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愚公”梁巴金

任怀民   2017-05-06 22:58:51

梁巴金、杨素夫妇人们常说,汝州有三宝,汝瓷、汝帖、汝石。如今,汝帖再续当代篇:由退休职工梁巴金、杨素夫妇历时十余年,邀集当代著名书法家打造的中华皇龙碑林,延续汝帖气韵,堪称“新汝帖”。

75岁的古稀老人梁巴金杨、素夫妇,自费建起的书法碑林博物馆,正成为河南汝州独具特色的文化景观和重要的传统文化教育基地。

地处汝州市骑岭乡范集村的中华皇龙碑林博物馆镌刻基地,占地2000多平方米,3000多块黑色石碑堆满院落。已经刻好的700多块书画石碑,层层叠叠,堆放在一个低矮狭小的简易房中。由于地方狭小,光线阴暗,游客很难一窥每块碑刻的神韵和全貌。

这是梁巴金、杨素夫妇退休后十余年的心血结晶。说起修建碑林的目的,梁巴金老人表现出当今稀缺的农村乡贤的文化追求和价值自觉。他认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谐是国家和谐的基础。所以,他将碑林内容定位为:弘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和中华“孝文化”,构建和谐社会。

这个碑林每块碑上书写的内容,全部由梁巴金老人亲自从国学经典如四书五经、帝范臣规、诸葛亮兵法、教儿经、女儿经、弟子规、朱子家训、增广贤文等中精心挑选,请当代知名书法家书写。

为此,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酷爱中华传统文化和书法的梁巴金老人,退休之后,买来孔孟经典、国学精粹等书籍,埋头苦读,苦练书法,并让老伴学习书画装裱。

功夫不负用功人,如今,梁巴金老人的国学造诣颇高,不输国学博士,书法功力也获得书法大家的认可,而老伴的书画装裱技术和拓片水平更让书画家们赞不绝口。

每天4:30,梁巴金、杨素夫妇准时起床,伴着晨曦,用毛笔给书法家写信。十几年来,他先后写了4700多封书信,光邮费就花费了5万余元,右手的三个手指因此扭曲变形。家人心疼,给他装了台电脑,让他打印,但他坚决不用。梁巴金老人说,书法家们都是用毛笔一笔一笔写的,用电脑打印,是对书法家的不尊重。

梁巴金老人深知,当今社会浮躁、铜臭之气泛滥,书画界更甚。向书法名家求字,写啥要啥,得看书法家的脸色。但梁巴金老人不苟且,他相信真正的书法家,一定会支持他的想法。于是,千辛万苦收集书法家的通讯地址后,他亲自用毛笔一封封地写信求字,用自费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公益善举和真河南汝州部分老干部座谈皇龙碑林诚感动书法名家。有的书法家开玩笑说,全中国也只有梁巴金敢让书法家写命题书法,敢让书法家按他规定的尺寸大小、书体、字数书写,稍有不符合碑林入刻要求,坚决退回让人家重写。

书法家王德水为碑林题名

梁巴金老人既然求人,为何还这么“敢”拂人“龙鳞”?他说,书艺不精难以传世,内容不好,遗祸更远。在我国书法历史上,和《淳化阁帖》《泉州帖》《绛州帖》齐名的“汝帖”,代表了前人在书法艺术上的巨大成就,成为汝州的文化名片。今天在汝州再建碑林,必请当今书画艺术代表人物亲笔,内容必须正能量。要有建成代表当代书法艺术最高水准的“新汝帖”的气魄,为汝州再打造一个当代书法文化新名片,就必须追求最好。

为何对书法家的要求如此“苛刻”?梁巴金老人说,苛刻,是维护书法家的名声,是碑林传世的基础,是为后世留下中华传统文化字典性遗产的保证,马虎不得。

梁巴金的“苛刻”,获得了受邀书法名家们的支持和肯定,许多人因此和梁巴金成了素昧平生的朋友乃至至交。旅日华侨、王羲之第55代孙、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著名书法家王德水先生给皇龙碑林书写了17通碑文。为精益求精,梁巴金邀请王德水先生亲到皇龙碑林现场监刻。王德水先生为此专程从日本赶到河南汝州。寒冷的冬天,王德水、梁巴金披着大棉袄在刻碑工作室忙碌着,王先生对拓印在碑坯上的字逐一用毛笔修改,一连干了16天。其间,王德水和梁巴金吃住在刻碑工作室,啃着蒸馍,喝着玉米熬的稀粥,乐在其中……

梁巴金、杨素夫妇对书法艺术的完美追求和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挚爱,感动了那些高傲的书画名家。获悉这一文化盛事的书画家,纷纷应要求精心创作作品,寄给梁巴金、杨素夫妇。不少著名书画家还千里迢迢,亲临碑林镌刻基地送作品。日本、韩国、新加坡、加拿大、美国等国外书法家也纷纷寄来作品。到目前为止,共有海内外近千名书画名家按要求,书写了1600多件作品,这些作品少的几个字,多的有数千字。如上海市82岁高龄的著名书法家孙信德先生应梁巴金老人要求,书写了一幅6000多字的长卷,于2016年5月亲自送到汝州。梁巴金、杨素夫妇收到后,立即拓片装裱。孙信德先生2016年在上海举办的一次个人书法展上,特意展出这一长卷拓片,引起轰动。

善事众人帮。梁巴金建碑林的善举得到汝州市的大力支持。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等单位领导都亲临指导。父老乡亲们听说要建孝道文化碑林,也争先恐后义务帮忙。当地碑刻老艺人李明法、李林朝放弃在市场赚大钱的机会,常年吃住在刻碑基地镌刻石碑。

对书法家寄来的每一件作品,梁巴金、杨素夫妇都视若珍宝,收到书稿后,第一时间拓印在石坯上,刻成石碑。石碑刻好,梁巴金、杨素夫妇还要亲手拓成拓片,连同支持公益事业证书回寄给原作书法家。

梁巴金、杨素夫妇以愚公移山和精卫填海的韧劲和执着,坚守着一份心中的追求。十几年里,他们花光了近百万积蓄和退休工资,又拉上儿子儿媳一起,不把这件事办好决不罢休!

如今,眼看着越来越多的碑刻无处存放,游客来了,却因屋矮地窄,难以看尽碑刻风采,梁巴金、杨素夫妇很着急,他们急迫需要为来越来越多的碑找一块宽敞的地方,也急迫需要为书法家的作品原件找一个安全的收藏所,为慕名而来的游客和书法爱好者提供一个宽敞的欣赏体验环境,为延伸中华皇龙碑林的文化艺术价值寻一条路……

每一个晨光熹微中,当刻碑师傅拿起刻刀,举起小锤,将书法家作品的神韵,通过他们粗糙的大手,再次加工,表现在石头上的时候,听着此起彼伏的叮当之声,梁巴金、杨素夫妇既多了几分喜悦,也添了几许忧愁,那块块精美的碑刻,就像他们亲生的儿女,将家安何处?

(作者简介:任怀民,人民日报《民生周刊》杂志记者)

当地热心人士前来参观

王德水(中)、梁巴金(右)在刻碑现场

书信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文化愚公”梁巴金