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楚国殊布的憾事

王祖远   2017-07-15 00:20:28

平首布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因单位出差到河南豫东南的上蔡县,有那么几次,都会到当地农民家里收铜钱。

上蔡历史很悠久,遗存很多。想当年,李斯对其儿子感慨的是:“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2000多年后,我经常出入的却是上蔡县的西门,那里有个卧龙岗。

公元前531年楚国灭蔡国后,上蔡一直为楚国乃至后来的汉唐宋元的中原重镇,给蔡国故城以西1至5公里的岗地上,留下了千年形成的一处重要贵族墓地,到了2006年才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岗南北走向,东西宽约4公里,南北长20余公里,散布着多个村庄。夏天,每当大雨后,常常会有一种奇形怪状的贝形铜块被水冲出来。

铜块椭圆形,大小有如人的小手指头,币面文字形状怪异,似文又不像文,似人脸而又狰狞可怖。当地群众有的说是“骷髅头”,有的说是“鬼脸钱”。

那铜块确是楚国的货币,鬼脸钱,也有人称作“蚁鼻钱”。

楚国的货币,有金币、布币、铜贝、铜牌,在春秋战国时期诸国中,是最丰富多彩的。

其中铜贝鬼脸钱发现数量最大,面世最多,可见在当时属于楚国的主要流通货币。

鬼脸钱大多属于大路货,内中也有一些非常珍贵的。当年,我买到不少鬼脸钱,这期间还遇到一枚少见的殊布。

布币分原始布、空首布、平首布三大类。我遇到的这一枚属于平首布。平首布又分为桥足布、锐角布、方足布、尖足布、圆足布、类方足布、类圆足布、三孔布、长布、连布。

除了战国时期的韩、赵、魏和中山国铸造流通过之外,楚国、新莽时期的王莽也铸造过。

楚国布币与中原三晋通行的平肩方足布,形制大致相似,但形体狭长,首有穿孔,特征是平首、平肩、平裆方足,四周有郭,中间一道竖纹。因面文有“釿”字,常归为釿布类,但其形制文字不同于中原的桥足布,具有楚地特征。现在已知的,有殊布当釿背十(七)货、殊布釿四背一货三釿货、四布当釿三种。前面两种为长布,四布当釿为小布。

殊布当釿:铜质,布上的文字,旧释有“商货壮布”“殊布当十化”“旆比当十斤”“扶比当十斤”“旆钱铜十斤”“扶戋当釿”等多种释名。殊布形态特殊,体长腰瘦,双足似燕尾垂挂;首阔呈倒梯形,上有“圆穿”,通长约10厘米,重33克左右;铸制精整,文字和缘廓皆深峻。殊即大,殊布即大布的意思,背文篆书“十货”二字,标注此布一枚可兑换鬼脸钱十枚,按鬼脸钱一枚重3.5克计,比价亦相当。也有一说谓殊布1枚当4枚“四布当釿”,值40个鬼脸钱,存疑。属楚国的大面值钱币当为定论。

殊布当釿在《历代古钱图说》中定级并不高,属中级水平。然而其作为战国精美而且较大尺寸之布币,今仍然不多见,实际上应属于比较有价值之品。

殊布釿四:铜质,面文“殊布釿四”,背文“一货三釿货”,在钱文释读方面还有争议,为发现的新品种,早期图谱无载。形制类似殊布当釿,是楚布中最为少见的品种。

四布当釿:器形与长布相似,正面中线两侧为“四”“布”,背面中线两侧为“当”“忻(釿)”,合起来为“四布当釿”。铜质,常见4.5厘米左右,小者长3.5厘米,重不到10克,有单布和连布。连布,因有两枚小布足部相连因而得名,为楚国货币中的珍品。

但我遇到的,却和这些都不同。至今想来,那村、那人、那币仍然是历历在目。

那日下午,跑了一天了,有点累,我正在村头休息,一个老乡走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币,递给我。

“我有个这钱,你看看。”他给我的是一枚,而不是我在乡间东奔西跑时常见的一把或者一串。就是这一枚,当时就让我眼前一亮。那一次,我跑了两天,还没买到一枚中意的钱币,一见到这枚,眼睛都绿了。

