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流苏,岁岁平安

李令飞   2017-05-06 22:59:06

流苏之美,美得简单纯真,绝不自矜自傲,孤芳自赏,一如小鸟依人,虽甘为陪衬,而无丝毫阿谀气,又似空谷幽兰,摇曳出无限风姿,贵在一一服气、谐和于各个历史年代的艺术载体。

古代艺术品收藏大热于今世已有多年,温度一直不减,玩家藏者越玩越精,不独表现在藏品的精美稀世,更是随着收藏雅道的渐趋深入,懂得了如何装饰扮靓自家的藏品,增强观赏性。起初是为诸如玉器、瓷器及林林总总的杂项器物,配置托、架、台、座。更为讲究的玩家,甚至对于承载这些玩物的桌、案、几、格,特于明清品式,精覃搜罗,力求相得益彰,期与所衬托之物两相契合。近二三年来,藏界名家越发雅入深致,竟亦不约而同将睿目盯住了一种轻灵飘逸的丝织丝编物——流苏,俗名“穗”,仅其谐音,人们已很容易将吉祥之意,推想到“岁岁(穗)平安”,思至此处,有谁会不喜欢呢? 纷纭绦丝 美人临风

流苏作为许多艺术品无可替代的最佳装饰,依其物性,多缀之于古玩下部,其与所饰之物的美化是独一无二的,焕发而出的雅韵高格,令人目迷心醉,真是古玩知己,如咖啡之于奶粉十分融合,更亦隽味十足。这般赞喻,可谓贴切,细一思量,犹觉未能尽现流苏大雅于万一,流苏之美,最堪比拟在水一方、风情万种的美人,那流苏的纷纭绦丝,不宛若美人临风飘拂的秀发一样吗?

张爱玲闲心执闲笔,解语闲雅,便无一丝矫情,描绘出的美人如解语花一样可人。于是不吝遐思与幽情,赐芳名“白流苏”于《倾城之恋》中的女主人公,气质温柔娴雅。说来好玩,真流苏七色之彩,靡不备具,独无白色流苏,因其太过素净,不喜兴,“素以为绚兮”的道理于此不通。所以然之故,若置微词半句于张大才女,不唯冬烘甚矣,几为刁难苛责。“白流苏”在文学的框架下雅得很,不然的话,换上“朱流苏”什么的试试,哪怕是“金流苏”,都显俗气。不怪张爱玲多事的。

流苏以蚕丝为本,妙手编织,绦丝飘拂,上联缠头,接丝绳,绾成“中国结”,上留挂绳。绦丝多为单穗或双穗,亦有多穗,帷幄之上常见横排,连缀数十上百流苏,适于旧时喜寿帐子。而玉用、剑用、如意用、笛箫之所用缀之流苏,可单穗至多不过双穗,过则入俗流。流苏缀之于悬磬下端,须左右各一,对称系挂,好事成双。

异彩纷呈 花样迭出

唐朝的皇帝玄宗,日夜与杨贵妃宴乐度曲为乐。每以观贵妃击磬为乐事高潮:“令采兰田绿玉琢为器(磬)。”其于磬艺、流苏有独特的创意,皇上玩玉磬、玩流苏的花样迭出,异彩纷呈,远远不是一般阶层人士所能承担的。不妨看一看唐明皇有多么奢侈:“上造簨簴(即磬架)、流苏之属,皆以金钿、珠翠、珍怪之物杂饰之。又铸二金狮子作孥,攫腾奋之状,各重二百余斤。其他彩绘缛丽,造作神妙,一时无比也。”

大汉前朝的武帝刘彻招仙阁所悬“浮金轻玉”之磬,亦极珍贵,即其附属装饰以“翠羽麟毫”为流苏,此与唐玄宗宫中磬饰流苏,缀以“金钿珠翠珍怪之物”,一样奢华。然此种流苏独为皇家可办。普通流苏,图之喜兴,亦为皇家所用,即令改朝换代,皇宫殿堂内黄穗红罩的宫灯照常夜夜高悬。“翠羽”“珍怪”之宝出于海南岛,《庄简集·海外谣有序》记:“琼、崖、儋、万四州,限在海外,地理险远……所出沉香、翠羽、珍怪之物……”

