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宫廷画家丁观鹏所绘《西方极乐世界图》稿本考

杜恒伟   2017-05-07 23:00:57

佛教中的“净土”是幸福的象征,反则为人世间的“秽土”象征苦难。大乘佛教认为佛如恒河沙子一样多,不可胜数,净土也无数。著名的净土有“弥勒净土”“灵山净土”“莲花藏净土世界”等等。在众多的净土中,以“西方极乐世界”影响最大。

一、“西方极乐世界图”佛教中的寓意 “极乐”一词,在《阿弥陀经》有这样的描绘:“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中国近代佛学家蒋维乔先生在《中国佛教史》中引用了《观无量寿经》9《中国佛教史》第110页,蒋维乔著,团结出版社 2009年6月第2次印刷),此经以说往生极乐方法为主,积德行善,“观念之行”即禅是也。具体而言形象的阐述以:“依报”“正报”“假观”“真观”之不同分为十六观,用以说明修行者达到的修为境界,具体如下:图2:西安碑林《西方极乐世界图》第一,日观(向西方观日,此先使心定于西方之法)。

第二,水观(观水,由水观冰,由冰观琉璃,此为地观之前方便)。

(注:第一、第二为“假观”,其观法,以观极乐之依报为手段。)

第三,地观(由琉璃一转而观极乐之土地)。

第四,树观。

第五,池观。

第六,总想观(一名宝楼观)。

第七,华座观(此观阿弥陀佛所座之华,虽为依报,但属佛之特别依报,故与前六观稍异)。

(注:第三至第七为“真观”,正观极乐依报。)

第八,像观(欲观阿弥陀身,为方便计,先观佛像;但于佛之外,亦于其左右观观音势至二菩萨;或谓之佛菩萨像观)。……假观(观极乐正报之前方便)。

第九,真身观(观阿弥陀佛)。(注:此观为“真观”,正现正报。)

第十,观世音观(既观弥陀真身,更观其左右二菩萨)。

第十一,大势至观(同上)。

第十二,普观(或谓之自往生观,自积往生极乐之想,而善观极等之相)。

第十三,杂想观(合观弥陀及二菩萨,故谓之杂想观)。

第十四,上品生观(观人之往生乐;以下共分上中下三品,每品复设三品之区别;故上品有上上、上中、上下三品之区别)。

第十五,中品生观(中品有中上、中中、中下三品之区别)。

第十六,下品生观(下品有下上、下中、下下三品之区别)。

上述十六观对于《西方极乐世界图》的内容理解有感官的认识。

二、“极乐世界图”从唐代敦煌“经变”壁画演变并分离为明清时期《西方极乐世界图》的固定模式

“极乐世界图”作为佛教题材,在清代以前早有创作。魏晋、南北朝及隋唐时期,是我国佛道盛行时期,敦煌壁画众多的“经变”壁画里,都精美地再现了极乐世界画面。最为显著的是在敦煌一四八窟,东壁北侧有盛唐的“药师经变”(图1),纵530厘米,横750厘米。这是根据《佛说药师本愿经》绘制的最大的“药师经变”,( 《中国美术全集·绘画编15敦煌壁画 ·下》第88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1993年7月第3次印刷),此画布局结构中部为“极乐世界”。“极乐世界”表现为:中央平台上药师佛结跏托钵坐在莲台上,两边是日光、月光二肋侍与众菩萨。佛前平台有由30多人组成的庞大的舞乐。佛背后正中两座纵列的大殿,前殿是单层,左右有长廊、配殿,与中间平台以桥相连。后殿是双层,与二层配殿以虹桥相接。上空诸佛来去频繁,天乐自鸣。宝池中莲花盛开,化生童子在水中嬉戏,瑞鸟和鸣,整个结构宏伟壮观,人物与景色相得益彰,富丽堂皇。

随着佛教的发展与演变,人们对“净土”观的认识里,以“西方极乐世界”影响最大,逐渐地“极乐世界”从原来的“经变图”中分离、独立出来,以满足人们精神世界的需求。

在西安碑林博物馆藏有《西方极乐世界图》(图2),为明朝天顺六年(1462年)弥陀禅寺碑刻。为石灰石岩石,通高254厘米,横90厘米,侧宽21厘米。碑刻下部斜向断裂。碑阳额高60厘米,梁明篆书“重修弥陀禅寺之记”,碑身明天顺六年邢简撰述并楷书重修弥陀禅寺记文。碑阴文上中部高167厘米,宽85厘米区间,线刻“西方极乐世界之图”。图的主体部分为西方三圣坐像,左边为观音菩萨,右边为大势至菩萨,当中为阿弥陀佛,为禅定相于宝盖下,坐在莲台上。图画正上方有隶书“西方极乐世界之图”八字。这里“极乐”的元素以七宝、黄金为地,微妙奇丽清静庄严,超越十方一切世界,楼、阁、亭、台、平台、宝池等建筑,都以金银琉璃、珍珠玛瑙等七宝建筑装饰;此中的宝树是金树、银树、水晶、玛瑙树、美玉树等七宝树。明朝天顺年的《西方极乐世界图》,从布局、构图、佛的说法造型等很大程度上,可以看出受到唐代敦煌壁画的影响,换言之,是从唐代的“经变图”逐渐地脱胎而出,如盛唐的“观无量寿经变”“药师经变”等。

