地域化的丧葬观和灵魂观。汉代灯具直到今天仍不失为艺术珍品。

(作者简介:熊丽萍,河南博物院文博馆员,致力于博物馆学和文化历史研究)9

上一篇回2017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汉灯摇曳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