虢国墓地出土的鸟形佩鉴赏

常 军 杨海青   2017-05-08 23:36:08

我国古代部落奉鸟为神灵、为始祖者甚多,流传下来的鸟形玉佩也比较多。到了周代,因为周文王“敬德保民”,故有凤来仪,“凤鸣岐山”,保佑周人兴旺起来,最终这个不够发达的小方国,战胜了强大的文明程度相当高的殷商。周人觉得这种悬殊的以弱胜强,绝不仅仅是一己之力所能为,一定是上天的意志,一定有神力相助。而这种幸运,正是源自“凤鸣岐山”。

凤在自然界中并不存在,而是古代先民们想象中的神灵动物,是多种自然界鸟类的集合体。凤鸟形象在西周人那里得到特别的尊崇,就像是祖灵一般。凤其实就是周人的图腾,是一个具有明确特征的文化符号。在凤雏宗庙宫殿遗址中曾出土西周早期的甲骨文,其中就有“凤”字,是个象形字。再看看西周初期青铜器上的凤鸟图案,也几乎一样,都是冠部前耸,鹰钩形鸟嘴,圆鼓突起的眼睛,华丽的羽毛和凤尾,有力的钩爪,充满生命的活力。另外,在西周的其他物体上也描绘着大量的凤鸟图案,凤鸟是当时装饰中的主流纹样。《考工记》中记载,在西周王朝的宫室内,有好几种技术工种,其中玉工是极为重要的一种,那么玉器上出现凤鸟纹图像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论是考古发掘出土的,还是传世的西周片状玉凤鸟,或是雕琢刻画在玉件上的凤鸟纹,都有着比较明确的时代特征。下面介绍一些虢国墓地出土的鸟形佩以供大家赏析。

鸟形佩(图1) 高1.4厘米,宽3.7厘米,厚0.4厘米。青玉,微透,以单阴线示其轮廓,嘴、翅、尾、爪、目俱全,胸部有一单面钻圆形透孔。

鸟形佩(图2) 通长7.5厘米,高3.9厘米,厚0.5厘米。 出土时位于墓主人腰下略偏上处。青白玉,大部受沁呈灰白色,质密微透,片雕。昂首短喙,款岔尾,单爪后曲,眼与颈部各一穿。

鸟形佩(图3)高4.55厘米,宽4.6厘米,厚0.3厘米。出土时位于墓主人面部之上。青玉,墨绿色,局部有灰白色沁斑,质密微透,片雕。全器似一简化鸟形,首、尾俱全,首部有一斜脊。本器入殓时用作墓主人面部缀玉瞑目中之印堂。

巨冠鹦鹉(图4)高5.5厘米,宽3.6厘米,厚0.55厘米。青白玉,质地微密,润而微透。受沁处多呈黄白色,双面所施纹样相同。做工极为细致,圆睛巨冠,勾喙挺胸,长尾后摆,单足直立。冠上饰细如发丝的线纹,胸部饰回纹,尾部饰减地羽纹。本器入殓时用作墓主人面部缀玉瞑目中之鳃部。制作年代为商末至西周早期。

双龙纹鸟形佩(图5)通长5.9厘米,高2.05厘米,厚0.5厘米。出土时位于墓主人面部正中。青白玉,质密微透,受沁处呈灰白色。双面单阴片雕,所施纹样相同。勾喙伸颈,颈下有垂囊,单爪回曲,长尾下垂。鸟身施双顾首连体龙纹,曲爪处饰斜角云纹。喙、尾处各有一单面钻圆穿。本器入殓时用作墓主人面部缀玉瞑目中之左脸眼。

鸟形佩(图6)通长3.2厘米,高1.95厘米,厚0.6厘米。出土时位于墓主人腰下。青玉,全器受沁多呈灰白色,双面片雕。凸睛短喙,昂首向天,挺胸敛翅,曲爪着地,长尾后翅。为身以单阴线界出各部轮廓。胸部有一圆穿。本器制作年代当为商末周初。

有冠鸟形佩(图7) 通长1.9厘米,高2.8厘米,厚0.5厘米。出土时位于墓主人腰下。青玉,质地微密,全器受沁呈灰白色,双面片雕。圆睛凸喙,首上有冠,垂胸翘翅,单爪曲于前,鱼形尾垂于后,圆睛处为一圆穿。本器制作年代当为西周早期。

长尾鸟形佩(图8) 通长4.6厘米,高2.2厘米,厚0.2厘米。做唅玉用,入殓时被有意折为两截。青玉,局部受沁呈青灰色或灰白色。质润而微透。圆睛,勾喙,胸翘翅,垂尾单爪。嘴与胸部各有一穿。

鸟形佩(图9)高2.5厘米,宽2.4厘米,厚0.5厘米。出土于棺盖上。青白玉,浅冰青色略泛白,有黑色斑点。微透明。正背面纹样相同。耸肩拍翅,分尾朝下,单爪着地,圆睛。喙部有一圆穿。

鸟形佩(图10)身长3.5厘米,高2.6厘米,厚0.4厘米。青玉,冰青色,因受沁布满黄白色斑点。玉质较细,微透明,正背面纹样相同。翘首垂尾,曲爪着地,尖喙,圆眼稍凸。胸部有一小穿孔。

鸟形佩(图11)高2.4厘米,宽5.4厘米,厚0.5厘米。出土棺外。青玉,浅豆青色。玉质温润,半透明。鸟形,花冠,勾嘴,圆目,立足,大尾。嘴部有一穿。

鹦鹉形佩(图12)长5.9厘米,宽3.8厘米,厚0.4厘米。青玉,浅豆青色。大部受沁呈黄白色与灰白色。玉质细腻,半透明。扁平体,做鹦鹉形,正背面相同。

上一篇回2017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虢国墓地出土的鸟形佩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