三、西安碑林博物馆藏《西方极乐世界图》或为丁观鹏所绘《极乐世界图》稿本

在清代宫廷,对于汉文化在佛教方面的传承也有高度的重视。在乾隆时期,宫廷造办处在佛教题材方面的制作数不胜数,如现藏于国立故宫博物院的《清丁观鹏极乐世界图轴》(图3)。

丁观鹏(1736~1795),清安徽休宁(一说北京)人,雍正、乾隆时期宫廷画家,擅长人物,尤工道释画。胡敬《国朝院画录》谓:“观鹏克传家学。”工道释、人物、山水,亦能作肖像,尤擅仙佛、神像,以宋人为法,不尚奇诡,画风工整细致,受到欧洲绘画的影响,学明代的丁云鹏笔法,有出蓝之誉。雍正四年(1726年)进入宫廷为画院处行走,是雍正、乾隆朝画院高手,与唐岱、郎世宁、张宗苍、金廷标齐名。造诣深湛,得乾隆帝赏识,曾为《圣制诗》初集、二集、三集之多幅画卷题诗。在宫廷画院50年左右,作品近200件。弟丁观鹤,亦供奉内廷,工人物。

清丁观鹏所绘《极乐世界图轴》藏于国立故宫博物院。为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创作。纸本,纵295.8厘米,横148.8厘米。诗塘绢本(中国画立轴。由于画身正方,或过阔过小,裱成立轴,轴长画短,有失均衡,故在画身上方嵌一,谓之“诗塘”)纵43厘米,横148.8厘米。此画见于《秘殿珠林续编·乾清宫》著录:“本幅宣德笺本,纵九尺四寸,横四尺七寸六分。设色画佛坐莲台,十大弟子,诸天围绕,天女奏乐雨花,合掌回向,具大庄严阁,八功德池,莲花祇树,身光云彩。种种宝饰。款:乾隆二十四年二月,臣丁观鹏奉勅恭绘。钤印二:‘臣丁观鹏’‘恭绘’。诗塘有御题四体书,乾隆壬寅御题:‘华言极乐梵兜率陀,一大圆镜,非此他界。道重重,宝树种种,大则须弥,小则铢孔,而彼大小皆如来。心如是海会,如是梵香白毫相光于佛顶,放无央相,间现佛无量,相好堂堂,慧日法雷,海会众生。胥如其来池莲华中合掌而坐,谓见佛乎?犹有者,绣线为图,缕缕丝丝,是说是,默三藏概之。壬寅仲春月中瀚御赞’。鉴藏宝玺,八宝全: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八征耄念之宝”。宝玺还有:太上皇帝之宝、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宣统鉴赏、无逸斋精鉴玺。”

明清时期佛道绘画十分兴盛,到了康乾盛世时期,乾隆皇帝十分推崇佛文化,例如,在明代著名画家郑重所画《释迦牟尼佛像》等画作上,御笔题跋、钤盖鉴宝之印等。皇帝的喜好会直接影响到清宫造办处宫廷画家的创作。丁观鹏当时作为宫廷画家,在佛像绘画方面尤为突出,他所绘《极乐世界图轴》与西安碑林所藏《西方极乐世界图》相比较而言,这些“极乐”元素都很接近,碑刻《西方极乐世界图》对于丁观鹏创作的《极乐世界图轴》不能说一点没有影响,或为其所绘制彩图之蓝本。

乾隆皇帝统治清王朝的60年,是大清王朝政治、经济、文化诸多方面经过漫长积淀之后的集大成的时代。清宫画家丁观鹏所绘《西方极乐世界图》也成为宫廷里《西方极乐世界图》各种工艺制作的画稿,如刺绣、彩织、缂丝等都有类似的“极乐图”的制作。乾隆皇帝以特殊的身份和地位推动了清宫佛文化的发展,反映了当时中国封建王朝国力鼎盛,清宫文化达到了顶峰阶段。

(作者简介:杜恒伟,辽宁省沈阳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图3:清 丁观鹏《极乐世界图轴》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清代宫廷画家丁观鹏所绘《西方极乐世界图》稿本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