蚁鼻钱

殊布当釿

战国楚国殊布中的殊布釿十那是枚布币,只见它莽莽绿锈,踏实紧密,如甲似胄,锈及骨里,翠色纯真,古朴可爱。锈色对头,光泽对头,声音对头,形制对头,铭文对头,味道对头,身份正宗,无可置疑。

那时候,我每次下乡,都带着丁福保的《历代古钱图说》,按上面的图文对钱,按上面的定价付款。这里面有个“秘密”:丁福保的标价,是按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国民政府实行法币改革前市面上流通的银圆标价的,那一元,是指一枚袁大头,价值要比现在正在流通使用的人民币高得多得多。但它有个障眼法,因为《历代古钱图说》上,有不少钱币,标价都在百元以上,三百五百,甚至上千的,也不稀罕,有一些孤品,甚至是无定价,因此,并不显得价值被低估,不懂行的,根本看不出来。

但是这一次和以往不同,我在书上没有找到和它一样的钱币。《历代古钱图说》上有殊布,手边现在没有这本书,凭记忆,我记得似乎是一枚,最多两枚,标价也不高。但是《历代古钱图说》上的殊布和眼前这枚币相去甚远,对不上。看它的形制、文字,倒是极仿王莽十布里的大布黄千,拿来和大布黄千对,细节上又稍有不同。

我一时搞不懂他拿的这是一枚什么币,但知道是一枚好钱,十分想把它买到手。

行话说,对不懂行的卖主,情绪要镇静,要欲擒故纵,不可操之过急。但真遇到这情况,就不像说的那么简单了。他也很操心,看我翻了半天书,也没找到和他这枚一样的,他的表现就不一样了。

我出了价:“10块钱吧!”这个价格不算低,是当时泉界一枚普通咸丰当百的价格,也是我经常碰到和普通小制钱不一样的大钱时,农民的要价。有许多时候,是我不给,最后不成交,而这次,是他不卖。

没办法,只好加价,咬咬牙,翻了一倍,给20,他仍是摇头。他愈是不卖,我愈是急着想买,愈是继续加价,最后,出到了100块钱。这在当时,是我两个多月的工资,也是我身上除了回去的路费,所有的钱了。

我越出价高,他越当宝贝,高低不卖了。来时是随便把钱币放在他的上衣口袋里,现在,他是小心翼翼地藏在内衣里,脸上带着满足、幸福的笑意走了。我好失望。

后来,我在陕北、浙西,都碰到过这种忙半天,为别人义务鉴定钱币挑选好钱的事情,但从来没有这一次经历给我印象深刻。

那天,我是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上蔡。

回来后,我把事情经过讲过藏友听,那时,大陆钱币收藏刚起步,钱币知识很单薄,都说是王莽的大布黄千,但我知道不是。

过了多少年,知识稍长,才知道,我碰到的是一枚可遇不可求的楚国殊布。

20世纪80年代,中国还没有大兴土木,无论城市还是乡村,基本上还都是原模原样。90年代后,尤其进入新千年,中国突然之间变成一个大工地,挖河筑坝、修路架桥,摩天大厦雨后春笋一般在各地冒出来,日新月异。

有太多沉睡千年的宝贝在热火朝天的重整山河中被惊醒好梦,许多过去不上谱、不在册的钱币被发现、被收藏。单是殊布,新发现的就有殊布釿四、四布当釿、殊布当釿连布、四布当釿连布、殊布当釿面、背皆铭“十货”之错范者等等,亦有铁铸品,均罕极。

但它们都和我遇到的这枚殊布不同,我记得很清楚,它的背面没有铭文。

我想,我碰到的很可能是一枚错范殊布当釿,有面、背皆铭“十货”之错范者,就一定会有背“十货”漏铸者,这种钱多是孤品,可遇而不可求,我遇到了,却没把它买到手,实为憾事。唯一可以使我自慰的是,经过我点拨,那位老兄知道了这枚钱币的价值,会小心珍藏,传世也好,“玉在椟中求善价”也好,总之不会再把它当作废铜烂铁处理了,也算为国家保存了一件宝贝。只是不知道,30多年后的今天,它在哪里?

殊布釿四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枚楚国殊布的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