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郭琇《四时行乐图》赏析

毛洪东 王仟   2017-05-07 23:01:00

图1:清郭琇《四时行乐图》册首“行乐图”是明代出现的一种新兴画种,它从传统的肖像画发展而来,将像主置于山石林泉、湖泊田园的雅致背景中,冠以“行乐”之名,着力表现像主优雅闲适的生活旨趣。最早冠以“行乐”字样的是明代初年的帝王行乐图,其后贵胄官员、文人画家争相效仿。清代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袁枚在《随园诗话·卷七·五七》中有云“古无小照,起于汉武梁祠画古贤烈女之像。而今则庸夫俗子,皆有一行乐图矣”(袁枚著:《随园诗话》,第321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足见当时“行乐图”之流行。在装帧形式上,“行乐图”通常采用横卷、短帧或册页的呈现方式,更有甚者将之画在折扇上,以便于随身携带赏玩。

图2:清绢本郭琇《四时行乐图(春)》一、清郭琇《四时行乐图》赏析

即墨市博物馆馆藏清郭琇《四时行乐图》是一组表现郭琇日常生活的作品,行乐图按春、夏、秋、冬四季排列,分别为《春季孤舟垂钓图》《夏季沁水纳凉图》《秋季树下挥毫图》和《冬季抚琴品茗图》。清郭琇《四时行乐图》原以册页的形式呈现,由于年代久远,长期翻折,分裂成四季图和册首五个部分。册首为清代诗人、书法家陈廷庆题写,其文曰“即墨郭华野先生四时行乐图,嘉庆十三年夏六月,奉贤后学陈廷庆观于吴门瑞光佛刹回题册首”,册首左下方钤印两方。

四幅画风格统一,着力刻画像主于四时景色中怡然自得的情景。

从绘画手法上看,绘画者深受以曾鲸为代表的“波臣派”风格的影响。曾鲸,字波臣,明隆庆二年(1568年)生,莆田人。他开创了“波臣派”画风,在明清人物肖像画领域有着划时代的贡献。曾鲸的人物肖像画最注重写实技法,“重墨骨,墨骨既成,然后傅彩”,其始终以工整清晰的轮廓线描绘方法,使“波臣派”具备“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的中国绘画美学特征。《顾梦游像图轴》为曾氏晚年 “墨骨法”的代表作品。郭琇《四时行乐图》组画中,绘画者采用“墨骨法”的表现手法,以清晰的墨线勾勒人物的五官衣饰和周围景物的轮廓,再用淡墨渲染出人物和景物的凹凸关系,在淡赭石的整体色调中又略施淡彩,整体用色单纯简练,又不失层次感和厚度感。

在构图上,作品都采用不平衡的取势手法,人物和景物集中于画面一侧,另一侧以淡山远水修饰,背景留白很大,画面极其简洁和朴素,使得整体更加协调。绘图者用无色来衬有色,以无形来托有形,使得画面的主体更加突出、更加集中,郭琇高逸的性情在优雅闲适的艺术氛围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人物塑造上,郭琇的面部先以淡墨勾定五官轮廓,再沿线条以淡墨轻染,以淡红偏赭色调罩全脸反复烘染数十层不显脏腻,气色仍湿润明朗,从纸面上亦可让观者觉察到面部骨骼皮肤的凸凹之感,五官神态刻画栩栩如生。人物的衣纹随身体动势的不同起承转合,圆润流畅而又富有变化。与面部相比,衣物的施色相对简练。图3:清绢本郭琇《四时行乐图(夏)》四幅画中,郭琇的衣饰和景物各不相同:春季乍暖还寒,郭琇衣衫尚厚,斜依小舟垂钓,江边春柳如丝,四周景物都被施以薄绿色,表现出萌动的春意。夏季郭琇短袖短衫,独坐溪边戏水,周围树木葱茏,满目苍翠。秋季树木叶片微枯,郭琇着宽松衣衫坐于树下,挥毫凝思。冬日夜晚,郭琇厚衣厚靴,于冷月萧竹下抚琴品茗,墨竹主干细加渲染,竹节分明,姿态细秀,场景清幽。画面中人物的细节变化恰与所处的季节相呼应,体现出作者的匠心独运。然而,无论四季如何变换,郭琇都表情淡然自若,姿态闲适恣肆,志趣脱俗的高士形象跃然纸上。每幅画皆有朱文“顾寿”印文,当为绘图者姓名。

