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章丘女郎山出土的湖州孙家镜

刘丽丽 杨阳 郝素梅   2017-07-15 00:20:16

1铜镜是古代人照面饰容的日常用具,在我国流行了几千年,无论贵贱、老孺、男女都要使用,可以说与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直到清代玻璃镜子的出现,它才退出历史舞台。汉唐是铜镜业发展的鼎盛繁荣时期,纹饰繁多,形式各异。至宋代出现转折,由于受到原料的限制,从富贵华美转向质朴实用,装饰纹样趋向简洁,但在造型艺术上有所革新,铭文也倾向商品广告化,较之前给人新颖的感受。其中,湖州镜是宋代最为流行的镜类之一。

从纪年墓出土铜镜看,湖州镜始铸于北宋晚期,盛行于南宋初期和中期,一直至清代仍有生产。清乾隆时,湖州铜镜曾作为贡品向朝廷进贡。湖州镜的一大特点是在镜背面写有生产地或产地作坊、匠师姓名或字号、使用材料等,因而也称为“铭文镜”“牌记镜”。从湖州镜的出土报告资料看,湖州镜产量很高,销路甚广,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江苏、湖南、湖北、江西、福建、陕西、北京、广东、四川、内蒙古等地都有发现,从北至南,从东到西,可谓行销天下,甚至走出国门,韩国、日本也有流传。2湖州镜在宋代异军“突起”,闵泉先生在《如日之精如月之明——宋代湖州镜》一文中分析可能与以下因素有关:一是湖州富庶的农村经济和商业市镇为其奠定了基础;二是北方社会动荡不安,大量的北方人口南迁,带来了优秀的手工业者;三是“熔钱铸器”的丰厚利润非常诱人。从资料来看,湖州不仅是宋代的铸镜中心,而且湖州镜在整个铸镜业中有着很高的地位和声誉。湖州镜在宋元时期,包括明代是江南一带最为流行的镜类。明清时期湖州铜镜技艺仍受到世人的称赞。

从铜镜铭文看,湖州镜以一个姓石的人家做得最多,也最负盛名。还有孟家、李家、万家、徐家、韩家、蒋家、杨家等所做铜镜,说明私家铸镜风行,铸镜业兴旺发达。从这一方面来看,也反映出宋代铜镜不再像唐代之前为贵族的奢侈品,成为百姓的日常生活用品,反映出铜镜的平民化。但对湖州孙家镜的记载却很少见。

济南章丘女郎山出土的四枚湖州孙家镜,一枚出土于元代墓葬(图1),另外三枚出土于明代墓葬(图2、图3、图4)。均为圆形,银铤钮。钮左右两侧各有一长方形框,框上饰荷叶纹,下饰莲花。框内均有铭文,右为“湖州孙家”,左为“青鸾宝鉴”。框外饰一周凸弦纹圈带,窄素缘。直径7.8~8.3cm,缘厚0.15~0.4cm。除一枚银铤钮残外,其他保存完好。

现在可见的湖州孙家镜中,不论是传世的还是发掘出土的,大多与女郎山出土的四枚孙家镜样式、款识相同,笔者查阅资料找到几件略有不同的。

2002年随州市何店镇干堰洼宋明墓葬北宋晚期墓葬M5出土一枚圆形铜镜,钮两侧有对称长方框,顶端为三角形,末端有花瓣纹,框内各种四字铭文,右侧“湖州孙家”、左侧“贵囗宝囗”,薄胎,窄素缘,外区饰弦纹一道,镜面微凸,直径8.3cm。

国家博物馆藏有一枚。圆形,银锭钮,钮上下铸“宪明”两字,钮左右各一上荷叶下莲花的方框,左为“青鸾宝鉴”,右为“湖州孙家造”。

上海博物馆藏有一枚。七瓣菱花形,圆钮,镜背铸有仙人、童子、龟、仙鹤等,钮上方一荷叶莲花框,内铭“湖州孙家造”,旁有三星相连的纹饰。3综合以上七枚铜镜资料,可以发现湖州孙家镜的几个特点:

一是存世量少,鲜有文献记载。南宋铜镜有官府铸造,也有私家作坊所铸。一般说的湖州镜以后者为众,孙家镜就是其一。但对湖州孙家鲜有记载,考古发掘中也很少见到孙家镜,这显示出孙家经营规模可能较小,产量不高,不注重宣传,知名度也小。但在北宋、元、明时期墓葬中都有发现,说明它作为家传手艺世代相袭,延续时间较长。

二是纪名、标识变化不大,缺乏新意。湖州镜一般都素背,几乎都没有花纹,仅在镜背刻铸作坊主姓名等有商标性质内容,这是南宋私家铸镜的突出特点。商品铭文既能辨别真伪,又能宣传自家名号。从中可以看出宋代的商品已具有现代市场营销的广告意味。宋代因避宋太祖祖父赵敬的名讳,将“镜”字改为“照”或“鉴”,故称铜镜为“照子”或“铜鉴”。上述七枚铜镜中,铭文多是右为“湖州孙家”,左为“青鸾宝鉴”或“贵囗宝囗”,圆形铜镜均为框外饰一周凸弦纹圈带,除大小、厚度外,几乎完全相同。可见湖州孙家镜有着经典的样式,中间为钮,左右各一长方框,上覆一荷叶,下托一荷花,一直传承。

所不同的是上海博物馆馆藏一枚,为仙人龟鹤齐寿图案。但这其实是宋代流行的一种纹饰,并非孙家镜新创,基本构图是松树、仙人、侍童、仙鹤、灵龟,寓意长寿,在《铜镜鉴赏与收藏》《湖南出土历代铜镜》《浙江出土铜镜选集》《古代铜镜》《云南省博物馆馆藏传世铜镜概述》等中都有记载。可见湖州孙家镜缺乏创新,所用题材沿用当时流行的样式。

从外形上看,孙家镜多为圆形,这也是最常见、流行最久的传统形制。但圆形镜在已发现的湖州镜中数量却不多,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湖州镜镜背本身没有装饰图案,要在造型上不断创新来吸引顾客。从形状上来说,多做葵花形、方形、桃形、钟形、瓶形、心形和带柄葵花形等。而孙家镜却沿袭传统,多做圆形镜,与其他知名的湖州镜相比,在制作工艺与手法上要逊色不少。不过,明代湖州镜却以圆形居多,从章丘女郎山出土的三枚明代湖州镜,也反映出这一特点。4三是体现不出继承关系。湖州镜最著名的是石家镜,镜铭中有石家、石小二哥、石二郎、石三郎、石十郎、石十二郎、石十三郎、石十五郎、石十五叔、石十八郎、石念二郎、石念二叔、石念四郎、石家念五郎、石三十郎、石四十郎、石六十郎等。“郎”“叔”是宋代青壮年男子的称谓,数字可能是在同宗同辈中按长幼排行的次序,说明石家是个庞大的家族,体现了湖州石家铸镜多为子继父业、世代传艺,体现出继承关系。但孙家镜只简单标明是“孙家”,说明孙氏家族弱小、人丁稀落,作为家传手艺,仅能保持传继后代。

四是持续时间长。湖州的铸镜业在明代发展依然欣欣向荣,出现湖州镜的第二个高潮,这一时期最有名气的是薛家印钮镜,未见有孙家镜的记载。但综合章丘女郎山出土铜镜和另三枚孙家镜来看,湖州孙家镜至迟在北宋末年已有生产,一直持续到明代,流通范围也比较广。王士伦在《浙江出土铜镜》中指出,北方发现的湖州镜,是金兵掳掠江南财物带去的,也有可能是当时人们贸易经商带去的。

济南章丘女郎山出土湖州孙家镜的四座墓葬都没有墓志铭,按照宋代“非官不志”的制度,表明墓主人身份不高,综合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特点,只是普通平民墓。这四枚铜镜制作规整,应为实用镜,是墓主生前使用的器具,非作为明器使用。宋代湖州镜艺术价值不高,但对研究宋代社会和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作者简介:刘丽丽,山东省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馆员;杨阳,山东省济南市考古研究所馆员;郝素梅,山东省济南市考古研究所馆员)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济南章丘女郎山出土的湖州孙家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