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之花——金代戏剧人物砖雕

刘洁   2017-07-15 00:20:18

11988年12月,三门峡市文物工作队在义马矿务局机修厂工地发掘了一座金代砖石墓,墓中出土有方砖墓志(可看出“大金国贞祐四年”的年号字样)和砖雕10余块,其中墓室北壁、西壁各镶嵌4块,东壁镶嵌2块。北壁的4块是花卉砖雕,排列于门饰两旁,荷花、牡丹花姿招展,怒放争艳,制作精细,线条流畅。人物砖雕6块,其中墓室西壁的一组戏剧人物砖雕排站于舞台上,非常珍贵,是三门峡地区的首次发现。砖雕均为灰陶质,先做坯胎雕刻,然后烧制而成。戏剧人物形象逼真,栩栩如生,充分体现了当时戏剧表演发展的成熟程度及雕塑艺术之精湛,为研究中国戏剧演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佐证。墓室东壁镶嵌的2块砖雕老翁、老妪,其悠然自得的姿态与西壁上镶嵌的演出场面正好构成了一幅别致精美的观戏图,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老翁砖雕头戴尖顶软帽,身着圆领长袖袍,腰束软带,双足蹬靴,左手掩于袖内,右手抬起,执一串念珠坐于椅上,面向西壁观望,面目和善,留有长须(图1)。老妪砖雕,头梳髻别簪,身着花边对襟窄袖衫,坐于椅上,双手相袖,也面向西壁观望,姿态端庄,慈眉善目,满脸皱纹,似是年迈高寿之人(图2)。2

3

4历史上的金代,是统治中国北部达120年之久的一个封建王朝,历十帝,建立了一个“人物、文章之盛,独能颉颃宋元之间”的文化天地(王世贞《归潜志序》)。金代也有杂剧,它继承了宋杂剧的滑稽与歌舞的传统内容,以耍笑为主。到金后期,又有别名称“院本”,因为它是行院人(指伎女、乐人、 伶人、乞者)流通演唱时所用的戏剧脚本,故称“院本”。实际上金代“院本”,已成为一种独立的滑稽短剧。在结构上大体可分为三部分:一是“艳段”部分,即在正戏开演之前,以歌舞为主或以寻常熟事的滑稽说白和动作,来热场子、招观众;二是“正杂剧”部分,即主体部分,以唱为主,以大曲曲调演唱故事,或以滑稽戏为主,由演员进行滑稽表演;三部分是“杂粉”部分,即在演完正杂剧之后,演玩笑段子,使演出在轻松的笑声中收场,从而达到良好的喜剧效果,其杂剧的角色主要有末泥、副净、副末、装孤、引戏等组成。因此,该墓出土的4块喜剧人物砖雕对于研究宋金杂剧内容与形式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5一号砖雕人物头戴无脚幞头,身穿曲领窄袖花袍,腰系革带,左手抱笏,口中正在说或者唱着什么,右手抬起也在比画着,这是4人中最有派头的一个,扮演的角色当属“末泥”(图3)。

二号砖雕人物头戴直脚幞头,肩披斗篷,身上无衣裤,只在腰下系一块小布掩住裆部,脚踮起,双腿弯曲,上身倾斜向前,挤眉弄眼状,扮演的角色应为“副净”,仿佛在表演“猴戏”(图4)。

三号砖雕人物头裹软巾簪花,身着窄袖长袍,右手执磕瓜(一种皮棒槌),另一手捂住嘴,满脸恐惧紧张的表情,同时做扭身急走状,这位演出的行当当属杂剧院本中的“副末”,它是专门打诨,制造笑料的角色。他手拿的是一种专用小道具,通常用来打别人的脑袋,制造“当头棒喝”的特殊效果(图5)。

四号砖雕人物也很有意思,外形肥胖勾背,双手握棒,身穿圆领窄袖长袍,袍角掖在腰里,似要对谁发动攻势,却迟疑不动,这位表演的行当属“副净”,他同上面的“副末”正好是一对好搭档,一个鲁莽,一个鬼精,这两位的表演构成杂剧中最令人捧腹大笑的场面(图6)。

这组金代砖雕的发现,引起专家学者注目并高度评价说:这一组砖雕人物,就形象之生动,神态活脱逼真而言,在豫西北及晋南的戏剧文物中当属一流,而且在所有历代出土的各类戏剧人物造型中要找出可以与这一组砖雕人物互见高下的艺术佳品也不太容易,是一朵勃然绽放着的不朽戏剧之花。当您了解它时,就会发现中国是真正意义上的戏剧王国,戏剧作为一种说唱艺术和独特的文学样式,流淌在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成为古今人们普遍追求的精神生活。

(作者简介:刘洁,河南省三门峡市虢国博物馆文博馆员)

6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不朽之花——金代戏剧人物砖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