二、郭琇其人该行乐图的像主是清朝康熙年间的直谏名臣郭琇,也是唯一一位被收入《辞海》的即墨人。有关郭琇的事迹《清史稿·郭琇列传》《山东通志》《吴江县志》《即墨县志》都有记载,其中尤以《清史稿·郭琇列传》的记载最为详尽。

郭琇(1638~1715),字瑞甫(又作瑞卿),号华野,即墨城郭家巷人。清康熙九年(1670年)中进士,清康熙十八年 (1679年)授吴江县令。郭琇处事精明干练,善断疑案,征收田赋时实行“版串法”,以杜绝吏役舞弊自肥之风。治理吴江七年,“治行为江南最”。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由于江宁巡抚汤斌的举荐,郭琇升任江南道御史。清康熙二十七年 (1688年),郭琇上《参河臣疏》,陈述河道总督靳辅治河措施不当,致使江南地区困于水患,最终靳辅被罢官,支持靳辅治河措施的户部尚书佛伦被降职,郭琇升任佥都御史。接着,他又上《纠大臣疏》,弹劾“势焰熏灼,辉赫万里”的武英殿大学士明珠及余国柱等,揭发他们结党营私、排陷异己、贪污受贿等罪行,致使明珠被罢官,余国柱等人被逐回原籍。郭琇也因此受到康熙皇帝的器重,不久升任左都御史。次年,他又上《参近臣疏》,弹劾皇帝宠臣少詹事高士奇、原任左都御史王鸿绪和给事中何楷、修撰陈元龙、编修王顼龄等植党营私、以权谋私、徇情枉法、贪污自肥等罪,结果高士奇等一伙权臣被罢官。郭琇的三大疏引起“群党侧目,百端交构”。不久,他便遭明珠余党诬陷,被罢官回乡。清康熙三十八年 (1699年),皇帝南巡,郭琇到德州迎驾。康熙以郭琇政绩显著,且有胆识,复起用为湖广总督。郭琇到任后,极力整顿吏治,清除弊政,湖广百姓大受其益。清康熙四十年 (1701年),郭琇多次以病请求辞官,康熙皇帝以“思一人代之不可得”为由予以拒绝。翌年,郭琇因具报苗民暴动情况不实,遭权臣借机排斥,被罢官。清康熙五十四年 (1715年),郭琇病故于即墨。图4:清绢本郭琇《四时行乐图(秋)》

图5:清绢本郭琇《四时行乐图(冬)》郭琇17岁考中秀才,32岁中举人,33岁中进士,42岁入朝为官,78岁病故于家乡即墨。历任吴江县县令、江南道监察御史、左佥都御史、太常寺卿、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吏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左都御史兼经筵讲官、湖广总督。纵观其宦海生涯,从清康熙十八年 (1679年)授吴江县令至清康熙四十一年 (1702年)被罢免,前后跨度长达24年,然则其实际做官时间仅为13年8个月。盖因其刚正不阿,敢于直谏,得罪了当朝权臣,先后两次被罢免。

