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字玉牌与“春”字雕漆盒

王家年   2017-07-15 00:20:20

清代白玉福字牌

清代白玉福字牌“福”牌,在旧时是指“福气”“福运”。老百姓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企盼来年福气的到来,具有浓郁的民俗风情。而“春”字具有一年复始、万物更新之意,故象征长寿和新生,为明清时期经典装饰,甚为皇家喜爱,百年不衰。两者都寄托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也是对美好未来的祝愿。

“福”字玉牌

“福”居福、禄、寿、喜、财、吉六大吉祥之首,求福、纳福、惜福、祝福又是各种民俗文化现象的概括。“福”又分“五福”,《尚书·洪范》曰:“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把福的形式和内容具体化了,福在中国文化中的含义不是物质满足,主要是精神层面上的满足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明清玉器题材内容多通俗吉祥,寄托着当时人们对生活的祈望与追求,代表着一种民俗文化。清代和田白玉福字牌就是通俗玉器中的一种。顾名思义,福字牌就是整块牌子琢磨成一个福字,这在清代中晚期玉器中比较常见。

笔者收藏的四件清代和田白玉福字牌,玉质油润,雕工精细,是很好的佩件。整块白玉牌子由一个福字构成,福字肥润,俨然颜体。颜真卿是大书法家,宋徽宗赵佶也是大书法家。我见过不少白玉福字牌,有用颜体字的,有用柳体字的,还有用欧体字的,没见过用瘦金体的。并非宋徽宗是亡国之君,而是他的字太瘦。皇帝食不厌精,需要减肥。老百姓却不希望佩戴着一块瘦不拉几的玉牌子,不希望自己的福气减肥。所以,肥润是明清福字白玉牌的共同特征。清代白玉福字牌有同好之人写了首诗咏“福”字玉牌,诗云“一片腰牌一片心,长留祈愿到如今。颜书福字雕成器,锦织红绳系向身。历尽沧桑人未老,久经把玩玉犹新。徽宗不惹芸生爱,任尔狂书瘦若金”,真实地反映了老百姓对“福”字白玉牌的喜爱。

清代白玉福字牌都是非常精美的,主要反映在用料精细、做工考究、文饰精美、有民俗内涵。我们看这几件福字玉牌,虽然只是一件小小的佩饰,但是选用了上好的和田白玉,雕工一丝不苟,整体浑然天成,字体轮廓的勾边非常仔细,线条流畅毫无阻滞感,确实令人赏心悦目。反过来看看现代很多仿制清代的白玉福字牌,往往只是仿制了其用料和形制,雕工和美感是绝对难以达到清代的玉雕水平。

华丽精巧“春”字盒

一件清乾隆御制剔彩春字天圆地方琮式盒拍卖,引起人们的关注。彩漆深雕春字花卉盒乾隆时期,各式雕漆之作严谨工巧、富丽繁缛,开创出华丽精巧的典型风格。由于国力强盛和乾隆帝的积极推动,清代漆器制作达到一个鼎盛时期,乾隆三十六年至四十年左右,宫廷密集制作了各式雕漆宝盒,百工炫巧争奇,料不厌精,工不厌细,开创出华丽精巧的典型风格,影响深远,剔彩在雕漆中工艺较为少见。

春字盒呈天圆地方仿古玉琮式,剔彩备有红、黄、绿三色。盖面雕聚宝盆纹饰,锦地上雕聚宝盆,满盛各式珍宝,盆内发出万道霞光,霞光以三色交替呈现,盒上托春字,盒的侧壁中心皆有四处开光,内于天、地、水锦纹之上,髹朱漆浮雕山石、果实、菊花等纹样,两侧剔刻牡丹纹饰。整器做工不厌其烦,开光边沿处以工整细巧的纹样密布,或回纹,或万字纹,或抽象卷草纹,刻工一丝不苟,尽显乾隆朝的华美风尚,非能工巧匠不能为。春字盒刀法快利,精细纤巧,磨工不似明早期雕漆的圆滑,边缘锋利,漆色鲜艳,设计精美,雕工精湛,为清代乾隆时期宫廷造办处所制剔彩器的特点,具有浓重的皇家气派。

每年为庆祝皇帝或者皇太后的生日,清宫造办处都要制作数量庞大的寓意长寿吉祥的物品,以乾隆朝为最。盒面纹样及装饰风格完全承袭嘉靖朝,乾隆朝将之命名为“春寿宝盒”。“春”字带“万寿长春”的祈愿,“宝”字则代表聚宝盆上的宝物,包括金钱、锭、珠宝、珊瑚、珍珠等珍贵物品。

前几年,笔者在拍卖会上看到过一件拍品预展:清代彩漆深雕春字花卉盒,长 23.5cm。这件剔彩漆盒,奇巧精致,秀雅华美,通体以木为胎,上施朱漆,堆漆肥厚,使之于剔作之中形成浮雕效果。

这件清代彩漆深雕春字花卉盒,盒面中心作“春”字花卉,花瓣层层绽放,惹人喜爱,呈现繁密茂盛之势。盖盒色泽以朱漆为主,鲜艳莹润,光亮夺目,其间渐染诸色,更添异彩,极具观赏价值,雕彩漆是在胎骨上分不同层次修不同颜色的漆,然后逐层刻除不需要的颜色,使最终留下的图案呈现出绚烂的色彩。这种工艺从南宋即有萌芽,但色彩单调,最多仅采用三种颜色,发展至明代日趋成熟,色彩也逐渐丰富。这件彩漆器漆色光亮,包浆浓郁,雕工圆润,下刀一气呵成,粗犷豪放中呈现出朴实美。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福”字玉牌与“春”字雕漆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