今日海南省雅玩沉香的香友藏家,借地理之便,载道香岛,以香沐德,以德履行,摩挲沉香手把件的闲逸之士,亦喜缀之以流苏,且以得民前旧穗竞相炫耀,玩古之道,有此一乐。然叹其价之昂,与日俱增,即普通老旧流苏,品相上好,不断丝、散结者,须花费数百、数千元购之,一朝得遇编结“翠羽、珍怪”之豪奢流苏,恐出万金而不能得。

据业内人士透露,前年坊间忽现一百年难觅之“官作”流苏,装饰白玉环,翡翠坠,未出当日,被一方家砸下八万元,纳之私箧,逢人乱讲“买得便宜”。

流苏以蚕丝编结而成,挂起来,往下垂,释名“穗”,乃俗称,雅名“流苏”,为名动词,“流”字训物之流动,流苏,有下垂的穗子摆动不定之意,故而流苏在古代最初装饰在行进的车马、季风中的帐幕。

《后汉书·舆服志上》曰:“大行载车,其饰如金银车……垂五彩析羽流苏。”王维《扶南曲歌词》曰:“翠羽流苏帐。”

流苏美意 岁岁(穗)平安

流苏(穗)为古老的装饰物、吉祥物,《诗经》早有记载,《诗经·王风·黍离》曰:“彼稷之穗。”古代传说中有五仙人乘五色羊执六穗至岭南之地——今称广州,因称广州为“穗城”,又别称“羊城”。使有“岁岁(穗)吉祥(羊)”之谓,世人皆喜“穗”之谐音,度为吉语:“岁岁(穗)平安”“吉庆(磬)有余”,最讨国人欢心,故制磬之时即在磬身鼓、股下部各穿一小孔以系流苏,也可在磬架左右系之,美观之余,益增祥和气氛。

“峻宇雕墙,家徒壁立,昔人贫富,皆于墙壁间辫之。”大户人家,未进其宅,大门左右围墙壁上镶嵌砖雕图案,即见吉磬,多为曲尺形,亦有云朵状。鲤鱼的雕刻必不可少,且不可换作其他鱼种,意在讨得“鲤鱼跳龙门”的口彩,因为人们迷信,鲤鱼一旦跃过龙门便幻化为龙。富贵家族企求后代“成龙成凤”,较之平民更为热衷。图案中的磬和鱼往往下缀流苏,不难理解其祥和喻意,“吉庆(磬)有余(鱼)”!“岁岁(穗)平安”!阖府昌盛,增添兴旺之象。

蓬门荜户的小民之家,谅无财力玩磬玩穗,“家徒壁立”,也要贴上一张木版水印的年画,祈望来年“吉庆有余”“岁岁平安”。但见画上两童相戏,一童双手举竿持鱼,一童左手持磬,下缀流苏。

“平安吉庆”之“吉”,则用“方天画戟”来隐喻,瓷瓶内插“戟”三支,其下悬磬,磬之左右两端各缀鱼形流苏,又兼“吉庆有余”之意。

民国年间,妇女衣饰还可常见磬之图案,贴身兜肚,绣之以曲尺形磬,再以五彩丝线织出流苏,外穿夹袄的“云肩”,设计更是出神入化,索性在胸肩展开磬云一朵,美人盘头簪花,状极谐美。

老人长长的烟杆之上所挂荷包烟袋,下缀流苏,讲求情趣。

概而言之,待至民国,流苏美意,深入世间。穗、岁之谐音,喻意“岁岁(穗)平安”。趋吉利和,亦将有益于今日社会之方方面面,而毫无扞格之抵。流苏所以为名物,且具普世价值之意义,即在于此。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收藏流苏,岁岁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