三、郭琇的传说

除了正史的记载,在即墨还流传着不少有关郭琇的传说。传说郭琇出生那天,正赶上即墨发大水。即墨县令和参将巡查汛情的时候,突遭大雨只好在郭琇家门前暂避,两人一左一右站在门口,恰似两尊门神。没一会儿,门里面传出婴儿的啼哭声,门内走出一位满脸喜色的老太太到大门口挂“令枝子”,所谓“令枝子”就是用桃树枝子,在上面用一根大红线,绑上两对铜线、两棵大葱、两头大蒜,插到大门一旁。这令枝子若是早掉下来,是男孩的早娶亲,是女孩的早出嫁。县令见状,忙道:“给您老人家道喜了,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老太太擦了一下额头的微汗道:“又添了个骑马的。” 县令开玩笑地说:“这个孩子命好啊,你看我们这一文一武在门口为他守着,将来肯定大有前途,至少也得是个七品八品的。” 老太太不懂官员的品级,还以为数越大官越大,于是谦虚地说:“官人,俺不用做七品官,能做个一品官也好!”这虽然是流传在即墨的一个传说,但后来郭琇果真官至湖广总督,加兵部右侍郎、右副都御史衔,正是从一品大员。

郭琇的姥姥家也在即墨,农忙时郭琇经常到姥姥家玩耍。有一天,郭琇跟着舅舅到田地里种豆子。中午郭琇的姥姥靠在田边的一棵老槐树下打盹,结果土地公公找上门来,“老太太求求你了,别再让郭琇种豆了,他是天上文曲星下凡,他不停地干活,我就得跟着一路小跑给他作揖,一上午我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姥姥打了个寒战醒来,回想刚才梦里的话,赶紧把郭琇搂到怀里:“咱不种豆了,回家去玩喽。”

四、陈廷庆与顾寿

陈廷庆(1754~1813),清代诗人,字兆同,号古华,晚号非翁基孙,上海奉贤人。乾隆四十六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历官辰州知府,嘉庆九年主蕺山书院。陈廷庆精八法,名所居曰“肄书簃”,尝请人刻书隐,及五十方能学晋书,两小印,又有五十学书图题咏,如林赵,工诗古文辞,所至皆有诗,亦善书法,有《谦受堂全集》30卷、《古华诗钞》等(李放:《皇清书史》,卷八,明文书局印行)。

顾寿,遍查史料,未得该绘画者之介绍。

五、结语观郭琇《四时行乐图》纵情山水、世俗享乐的神采意趣与郭琇铁面御史的形象极不相符,由此判断该《四时行乐图》描绘的应当是郭琇被罢官后回乡闲居的情景。整幅画卷旨在呈现郭琇悠游闲适的生活样态,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文人悠然隐居的生活情操,表现了郭琇此时的精神世界和内在感悟。

附录

《清史稿·郭琇》( 赵尔巽等撰:《清史稿》,中华书局,卷二百七十·列传五十七):

郭琇,字华野,山东即墨人。康熙九年进士。康熙十八年,授江南吴江知县。材力强干,善断疑狱。征赋行版串法,胥吏不能为奸。居官七年,治行为江南最。康熙二十五年,巡抚汤斌荐琇居心恬淡,莅事精锐,请迁擢。部议以琇征赋未如额,寝其奏,圣祖特许之,行取,授江南道御史。时河督靳辅请停浚下河,筑高家堰重堤,清丈堤外田亩以为屯田,谓可增岁收百余万。巡抚于成龙议不合,上令尚书佛伦往勘,主辅议。下九卿核奏,尚书张玉书、左都御史徐干学力言屯田扰民。康熙二十七年,琇疏劾辅治河无功,偏听幕客陈潢阻浚下河。上御干清门,召诸大臣,下琇疏,令会同察议。寻辅入觐,复召诸大臣与议。琇申言屯田害民,辅坐罢,而擢琇佥都御史。

大学士明珠柄政,与余国柱比,颇营贿赂,权倾一时,久之为上所觉。琇疏劾明珠与国柱结党营私,详列诸罪状,并及佛伦、傅拉塔与辅等交通状,于是明珠等降黜有差。琇直声震天下。迁太常寺卿,再迁内阁学士。康熙二十八年,复迁吏部侍郎,充经筵讲官,擢左都御史。疏劾少詹事高士奇与原任左都御史王鸿绪植党为奸,给事中何楷、修撰陈元龙、编修王顼龄依附坏法,士奇等并休致回籍。

未几,御史张星法劾山东巡抚钱鎯贪黩,鎯奏辨,因及琇尝致书嘱荐即墨知县高上达等,却之,遂挟嫌使星法诬劾,下法司讯。狱未具,琇疏言:“左都御史马齐于会讯时多方锻炼,必欲实以指使诬劾罪。”诏责琇疑揣。寻法司奏琇请讬事实,当夺官。上以琇平日耿直敢言,改降五级调用。康熙二十九年,吏部推琇通政司参议,上命改令予琇休致。江宁巡抚洪之杰以吴江县亏漕项,事涉琇,牒山东追琇赴质。时佛伦为山东巡抚,因劾琇违例逗留希进用,请夺官逮治;又劾琇世父郭尔印乃明季御史黄宗昌家奴,琇父郭景昌原名尔标,尝入贼党伏法,琇私改父名请诰封,应追夺。部议如所请,逮赴江宁勘治。坐侵收运船饭米二千三百余石,事发弥补,议遣戍,诏宽之。康熙三十八年,上南巡,琇迎驾德州。既还京师,谕大学士阿兰泰等曰:“原任左都御史郭琇,前为吴江令,居官甚善,百姓感颂至今。其人有胆量,可授湖广总督,令驰驿赴任。”琇上官,疏言:“黄州、武昌二府兵米二万七千有奇,运给荆州、郧阳汛地,悬隔千里,挽输费不赀,请改折色。江夏等十三州县有故明藩产,田瘠赋重,数倍民粮,请一律减征。江夏、嘉鱼、汉阳三县濒江地,水啮土陊,有赋无田者三百余顷,请豁免。”皆允行。

康熙三十九年,入觐,因奏言:“臣父景昌,即墨县诸生,有册可稽。邑匪郭尔标本无妻室,安得有子?不知佛伦何所据,诬臣并及臣父。”时佛伦为大学士,上诘之,以舛错对,命仍予诰轴。琇陛辞,奏请清丈地亩,并言湖南地广人稀,恐清丈后赋当差减。上问:“当减几何?”琇言:“当减十分之三。”上曰:“果益民,虽倍于此,亦不惜也!”寻条陈三事:一,严定筑堤处分;一,停造无用粮船;一,通融调补苗疆官吏。又疏禁征赋诸弊政。上嘉其实心除弊,并允行。时红苗就抚,琇陈善后之策,请颁诏敕,令勒石永遵。

康熙四十年,以病乞休,上曰:“琇病甚,思一人代之不可得,能如琇者有几人耶?”给事中马士芳劾湖广布政使任风厚久病,巡抚年遐龄徇庇不以闻。遐龄奏风厚实无病。风厚入觐,上见其未衰,因曰:“任风厚若不堪任使,郭琇岂肯徇庇耶?”未几,琇以病剧再疏求罢,仍慰留。黄梅知县李锦催科不力,琇委员摘印。锦得民心,民闭城拒之,乞留锦。御史左必蕃劾琇,部议当夺官,上以清丈未毕,缓之。

康熙四十一年,镇筸诸生李定等叩阍奏红苗杀掠,总督、巡抚匿不以闻;而给事中宋骏业亦劾琇向骛虚声,近益衰废,持禄养痈。乃命侍郎傅继祖、甘国枢,浙江巡抚赵申乔往按。会琇报清丈毕,乞罢任。上责其清丈稽延,与前奏不合,行不顾言;并及匿报红苗杀掠与黄梅拒命事。琇自陈老病失察,请治罪。初红苗犯镇筸,游击沈长禄往剿,至大梅山,守备许邦垣、千总孙清俱陷贼,长禄私赎之归,讳不报;而副将朱绂报苗已就抚,琇据以入告。继祖等勘得状,琇与提督林本植并夺官。康熙五十四年,卒。寻祀乡贤,并祀吴江名宦。

(作者简介:毛洪东,男,1981年7月生,2011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学及博物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山东省即墨市博物馆馆员;王仟,女,1990年1月生,2015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美术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山东省即墨市文化馆馆员)图6:顾梦游像图轴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清郭琇《四时行乐图》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